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天心圣木 木风到来
    “木心我该如何取出这‘天心木’呢?”

    “我隐隐有种感觉如若我直接去取此物,恐怕会遭受那颗小树毁灭般的打击!”

    盯着翠绿小树中央熠熠生辉的天心木,星月冲着灵魂深处的木心问道。

    “星月看来自从你修炼了心经后,你的感觉是愈发的灵敏了。”..

    “你说得没错,如果不是我亲自去取的话,旁人只怕一靠近这颗存活了无尽岁月的古树,便会遭受这旁边十八颗参天古树毁天灭地般的打击!”

    “即使是帝境强者,也会在顷刻间灰飞烟灭,化为乌有!”

    “至于现在吗?只要你身上附着我的生命气息应该就不会有事了!”

    说罢,只见星月灵魂深处的木心双手合十,阵阵绿意从其身上散发而出,一股神圣的生命气息瞬间便弥漫了开来。

    不一会儿,星月全身便开始洋溢着绿色的光芒,木之本源之力也开始传递了开来。

    晶莹翠绿的小树其神觉是异常的灵敏,一下子便感受到了星月身上的木之本源气息。

    接着,便看到这颗小树也跟着散发出了同样的气息,琉璃般的树枝上纹路清晰的晶莹叶子哗哗作响,阵阵摇曳,仿佛是见到了久别重逢的亲人,瞬间便激动了起来。

    毕竟“木之圣心”是从这颗树上孕育出来的,这颗充满着古老气息的小树就如同木之圣心的母亲一般。

    现在感应到了木之圣心的气息,再也无法淡定了。

    见状,星月稍微放下了防备之心,一步步地朝着小树走了去,而小树则闪动着阵阵耀眼的光芒,就像是欢迎星月的到来似的。

    虽说小树对星月表现出了亲近之意,但星月心中还是有点担忧,随着一步步地接近小树,手中不由得渗出了汗珠。

    仿佛是感觉到了星月略微有些紧张的心绪,只见小树瞬间便伸出了它那柔弱的枝条轻轻地抚摸起了星月的脑袋,而且还拍了拍星月的肩膀,好像是在安慰星月要放松心情,不要紧张似的。

    古老的小树散发着阵阵翠绿的光芒,不断地通过这些柔嫩的枝条向星月传达着阵阵善意。

    在这般频频示好之下,走进小树的星月也不再犹豫,直接一把便从树心之中取出了色泽犹如碧玉一般的“天心木”。

    而小树也任由星月这样肆无忌惮地取出了“天心木”,并没有一点“发怒”的迹象。

    此刻,这颗神圣的小树确实是把星月当成它孕育出来的木心了,故而才会如此的纵容星月。

    而星月在见到小树在自己取出天心木时依旧对自己充满了善意,于是星月便彻底放心了下来,仔细地端详起了手中的天心木。

    就在刚刚与天心木接触时,星月便有一种温润如玉的感觉。

    整个天心木通体色泽鲜艳翠绿,充满了灵动晶莹的光芒,给人一种心神安宁、舒服放松的感觉,星月刚刚紧张的心绪也在这一瞬间平复了下来。

    从天心木上散发出来的沁人心脾的清新香气,使得星月的神魂竟有了一丝丝的充盈之感,之前的疲惫之感顿时一扫而空。

    “难怪木心说此物可以承载其灵魂了,真想不到这天心木竟然有如此奇效,不愧为天地间的神奇异宝!”

    看着手中的天心木,星月心中由衷地赞叹道。

    “木心,这么久了,复活你的神材总算是凑齐了,离复活你又更近了一步。”

    “星月,你为我付出的太多了,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感谢的话了!”

    “此时此刻,任何的言语在你对我的这份情谊与付出面前,都显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此时,木心心中明白星月这段时间定是受了许多不为人知的苦难,虽然星月从来不说而且还是一副淡然的样子。

    想着想着,木心心中的这番情愫便再也无法控制,感动的泪水簌簌地滴落了下来。

    星月灵魂深处清晰地感觉到了木心对自己的深情流露。

    “好了心儿,不要再哭了,我这一路走来不是有惊无险嘛!再说了我这一路走来也收获了不少,修为更是突飞猛进!”

