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杀天再现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们又见面了。”褐色衣衫的中年男子话音刚落,张巍等五人先是一阵迷茫,短短一阵功夫,出现两个强大的敌人,而且都是冲着凌飞来的。

    五人中修为最低的江天宇胆量也是最小的,看着两个突然出现的神秘人,江天宇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心中却是在小声嘀咕。眼前这看似老实的少年也太能惹事了吧,什么时候又得罪了两个灾星。

    四长老也是有些无奈,道:“你和此人也有恩怨?”

    凌飞只好将当日在森林中和此人所发生的事大致说了一通,四长老眼中露出少许赞赏,道:“不错,杀鸡儆猴,做得不错。”

    ……

    大黑面色阴沉的看着此人,道:“你是王天虎?”

    褐色衣衫的中年男子答道:“想起来了吗?当日在森林中是你让我受尽屈辱,险些被你杀死。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或许是天不该绝我,让我遇到了主人,这才活了下来,找你报仇,拿命来吧。”

    话音一落,王天虎周身光华闪烁,化为一道流光朝大黑射去。大黑也是青光爆闪,同样也是化为一道长虹迎了上去。

    两道光芒顿时相撞,大黑停下身形面无表情的看着王天虎,周身气息尽数收回体内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王天虎退后了好几步,这才稳住身形,如今他已是三断玄王阶别,没想到比之大黑还差之一线。

    大黑不屑道:“凭这点修为你还想报仇?今天你就留在这里吧。”

    王天虎虽然心里震惊,但口中却依旧不服,哼道:“留在这里的是你,我要杀了你。”话音还在耳边打转,王天虎身影一闪,化为三道幻影朝三个方向奔去。旋即方向一变,又朝大黑急速飞来。

    “雕虫小技。”大黑冷笑一声,一股强大的元力充斥在两掌间,随即握掌成拳,转身朝两个“王天虎”抡砸而去。

    刚一触碰到“王天虎”的身体,大黑铁拳光华一闪,“王天虎”便消散而去。这时,大黑身后一股凉风袭来,刚一转身过来,就看到王天虎手中握着一柄宝剑,对着大黑胸膛直劈下去。

    大黑冷哼一声,体内蛰伏的元力在此刻暴躁起来,一股强大的能量自其体内陡然爆发而出。耀眼的金光充盈在他体外,璀璨的光芒如战甲一般笼罩在其体表。

    面对突如其来的一击,大黑想都没有多想,铁拳之上金光爆闪。对着宝剑一拳轰去,巨大的能量流如山洪暴发喷薄而出。

    啪!

    铁拳轰在了宝剑之上,一声清脆的声音自剑上传出,随即见到宝剑裂开一道裂缝。王天虎见此,目光呆泄,轻轻抚了一下宝剑上的裂缝。哗的一声,只见宝剑当即四分五裂,成为一柄废剑。

    “这…这怎么可能?”王天虎满脸不信,震惊的看向大黑,高阶法器竟然被他一个照面就打裂了。头上冒着冷汗,不由的往后退了几步,或许就连他自己都没发现已经丧失了战意,大黑发出的强大能量让其感到惧意。

    大黑道:“上次少爷让放过你,才免了你一死,这次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受死吧。”话落,大黑掌间光华闪烁,两手在胸前不断变化,掐印扣诀,一道道金色掌印打出。

    王天虎从大黑充满杀意的双目中感到了浓厚的危机,或许这次真的要栽在这里了。想到这里,王天虎狠狠一咬牙,“灵波印”王天虎体外顿时金光爆闪,一股浩瀚的能量席卷而出,形成一阵绝强的风浪,冲击着大黑。

