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处理琐事
    自当初凌飞被废之后,整整三年的时间,他都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漫无目的的活着。

    三年以来,真的是一言难尽,太多的艰辛与苦楚,真的很难,不该体会到的却体会到了。

    最痛苦的事莫过于仇人在你面前活的那么潇洒,而你却如同蝼蚁一般报不了仇。多少次回首,凌飞脑海中都浮现出那副画面,那种生活让他有种轻生的**,可如今终于是随着王墨两家的毁灭而消散。

    “杨沥。”凌飞轻轻念了一声,说道:“如今日霞城的事情已经全部解决,你们就先回凌云吧,过几天本少会回去的,代我谢谢大家能前来相助。”

    微微点头,杨沥道:“那好少爷,我们就走了,如果有事记得派人去龙湖镇通知我们,杨沥会在第一时间赶来的。”

    “本少知道。”应了一声,凌飞淡然说道。

    随后,杨沥等人便井然有序的离开。

    待杨沥一行人离去,张巍道:“少爷,接下来该做什么?”

    凌飞沉思道:“据凌族族规,凡是在成人礼上无法达到玄士修为的都会被送往絮家庄,当初,我险些就会成为其中一个。如今既然要离开了,我想求长老院解除这个规定。”

    没有言语,张巍知道凌飞心里的那种感觉,故而也不开口打扰,只是跟着后者朝凌家走去。

    那时候离开凌族后,凌飞两人直接去了王家,故而凌威夫妇一直以为凌飞在族里。

    回到凌家,凌飞便大致和父母讲述了一下方才的事情,听得二人是震惊不已。

    “灭了?王家和墨家被一把火烧了?”凌威喃喃自语。

    “是啊!”凌飞淡然一笑,有些感慨的道:“爹,如今再也不用担心这两家的报复了,不出意外,凌族便会成为日霞城唯一的大势力。”

    凌威愣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轻笑道:“敌对这么多年,最后却败在你小子手里,恐怕他们死都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局。作为你爹,我真感到自豪,哈哈。”

    看着凌威的模样,凌飞不禁轻叹,说到底还是他这便宜老爹眼界太小,等有机会他一定要让父亲见一见外面的世界。

    ……

    休息了一天,凌飞和张巍去了凌族长老院,拜访了各位长老。

    屋子内,大长老也在这里,唯一不在的只有四长老,使得凌飞心底有些悲痛。

    稍稍调整情绪后,凌飞便将来此的目的说明了一下。

    “什么?你说凌族竟有如此荒唐的规矩?”听完凌飞的讲述,大长老眉头一皱,随即看向身旁四位长老,沉声道:“此事你们可知道?”

    众长老彼此对视,纷纷低头不语,从各长老神情上看去,他们显然是知道内情的。

    “罢了,罢了!”大长老轻轻叹息,摆手道:“此事我便不与追究,凌飞,这件事我知道了,明天我会亲自安排凌战,让他取消这个规定。”

    凌飞抱拳笑道:“那就多谢大长老了。”

    面对凌飞,大长老语气很是柔和,道:“即使毫无慧根,那也是我凌族之人,未来成就可不是自己掌控,一切取决于上天的安排。就像是你,你以后的路或许会艰苦,但更多的会是光彩。”

    凌飞点点头,淡然一笑,未来的路只有他自己知道,也许有一天,凌飞会背负着所有人无尽的期望与荣誉。

    大长老突然取出一把武器,光华流转着,散发着幽黑气息,品阶定然不低。

    凌飞眼睛微眯,这把武器他可是很清楚,正是惊钢弩!

    大长老道:“当日墨海战死,惊罡弩自然落于凌族手里,现在交给你,你打算怎么做?”

    将惊罡弩握在手中,凌飞低声道:“这把弩沾上了玉儿和四长老的鲜血,我岂能留它!”说罢,凌飞手臂中传来一股霸道的能量,爆发出强大元力,注入在惊罡弩上。

    只见惊罡弩表面闪烁着微弱光芒,不断地颤抖着,发出嗡嗡声响。

    幽光流转,似乎是受到威胁,惊罡弩自行运转,开始抵挡这股狂暴能量的侵蚀。

    冷哼一声,凌飞催动体内火属性元力。加大了能量,惊罡弩最终敌不过高温,在凌飞手中爆炸开来。

    见这一幕,张巍有些感慨一把中阶灵器就这样毁在凌飞手中,想来也够心疼的。

    大长老神色如常,眼中露出几分异样,对于凌飞此举很是欣慰。

    二长老四人心底叹息,四长老同时也是他们心中的痛,更是六长老内心的一种伤痕,很难磨灭。

    和众长老闲聊少许,凌飞最后又回到凌家。

    月色迷离,微风吹拂下,地面芳草中蕴含着淡淡的清香,弥漫在整个庭院,令人陶醉。

    白衣少年独自正挥动着血色宝剑,划出一道道剑影,冲击着四方。

    剑气凌厉逼人,枝叶触之即落,可想而知这攻击看似普通,实则却万分可怕。这少年自然就是凌飞,手中红剑当然也就是血饮剑。

    噌!

    就在此刻,一记光斑自远处疾射而来,速度可谓极快,空气都仿佛被分至两旁。

    光斑在虚空中带起一道火花涟漪,宛如一阵火雨,将黑夜都尽数点燃。

    凌飞嘴角扬起一道弧度,他自然察觉出这道攻击,不慌不忙中劈出一道剑刃。

    血红剑刃如影随形,宛如一只跳跃的精灵,巧妙的击中光斑。

    光斑并未被就此击散,只见流光一闪,突然化为一张弥天巨网,表面散发的光芒轻易便将剑刃消融,随即朝凌飞铺压而去。

    仅仅片刻,凌飞便笼罩在内。

    血饮剑扬天高举,顿时爆发出万丈赤芒,弯月铺洒下的银光都被掩盖住,离远望去,地面仿佛流成一条血河。

    凌飞挥动血饮剑,硬生生劈斩在光网上,大片火苗随之滑落,但光网却并没有产生裂痕。

    对此,凌飞显得有些无力,但血饮剑却如同幼童一般,十分欢快,不时发出一声清脆剑啸,急剧的颤抖,仿佛要脱离凌飞控制。

    光网的动作没有就此停下,其上蕴含着浓厚的威压,不断缩小,凌飞周身压力开始成倍扩增。绝地成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