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提升实力 (中)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时,凌飞也起身来到杨玉儿身边,看向杨玉儿,郑重说道:“玉儿,少爷我答应你,我会一直让你陪在我身边保护你的。”说着便扶杨玉儿起来。

    杨玉儿顺势起身,跟凌飞坐在一起,吃着晚饭。短短的一段小插曲后,众人又坐下来一起吃饭。只是谁都没看到此刻杨玉儿的神情。玉唇轻抿,美眸中闪现着丝丝泪珠,似乎随时都会掉下来一样,或许这就是强颜欢笑吧。

    自来到凌家后,杨玉儿心中一直无法将此事放下,今晚却鼓足了勇气,才把心中的话说出来。若是凌飞不答应她的这份誓言,或许连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是一如既往的留在凌家?还是默默地离开凌家,从此只身一人浪迹天涯,做一个匆匆过客,或许连其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办。但天意本如此,也是直到现在,杨玉儿才真正的融入这个家庭,甘愿做其中的一员。

    不知何时,庭院中响起了蟋蟀清脆的鸣声,一阵凉风吹过,半空中升起一盘圆圆的明月,如同灯笼般诡异的挂在了空中,仿佛照亮了整片大地……。

    身着一袭白衣,腰间佩戴着一把暗红色的宝剑,相貌十分的俊美,一位少年自大厅习惯性的走出,正是之前吃饭的凌飞。此刻,他往自己房间走着,不时地欣赏着这份清晰,这才悠闲的在回路中散步。

    推开房门,凌飞随手将血饮剑放在桌上,躺在了床上,缓缓入睡。没过多久,轻微的鼾声便传出,哪怕他已经睡着,嘴角还是勾出一道微不可察的弧度,这丫的就连睡觉都不知道在做什么美梦。

    许久,一道红光突然出现,漆黑的房内仅能看得到红光,淡淡光芒一闪,形成一条细线,在凌飞俊脸上轻轻的摩擦着。“没看到本少睡觉呢,别闹了。”感觉脸上有些异样,凌飞睡梦中都在不停地言语,手在脸上挠了几下,翻了个身,又接着睡了。

    那条红线光华闪烁,幻化为数十根仅以肉眼勉强可见的光针,飞快的刺入了凌飞大脑神经。

    “啊!”

    一声惨叫自凌飞口中传出,疼痛从睡梦中把他叫醒,脸上露出气愤的神色,正当要发作,却见血饮剑凌空盘旋在其面前,旋即表情一僵,干笑道:“前辈,这么晚了,叫晚辈做什么?”

    阻止凌飞睡觉的自然是血饮剑中的残风了,这时,血饮剑剑身红光一闪,整个房间顿时被照亮,紧接着一道虚幻身影便凌空而现,就那样诡异的漂浮在半空。

    残风道:“今日裂魂所言你也知道了,虽然天机子看好你,但不代表老夫也如此,只有让老夫信服,你所要做的就是提升实力。”

    本就有些睡意的凌飞听到残风这话,仿佛被冷水浇灌般,顿时睡意全无。惊讶道:“啊?提…提升实力?不…不会就现在吧?”凌飞只是随意的试探一下,但残风却一脸正色,道:“不错,老夫正有此意。”

    凌飞也知道改变不了事实,便也不再多说什么,只好跟随残风来到院中,指点其修炼。

    感受着凉风的摩擦,尤其看着残风的眼神,凌飞就不由的打了个寒颤,想自己天不怕地不怕,现在面对着残风由心底深深地生出一丝无力感。

    残风道:“你今日摆脱老夫控制时所用的法诀是什么,给我施展出来看看。”凌飞道:“晚辈所用的是焚天诀。”凌飞说着便将焚天诀施展出来,整个人凭空而立,一股灼热的火属性元力顿时涌动全身。周身似着起了熊熊烈火,庭院中都被照亮,凌飞神情严峻,烈火附身,整个人宛如火神临世。

    残风此刻一脸严肃,仔细的看着凌飞施展的焚天诀,难怪可以抵御自己的控制,原来这焚天诀竟如此霸道。只是,这焚天诀为何令自己如此熟悉。

    片刻,凌飞将体外火属性元力全部吸入体内,一个闪身便无声的落在地上,道:“前辈,这就是我所修炼的焚天诀。”残风沉声道:“把你得到焚天诀的来历给我说一遍。”凌飞有些惊讶,但还是将和墨家少爷争斗时,凡老出现,后又赠予他焚天诀之事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通。

    残风压下心中的震惊,道:“这焚天诀我听天机子说过,想得到后三转,就尽快提升实力,亲自到到中域去问天机子。”顿了顿,又道:“把你其他法诀都施展出来,我给你指点指点。”

    半个时辰后,残风指点完凌飞,已经回到血饮剑中,正和凌飞往房中走去。

    路途,只听残风笑道:“你这小子也真不是老实之人,不仅得罪了墨家和王家,居然还莫名的把杀天组织都得罪了,眼下还要和墨家少爷生死决斗。”

    凌飞道:“这怎么能怪我呢,哪件事不是他们先找事,我只是自我保护罢了。”

    “还这么小就学人家英雄救美,长大后定然也是个风流之辈?”说着眼中闪过一丝追忆之色,似乎在其心中有道俏影浮现,许久,接着说道:“不过这个杨玉儿天赋也很惊人,身具冰属性,老夫这儿倒是有本法诀适合她,等明日一早,将家中一切安排好,就到森林里住几天,等你和墨家少爷决斗那天在回来。”说完手中突然多出一本法诀,抛给了凌飞。

    凌飞抬手接起法诀,上面印着‘冰封诀’三个大字,答道:“啊?不会吧,去…去森林?那里可是有四阶魔兽常出没的,可以媲美人类元者等阶的强者啊,这一个不小心我可就回不来了。前辈,要不还是不要去了。”

    “有压力才有动力,况且还有老夫在,你还怕什么,放心去吧,一个小小的元者等阶,放在我全盛时候,一根手指都能碾死一大片。”

    “那也是您全盛时候了,现在还行吗?”凌飞翻了翻白眼,当然这些话只是在心里抱怨了一下,自然还是没敢当面说出口的。

    说着同时,两人不知不觉便已回到屋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