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落幕 (中)
    ,精彩无弹窗免费!

    凌飞将受伤的四人慢慢的扶起来,为四人体内渡入少许的元力,张巍等人伤势这才恢复不少,都警惕的看着墨熊阳。看来,元者强者是绝对的存在。

    墨熊阳冷笑道:“小杂种你的命还真是硬,居然还有反抗的力气。”

    凌飞哼道:“老匹夫,本少还没杀你为连爷报仇呢。”

    “哈哈,小杂种,就凭你这玄士修为还想杀我?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未知数呢!”墨熊阳怒极反笑,不屑说道。凌飞低头沉思,时间才过了不大一会,他的伤势连一半都没恢复,拿什么来杀眼前之人。

    “那就试试。”

    许久,凌飞打破这种宁静,手持血饮剑,一道万丈红芒闪耀而出。突然暴喝一声,台下修士和周围空气仿佛皆被其这道吼声所震撼到,磅礴的气势不断震动,四处波及。血饮剑赤光四射,一道巨刃夹着熊熊烈焰劈斩而下。

    墨熊阳体内爆发出一股浩瀚的气势,浩浩荡荡,碧绿青光闪现而出,游走于两臂之间。若是离远看去,宛如长满了青苔一般。青光暴涨,墨熊阳将充斥着雄浑火焰的巨刃硬生生接下。凌空一掌,将凌飞拍倒在一旁,虚弱的凌飞再次喷出一口鲜血。

    缓缓站起身来,凌飞气息陡然一变,一股强横的气势如苏醒的猛兽一般,似乎破笼而出。双目精光涌动,一股精纯的能量游走全身,方才的虚弱诡异的消失,生生不息的元力无比惊人,似乎永远都用不完一般。

    在场众人都不知道凌飞这是怎么回事,突然之间伤势恢复了,气息也和之前不一样。张巍见此,大惊道:“少…少爷这是……逆转经脉!”

    大黑毕竟不是人类修士,也不知道凌飞这是怎么回事,见张巍神情严肃,故而赶忙问道:“逆转经脉是什么?”

    张巍怀疑的看了大黑一眼,这还是玄王阶别的高手吗?竟然连逆转经脉都不知道。因为对大黑的实力高深,捉摸不透他这种忽冷忽热的性格,再者也是担心凌飞,故而不敢迟疑,解释道:“将经脉逆行运转,可以爆发出超过自身原本元力的三倍,但后果十分危险。”

    大黑和凌飞签约了血契,心灵相通,他察觉到凌飞身体情况和平常极为不同,凌飞体内这股能量十分精纯,但大黑心中总有种异样的感觉。

    大黑问道:“什么后果?”

    张巍沉声道:“轻则重伤,重则死亡!”

    大黑顿时大惊失色,看向凌飞,当即朝其重去。凌飞似有所察觉,缓缓回过头来,轻声道:“大黑停下,放心吧,本少不会死的。”凌飞面色平静,黑色的眸子中看不出任何的波澜。但这轻描淡绘的话语,大黑心中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本想上前阻拦凌飞,但脚步始终迈不出那一步,只好静静地立在那里。

    “老匹夫,接招吧!即便我杀不了你也定然不会让你好过。”凌飞看向墨熊阳,一股强烈的气势凝聚而起,四周灰尘荡然无存。

    “老夫倒要看看你逆转经脉后的修为到底如何,有什么资格口出狂言。”墨熊阳冷哼道,一股绝强的气势猛然爆发。

    墨熊阳和凌飞气势汹汹的相撞一起,形成两股刚烈的气场,碰撞在一起,摩擦出道道火光。

    强大的气势像是被压制多年的怒火四处宣泄,周围空间都似乎扭曲一般,裂开数道空间裂缝。空间大片裂开,狂风怒号,呼呼作响,如同婴儿哭泣之声,让人不敢直视。

    呲。呲。

    两股强大气场在墨熊阳和凌飞控制下相互僵持,现在看似却有些持续不下。后者修为尚浅,即便逆转经脉爆发出三倍能量也抵不上墨熊阳能量的雄浑。

    血饮剑上燃起熊熊烈火,浩浩荡荡的火焰,仿若泄洪一般,撕扯开墨雄阳两臂上的青苔,火舌怒舔,散发出一股浓厚的焦灼臭味,墨熊阳仿佛没有察觉一般,丝毫不作理会。

    凌飞单脚点地,凌空而起,傲立于半空,俯视着墨熊阳,眼神一冷,一股强大的能量滚滚涌动。半空之上,周围空气都随着这股能量形成一股不弱的气流,强横的火属性能量如同岩浆一般,令人感觉身处于烈火之内。

    “焚天诀,一转火身!”凌飞大喝一声,只见其周身燃起了熊熊烈火,爆发出万丈红光,一股炽热立即笼罩全身。手中血饮剑似乎也着起熊熊大火,仿若通天而上,和凌飞身上的火焰同出一辙,仿佛融为一体,彼此不分。凌飞神情严峻,烈火焚身,宛如火神临世一般,怒视着墨熊阳。