    大黑体表蓝色光焰闪烁,化为一个光屏,挡在身前。

    绝强的风浪如同水波一般,冲向光屏,每撞击一次,光屏都变得黯淡一分。王天虎神情严肃,看似简单的一击实则对他消耗十分巨大,奈何却始终无法对大黑造成有效的伤害。

    大黑体表顿时爆发出强大的能量,蓝色光芒看起来显得极为旺盛,铁拳之上光芒四射,凝结出巨大能量,对着王天虎面门一拳轰出,同时元力蹦射,化为一道枷锁将其禁锢。

    王天虎只感觉面前吹来一阵狂风,刚一反抗,便察觉动弹不得,顿时无比的慌张。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疯狂的挣扎。

    这时,大黑一拳已经砸下,只见鲜血飞溅,头颅之上血肉模糊,已经看不清王天虎容颜,缓缓倒下。随即一股令人呕吐的血腥味传出,大黑深蓝色的衣服也被染成了黑红之色,显得极为狰狞骇人。

    张巍等人顿时惊呆了,没想到大黑竟然这么凶残,尤其是江天宇,更是对大黑产生不小的惧意。

    凡老道:“你的同伴已经死了,你还不束手就擒!”

    黑衣人冷笑道:“嘿嘿,同伴么?当日救他只是为了有个工具罢了,没想到这个废物这么不争气,居然被这大汉一招就解决了。也罢,如此废物,死了也就死了。”

    凡老道:“你到底是何人?日霞城中可没有你这么号人物,如此难缠的身法,至少也是黄阶高阶功法。”

    “哈哈,你也真是高看我了,我再如何难缠,也只不过玄王阶别,怎比得上二位元者强者呢?”黑衣人顿了顿,道:“若是你能经得住我这一手,我便告知你们我的身份,如何?”

    四长老哼道:“少在那里装神弄鬼,吃我一招。”话音还在耳边打转,四长老身影便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便出现在了凡老身旁,手臂抬起,一道光柱激射而出,在黑衣人身前化为一个屏障,将其牢牢的封在其内。

    但黑衣人一脸平静,似乎并未将其放在心上。黑衣人大喝一声,一股强横的气势爆发而出,身前三道光柱自其脚底钻出,瞬间便将金色屏障摧毁。

    黑衣人脚底金光闪过,旋即站离三丈之远,嘿嘿笑道:“你们的对手不是我,是他们。”说着拍了两下手掌。

    只见虚空之上光芒闪动,十道青色光斑一闪,当即现出十道人影,随即落在地上。十人手中皆握着一柄宝剑,黄阶中阶武器。皆是面色漠然的注视着两大元者强者,但在他们眼中,根本没有看到任何惊慌之色,似乎并没有将元者强者放在心上一般。

    凡老双目一眯,沉声道:“看来你隐藏的还不浅呢,十名玄王中阶高手。”

    黑衣人没有回答,对十人使了个眼色,十人纷纷对视一眼,挥起宝剑朝凡老和四长老杀来。

    十人先是将凡老和四长老围住,一股股凌厉的杀意仿佛实质化一般,爆发出一股强大气势,十股气势逐渐融为一体,形成一个强大的气场将两人围在当中。

    凡老和四长老两人可是元者强者,各自爆发出一股凌厉的气势猛然碰撞在一起,发出‘砰砰’的闷声。片刻,只见那十人的气场出现一道道裂痕。抓住这一空隙,凡老以掌代刀,一道巨刃凌空而现,朝裂缝劈去。

    强大的气场顿时便四分五裂,随之破裂开来,化为一股元气消散在虚空。十人面容依旧平静,并没有惊慌之色,手中宝剑红光一闪,十道剑痕凌空现出,朝凡老两人劈去。

    四长老不知何时手中多出一柄银色宝剑,在其之上蕴含着暴虐的能量,隐隐透发着金芒。手臂一划,一道夹杂着强大能量的剑刃随之而现,宛若撕裂空间一般,传出呼呼风声,又似鬼哭狼嚎一般,不时地自虚空传来。

