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废弃的天才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远处一片宽广的场地之上,此刻正站有五道人影,其中四道人影将一个少年围住,看这情形,似乎是怕少年逃跑。少年剑眉紧皱,四大高手同时出手,任由他再厉害也难以抵挡。

    少年面色神情凝重,几次犹豫后终是下定决心,看向四人,既然我死,你们也要一起陪葬!“逆转乾坤。”少年周身金光闪烁间,光华四射,万分刺眼,一个巨大漩涡当即而现,将四人无情吞噬。光华消散,露出少年削弱的身影。

    就在这时,一道光影闪过,出现一个蓝衣人影,紧接着一记光印挥出,狠狠拍在少年背上。

    啊!

    少年如受到烈火焚身一般,面上青筋暴涨,显得无比挣扎,痛苦道:“杨元风,你…你竟然不惜浪费四大高手对付我。”被叫做杨元风的人冷笑道:“只要能杀了你,我会不惜一切代价,你已经中了我烈光掌,就算大罗金仙也难救你了,哈哈。”

    少年身体猛地一颤,低念两声烈光掌,旋即,眼中露出一丝毅然之色。

    “杨元风,我就算死也要带上你一起。”只闻一道暴怒的声音自少年口中发出,双臂中带动着金色光芒,朝着他头部狠狠砸下。

    杨元风手中闪烁着黑色光芒迎了上去,就在两者即将相撞时,杨元风眼中闪过一丝狠毒之色,趁白衣少年不备时,一丝光斑朝其体内钻入,逐渐深入到他的灵魂之处。

    轰!

    一声巨响传出,只见杨元风倒在地上,脸上尽是不甘之色,道:“你…你居然……”话未说完便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而那个白衣少年却消失在这片天地中……

    “不,我不能死,不!”夹杂着满是不甘的一道执念自虚空中缓缓而落。渐渐的没有了踪迹。

    日霞城内

    一个黑衣少年似乎是从睡梦中惊醒,额头上还滚动着大豆般的汗珠,紧紧的抓着手中的半块玉佩,久久的愣在那里无法平静下来。许久,抬头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自己,惊道:“老天都在帮我,竟然穿越了!”方才还在和天门高手杨元风决斗,本打算同归,没想到竟然没死,反而还穿越了。

    少年看着自己如今这幅躯体,皱眉道:“谁如此狠毒,废了他全身经脉,导致无法修炼。”随后少年闭上了双目,回忆起自己之前的一切。

    一丝灵魂感知力朝其脑海的记忆深处涌去,仿若荡起一道道波纹。许久,少年缓缓地睁开了变得有些深邃的双目。原来他叫凌飞,是日霞城凌家中的小少爷,天资极高,三年前因得罪了对头墨家小少霸,暗中被人废了经脉,无法修炼。几欲求死,又怕父母伤心,天天喝的醉烂如泥。父亲凌威一怒之下便去墨家大闹,伤了墨家一位长老,却被其将经脉震裂,无法修炼。人们一提到凌家就会想到废物父子,母亲妍溪如只有唉声叹息。

    得知了缘由后,少年嘴角勾起一道神秘笑容,道:“凌飞,你的仇就我来给你报吧,剩下的路就由我替你走完。”说着,少年紧紧地攥了攥拳头,脸上看不出一丝颓废,有着只是满脸自信。

    这时,门外走来一位六旬老者,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似乎是在为这个少年的遭遇而惋惜。顿了顿,叹道:“少爷,该吃饭了。”随着声音传出的方向望去,记忆中,这位老者是凌家管家,自凌飞记事起他便已经在凌家了,也可以说是看着凌飞长大的。

    老者名叫陈连,对凌飞很是宠爱。记忆中凌飞也是对老者很尊重,凌飞轻轻的笑了笑,道:“连爷,我知道了,一会儿就过去,您就先去吧。”目送老者出门,凌飞冷笑道:“经脉尽断,真气尽废。哼,墨振天,你敢废我,那就做好被废的准备吧。”话落便朝门外走去。

    来到另一个大厅中,一位眉眼温雅的中年妇女掀开横帘款步走出,观其面容年轻时定是一代绝色,只可惜岁月无情,昔日姣颜如今已成回忆。见此,凌飞喊道:“娘,我来了。”只见一中年妇女回头望去,在见到来人后,笑道:“飞儿,你来了,先去吃饭吧。”看着凌飞那淡淡的笑容,妇女心中有着无声的悲痛,又认为这是凌飞装出来为了让其不再担心。

    当初族中长老曾言,凌飞资质绝顶,日后成就定然无量,几次三番来家中“看望”凌飞,能得到那些平时无比高傲的长老们的青睐,凌飞父母又怎会不激动,可谁又能想到,天才凌飞因墨家少爷墨振天三番四次的来找他麻烦,直到一次凌飞无法忍让,便出手打伤墨振天。因此被其怀恨在心,叫其父暗中找人将凌飞废掉。

    犹豫忌惮墨家实力强,故而便一直忍气吞声,此后家族长老得知凌飞已成废人,便再也未曾来过凌家一次,就连族中所举办的一些仪式也未让凌飞参加,久而久之,族中便忽略了凌飞曾经的那种资质,从而给其一个“废物”的称号。

    饭桌上,凌飞问道:“娘,爹又去族中了?”闻言,只见母亲张溪如叹道:“找三长老评论去了。”凌飞闻言,并未再说什么。记忆中,凌威常去族中找长老议事,哪怕在成人礼时不要让凌飞被赶出凌族也算。

    据家族规定,满十五岁必须要参加成人礼,凡是没有达到玄士后期的人都要被赶出凌族内部,到一个人烟稀少之地独自存活。一个月后,就是凌飞的成年礼了,族内之人都打算看他笑话,看他被赶走时那落魄的背影对于族内一些同辈中是如何的精彩。

    凌飞资质绝佳,原本放发光亮的他早在起跑线上就已经超越了同龄人,因此,时间长了就引来了无数人的羡慕嫉妒恨,同样引来了一些少女年少时的爱慕。可惜天嫉英才,原本辉煌的少年却被废掉经脉,断了他的一生……

    饭后,凌飞说道:“娘,我回房了。”妍溪如一如既往叹息的点了点头,望着凌飞的背影一步步走出。

    回到房中,凌飞将房门关上,盘膝坐在床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许久才缓缓睁开双目,道:“既然经脉已废,那边重新修炼吧,虽然无法依靠这个凌家恢复经脉,但本少我可以靠自己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