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幻灵阵,凌飞三年前的经历 一
    ,精彩无弹窗免费!

    凌飞的脸色瞬间变得无比精彩,七十只,这算什么事,自己只不过是观看了一场“两兽对战”的好戏,居然会出现这种事。

    这些魔兽以二阶居多,仅有几只三阶魔兽,甚至还有两只一阶魔兽在内,看着这一切,凌飞突然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疾风兽眼中满是凶狠之色,并未见其露出一丝担心,或许这是疾风兽身为变异魔兽独有的血性。

    凌飞朝着帐篷内望去,一丝神念之力自脑海中涌出,进入帐篷搜寻,原本打坐的残风走就没了踪影。不由得心底大骂不止,本树立在凌飞心中的良好形象,在此刻掉落的找不到痕迹了。

    疾风兽扬天低吼一声,当其正准备朝撕风狐群冲去时,却被来到它身旁的凌飞一把抓住,大骂道:“你个笨家伙,你想死,本少还没活够呢,没看这么多魔兽吗,跑啊!”话未说完,凌飞便一把抱起有些肥胖的疾风兽,快速的逃离。

    疯狂的穿过多片林地,却发现一直没有走到尽头,这才知道自己迷路了。眼见后面的兽群追来,凌飞心里再一次的叫苦,这些撕风狐为什么老是追着本少不放啊,似乎我也没招惹它们吧。

    虽然嘴上不满的说着,但逃跑的速度却依旧没有减慢,这次凌飞认定一个方向往前跑,途中见到一个石洞,凌飞仿佛抓住救命稻草般的冲去。

    若说这是石洞,倒不如说为水洞更为合适些,洞顶大约有十丈高,一眼望去看不到尽头,一滴滴的水滴从其上滴落,地上都是水滴大小的坑坑洼洼,显然这个水洞形成的时间已经很久了。

    凌飞将疾风兽放下,沿着一条道往里走着。

    越往深处,凌飞倒是还好,但疾风兽却感到有些不自在,这可是它在森林这么久未曾体会到的,只是这个水洞却有些神秘,使其感觉有些不耐,对此,疾风兽几次强行将这丝不耐压在心底,但不到片刻又有了这种感觉。

    经过几次尝试,却仍旧无法摆脱这丝不耐,一盏茶的功夫,疾风兽神色也已经********了。

    越往深处走,光线越是昏沉,仅有一丝的暗光,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只能摸黑的走,但凌飞却并非常人,故而凭借这点光线还是能够看清的。

    对于朝前方深处走,凌飞一方面只是为了摆脱那群撕风狐,但另一方面却是他内心出的好奇,只想一探究竟。好奇心,人皆有之,凌飞自然也不例外,反而比常人心中的好奇更重。

    这时,疾风兽微晃了晃脑袋,朝着前方较慢的速度跑去,因为它感觉在前方不远处有某只魔兽在呼唤它。

    见疾风兽朝前跑去,凌飞惊讶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一个闪身便站到疾风兽面前,凌飞拽了拽疾风兽耳朵,道:“跑什么你,又不是后面有魔兽追来。”

    疾风兽压下心中那份急意,道:“主人,我……。”话还没说,就被凌飞打断了,两手一前一后,单腿向前一弓,摆了个自认为很拉风的姿势,嘿嘿笑道:“以后叫我少爷就行了,主人什么的称呼就都给本少省了吧。”顿了一下,凌飞又道了一个字,“说。”

    见凌飞这般猥琐的姿势,疾风兽直接无视了,弄得凌飞一阵尴尬,只得干咳一声来掩饰。

    疾风兽鄙夷的点点头,道:“是,少爷。”

    凌飞问道:“刚刚你跑什么?看你样子很急切。”

    疾风兽沉声道:“我感觉到有强大的魔兽在呼唤我,所以我……。”虽然疾风兽没有说完话,但其中的意思很明确。

    凌飞皱眉道:“哦?强大的魔兽,本少怎么没有察觉到强大的气息呢?”

