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暴怒的凌飞
    ,精彩无弹窗免费!

    “墨熊阳,你个老匹夫,我要杀了你!”

    声音极其响亮,在这宽阔的道路上荡起阵阵回声,也不知凌飞哪来的力气嘶声喊出。震撼在场所有修士。

    在凌飞被击飞在远处时,老管家陈连便已经注意到了,一步一步缓缓的朝凌飞走去。

    当墨熊阳最后的必杀一招发出时,陈连原本离凌飞还有一截远,竟然像闪电般的速度朝凌飞奔去,在众多担忧的目光下挡在凌飞身前。

    这招或许原本会对凌飞有着性命之忧,却被陈连挡下,救了凌飞一命,自己却死在玄青色光球下。

    看着陈连缓缓倒下的苍老身影,凌飞哭了,两行泪水无声流下,嘶声裂肺的仰天怒吼。

    陈连不是自己亲生爷爷,却比自己的亲爷爷还要好,凌飞的爷爷在族里担任着执事长老,三年中却从未见自己一面,陈连完全将之取而代之。

    以往陈连对凌飞好,如今更是舍命为自己挡在这招,凌飞又岂能不怒!

    这一刹那,这一场景让在场修士都眼红,看着痛哭流涕的凌飞,众人都无法想象这个无助的少年会是那么可怕,和那个蓄意无害的凌飞挂钩。

    凌威和妍溪如心中也是微微一叹,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局,陈连死了,竟然为了凌飞而死。

    凌飞轻轻的抚摸着陈连的脉象,还有着微微的跳动,凌飞大喜,缓缓为陈连体内输入一股元力,陈连如同久旱的禾苗经过大雨的滋润,用力的睁开双眼,含笑看着凌飞,眼中露出一丝柔和之色。

    还在发颤的右手轻抚凌飞脸庞,拭干其眼角泪水,虚弱的道:“飞儿,爷爷总算……帮到过你一次了,男儿有……有泪不轻弹,不……不要哭了,记得……千万不要给我报……仇。”

    见陈连更加虚弱,凌飞又为其注入元力,只见陈连闷哼一声,脸上浮现出痛苦之色。张巍见状,忙道“少爷快住手,陈连**凡胎,从未修炼过一丝元力,你这样会让他死的更快。”

    果然,凌飞闻言,当即停止输送元力。陈连苍老的面容之上痛苦神色这才稍缓。

    陈连扭头看了一眼凌威和妍溪如,又对凌飞说道:“飞儿,我…我不行了,你要好好的活…活下去,不要为我…报仇。”话刚说完,陈连双目缓缓闭上,气息消失了,随即身体也逐渐的变冷。

    凌飞知道,陈连已经离开了,永远的离开了。凌飞周身元力顿时如同沉睡的猛虎蠢蠢欲动,身体散发着火光,似着起了烈火。

    一股强大的元力喷薄而出,四周地上的灰尘顷刻间荡然无存,凌飞仿佛化身为一个火人,轻轻的抱着老管家陈连,走到凌威身旁。

    凌飞强行忍住哭泣,失神道:“爹,娘,连爷就交给你们了,把连爷安顿在凌家吧,现在你们回去吧,我要为连爷报仇。”说着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墨熊阳,眼神透露出无尽杀意,眼中依旧泪光闪动,令人毛骨悚然。

    墨熊阳冷哼一声,把头别过去,似乎是在等凌飞交代遗言,一点都不担心凌飞会逃跑得了。就凭你这玄士修为就想要老夫的命?笑话!