    地上,墨熊阳被一层玄青色的能量光罩防护在其内,这凌飞果然不同,自身的三倍元力竟然如此雄浑,若是给他一些时间,恐怕就无法奈何凌飞了。

    墨熊阳身体一顿,青光爆闪,强大的能量汇聚而起,耀眼的青光完全不弱于凌飞身体上散发的火芒。背上生出一对元力所化的羽翼快速的扇动,直直的立于半空,和凌飞平行。只要修为达到元者阶别,便可以背生双翼,在空中随意飞行。墨熊阳便是如此,而凌飞虽然立于半空,但这完全是由强大的元力所支撑,一旦元力消耗过度,凌飞便无法立足空中。

    强烈的火光爆发出万丈红光,扬起血饮剑,朝墨熊阳劈斩而下。只见一道百丈巨刃夹杂着冲天大火直劈下去,周边的火芒焚烧着空气,宛如劈山碎石一般,劈了下去。

    以墨熊阳元者阶别的修为,自然也察觉到这招的不同,最关键的还是这个法诀的奇异,不经心中暗道,若是有机会一定抢下来。

    一个巨大光球自墨熊阳双掌间悄然而生,碧绿如春,给人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看似一般,实则充满毁灭的能量,这一招用了墨熊阳体内八成元力。

    就在这时,剑刃和光球撞在一起,巨大的爆炸声响彻云霄,顿时间狂风大起,呼呼作响,一股烟雾缓缓传出。

    烈火依旧强势无比,将硝烟都尽数焚烧尽,两人身影渐渐露出。墨熊阳掌间发出一道掌印,朝凌飞拍去。凌飞带起大火迎上了掌印,整个人朝掌印之上撞了上去。

    砰!

    两者相撞产生一道能量光波,划到两旁。凌飞被击倒在地,全身经脉尽数毁去,脸色苍白无力,虚弱的倒在地上,昏死过去。与此同时,大黑口中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身体十分虚弱,两脚似是支撑不住大黑那强壮的身躯,半跪在地上。一旁张巍等四人顿时大惊,不知大黑为何突然受伤。

    墨熊阳体内元力晃荡,显然方才的对决他也不是很轻松,嘴角流出一丝血迹,阴沉的看向凌飞和张巍赵玉龙等四人。

    张巍突然不知所措,失去以往的冷静,一直在干着急。还是风萧比较冷静,将大黑扶起来,掏出一颗疗伤丹药为其服下,随后又将凌飞扶起,朝其体内缓缓渡入一股元力。

    起初还未觉得有什么不同,随着时间推迟,风萧发现凌飞的经脉像是一个漏底的桶,装的水越多流的就越多。

    风萧眉头紧皱,凌飞似乎无法再修炼了,一个连元力都不能修炼的人又如何能成为修士!风萧朝凌飞体内输入一股强劲的元力,打通凌飞气血,这才醒来。

    凌飞缓缓睁开无力的双眼,内侧了一下体内情况,苦笑一声,看来他已经知道自己的情况了。苍白的面容如同大病新愈,看着受伤的大黑,凌飞有些愧疚,知道大黑是因为自己才成这样的,轻声道:“大黑,对不起。”

    大黑摇头道:“我没事少爷。”看的张巍风萧等人顿时迷茫了,难道大黑受伤和少爷有关系?

    ……

    墨熊阳森然道:“小子,方才你用的是什么法诀,交出来老夫可以给你个痛快!”

    凌飞哼道:“老匹夫,少做梦了,想让本少交出来,你下辈子再说吧。”

    墨熊阳脸色沉下来,道:“不交么?那也无妨,待老夫将你杀死,提取灵魂炼取法诀。”

    说罢,墨熊阳右手一挥,一道光波如同水波一般扩散,朝大黑等人涌去,几人已经是精疲力尽,全部被击倒在远处,只留下凌飞一人。

    墨熊阳单脚踏出,掌心青光闪烁,覆盖整只手掌,一道青色掌印朝凌飞射去。凌飞已经虚弱不堪,若是被击中定然有死无生。

    凌飞此刻已经闭上双目,眼见掌印就要临近凌飞时,一道苍老的白色身影一闪而过,闪身站在凌飞身前,手臂一挥,青色掌印便消散了。微风轻扬,白色衣衫,满头白发。老者的衣袍随风而舞,单手负于身后,轻描淡绘的就拦下了这招,看其神色,似乎根本没将墨熊阳放在眼里,显然,此人定然也是元者强者。

    在场修士都是面露不解之色,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来帮凌飞,而来人竟还是一名元者强者,只是为何从没有见过这位老者呢?

    墨熊阳冷眼看去,寒声道:“是你?难不成你要帮他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