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再见师尊 叙旧怀念
    ..,

    一行五人在石、炎二帝的带领之下,绕过层层暗哨,避过其中的巡逻,穿过阵阵迷雾,终于来到了一处周围长满了杂草的普通宫殿面前。

    而这里看起来好像很久都没有人居住了。

    看到眼前的荒凉之景,除了石、炎二帝不感到奇怪外,星月三人则是满肚子的疑惑。

    他们三人想不明白——堂堂五行神宗的大长老怎么会在这种地方居住,星月表现的还好一些,石磊、火凤二人的心中则是疑虑重重,满脸的不可思议。

    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炎儿、敬山是你们吗……进来吧!”

    听到师尊的声音,石、炎二帝的内心瞬间便变得激动了起来。

    然后,便看见二人径直走向了宫殿之内,来不及思考星月三人也跟随二帝走了进去。

    在伸脚跨越殿门之时,五人都明显感觉好像突破了一层隔膜。

    接着,五人便来到了另外一片天地之中,看着眼前鸟语花香的世界。

    众人都纷纷感叹:“真是一线之隔,别有洞天,这才像是神宗大长老这样身份的人物该居住的地方!”

    这时,只见在那充满鸟语花香的草丛中盘坐着一位老人正在闭眼静修着。

    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那一头火红色的飘逸长发,察觉到星月五人来到了这片空间,老人便睁开了那微眯的眸子。

    顿时金光乍现,两道精光射出,仿佛能够洞穿这片空间似的。

    接着,老人那双充满了威严的凤目便看向了石帝与炎城主。

    然后,老人注视着二人缓缓地站了起来,随即便冲着石帝、炎城主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老人的一举一动显得是那么的自然协调,仿佛化身在了这片天地之中。

    薄薄的青衫下突显着老人那身充满爆炸性力量的虬龙般的肉身,老人的身材虽然略显消瘦,但却精神抖擞,整个给人一种超然出尘的韵味。

    “敬山、炎儿,你们俩有多少年没有来看我这老头子了,是不是已经把我给忘记了!”

    老人就这样笑眯眯地看着二人说道,可以看出长时间的不见,老人对石、炎二帝这两位爱徒甚是想念。

    老人浑身都散发着一种如沐春风的气息,给星月三人一种异常亲切的感觉。

    看到多年未见的师尊,那一如既往的亲切笑容,石、炎二帝心中早已经是激动不已,眼中更是浸满了思念喜悦的泪水。

    “师尊,您这些年还好吗?原谅炎儿的不孝,多年来都未曾来神宗看望您老人家,是炎儿之过!”

    这时,只见炎城主控制不住地扑到了老人的怀中,用力地抱紧了老人,而老人则轻轻地拍了拍炎城主的后背,温和地说道:“炎儿,师尊这些年挺好的,不用担心,倒是让你挂念了。”

    从大长老充满浓浓关爱的目光之中就可看出老人对炎城主的宠爱!大长老分明就是把炎城主当成了自己的女儿。

    “好了,好了……快松开了,师尊这把老骨头可受不了你这样,都为人母了,还是如小女儿一般撒娇!”

    “不!师尊就如我父亲一般,我在师尊面前永远都长不大,永远都是个小女孩!”

    炎城主说完,更加地抱紧了老人,根本就没有撒手的意思,就像是一个女儿在向自己的父亲撒娇一样。

    炎城主的举动让大长老的心中充斥着阵阵暖流,同时又有些无奈,只是一个劲地轻拍着炎城主的后背。

    “好了,好了……我这把老骨头是真的快散架了……这一转眼,几十年都过去了,那时的你才十几岁吧!”

    大长老像是在回忆着过去的种种,发出了阵阵感慨!

    而这时,炎城主竟然哽咽了起来,好像是在向大长老倾诉着这些年自己所经历的痛苦似的。

    “炎儿不要伤心,难过了,师尊知道你这些年也很不容易,有什么委屈就尽情地哭出来吧!”