    妍溪如心中一叹,眼角掠过一丝担忧,犹豫不决。凌威拍了拍妍溪如香肩,轻声道:“哎,我们先回去吧,以飞儿的性格,决定了的事是不会改变的,这孩子脾气太倔了。”

    依旧担忧的看了看凌飞,凌威点点头,带着妍溪如抱起陈连,朝凌家走去。

    凌飞面无表情,道:“玉儿,你也跟爹娘回去吧。”

    杨玉儿答道:“不,我不回,我要等少爷。”玉儿倔强的俏脸上有着一丝坚定。

    凌飞见此,只好轻叹一声,他已经没有什么经历再管杨玉儿。对着实力最弱的江天宇道:“本少把玉儿,交给你了,接下来的战斗就不用你了。”

    江天宇点头道:“放心吧少爷,玉儿小姐我会看好的。”

    凌飞点点头,不再理会他。

    将一切琐事安排,凌飞心中已经没有什么顾虑了,两只猩红的血目看向了墨熊阳,元力自其体内翻滚,如同沸腾的水一般。

    凌飞被一层厚厚的元力所缠绕,熊熊火光似散发着热气,让人感到十分灼热。

    手握着的血饮剑虽然只是中阶法器,但似乎极为有灵智,仿佛是配合着凌飞一样,剑身也闪出耀眼红芒,照耀在凌飞身上,和其体表的火芒融为一体,让人无比惊艳。

    凌飞右手微微一晃,血饮剑顿时流光通体,爆发出百丈光华,化为一道道剑影,逐渐和血饮剑融为一体。

    凌飞双手紧握血饮剑,朝墨雄阳凌空劈射出两道剑刃,只见剑刃射出的速度极快,如同划破虚空般的眨眼便临近墨雄阳身前。

    红色的剑刃所过之处,空气都仿佛被燃烧,略微闪着一丝火色。

    墨熊阳眼神微冷,冷哼一声,旋即一股强大的能量自其体内猛然钻出,迅速形成一个光屏。

    砰!

    剑刃无比锋利,劈关斩将的划在光屏之上,似乎还不满足,摩擦出道道火花后,终是将光屏划破。两道剑刃如同是死神所握着的死亡镰刀一般,形成两个弧,划在墨熊阳两臂之上。

    两只袖袍被划开,双臂上印出两道深深的血痕,但墨熊阳却丝毫不在意,神色依旧淡然,似乎这两道血痕对他并未产生任何疼痛。

    墨熊阳看了眼伤口,冷声道:“看来还是小看你了。”说着墨熊阳一身黑衣无风自动,元力汇聚两臂间,渐渐朝掌间游动。

    一道巨大掌印朝凌飞胸膛印去,凌飞急忙在体外布下一道防御结界,血饮剑红光爆闪而出。

    凌飞大喝一声,“你个老匹夫,本少就让你看大一点!”血饮剑自其身体四周盘旋,形成一股狂风,吹动着衣服都不大整洁。

    血饮剑扬天一指,爆发出一道百丈红光,遮挡住了大半光亮,一道巨刃附在血饮剑剑身随之而现。

    顿时间狂风大作,凌飞单脚点地而起,立于半空之中,凌飞双手握着血饮剑,暴喝一声,凌飞强大的一剑劈天而落,空间似乎都被划出裂缝。

    墨熊阳察觉这击的强大,不敢太过大意双手合十,一道玄青色光印便悄然汇聚,自其头顶升起,逐渐的变大。朝劈下的巨刃一把抓去。

    轰!

    巨刃和光印猛然相撞,相互僵持中摩擦出道道火花,空间都仿佛在极度扭曲,强大的能量形成两股猛烈的气流,灰尘滚滚,荡起可怕的尘埃,犹如毁灭一切。

    两股强大的气势波及四周,狂风怒号,呼呼作响。凌飞手中血饮剑都在微微颤抖,剑身之上似着起熊熊烈火,火焰雄浑。反观墨熊阳发出的光印,玄青色光印虽并未让在场众人感到刺目,但从其内散发的可怕气息却让众修士惊心。

    两道强劲的能量在摩擦中发出嗡嗡之声,两者似乎僵持不下。

    哗!

    金光一闪,最终还是墨熊阳能量强大,巨大光印将凌飞发出的巨刃一把捏碎,但光印之上的能量也有所减弱,一掌拍在凌飞身前,将其击倒在地,喷出一口鲜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