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剑中之魂
    ,精彩无弹窗免费!

    微风轻拂,吹动着凌飞衣角随风而动,此刻,他并没有闲情去享受这种凉爽,中年男子的威压一直逼近,未曾给凌飞一丝喘息的机会,凌飞只是不断的抵挡这股威压,许久,脑海中渐渐出现一丝眩晕,意志有些薄弱。

    这时,中年男子才收回威压,双手负于身后,淡淡的看向凌飞。这一切显得那么轻描淡绘,但对于置身室内的凌飞来说,仿佛经过了不知有多少的年月。

    凌飞盘膝坐在地上,一面死死地盯着中年男子,一面又暗自调息。不得不说,眼前之人实力真是极为的强横,目前是凌飞见过最强的人。

    凌飞当初在王天荣威压下还可以勉强坚持一下,但在此人面前却丝毫无法坚持,凌飞隐约可以感觉到他还没有尽全力。

    深吸了一口气,凌飞站起身,看向中年男子,抱拳道:“不知前辈到底是谁,来此所谓何事?”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观察,虽然他对凌飞出手,但凌飞却没感觉到一点杀意,故而凌飞便猜测他是为了试探自己。

    中年男子惊讶了一下,道:“看来天机子所言不错,小家伙不只天赋极高,胆识也是异常惊人的,老夫倒是有几分佩服啊!”

    凌飞闻言,正欲说话,中年男子接着说道:“老夫名唤裂魂,来自中域,今日来此只为见见你。”

    凌飞试探道:“凌族只是日霞城中的小势力,而晚辈也只是一个玄士阶级的人,前辈又怎会来见晚辈?”凌飞说的很委婉,即便知道是他的试探,也无法叫人半分动怒。

    自称裂魂之人说道:“小家伙,你也不用试探我了,你修为太弱,此事现在告你不仅没有好处,反而还会给你增添不少危险的。”

    闻言,凌飞无奈点点头,心中却鄙夷道:“不想告我明说就是了,还说什么有危险。”不由得翻了翻白眼,不想却尽被裂魂收入眼底。

    凌飞挠了挠头,有些尴尬的道:“多谢前辈相告,我……。”裂魂道:“小家伙,老夫知道你不满意,若是你想知道答案,那边老老实实的提升实力,日后自己到中域寻求答案吧。还有,你已经被杀天盯上了,想要保命就尽快把实力提高。”

    “杀天组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凌飞迟疑道。

    “中域很多地方都有杀天组织的分殿,在中域只有仅有的几人敢和杀天组织对立,杀天之首也是一个极强的存在,若是老夫和他对上,也只有陨落一途,百年前,曾有人和杀天之首决斗,当时他二人相差不多,但却赢杀天之首半步。”裂魂缓缓说道,眼中闪过一丝叹息。

    观察裂魂神情的变化似有些不同,凌飞问道:“前辈应该和那人认识吧?”

    裂魂犹豫了一下,道:“不错,可惜他一生傲然,一心追求武道极致,却遭人暗算,下场却……天机子曾言,或许他还有转机,而这个转机却是你。”

    凌飞一头雾水,道:“转机是我?那是什么转机,前辈来此真正目的是为了他吧?”

    闻言,裂魂却摇头,苦笑道:“我来真正原因并非是他,却是为你,若是准确来说,是为了我自己,若是常人所言你能成大器,老夫决然不信,但天机子嘛,我信。”顿了顿,裂魂接着道:“他就在你身边。”

    裂魂此话一出,凌飞当即无比惊讶,急道:“在我身边?难道……”话说到一半,凌飞突然低头沉默,看这神情,似乎已经知晓了。

    见此,裂魂有些不确定凌飞所想,问道:“你猜到了?”凌飞点头道:“或许我猜到了。”裂魂赞赏道:“不愧是天机子选定之人,果然比常人聪明。”

    裂魂站在凌飞身前,右手轻轻抬起,一道玄青色的光柱便自其手中钻出,照耀在血饮剑之上,看似坚硬,实则却十分柔软的光柱化为一道吸力,从凌飞手中夺取而出。

    裂魂右臂一挥,血饮剑便停在半空。受到外力相碰,血饮剑剑身猛然一抖,闪烁出血色光华,正欲反抗时,裂魂朝剑内输入一股元力,当即剑身一颤,或许是查出这人气息较为熟悉,便停止了挣扎。

    这时,裂魂洒然一笑,道:“残风,听了这么久,也该出来露个面了吧。”凌飞注视着血饮剑,许久,光华一闪,一道灵魂体从血饮剑中浮现而出,凭空而立,淡然着望着凌飞二人。

    似乎习惯了此人的性格,裂魂丝毫不在意,笑道:“作为你重生的这份礼物不错吧,恭喜啊。”说着朝此人抱拳拱了拱手。

    残风哼道:“这十人修为如此低下,有什么好的,下次再来时给我弄些天尊阶级之人再说吧。”看得残风说的如此轻描淡绘,凌飞仿佛十分惊讶,一个元者等阶的人在日霞城都可以为横着走了。天尊阶别的人物,放在中域少说不定也是能称霸一方的。

    残风回头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凌飞,问道:“你确定天机子所说之人就是他?”

    裂魂道:“怎么?不像?”笑了笑,接着说道:“起初我也不是很相信。”含有深意的望着凌飞。

    “但他修为如此低下,你……。”残风有些犹豫。

    “是真是假,试试不就行了?”裂魂却很随意的说道。

    残风狠狠一咬牙,道:“也罢,不论真假,那我便试一试。”

    裂魂大笑道:“哈哈,这才像是我所认识的残风,豪爽。”(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