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陈年旧事 气煞金族
    ..,

    只见,炎城主不知何时,从衣袖中掏出了一个镌刻着火焰标志,散发着古老气息的五色令牌摩挲了起来。

    “不过,师尊可是个暴脾气,如若星月入不了他老人家的眼,就少不了一些麻烦,不过而今你在这里,那将都不是什么问题!”

    “凭着老头子当年对你犹如女儿一般的宠爱,一定会答应你的,即使是传送一次会消耗掉许多天灵晶石,我想他也不会在乎的!”

    “你说我说得对吗?火炎师妹?”

    只见,此时一向不苟言笑的石帝冲着炎城主开玩笑地说道。

    “呵呵,敬山老哥难得你打趣我一次,不过星月你一定要好好表现,把你的天赋展现出来,师尊他老人家最喜欢天才了,一定要让他对你产生惜才之意,那时我们的事情也将会水到渠成。”

    “母亲,您居然同石城主师从一人,而且还是师兄妹的关系,你们隐藏的好深,竟然连我也不知道!”

    “就是嘛!爷爷您怎么从来都没有提及过,这是打算瞒我们多久啊!”

    火凤、石磊二人听到石帝与炎城主之间的谈话,两人心中早已经是吃惊万分!

    他们万万没想到石帝与炎城主二人竟然还是师兄妹,师从一人,同时心中对这个神秘的五行神宗大长老充满了好奇。

    然后,二人便故作生气地质问起了二帝,年少无知的好奇心犹如一只小鹿一样不断地撞击着他们的心门,迫切地想知道一切隐秘。

    “我看你这小子是想找打,头皮又痒痒了是吗?不该知道的就不要知道,好奇心怎么这么重!”

    看到石磊跟着火凤质问自己,石帝就气不打一处来,吹胡子瞪眼地吓唬着石磊,顺便还做出了一个敲打的动作。

    见状,石磊赶紧跑到了离石帝很远的地方。

    “呵呵,其实也没有什么,这是当年师尊定下来的规矩,只有师从师尊的人,才知道究竟谁才是他们的兄弟姐妹。”

    “其他人根本就不了解半丁点情况,至于师尊为什么会定下来如此规矩,当年我也曾问过师尊。”

    “师尊说曾在他很弱小的时候,偶遇了一神秘势力的高人,这位高人曾为师尊占卜了一次命运之轮,窥探到了一缕天机,看清了一角未来。

    “他告诉师尊,此生必有一次难逃的劫难,如果没有奇迹发生的话,师尊必然会身死道消,波及他人!”

    “师尊一直信以为真,所以从来都不让我们对外人暴露与他的关系,怕万一遭逢大难,会祸及到我们,这其实也是师尊为了以防万一,是在无形中保护着我们!”

    “竟然是这般原因,火炎你如若不说的话,我估计我是一辈子也不会知晓缘由的,原来师尊一直都是在为我们考虑着的……”

    “你们三个把今日之事全部忘掉,就当从来没有听说过!”

    “爷爷你放心,我们什么也不知道,你刚刚说什么呢!我们就没有听到……”

    石磊慎重的说道,火凤与星月也冲着石帝点头示应。

    看到三人都慎重的点头承诺,石帝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敬山老哥,你不必如此!我相信他们三人是懂得分寸的,倒是你却在不经意间透露了秘密,该注意的人应该是你才对。”

    “天色不早了,我们也聊了这么多陈年旧事,该离开启程前往帝都了,否则就真得待在这里过夜了!”

    只见,石帝听到炎城主的调笑,尴尬地耸了耸肩。

    之前确实是他先说漏了嘴,所以也不反驳什么,任由炎城主这个小师妹这样说笑着。

    此刻,夕阳的余晖洒落在金璧圣山之上,使得整个圣山金光灿灿,看起来是那么的辉煌神圣。

    星月五人从山巅慢慢地走下来,回头望了一眼金光笼罩的金璧圣山,众人心中都有些依依不舍,他们心中都明白这也是金璧圣山最后一次呈现出这样的美景了。

    在以后的每一天,金璧圣山的光辉便会逐渐的暗淡下去,直至消失。

    此时,特别是金之圣心在离去时,砰砰砰地跳动着,强烈地表达着它对金璧圣山的不舍与眷恋。

    不仅如此,而且就在星月带着金之圣心离去的刹那,在《心经》的运转之下,星月竟然感觉到了金璧圣山的黯然伤神,感觉就像是抢了人家的宝贝似的,使得星月感觉好生过意不去。

    最后,星月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之下,对着金璧圣山深深地鞠了一躬,以表达着对圣山的歉意。