    大长老充满理解地宽慰着炎城主。

    就这样,炎城主依偎在大长老的怀中哭诉了一会才稳定了情绪,松开了大长老。

    而此刻,大长老的衣衫却早已被炎城主的泪水给浸透了。

    旁边的星月三人更是被炎城主这一系列的表现惊呆了,他们万万没想到一向雷厉风行的炎城主竟然还有如此小女儿的一面。

    三人皆纷纷在心中感叹道:“也许这才是一个人完整的人格吧!”

    “看来母亲经历了许多远比我想象中要多得多的困难,只是她从来不跟我说罢了,如今见到待自己如女儿一般的大长老,情绪终于控制不住,心中的感情更是在瞬间便爆发了!”

    “看来母亲心中已是压抑了多年,以后不能再给母亲添乱了,得多多理解、关心母亲!”

    接着,便看到大长老看向了石帝开口说道:“敬山,这些年你肩上的重担可不小,经历了太多的变故,经历了太多的痛苦,你也由原来的直爽变得更加沉稳了起来。”

    “可惜对于你们石族,为师实在是无能为力,这些年你一个人独自撑着石族的生死,真是苦了你了!”

    “不过你能够突破到帝境,为师是真心替你高兴,你本已能早早进入帝境了,奈何石族的悲惨遭遇一直成为了你心中一道无法逾越的坎……你能突破就好,突破就好……”

    听到师尊发自内心地关切话语,石帝早已经是老泪纵横,泣不成声了。

    “真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师尊,这些年又让您操心了,都是徒儿没用,不能修炼到至高境界,不能撑起这片乾坤,反而任由帝国欺辱,残害我石族!”

    “敬山不要自责,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以你的天赋,纵然你一路平坦也难达至高境界,还是恢复你爽朗地性格为好,不要给自己太多、太重的压力,那样反而会适得其反,毁了你的!”

    此刻,大长老看到石帝的情况后,正在一步步地开导着石帝,在帮其逐渐打开心灵上的枷锁,使得其慢慢地放下心中的沉重!

    而听到大长老一番语重心长的开解,石帝也感觉到沉重的心情仿佛一下子变得轻松了许多。

    看到石帝渐渐地平静了下来,大长老便看向了星月三人,指着星月向石、炎二帝问道;“这三个娃娃是……”

    “让我猜猜看——那个女娃娃眉宇间依稀有着当年炎儿的几番风采,这应该就是炎儿的女儿——火凤,那个大地宝体的男娃娃应该是敬山的孙子——石磊,至于这个少年吗?”

    说到星月,只见大长老眼眸之中发出了阵阵神芒,瞬间便把星月浑身上下扫了个遍。

    而星月在大长老扫视自己的时候,《心经》竟自行运转了起来,大长老眼中发出的神芒片刻便被星月体表的星云漩涡吸收了个干净。

    “嗯?有些意思,老夫竟然有些看不透你这小娃娃了,想来你身上定然有着好些惊人的秘密吧!”

    大长老好奇地冲着星月开口问道。

    “见过大长老,晚辈星月,有些事情实在不方便透露,不是要刻意隐瞒什么,望大长老见谅!”

    看到星月在面对自己直视的目光仍然眼神清澈、一脸平静地说道。

    此时,大长老心中也不由得对星月高看了一眼。

    “不卑不亢,眼神清澈,心志清明!”

    这是大长老心中对星月的第一印象。

    “石磊、火凤你们二人还不过来见过大长老!”

    此时,只见炎城主对着火凤、石磊二人吩咐道。

    涉世未深的二人,在大长老目光的注视之下有些拘束、不自然,一时之间,二人竟愣在了原地,听到炎城主的提醒,二人才反应了过来。

    “晚辈石磊,见过大长老,大长老可以叫我小石头!”

    只见,石磊冲着大长老露出了憨厚的笑容说道。

    “晚辈火凤见过大长老,大长老可以如母亲一样叫我凤儿就好!”

    只见,火凤也冲着大长老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好,好,好……”

    毕竟是自己徒儿的孩子,大长老看着火凤、石磊就如同自己的孩子一样,那是满心的愉快,笑容始终洋溢在有些褶皱的脸上。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