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倒霉的撕风狐群
    ,精彩无弹窗免费!

    目视着兽灵的消散,疾风兽心中突然多了一丝不舍,虽然两者之间没有太大的关系,但疾风兽此次进阶为三阶高阶魔兽,全靠兽灵相助。

    疾风兽所化的男子揉了揉脑袋,一屁股坐在地上,憨厚的模样让人感觉有些痴傻,但这也只是感觉罢了,身影虽然有些削弱,可那也仅仅只是表面而已,若非是遇到比他修为深厚之人,决然不会发现他的身份。

    ……

    再说凌飞,此刻,凌飞绕着水洞一直朝前走着,明明都看着快到了,但似乎是越走越远。凌飞无奈的叹息一声,这水洞就没尽头么?累死本少了。

    虽然嘴上抱怨着,却依旧朝前走去,许久,凌飞停住了脚步,思索了片刻,自语道:“奇怪,我怎么感觉这是在绕圈呢。”

    想到这点,凌飞朝前走时都在注意有什么遗漏的路。又走了一里,凌飞看见身体左处有着光亮,却被野草所挡住,凌飞如同饿了三天的猛虎看见食物般,两眼闪过一丝精光,急忙走去。

    用血饮剑将野草拨拉一旁,这里竟然有一个通道。

    凌飞一愣,抱怨道:“谁在这里开辟的迷宫,害的本少绕了半天圈子。”

    顺着这条道走了不久,终于看到一个石屋,察觉到疾风兽的气息,凌飞一喜,深深吸了口气,这才大摇大摆的朝石屋走去。

    推开厚重的石门,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凌飞刚一进入石屋,便察觉到一股精纯的能量散发,随即一道深蓝色的身影映入凌飞眼中,还未等其说话,凌飞瞳孔猛地一缩,无与伦比的愤怒顿时临身,此人身上竟有疾风兽的气息,这就意味着疾风兽或许已经……。凌飞不敢再往下想,虽然他收服疾风兽时间尚有些短暂,但毕竟也有少许的感情,故而叫其如何能受。

    双臂陡然一晃,血饮剑斜劈出一道剑影猛地坐落在蓝衣人身上。疾风兽身为变异魔兽,灵智定然不弱,如何不知凌飞的想法呢?心中突然有些小小的感动,故而未曾还手,只是一昧的躲避。

    疾风兽已经身为三阶高阶魔兽,比开始遇到凌飞时要强得不少,只是轻微的躲闪,便避开凌飞的攻击。

    刀光剑影在空中闪烁着刺眼亮光,追击着一道道蓝色残影,凌飞丝毫没有停手的打算,蓝衣人无奈,总是躲避可不是什么明智的办法,边躲避凌飞攻击边说道:“少爷住手啊。”

    凌飞身体猛地一僵,硬生生止住了攻击,此人声音十分熟悉,有些颤抖的道:“你…叫我什么?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有大黑的气息?”

    蓝衣人无奈,顿了顿,说道:“少爷,我就是大黑。”说着身体闪烁了片刻光芒,一只黑灰色的小狼魔兽出现。

    凌飞瞬间呆泄,满是不信的揉了揉眼睛,这才问道:“你真是大黑?怪不得本少察觉到你的气息很熟悉。你怎么会变成人形的,快给本少讲讲。”

    疾风兽答道:“是这么回事,当时我察觉到有人在呼唤我时……。”一炷香的时间,疾风兽才把他的机遇说完。

    凌飞破涕为笑的道:“你丫的运气真好,竟然会遇到这么好的事情,哎,本少可就没这么好的机遇啊!”说着又怨天尤人的叹息了一声。

    看了看手腕上的灵兽环,凌飞轻轻的敲了两下,顿时发出铛铛的清脆之声,笑道:“以后这东西就用不着了,回去送给玉儿吧。”

    凌飞道:“好处也得到了,咱们就走吧。大黑,这下你可不怕那些该死的撕风狐了吧。”

    疾风兽重重的点了点憨厚的大脑袋,道:“放心吧少爷,现在我可不会再怕它们了。”眼中闪过一丝怒火,自己堂堂一个三阶变异魔兽竟然被一群小小的二阶魔兽追的逃跑,显然是丢了他的面子。

    凌飞道:“那就走吧,咱们报仇去。”

    说着便往石屋外走去,离开石屋一丈距离,疾风兽停下了脚步,转身朝石屋方向看着,目光十分诚恳,仔细看去,还略带一丝不舍之情,深深的鞠了一躬。许久,这才跟随凌飞朝前走去。

    看着疾风兽的举动,凌飞叹息一声,指尖闪过一点光芒,朝石屋射去,只闻一声巨响传出,石屋自光芒点过之后爆炸开来。

    疾风兽回头看向凌飞的举动,许是因为才化形不久,故而不会将神色埋藏在心底,脸上显出一种不舍的神情。

    ……

    当时间不断流逝,疾风兽终于重这种痛苦和不舍中挣扎出来,而后一主一兽两人朝外走去。

    当两人走到洞口已是晌午十分,烈日涛涛,疾风兽还好,空中的太阳像不灭的熊熊烈火一般,照耀在凌飞身上,刺着其双眼都无法睁开,这可让他不住的哀叫。

    正当凌飞决定下一步的去处时,疾风兽化为本体,朝前方十丈处跑去,突然低鸣一声。

    凌飞起初还有些奇怪疾风兽的举动,随后便释然了。因为他也察觉到一股气息,十分熟悉,正是撕风狐群。同时不由地暗叹了一声,疾风兽此次可没白进阶,还算有点用处,感知力比以往要强许多。

    正在凌飞感叹时,一群撕风狐飞速疾来,还离很远的地方便听到一阵阵的脚步声似踏空而来,其声势仿佛地动山摇般。

    撕风狐群和疾风兽相对而立,之前被这些狐狸追的逃跑就让他有些不乐意,如今它们还敢回来,疾风兽自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了。

    疾风兽仰天大吼一声,一股来自上位者的威压压迫着撕风狐群,除了几只修为较高的撕风狐还好,其余狐狸都骇的浑身颤抖,激发不出一丝能量,这便是魔兽间修为的差距。若是寻常魔兽也并无这般威压,但疾风兽可却不在此列,虽然其现在修为尚浅,但等其到了大成境界可是能比拟神兽的存在。

    虽然撕风狐群对疾风兽有些惧怕,但却并不害怕凌飞。只见狐群露出贪婪的目光看向凌飞,犹如见了老鼠的猫一样,那种神情似乎要将凌飞吃掉一般。

    凌飞有些愕然,难道这些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对这些狐群具有吸引不成?随意的一个猜测,没想到却是真的,只是现在的凌飞还不知道罢了。

    凌飞心意一动,一股强大的气息自其体内散发,如同甘泉,生生不息。这样做只是为了将狐群震慑住,自动退出,自己便可以省些力气了。

    另凌飞未曾想到的是,狐群开始是被震住了,但后来却又露出了贪婪的眼神。这些魔兽都只是二阶的低阶魔兽,灵智几乎都未开启,在它们眼中,利益要比之生命还重要,哪里还懂得害怕一说呢。

    只是对于疾风兽来说,惧怕疾风兽,那是与生俱来的本能而已,下位者见到上位者自然而然的便要收敛。

    被这数十只撕风狐盯着,虽然凌飞并不害怕它们,但心头仍是有些发毛,再次爆发出强大的气势,但这次却没有任何用处。

    凌飞无奈,给疾风兽传音动手,自己也拿起血饮剑朝兽群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