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幻灵阵,凌飞三年前的经历 二
    ,精彩无弹窗免费!

    “娘,我来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从门外走进一道白衣身影,正是凌飞本人。母亲妍溪如朝声音所在处望去,看着微笑着的凌飞,脸上满是慈爱,柔声道:“飞儿来了,快坐下吃饭吧。”

    凌飞嗯了一声,便坐在妍溪如身旁,看着一桌的佳肴,凌飞道:“娘,下次吩咐厨房少做些饭吧,这么多都吃不了。”

    接着对周围的下人说道:“你们也别站着了,各自搬个椅子坐这儿一起吃吧。”

    闻言,下人都纷纷低下了头,老夫人都没开口,只凭少爷一句话,他们怎敢如此放肆。

    凌飞笑着摇了摇头,起身来到陈连身旁,硬是拉着老管家坐在了饭桌前。见下人们还是有些胆怯。凌飞有些无奈,想母亲投了个求助扥目光,妍溪如笑着摇了摇头,飞儿就是心好。有些严肃的冲四周喊道:“没听到少爷说话吗,一起吃饭吧。”

    “谢夫人,谢少爷。”一排齐齐的恭敬声,下人们朝着妍溪如一拜,这才小心谨慎的坐了下来。

    凌飞发现桌前似乎少了点什么,开口问道:“娘,爹呢,怎么又不在啊?”妍溪如笑着答道:“你爹呀,去了……。”

    “哈哈,飞儿,爹回来了。”妍溪如话还未说完,一道豪迈的声音自门口传出,一位高壮人士走来,正是其父凌威。

    见状,凌飞赶忙为其父搬了个木椅,坐在凌飞身旁。

    凌飞笑道:“爹又是为了飞儿族里了吧,您也别老替飞儿操心了。”

    闻言,凌威一脸满意的看着凌飞,眼里满是宠爱,自豪道:“为父每次到族里就是因为有你这么个好儿子,况且长老院那等地方,常人又岂能常去。不仅如此,还有十分神秘的大长老都对凌飞的天资赞赏,分了大半资源给你。”

    妍溪如白了凌威一眼,道:“饭都凉了,吃吧。”说着又给凌飞夹了些菜,道:“飞儿,你每天都那么刻苦修炼,多吃些好的,别把身子熬坏。”

    凌飞心中十分感动,点了点头,接着吃起了饭菜。

    片刻,凌威沉声说道:“飞儿,今天二长老找过为父,让你去长老院修炼三年,你这个月好好收拾一下,等下月你便去吧,听二长老话中所言,似乎大长老也会出关看看凌族百年难见的天才。”虽然凌威说话时心情极为的平静,却仍然有着浓浓的自豪感在其内。

    凌飞笑了笑,微微点头,埋头吃起了饭菜。凌威的这句话和他那心中至高的期望都深深体现出来。

    对于其他人来说,或许并非会有太大感想,但对凌飞的触动很大,看似凌飞是随意的吃饭,但其内心已经埋下一颗种子。

    饭后,凌飞回到屋里打坐,体内元力运转了一个小周天,渐渐消散在虚空,闭目中的双眼缓缓睁开,似乎显得格外有神。

    如今已有三断玄王的修为,离那强大的元者阶别也只有一步之遥了,在日霞城中,这个境界是多数人的毕生追求,因为只要踏入这个级别,在日霞城中便可以横着走了。在凌家,凌飞可以说是第一个以如此年龄便达到这般境界。

    但凌飞并未在此刻年级便拥有这般实力而感到高兴,反而他心中那份傲气在父亲满怀希望的心情中,犹如火山爆发般的从其心底猛然而出,一发不可收拾。

    看着父亲含有磁性般双眼,将其心中那份斗志一同激发出来,他相信他不会只停留在元者阶级之上,他会走到地宗的层次,或许还会成为那只有传闻中才能听到的存在,甚至更高……有谁能说的清呢。

    凌飞起身站在门口,伸了个懒腰,呼吸着天地间清晰的空气,似乎极为的享受。

    一袭白色衣衫,凌飞双手负于身后,就这样大摇大摆的朝日霞城内走去。

    ……

    鸿福酒楼,这是日霞城中最大的一家客栈。一般来此的大多都是达官贵人,或者大家族势力,日霞城绝大多数的平民都很少有资格来,一顿饭的消费便抵得上他们一年的收入了。

    开办酒楼的主人是一位老者,十年前修为便已经到了一断元者阶别。

    如同雪花般的白发盘在老者头上,但脸上的皱纹却和他的年龄着实有些不符,仅有不到五指之数,脸上尽是淡然之色,几乎很少见过老者生气的,似乎没有任何事可以感染他那平静如水的心神。

    酒楼内。

    一个白衫少年正在二楼一个角落边坐着品茶,神态淡然。不时的端起杯子,放在鼻前,闭着双目,缓缓的轻嗅一下,四周仿若毫无动静,亦没有任何人。

    “呦!这不是凌族中天资最高之人么,在这儿品茶呢?”一道略微刺耳的声音传来,一个身穿黑色衣着的少年走来,正是这道声音的主人。

    顺着声源处望去,有着四名护卫,都是二断玄王的修为,披带着土黄色的盔甲,背后写着一个大大的“墨”字。只要不是碰到元者级人物,在日霞城中,这四名护卫也都随处可去了。对于一些小势力来说,都可以当供奉,但在墨家却只是护卫而已,由此可想,墨家的势大。

    在四名护卫身前,有一个黑衣少年,之前那句话便出自此人口中。尖嘴猴腮,眉清目秀,看上去还算一表人才,但双目却有些阴森。

    闻言,凌飞身体顿了一下,不用猜也知道声音的主人正是经常和自己发生冲突的墨家少霸墨振天。对此,凌飞并没有过多的情绪,早不知多久,已经********了。

    墨振天如今才刚刚进入一断玄王,面对着有三断玄王修为的凌飞,他也只是心惊,面上却没有惧意,这便是仗着墨家的势力。

    凌飞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品了口茶,道:“怎么?又是想自取其辱了?”

    闻言,墨振天表情变得有些难看,更加阴沉了下来。许久,这才阴森道:“凌飞,如果你现在给我跪下来磕头认错的话,这件事我就不追究了,否则……哼。”

    “哦?你追究?那我就恭候墨大少爷的大驾了。”

    墨振天脸色更加难看了,墨家和凌家原本就有着不小的矛盾,墨振天几次三番的来找凌飞生事,奈何修为却始终无法赶上凌飞,反倒却被凌飞所辱,每次难堪的败退而归。

    狠狠地瞪了凌飞一眼,墨振天森然道:“希望你别后悔,到时候千万别跪在我面前求饶。”撂下句狠话,带着四名护卫才扬长而去。

    凌飞有些不解,自语道:“这倒是怪了,这墨振天今天怎么沒有动手,这不像是他的风格啊!”

    凌飞思来想去,却始终无解,便不再多想,这样的话,墨振天说多了,凌飞也听多了,耳朵都快长茧了。

    又淡然的坐下来,悠然的品着茶香。

    天色渐渐晚去,凌飞站起身来,掏出两个金币摆在桌上,道了句:“小二结账。”便朝家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