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伤势严重 强大心经
    ..,

    其实,星月的伤势远比想象中的要厉害的多,肉身已经开始出现裂缝,体内的生机涣散,时不时地还从体表溢出丝丝的本命精血。

    要不是星月那颗顽强不屈的心脏还在强有力地跳动着,大长老还真以为星月命不久已了。

    此时,星月已经转醒,肉身以及灵魂的剧烈痛楚使得星月忍不住*出声。

    “师尊……不必担忧……我没事……”

    看着大长老满脸忧色,星月忍住剧痛憋出一个笑脸断断续续地说道。

    说完,便由于引动了体内的伤势,控制不住地吐出了几口精血,而且还猛烈地咳嗽了起来。

    “不要多言,静心配合师尊……都伤得这么重了,还有心思安慰别人……”

    一股股雄浑的圣境精气进入了星月的体内,助其稳固着伤势,修复着肉身。

    而至于星月的灵魂吗?也许只有一些灵魂神药才能够助其恢复,再者就是依靠长年累月的静修恢复,否则再无他法。

    此刻,星月的身体本源已伤,非逆天宝物不可修复,并不是简单的依靠一些生命精气就可以恢复如初的。

    察觉到体内一股股的生命精气,星月明白师尊这是在拿自己的命在为自己续命。

    刚欲开口劝阻,便被大长老那严厉的眼神给挡了回去。

    “无需担心师尊,只是一些生命精气罢了,静修一段时间也就补回来了……”

    大长老说得如此轻描淡写,其实星月心中明白大长老只是想让自己专心配合他疗伤罢了,生命本源精气岂是那么容易恢复的。

    果然,在大长老这般舍命的救治下,星月的伤势终于稳定了下来,体表不再向外溢血,精气开始内敛,不再外泄。

    于是,大长老将更多的生命精气涌入了星月的体内,也就在这一瞬间大长老变得苍老了许多,一身精气神瞬间便变得黯淡了下来。

    也许是由于星月过分的透支了自己的本源力量,起初大长老的生命精气还能起到很好的效果。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效果越来越微乎其微,毕竟是生命本源受损,岂是那么容易恢复的,大长老的生命精气也只是在刚开始的时候起到了显著的效果。

    发现自己的本源精气不再起到治愈的效果,大长老的脸上便浮现出了丝丝的担忧之色。

    一般的本源之伤凭着圣境生命本源精气的滋润皆可修复,谁曾想到星月的伤势竟是这般难治,看来引动激发灵魂中附带着的混沌气息让星月付出了难以承受的代价。

    “混沌气息”这种传说中的禁忌,没想到星月会拥有!能够催发此种气息,没有当场横死,已是万幸,还奢望什么其它,只能待以后寻求天地异宝帮星月恢复了。

    “师尊,不必再为我浪费你的生命精气了,我现在试着调息一下,我们去看一下木心怎么样了?”

    “我想也只有融合五行本源之力才可以慢慢救治我了,如若五颗本源圣心也不能助我修复,那我也只能一步步地衰败而亡了。”

    说着,星月便尝试着慢慢调息了起来,《心经》运转,玄奥的经文在其体内零星闪烁,慢慢地汇聚在了一起,形成了完整的奥义神链,在其体内循环流转着,不断修复着那枯竭的肉身。

    渐渐地,星月的身上开始出现了点点的生机。

    看来还是《心经》拥有着奇效——竟然可以起死回生,察觉到星月体内的变化,大长老紧皱的眉头渐渐地舒展了开来,双眼之中也发出了丝丝精光。

    难怪星月小小年纪竟有如此骄人的辉煌,看来其所修的功法定然是超凡入圣,超乎想象,起码已经是超越了圣境,甚至是神境中的顶级功法!

    殊不知大长老还是小看了《心经》的层次,也不知道大长老要是知道了星月修炼的是混沌真经的话,将会是个什么表情。

    在大长老那目光的注视之下,星月就这样盘坐在地上,运转《心经》,静修调养了一天,闪烁着奇异光芒的经文一次次地洗刷着星月的体魄,体内受损的地方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地恢复着。

    看来还是低估了混沌《心经》的强大变态,以前领悟的看来只是皮毛罢了,深层次的奥义根本就没有领悟。

    之前,只是‘只得其表,不得其神’!

    此刻,从《心经》的一重奥义到三重奥义,小成境界的那段经文一遍遍地在星月体内运转流淌着。

    渐渐地,星月的体内竟然出现了朦胧的混沌雾气,在此等神光之下,星月体内枯竭的趋势渐渐地被彻底遏制住了。

    但是想要彻底清除体内的这股枯败之象,恐怕就不是一两天可以解决的了。

    过了一会,星月便睁开眼睛,停止运转了《心经》,蓦然地站了起来。

    虽然星月已经能够起身,暂时控制了体内蔓延的伤势,但看着星月那满头的银丝,衰老的面孔,大长老心中就是一阵绞痛。

    揉了揉太阳穴,舒缓了一下疼痛的神经,星月便冲着大长老笑着说道:“师尊早就说了,我不会有事的,只是脑袋有点疼,人变老了而已!”

    星月一边冲着大长老露出了那依旧灿烂的笑容,一边还活动了一下手脚。

    但其体内的灵力却不能调运,体表的星云漩涡也失去了往日的光辉,无法开启。

    看到星月依旧如常的乐观自信,大长老也不忍再说些什么,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大长老知道星月心系木心,随即便起身带着星月飞向了木心所在之处,此刻大长老的心中想着如若没有特殊的际遇,恐怕星月很长的一段时间就会是这个样子了。

    真不知道星月到时候是否能够忍受别人嘲笑的目光,是否能过了自己心中的那道坎,生命枯竭,修为停滞不前。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星月才能够打破僵局,突破这种绝境,绝处逢生,我现在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接下来,就期盼奇迹在你身上发生吧!你已经创造下了许多的奇迹,为师相信这次你也一定可以的。

    不一会儿,星月便被大长老带到了木心的所在之地。

    而焦急担忧的众人在看到星月苏醒过来后,心中总算是长松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也开始舒缓了开来。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星月你能够苏醒,真好!”

    火凤的凤眸之中流着激动的泪水说道,一句“真好”中流露出了太多的感情。

    “我就知道我的好兄弟不会出事的!”

    “哥哥以后不能再这样吓唬我了,我这小心脏可承受不住!”

    说罢,还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小小那可爱的样子惹得大家也是一阵哄笑,之前的那种充满担忧的气氛也被一扫而过。

    “其实也没有什么,倒是让大家为我担忧了!”

    星月倒是轻描淡写地说着自己。

    当星月对上火凤那充满关切爱意的目光时,赶紧闪躲了起来。

    星月也不是木头,心中自然能感受到火凤对自己的那份浓浓的爱意。

    但现在已经有了木心,就不忍再去伤害火凤,谁知火凤心中对自己的爱念竟然如此之深,始终对自己念念不忘。

    炎城主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心中不免有些替火凤伤心,星月乃人中翘楚,英雄少年,但凡是一个青春萌动的少女都会为之倾心。

    但星月又是如此专一的人,真是可惜了自己女儿的那一番深情,炎城主此时也很是无奈,只能在心中发出无声的叹息。

    为了打破这种无声的尴尬,星月不由得将目光转向了天空中被五颗本源圣心环绕,静静悬浮着的木心,此时众人的目光也随着星月看向了空中的木心。

    “你们都在此处,木心从我随师尊离去之后,就没有苏醒过吗?”

    看到星月闪躲着自己那充满深情的目光,而且还主动地岔开了话题,此时火凤的心中不免一阵失落伤感。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