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夜谈
    ,精彩无弹窗免费!

    日光倾城而下,时光摆上的印记在身后层层腐朽。流年,在等谁的相濡以沫。悠长岁月平静,无事亦是蹉跎,朝花夕拾,捡的尽是枯萎。东流逝水,叶落纷纷,荏苒的时光正渐渐离去……

    距和墨家大战结束至今已经过了十四天,再有一天便是凌飞的成人礼,但凌飞每日依旧是昏昏沉沉,修炼更是被放在了一旁,显然是还没有从自责中挣脱过来。

    远远看去,细心观察之人便会看出凌飞整个人消瘦不少,脸色发白,如同大病初愈一般。这么多天,凌飞每日除了吃饭和陪父母聊天之外,几乎都是抱着酒坛跑到后院中。坐在陈连坟前,几乎每天喝的都是烂醉如泥,这才歪歪倒倒地朝屋里走去。

    凌飞变了,变得不再爱说话了,很少开口,也不像之前那么的臭屁。

    凌威和妍溪如又如何不知道凌飞的情况呢,每次见到凌飞浑浑噩噩的样子,两人都仿若心如刀割一般,恨不得自己去替儿子受苦。所谓心病还须心药医,凌威夫妇也没有办法,只能看着凌飞,希望可以尽早恢复。

    除此之外,杨玉儿看着每日消极的少爷,芳心似是被什么触动了一样,心中极为的不适,暗暗掉了好多次眼泪。

    今天,凌家下人还是像往常一样急匆匆的跑到后院去寻找凌飞,绝大多数的时间内,凌飞都是在后院陪连爷说话,只是等不到陈连开口回答罢了。

    “少爷,少爷……。”下人朝凌飞恭敬喊道。

    “何事?”淡淡的语气十分简短干脆,没有丝毫拖泥带水,凌飞漠然说道。

    “夫人已经做好饭了,叫少爷去吃饭呢。”下人再次恭敬答道。

    “你先下去吧。”凌飞命令道。

    下人对凌飞行了一礼,便朝原路返回。

    “连爷,飞儿走了。”凌飞再次朝老管家陈连坟前看了一眼,默默地道了一句,便朝厅堂走去。

    一身白衣的凌飞双手负于身后,深黑色的眸子中带起淡淡的忧伤,神情漠然,推开厅门淡然进去。桌前,凌威夫妇坐于正中,杨玉儿坐在妍溪如身旁,之后张巍五人依次坐下,唯独没有大黑。

    大黑也是像以前一样,饭桌上从来找不到他的身影,除了凌飞之外,不喜欢和别人多说什么。凌飞对此也毫不在意,看着眼前一桌颜色鲜艳,味道可口的佳肴,凌飞却没有太大的食欲。

    一旁心思细腻的张巍见此心中微微一叹,难道自己看错人了吗?凌威和妍溪如何尝不是唉声叹息,自凌飞和墨振天决斗之后,一晃眼已经过去十四天,明日便是凌飞前往凌族参加成人礼的时候了,每天都是这么的昏昏沉沉,真为其担心。若是可以,妍溪如一定会替凌飞承受这种痛苦,看着儿子这样,她自己心里更是不好受。

    简单的吃了一些饭菜,凌飞便匆匆离去,回到自己屋内。“少爷。”许久,一道粉色身影走进房中,发出一声娇嫩的声音。

    凌飞抬头看着这个熟悉的人儿,轻声道:“有事吗,玉儿?”

    杨玉儿坐到凌飞身旁,道:“少爷只吃了一点,玉儿觉得少爷没有吃饱,要不在给你做点饭菜吧。”

    凌飞轻轻抚摸了一下杨玉儿乌黑的秀发,低声道:“不用了,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先静一静。”

    听出了凌飞的逐客令,杨玉儿俏脸微变,许久之后,终是不愿的离去。

    ……

    当太阳渐渐下山,月光笼罩了大地,空中升起些许凉意,吃过晚饭后,凌飞又像以前那样独自朝后院走去。

    就在这时,一股凉风自背后悄然袭来,肆意的吹动凌飞衣衫,但其似乎毫无所觉,依旧自顾自的低头走着。

    人影一闪,一道身影出现,中年男子,正是张巍。大步迈出,挡在的凌飞身前,将其拦下。

    凌飞漠然道:“找我有事么?”

    张巍叹道:“少爷,我们聊一聊吧?”

    沉思片刻,凌飞点了点头,道:“嗯,走吧。”说着双脚腾空一跃,坐在了屋顶,双手搭在后脑,平躺下来,享受着不时的凉风送来的舒爽。张巍见此,也是跃上屋顶,在凌飞身旁,仰天躺下。

    张巍叹息道:“少爷,你变了,是因为那个管家就一振不起了吗?”

    凌飞道:“张巍,你不知道,连爷对我是最好的人,现在却是因我而死你叫我如何能高兴起来。”

    张巍沉思道:“少爷,当初在森林我们五兄弟追随你,并不完全是因为那句誓言,更重要的是因为我们五兄弟看好你,相信你能日后一定会有所成就,在中域都能大放光彩的,但现在我却看不到一丝希望。”语气一顿,旋即又说道:“若是少爷你还一直这样颓废,我们或许会离开你。”

    凌飞沉默许久,不知在想什么,双眼依旧无神,看着虚空之上的星辰,终是没有开口。

    张巍见凌飞仍是无动于衷,不由激道:“当初在森林中仅凭自己玄士阶别的实力便敢面对三大元者强者,难道这种气概消失了么?当日面对杀天组织时,即便到了强弩之弓,我也没见你眼中露出丝毫惧意。正因如此,我张巍才对你佩服的。”

    凌飞轻声道:“气概?可惜不能用它来换回连爷的命。”

    张巍闻言,顿时一愣,气道:“我自小便成了孤儿,流浪天涯。后来偶然遇到玉龙和姚志他们四人,才知道大家情况都很相像,后来才慢慢的成了兄弟。我们五人都是孤儿,连亲情是什么都体会不到。而少爷你呢,父母健全,陈连陪伴你十五年的光阴,你还不知足吗?”

    “连爷,连爷……”凌飞悲声道,两行眼泪划过脸颊缓缓流了下来。

    张巍沉声道:“你难道不想为陈连报仇吗?”张巍越说越来气,抓住凌飞衣襟将其拽起来,怒道:“虽然陈连是为了救你死的,但罪魁祸首却是墨熊阳,难道你不想杀了他为陈连报仇吗?”

    听到这里,凌飞心中怒火一闪,一股强横的气势当即爆发而出,将张巍弹开五尺,险些从屋顶掉下去。

    凌飞道:“张巍,多谢,我我明白该怎么做了。想要为连爷报仇,想要杀了墨熊阳就必须要有强大的实力,我会努力修炼的。”

    张巍闻言,略懂迟疑,正欲开口说话,却被凌飞打断,道:“放心吧张巍,明天你还会看到原来的我,那个敢和元者强者对决的我,还是你的少爷。”话音一落,只见白影一闪,凌飞便消失在屋顶,化为一道流光朝后院飞射而去。

    张巍低声道:“少爷,希望你不要让我们失望,如此的话我便追随你。”说完,也化为一道长虹一闪而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