    也许真用不了多久,圣山就将失去它往日的光辉,褪下它那神圣的光环,成为一座普通的山峰。

    《心经》使得星月能够和一切拥有灵性的生命进行沟通,明白它们的心中所想,金璧圣山感觉着星月真诚的歉意,其心绪似乎也变得平复了一些。

    最后,星月听到金璧圣山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便没有动静了。

    见状,星月也不好再说什么,便转身跟随着石帝四人离去了。

    ……

    时光飞逝,眨眼间三天的时间便过去了。

    此时,金城金族之中只见之前负责着金璧圣山的领头之人满头大汗,全身颤抖着单膝跪在地上,战战兢兢地向刚稳定下伤势,从密室中出来脸色依旧苍白的金鑫汇报道:“家主……咱们金璧圣山上的圣心已经不见了,而且据手下观察,金璧圣山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圣光,而且一天不如一天,估计用不了多久……圣山便会消失了……”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

    只见,听到消息后的金鑫,满眼的不可置信,身体一个踉跄,差点从金色的王座上跌落下来。

    接着,便听到了金鑫的咆哮之声。

    “啊……”

    此刻,金鑫简直就是状若疯癫,一个闪身便捏着这名汇报之人的脖子将其举了起来,眼睛发红地冲其吼道:“不可能,不可能……你一定是在欺骗本城主,一定是在欺骗……”

    此时,汇报的这名金族之人哪里还能说出话来,早已经被怒火冲天的金鑫捏的快要断气了,双脚在拼命地向后乱蹬着,却怎么也蹬不着地面,满眼的祈求之色,心中无限的希望金鑫能够放过自己,不要迁怒于他。

    但可惜他的愿望最终还是破灭了,只见金鑫越想越是来气,越是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在其恐怖的帝境气息之下,指头轻微地一用力,这名打探金璧圣山消息的金族之人便在极度惊恐之下被金鑫结束了其性命。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石敬山、火炎你们不仅杀了吾弟金华,还夺了我族圣宝——金之圣心,毁了我族圣地——金璧圣山,此仇不报我金鑫誓不为人!誓不为人……”

    金鑫发狠的誓言不断地回荡在空旷的金色大殿之中不绝于耳,暴怒的气息更是弥漫了整个大殿。

    本就本源受损的金鑫哪里能尽受得起这样的刺激,本来已经稳定下来的伤势终于在这一刻彻底爆发了。

    体内的精血控制不住地从口中吐了出来,脸色瞬间就变成了煞白之色,浑身颤抖,最后竟然昏倒在了地上。

    不一会儿,只见金族的那名帝境长老金凡便赶到了大殿之中,然后便见其使出浑身解数,拼尽全力才稳住了金鑫的伤势。

    但是此番过后,如若没有逆天的宝物,金鑫要想恢复到巅峰,那可就得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了。

    这时,只见这名帝境大长老冲着金鑫的老仆人发怒了:“你难道不知道族长正在恢复伤势吗?你将此消息告知族长,存何居心,你是嫌族长伤得还不够重吗?要不是你侍奉族长多年,老夫真想一掌拍死你!”

    “大长老,老仆知错了,老仆当时想的此事如此重要,还是告知族长为好,于是便让底下的人汇报去了,谁曾想到竟然会是这般收场,要知道是这个样子,就是打死老仆也不会让底下的人去汇报去的!”

    族长老仆满脸自责之色地冲着大长老解释道。

    “哼……老夫不想听你在这里给我解释什么!”

    “大长老不要责怪老仆了……我相信他是无意的……”

    “族长,您醒来就好,我知道您现在心中充满了无尽的怒火,但不管有什么事,您先不要管了,要静心养伤!”

    “如若您再动怒引动伤势的话,到时候不光恢复不到巅峰的状态,有可能现在的境界都要跌落,更有甚者会危及到性命!”

    “为了我们金城,为了我们金族,为了您自己,您现在也要必须保全住自己啊!”

    只见,金族大长老金凡对着脸色苍白刚转醒的金鑫苦言相劝道。

    而这回金鑫在听到大长老金凡苦口婆心的苦劝后,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安静地闭上眼睛开始修养了起来,也许在此刻金鑫才意识到了自己糟糕的情况。

    看了一眼旁边身死的金族之人,大长老摆了摆手便让人将尸体给抬了出去,吩咐着让其好生安葬了。

    然后大长老暗自摇了摇头,心中苦叹了一声,便和老仆慢慢地退出了大殿之中,只剩下了静心修养的金鑫。

    “这段时间,族中有什么事情直接汇报于我,你们也都看见了,族长现在需要安静闭关恢复伤势,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再去打扰族长去!否则,杀无赦!”

    “再者,要封锁这里的消息,不能传到外界去,否则,哼……”

    出了大殿,只见金族大长老金凡对着老仆以及一众守护之人严厉的命令道。

    然后,便看见老仆将之前汇报的情况全部报告给了还不知情的大长老金凡。

    而当大长老金凡知晓这一切后,也是气得鼻孔喘着粗重的呼吸。

    接着,便看到无出发泄的大长老锋利的金色拳风将大殿门口的黄金狮子雕像打成了粉末。

    “石城,炎城,真是欺人太甚,等族长伤势恢复了,定当一一拜访,定要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

    说罢!金族大长老金凡便袖袍一甩,怒气冲冲地离去了。

    在金族所发生的一切,要是让星月等人知晓的话,估计肯定又会开怀大笑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