    疾风兽答道:“是一头兽灵,似乎要我做什么事。”

    凌飞一听,顿时感觉不是什么好事,无奈道:“这不会是你的某位先祖吧?”

    心底深深地又一次鄙视,疾风兽道:“这到不是,至于是本体是什么,我就不清楚了只知道它很强。”

    看了疾风兽一眼,凌飞倍感无奈。本来是因为好奇心引发,打算来看看水洞里面有什么,但这家伙也赶的太合适了吧,好在现在没什么事,索性就和疾风兽看看到底是什么魔兽在呼唤它吧。

    凌飞叫疾风兽在前面带路,自己跟其身后慢慢朝前走着。

    正走着时,突然面前闪过一道金光,将一人一兽围成一个金色光圈,脚下盘着一个丈许大的圆盘,头顶处也悄然出现一个圆盘。

    凌飞神色沉重,再不复以往的那种轻松,因为,先前之时,他竟然毫无所觉

    就在这时,水洞突然晃动起来,发出阵阵响声,头顶和脚下的两个圆盘突然反向旋转起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合拢。

    出现这种现象,凌飞瞳孔猛地一缩,当即打出两道手印,击向头顶的圆盘,却悄然消失不见。见状,凌飞又打出两道掌印,但其结果依旧如上,同样被圆盘悄然吞噬。

    凌飞惊怒的朝疾风兽所在方向看去,却发现疾风兽居然消失不见,就在凌飞思考之时,上下两个圆盘顿时合拢,仅仅一刹那的时间,金色光芒宛如烈日般刺眼四射在水洞中,照耀了整个洞口。

    但就在下一刻时,金芒突然消失不见,整个水洞又恢复如初,变的暗淡下来。

    而凌飞和疾风兽也消失不见,整个水洞顿时安静下来,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

    市集上,卖着各种东西的摊子,路上各种赶集之人,人群中吵吵闹闹,日霞城凌家中。一个屋子里,床上正躺着一个白衣少年,除了凌飞还有何人。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缓慢渡过,一个下午的时日就在凌飞睡梦中悄然流逝,当其爬起床上时已经是傍晚时分。

    凌飞站在门口,伸了个懒腰,看着远处走来的老管家陈连,凌飞笑着迎了上去,道:“连爷早啊。”

    陈连一怔,现在似乎已经申时三刻了吧,再说天色也很晚了,这怎么能说是早,不过对此陈连似乎已经习惯了。陪笑道:“早啊,少爷,今天起得还很早啊。”

    凌飞摇了摇头,似乎也是有些无奈,叹道:“我也不知道这怎么回事,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看凌飞一脸无辜的样子,不知情者还以为他是受了什么委屈似的。

    陈连捋了捋有些发白的胡子,道:“是啊,夫人担心你的身体吃不消,特意改成现在的,每天都是这个时辰了,习惯了。”看着还有些睡意的俊脸,老者一脸溺爱的神情,毕竟从凌飞第一天出生时,老者就在凌家了,可以说是看着凌飞长大的了。

    在老者心底,早已将凌飞当做自己的孙子看待了,只是碍于自己的身份,故而一直没有说过什么。小时候凌飞去市集,几乎每次都是陈连陪同着。

    当凌飞要玩具时,老者都笑着给他买下了,花的都是凌家家主每月所给的钱,完全是陈连自己给买的。当凌飞收下玩具时,脸上兴奋表情,老者也笑了,笑容很真诚,看不出一丝的作假,似乎在其字眼中就有没不舍两个字,儿时的凌飞不懂,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凌飞的心性也变了,渐渐懂得了人情世故,知道了连爷对自己的好,嘴上虽然不说什么,但在心中,陈连已经是他的爷爷了。

    看着有些发呆的陈连,凌飞愣了愣,再次伸了个懒腰,随即又笑道:“连爷是来叫我吃饭的吧。”

    “嗯。”一句话把陈连从回忆中拉了回来,笑道:“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闻言,凌飞也没有说话,往大厅方向走去,陈连也不再说话,只是跟凌飞身后走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