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再起纷争 强势灭杀
    可惜好景不长,驻足停留了没多久,这种平静便被打破了。

    一直追寻着星月踪迹的两名绿衣卫通过特殊的手段终于追踪到了星月与小小。

    当他们暗中观察到星月、小小二人并不是想象中的高手,而是区区一个九阶巅峰灵境的武修和一个可爱的小女孩时,顿时便露出了他们丑恶的嘴脸。

    先前的那种小心翼翼,步步为营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再也没有了任何顾虑。

    其中那面容粗狂的绿衣卫更是以一副居高临下,小人得志的嘴脸冲着星月喊道:“小子你们是何人,为何闯入我林城的第十八弯道,快说出你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意图?”

    而另一个面色苍白的绿衣卫那一幅桃花眼早已目不转睛,色眯眯地盯着瓷娃娃一般的小小看个不停,不由得口水都快要滴落下来了。

    一看这名绿衣卫就是那种纵情声色之辈,两名绿衣卫始终都把小小当成了一个普通的小女孩,认为其没有半点的威胁。

    不仅如此,而且小小的玄冰神体本来就是水属性的极致体质,依据五行奥义中的相生之玄妙,可知这种极致的水属性体质对木族的男子更是充满了无限般的致命诱惑。

    而星月在木族两守卫在不远处观察自己和小小时,便已经心生感应。

    当感应到此二人只有一阶玄境的修为时,便没有什么担忧了,就任由这两名绿衣卫来到了近前。

    同时,星月心中也十分好奇自己一路明明掩饰的很好,为何二人还能够追踪到此。

    此刻,星月满脸疑色,于是便开口问道:“你们二人到底是通过什么秘法追踪到我们的,我很好奇?”

    看到星月见到自己二人,并没有表现出惊慌失措之色,而且还平静镇定地询问着他们二人。

    那面容粗犷的绿衣守卫顿时便火冒三丈,冲着星月怒目沉声说道:“小子,待会我定将你大卸八块,不过我也让你死个明白,我们木族中人的追踪之法在其它地方也许不见得那么厉害,但在这片林海之中却有着独特的功效!”

    “我们木族中更是有一部分人对这追踪之法有着独到的领悟,这片林海中的各种花草树木几乎都是我们的眼睛,即使是你上天入地,那也是无所遁形。”

    “原来如此,看来我还是不够谨慎!”

    听到粗犷绿衣卫的解释,星月心中顿时便明了了,一副了然的样子喃喃道。

    看到星月依旧是一副镇定的样子,这时另一个身体消瘦的绿衣人终于再也无法忍受了。

    只见,其冲着身边粗犷的绿衣卫大声吼道:“你跟他一个将死之人磨叽什么,不要废话了,你解决这个小子,我要去享受一下那个小女孩,真是诱人,浑身都散发着一种令人如痴如醉的神圣气息,看着都是一种享受。”

    说罢,便迫不及待地冲向了小小,根本就不理会一旁的绿衣卫和星月。

    看着猴急般冲向小小的绿衣卫,星月顿时便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你就等着倒霉吧!也不知道你要是知道小小是二阶王境修为的玄冰神体的武修时,会是个什么样的表情呢?真是有些期待!”

    此时,星月有些恶作剧的想到。

    “星月你就‘欺负’我们木族中人吧!”

    此刻,星月灵魂深处的木心有些无奈地说道。

    刚刚所经历的一切,木心也是一清二楚。

    虽然两个木族绿衣卫的行为下作不堪,但毕竟也是木族中人,看到二人即将陷入死境,天性善良的木心心中多少还是有些不忍,故此才冲着星月有些埋怨又有些无奈地说道。

    “木心我知道你心中所想,你也不必为此二人说情,如此人渣只会给你们木族丢脸,这样的人不要也罢!”..

    “可是”

    就在二人在灵魂深处说话之际,那名桃花眼的绿衣卫已经冲到了小小的身前,伸出魔掌便抓向了小小,面露淫邪之色。

    口中激动地喃喃道:“这个小女孩绝对是个极品,我真是走了大运了,竟然能够遇到如此美事,老天对我真是太好了!”