    “现在所有所需的天才地宝我们都已经收集齐全,只等着回到五行神宗为你重塑躯体了,我们真正相聚的日子指日可待!”

    星月温柔地安慰着木心。

    “还有惊无险!星月你真把我当成三岁小孩了!哪一次你不是九死一生,你当我心里不明白吗?不过我们也总算是苦尽甘来,很期待我们相聚的一天!”

    一想到过不了多久就能与星月真正相见,木心心底便升起了丝丝甜蜜之意。

    “星月其实即使你不能为我重塑躯体,只要能够永远寄存在你的灵魂之中,我便心满意足,再无任何遗憾了!”

    “尽是说得一些傻话,我怎么能让我心爱之人没有自由之身呢?我要你陪我生生世世!”

    就当二人沉浸在其中时,突然一声暴喝打破了这种静谧。

    紧接着,一股异常危险的气息便锁定了星月。

    此刻,星月心中有种感觉——只要自己挪动半分位置,定然会遭到无情地灭杀。

    突如其来的变化也是使得星月心惊万分,然后心经便自行运转了起来,体内金色的经文流转周身,神秘的力量瞬间便使得星月冷静了下来。

    “哪里来的小子胆敢闯入我木族圣地之中,盗取我木族至宝——天心圣木!”

    “不管你是用了何种手段蒙骗了我木族神树,现在立即放回原处,老夫可以让你痛快一死,要不然我定然叫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说罢,帝境的威压便施加在了星月的身上,瞬间便使得星月浑身骨骼有种碎裂的感觉。

    尽管如此,但星月那不屈的腰板却始终都没有弯下半分,从始至终笔直的挺着,仿佛撑起了这片天地似的。

    看着星月由刚刚的心惊一瞬间便平静了下来,而且在面对自己的帝境威压时,竟然不动声色,一幅天不怕地不怕的伟岸形象。

    这时,木风的心中也对星月不由得赞叹了起来。

    “如此年轻,竟有这般心性,一个九阶灵境巅峰的武修在一个帝境强者面前竟然能够这般泰然自若,处变不惊,饶是这份定力就值得所有人为之称道!”

    “如此人物,如能成长起来,必定是一方巨擘!”

    此时,木风的心中竟然在一瞬间生出了要放过星月的想法。

    随即,便摇了摇头否定了心中这荒谬的想法。

    “我怎么会有这种念头了,也真是糊涂,倘若他成长起来,记恨今日之事,到时候会给木族带来灭顶之灾的。”

    “不仅如此,而且这小子是如何来到我木族圣地之中的,想来他定是发现了我木族最为神秘的‘九曲十八弯’的玄奥!”

    “不管怎么样,此人决不能留,宁可错杀也不能放过!”

    就这么一会,木风心中便闪过了无数的念头,最终木风还是面露狠辣之色,准备杀了星月。

    星月给木风的冲击太强烈了,仅仅是九阶巅峰灵境的修为,就让木风感到了浓浓的威胁之意。

    现在星月境界如此之低就有如此之能,成长起来真是无法想象,还是趁着现在杀了最为妥当!

    而星月在听到暴喝声时,转瞬间心中便知晓了来人是谁!

    能来到这里,除了木心的爷爷——木族族长木风,也不会有其他人了!

    此刻,星月的脑海中一下子便浮现出了药灵给的手札中关于木风的介绍——族长木风,木剑击空,万千缠绕,无比难缠,二阶帝境,如在林城,草木皆兵,可敌三阶。

    在木风注视着星月的时候,星月也同样地打量起了木风。

    只见,木风身穿一件翠色的华贵锦袍,而其上面则镌刻着一把鲜艳的翡翠色木剑,浑身散发着强烈的生命精气。

    虽然充满愤怒地凝视着星月,但其如沐春风的气质还是给星月一种心灵上的亲近感觉。

    过了一会,木风在看到星月依旧是原地不动,根本就没有半分归还天心木的意思时。

    木风便不再犹豫,运转灵力抬起手来就准备给星月致命一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