    剑刃狠狠的劈斩在了十人身上,但都没有受伤,十人体表皆覆盖着一层护体光罩,在此刻破碎开来。与此同时,四长老手腕一扬,一道剑刃又出现,狠狠的劈在十人身上。只见他们这次还未有所反应便被四长老全部斩杀。

    黑衣人笑道:“嘿嘿,元者强者果然厉害,那就试试第二轮的攻击吧。”话毕,又拍了两下手掌,清脆的两道声响传出,又出现十道人影。当即爆发出一股股强横的能量,直冲九天。

    地上的尘埃皆被这股强劲的能量震得四处飞散,由此看来,这些人比之方才那十人修为还要强劲,已经达到了玄王高阶的修为。

    凡老脸色沉重,任其再如何也想不到这些人的出处,究竟是什么地方才能派出如此多的高手?

    唯一觉得有可能的便是眼前这些人来自中域,极有可能是中域的某个大势力。但凌飞又怎会得罪中域的大势力,据凡老所知的消息,凌飞只是日霞城中的凌族的一个小辈而已,并没有和中域之人接触过。

    墨家!凡老深吸一口气,若说最有可能的敌人便是墨家,难道这一切都和墨家有关系?但墨家又为何会和中域的大势力接触到,这却令人十分不解。

    凡老不再考虑这个问题,毕竟眼前还有这么多大敌要解决。周身爆发出一股强劲的光芒,一股浩瀚的能量破体而出,体表闪烁着赤红色的光芒,强大的火光充斥着这片空间,显然也是火属性。

    为了确保胜利,凡老决定先发制人。有此想法后,凡老大喝一声,大步跨出,脚底红光闪烁,化为一道流光朝面前其中一个修士激射而去。

    意念将之锁定,眨眼间便站其身前,透体赤光愈发的刺目。当此人看到凡老临近之时,再想出招已经来不及,只好躲避。但元者强者的一击又岂是玄王阶别之人可以轻松抵御,当即口吐鲜血,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倒地。

    就在这时,一旁九人对着凡老劈出九剑,九道剑痕生猛劈下,凡老心中一惊,立即在体外布下一道防御结界,抵御这招。

    九人的能量似乎融为了一体,强劲而有力,若不是亲眼所见只凭灵识感应很难会察觉出这不是一个人。九人力度再次提升,瞬间便将凡老的防御结界破开,强劲的能量将凡老弹在一旁。这时,之前被凡老所伤之人也已经站回原地。

    十个玄王高阶的修士相互对视,随后分成两组,各自朝凡老和四长老杀去。刀光剑影,光芒四射,不时的挥舞出阵阵元力,极为绚丽。

    原本以凡老元者阶别的修为对付五个玄王高阶的修士并不困难,但他们常年一起相战,配合的十分默契,元力仿佛同出一辙,正因为如此,方才若不是凡老修为深厚,定然会吃大亏。但四长老对上其余五人,便显得吃力不少,看其情形似有些招架不住了。

    黑衣人虚空一闪,隐匿起身形,这次的目的是要杀凌飞,可不是和两个老家伙打斗。将自身气息尽数收敛起来,和空间融为一体,任何人都没发现黑衣人的行踪。

    凌飞双目紧闭,正在一旁恢复伤势,由于之前大战墨熊阳时逆转经脉,导致经脉几乎尽废,故而恢复伤势十分缓慢,这么长时间,凌飞连一层实力都没有恢复,可想而知凌飞伤势的严重。

    此刻,黑衣人已经悄然站在凌飞面前,冷笑一声,掌心闪烁着暗淡的光华,让人很难察觉。黑衣人朝凌飞一张拍下。

    离凌飞头顶仅有三尺之遥时,他突然睁开双眼,大惊一声,提聚体内残存的元力,两臂闪烁着微弱的红光,时有时无。双臂举过头顶,凌空平放。

    就在这时,隐匿着身形的黑衣人一掌拍下,凌飞当即飞倒远处,口中的鲜血汩汩而出,脸色苍白如雪,近乎死灰一般。方才若非凌飞捕捉到一丝微弱的空间波动,恐怕此刻已经陨落在黑衣人这招之下了。