    而小小从始至终对这名绿衣卫可谓是厌恶到了极点,从这名绿衣卫开始色眯眯地盯着自己,到最后迫不及待地向自己伸出魔掌,小小再也无法忍受。

    一下子便爆发了,令人心悸的玄冰寒气瞬间便喷涌而出,异常气愤地盯着绿衣卫,精纯的寒冰之气弥漫在周围,顿时便让人感觉像是来到了冰雪世界似的,有种如堕冰窖的感觉。

    而这名绿衣卫在小小浑身气势爆发的瞬间便察觉到了情况有些不妙,这股气势犹如一盆冷水浇在了头脑发热的绿衣卫身上。

    见状,惊恐的绿衣卫脸色瞬间便变得煞白,腿脚更是控制不住地颤抖了起来。

    接着,便看到这名绿衣卫毫不犹豫地转身就逃。

    然而,爆发的小小怎么能让其逃掉了,玄冰之气瞬间便覆盖了这名绿衣卫,根本就来不及逃脱,也来不及做出反应,眨眼间这名绿衣卫便被冻结了一切生机。

    变成了一座冰雕,保持着之前那惊恐的眼神和逃跑的姿势。

    接着,便看到小小催动灵力,用手一扇,冰雕便倒地碎裂成了冰渣子,最后化成了滴滴水珠,渗入了泥土之中,仿佛这名绿衣卫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似的。

    整个过程就发生在电光火花之间,不远处粗犷的绿衣卫大汉早已被吓得呆住了,过了几个呼吸才反应了过来,惊恐地嚎叫了一声,慌忙地调头便开始逃窜了。

    而且还不停地大喊:“放过我,放过我”

    此刻,大汉绿衣卫才明白他们这次可真是踢到针板了,如果不是身体消瘦的绿衣卫被色冲昏了头脑,再谨慎一些,也不至于现在这般。

    此时,面容粗狂的大汉绿衣卫可谓是恨透了那死去的绿衣卫。

    听到大汉绿衣卫拼命地呼喊求饶,本来欲再度出手的小小反而停了下来,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了,不由得看向了星月。

    察觉到小小征求的目光,星月不由得在心中叹了口气:“小小还是太善良了!”

    接着,便看到星月冲着小小点头示意道。

    随即,便见到小小调运玄冰灵气迅速凝结成了一把犀利的冰剑对着绿衣大汉便激射而去。

    看到朝着自己飞驰而来且闪动着晶莹锋利之光的冰剑,大汉绿衣卫额头的冷汗直流,拼了命地燃烧本源之力开始逃窜

    奈何那冰剑却犹如跗骨之蛆,任凭大汉绿衣卫怎么拼命加速逃窜,始终都摆脱不了冰剑的追踪。

    最后,大汉还是在绝望之中被冰剑穿心而过,玄冰之气瞬间袭身,大汉绿衣卫也同消瘦的绿衣卫一样,被冻结成了一座冰雕,从空中摔落了下来,化成了点点冰渣,融化成了血水,渗入到了泥土之中。

    “小小,以后要记住对待这种敌人就不能有半点迟疑,不能有恻隐之心,否则将会给你带来灭顶之灾,让你后悔终生。”

    “你想若是我们的实力不济,那将是什么情景,如若你放走那名绿衣卫,他请来高手来对付我们的话,那时我们又该如何呢?”

    星月郑重地对着小道,一副教导小小的样子。

    “哥哥,我明白了,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刚刚是我错了,以后再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

    “你能明白就好,人心险恶,世事难料啊!”

    看到小小一瞬间便明白了其中的利害,星月心中不由得感慨道。

    同时,星月也在灵魂深处安慰着木心。

    “木心,你也不必为此二人难过,不值得,事实如此,所经历的一切你也见到了,我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听到星月如此一说,木心心中虽然有些不自然,但却也没有反驳什么,最后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