    张巍等人都在疑惑发生了什么事时,黑衣人身体自虚空而现,暗骂一声,没想到这小子命够大的,这样都没死。周身青光爆闪,握掌成爪,放于胸前,一个元力球逐渐凝聚,散发出磅礴的能量,嘿嘿阴笑一声,朝凌飞激射而去。

    方才没有出手帮助凌飞是因为没有察觉到敌人的行动,现在既然知道敌人,张巍等人自然不会无动于衷。早在黑衣人行动之时,张巍便先一步赶到凌飞身前,时刻提防着黑衣人的动作。全神贯注着眼前之人,张巍察觉此人修为十分高,说他是元者之下第一人也不为过。

    尽管张巍心中还在犹豫是否要彻底留下来,但其却依旧守在凌飞身前,第一次相遇是在森林,凌飞凭一己之力便阻止了两大元者强者杀人,自此便看出凌飞的胆识确实过人。张巍从没有佩服过谁,但却对凌飞有些佩服。赵玉龙姚志等人也急忙赶至张巍身旁,都警惕的看着黑衣人。

    黑衣人瞥了一眼还在苦战中的凡老二人,冷笑道:“既然都想帮他,就都跟着一起陪葬吧。”话毕,身前的光球急剧放大,仿若要和天边的太阳一争高下。光球之上传出重重的威压,周围空气都昏昏欲沉,被染成了青色。

    光球在空中逐渐变大,青色光芒刺得张巍等人微眯着双目。黑衣人两手打出一道道法印,控制着光球朝张巍等人缓缓压下。

    感受着光球之上所蕴含的极强大的能量,张巍面色沉重。“大力金刚诀!”暴喝一声,张巍脚下形成一阵沙浪,手臂之上元力暴涨,凝聚成两只巨臂,接下了光球。

    轰!

    两者刚一触碰,便产生了闷雷般的爆炸声,极为强大的破坏力,当即将张巍弹开,漫天巨响当下便将张巍重伤,衣衫上还残留着一股焦臭味。张巍身具土属性,以防御为主,大力金刚诀是土属性法诀中少见的攻击法诀,没想到还抵不过眼前之人。

    张巍隐隐所觉,黑衣人并没有用尽全力,小心调整了一下体内元力,气色这才略微显好。赵玉龙问道:“大哥,怎么样?没事吧?”

    张巍摇摇头没有回答,一旁李惊圣脾气火爆,见张巍受伤,顿时神情不悦,化为一道流光冲向黑衣人。“庚寅破。”金色光斑漫天纷飞,全都朝黑衣人尽数涌去。

    “四弟你不是他的对手,快回来。”张巍见李惊圣出手,便赶忙出口相劝,奈何李惊圣不听。

    “雕虫小技。”黑衣人冷笑一声,元力提聚,在身前化为一个防御结界,任由金色光斑攻击。漫天而来的光斑击在了黑衣人的防御结界之上,顿时产生密集的爆炸声,接连不断,冒出浓厚的黑色硝烟,久久不散。

    黑衣人一手负于身后,另一手掌按在了结界之上,顿时宛如玛瑙一般,红光爆闪,照亮了整片空间,只见结界朝李惊圣如同大山般缓缓压下。

    李惊圣大惊失色,抬手抵挡,一旁赵玉龙、姚志和江天宇各自都发出法诀,绚丽的元力纷纷击在了结界之上,将结界击散,李惊圣这才如若释重,只是都没看到黑衣人阴毒的一声冷笑。

    黑衣人掌心处凝聚了一个红色的能量球,朝李惊圣一掌拍下。“破浪沙盾。”张巍一早便注视着黑衣人的举动,果然发现方才的结界只是一个幌子,这才是他真正的杀招。故而黑衣人一动手,张巍便赶在他的前面挡下这招。

    防护盾和能量球刚一触碰,便又产生一声惊天巨响,强劲的力量将张巍体内元力都震得一颤,仿佛要破开一般,嘴角流出一股鲜血。

    打斗中的凡老和四长老也被这声巨响所惊扰,想要帮忙,但却抽不出身来。

    黑衣人又连拍两下手掌,虚空之上再次现出十道人影,干脆的落在地上,漠然的看着在场所有人。凡老看向黑衣人,冷哼道:“好大的手笔,就为了杀凌飞竟然出动了整整三十个玄王高手。”

    黑衣人闻言也不恼怒,道:“嘿嘿,莫说是三十个玄王高手,只要上面一声令下,三百个也不算什么。还是那句话,接得下来我便告诉你我的身份,接不下了就跟着这小子一起陪葬去吧。”转身又对着这些修士道:“动手!”

    三十个修士漠然注视着两个元者强者,并没有多放在心上,朝两人斩杀而去。这么多玄王高手的厮杀,即便凡老和四长老再是元者强者,也很难从容面对。短短一炷香的功夫,凡老二人身上便多出几处伤痕,再不复刚开始的傲态,显得尤为吃力。

    一旁凌飞命令道:“大黑,赶快去帮助凡老。”

    大黑闻言,担心凌飞安危,迟疑道:“少爷,你……?”

    凌飞怒道:“本少没事,你赶紧去。”

    见凌飞发火,大黑也不再迟疑,正欲朝凡老所在处走去,黑衣人一闪而来,冷笑道:“都这时候了还想着别人吗?还是先顾好自己吧。”说着又对其手下道:“分出十人来,给我杀了他们。”指着大黑风萧张巍等人说着。

    打斗中的凡老和四长老也被这声巨响所惊扰,想要帮忙,但却抽不出身来。

    黑衣人又连拍两下手掌,虚空之上再次现出十道人影,干脆的落在地上,漠然的看着在场所有人。凡老看向黑衣人,冷哼道:“好大的手笔,就为了杀凌飞竟然出动了整整三十个玄王高手。”

    黑衣人闻言也不恼怒,道:“嘿嘿,莫说是三十个玄王高手,只要上面一声令下,三百个也不算什么。还是那句话,接得下来我便告诉你我的身份,接不下了就跟着这小子一起陪葬去吧。”转身又对着这些修士道:“动手!”

    三十个修士漠然注视着两个元者强者,并没有多放在心上,朝两人斩杀而去。这么多玄王高手的厮杀,即便凡老和四长老再是元者强者,也很难从容面对。短短一炷香的功夫,凡老二人身上便多出几处伤痕,再不复刚开始的傲态,显得尤为吃力。

    一旁凌飞命令道:“大黑,赶快去帮助凡老。”

    大黑闻言,担心凌飞安危,迟疑道:“少爷,你……?”

    凌飞怒道:“本少没事,你赶紧去。”

    见凌飞发火,大黑也不再迟疑,正欲朝凡老所在处走去,黑衣人一闪而来,冷笑道:“都这时候了还想着别人吗?还是先顾好自己吧。”说着又对其手下道:“分出十人来,给我杀了他们。”指着大黑风萧张巍等人说着。

    顿时便有十人从打斗中退出,凡老和四长老顿时压力大减,但若想一时摆脱也不会很轻松的。

    这么多玄王高阶的修士在此刻竟然会出现在一处,日霞城可是多少年都未曾出现的事,不知黑衣人到底是何身份,他又有怎样的背景,竟然能指挥动这么多高手,而这些玄王高手似乎也并没有看出有什么不情愿。

    十人有条不絮的朝大黑等人走来,快速厮杀在了一起。黑衣人从容的向虚弱的凌飞徒步走去。

    凌飞神色凝重,自己现在伤势极重。此刻众人都被缠住,没人能分的出神来帮他,现在的他倒也称得上是孤家寡人了。

    黑衣人冷笑一声,全身元力猛然提聚,红光满面,宛若天空之上的太阳一般,“噬吞波诀!”一个莫大的能量球自其胸前凝聚,急剧变大,双臂伸开,将光球拖起,逐渐移至头顶。

    光球之上蕴含着极为强大的能量,充满着毁灭力道,散发出一股强烈的吞噬之力,周边空气都被无情吞噬。

    黑衣人没有再多说,直接动用法诀,想要彻底解决凌飞。他心中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为了以防迟则生变,故而这才急于动手。

    红色光球越来越大,似遮天蔽日一般,天空都阴沉了下来,充满暴虐的能量球朝凌飞射去。

    “少爷……!”大黑见此,顿时大惊失色,不由的大声怒吼。凌飞没有反抗的余力了,缓缓闭上了双眼,静静的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就在这时,一股磅礴的能量自虚空输到了凌飞体内,十分精纯。凌飞脸色顿时红润了许多,仅仅片刻间,凌飞伤势便恢复了三层。

    凌飞心中大喜,这股能量的主人它十分熟悉,正是残风。经过强大能量的滋润,凌飞破损的经脉也已经被尽数的修复。

    凌飞指尖一点,一道光柱朝光球射去,瞬间便将光球摧毁,看其神情似乎极不费力,莫过于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凌飞淡然一笑,手臂一挥,一道强大的飓风猛然吹来,四周的景象皆被疯狂的破坏。

    虚空之上传来一道声音,冷声道:“离开这里,竟然吵到老夫睡觉。若是现在便自觉离开,此事老夫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若是不然就休怪我心狠手辣了。”

    黑衣人眼神变了又变,这道气息十分霸道,若是再不离开或许就离不开了。对着众人道:“走!”转身就要离去。

    一股强大的元力自虚空传出,化为一股无形的束缚之力,将黑衣人固定住身形。黑衣人道:“前辈,这是何意?”

    神秘之人道:“你可以离开,他们不能。”

    黑衣人点点头,还未来得及开口,神秘之人又问道:“你来自何处?身后又是何处势力?”

    黑衣人低沉道:“我来自中域,奉杀天之命!”

    凡老和四长老听到杀天两个字后,心都是砰的一跳,显然杀天组织的威名他们也都知道。凌飞脸色更是低沉,杀天,又是杀天,自己从没得罪过杀天组织,但杀天组织一直想要自己的性命,日后若自己有了本事,定将杀天抹除于世!

    神秘之人似若有所思,许久,这才道:“你走吧。”

    黑衣人狠狠的咬了咬牙,眼中有些不甘,若知道会是这般结局,早一开始便杀了凌飞。走进凌飞身旁时,森然道:“小子,这次算你运气好,下次见面,我元桀一定不会轻易杀死你,嘿嘿,让你感觉死亡都是一种快乐。”说完这段话,名叫元桀的黑衣人身影一闪,快速消失在了众人视线。

    凌飞知晓神秘之人是残风,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好说出残风的秘密,只好抱拳笑道:“多谢前辈相助,晚辈告退。”

    说完便和众人相跟回去,凌飞笑道:“这次多谢风兄出手,我凌飞一定铭记在心,若是风兄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包我身上了。”

    风萧这么拼命的帮助凌飞,就是为了凌飞这句话,但表面笑道:“凌少爷是说哪里话,出手相助也是应该的。”

    凡老和四长老笑着相互对视一眼,闲聊了几句便各自离开,似乎不愿和他们掺和在一起。四长老在离去之前安顿凌飞半月之后的成人礼要记得准时到凌族参加,族中规矩,若是晚到或者不到都按没到来算。

    凌飞只是满不在乎的答应了几句,便和众人相继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