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众人钦佩 金之圣心
    ..,

    而被传送到金璧圣山半山腰的石帝四人,刚一来到这里,就被正在奋力向山巅行进的星月所吸引。

    众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睛眨也不眨地注视着星月的一举一动。

    看着星月一次次地拼尽全力,不顾及性命地向前冲去,跌倒了还继续向前爬着……

    此刻,众人皆被星月这种不低头的无上勇气所折服。

    当看到星月被金璧圣山突然间出现的威压弄得浑身是血、全身骨骼碎裂时,众人的心一下子便提到了节骨眼上,神经紧绷着,心中紧张到了极致。

    当看到星月爬在那里再也无法移动半分时,石、炎二帝以及石磊、火凤他们四人的心一下子便变得沉重了起来。

    在星月再次站起来的这段时间里,四人的心中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感觉简直就是度日如年。

    尤其是石磊,眼睛血红,双拳紧握,恨不得替星月受过,要不是石帝在一旁阻拦,估计早就冲出去救星月去了。

    尽管他心中明白他的所作所为可能无用。

    而当星月经过一番奋力挣扎,顿悟其中之意,再次站起来轻松地登临金璧圣山的山巅时,众人才算是松了口气。

    同时众人也为星月而感到庆幸,心中也是变得无比的开心了起来,就像是自己登临山巅一样似的。

    “你们俩都看见了吗?这就是星月的过人之处——拥有着常人所没有的——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无上勇气!”

    “也只有他这样的人才能登上圣山山巅,才配拥有‘圣心’这样的至宝,星月的这种武道精神值得我们所有人去学习!”

    看着星月依仗着他那不屈的精神,凭着他自身的强大实力,突破困境,到达山巅,石帝心中也是由衷地佩服道。

    而石磊与火凤,此刻对星月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此时,四人的心中都把星月当作了修炼道路上的榜样,尽管石帝、炎城主二人已经是帝境强者。

    随即,四人便信心满满地向山巅走了去,准备开始接受这金璧圣山的第二层考验。

    ……

    而登上山巅的星月平静了一下心绪,心中才确定了自己的确是登上了这金璧圣山的最高处。

    随即,星月便向半山腰望了去。

    此刻,星月心中也有些担心石帝他们,也想用心眼看看石帝他们四人的情况。

    谁知入眼的却是一片金色的迷雾,根本就无法看清,心中不由得嘀咕了一声:“这估计是金璧圣山有意为之,是怕我干预种种了吧!”

    “算了,不看就不看吧!石帝他们四人一定可以的。”

    星月心中相信凭借着四人的强横实力是可以通过其考验的。

    接着,星月便转身开始观察起了山巅之上的一切。

    只见,平坦的山巅之上周围的一切都被金黄色所覆盖,中间有一布满玄奥符文的纯金打造的祭台。

    而祭台之上则悬浮着一颗散发着梦幻金光的心脏一般的石头。

    不仅如此,而且丝丝的锐意正不断地从这块石头中溢散而出,最后渗透进了这金璧圣山之中。

    金之圣心就这样充满节奏地跳动着,本源之力源源不断地散发而出,为金璧圣山提供着荣耀的金色圣光。

    也许是察觉到了星月在注视着自己,金之圣心突然崩发出了许多如利剑一般的金光刺向了星月。

    而早已经领悟了这些金光奥义的星月丝毫不惧,任由这些金光刺入了自己的肌肤里,根本就没有理会。

    这些金光进入星月的体内后,星月体内的五行印记便发出了闪耀的光芒,自行地运转了起来。

    接着,便看到这些金光便被五行印记转化成了一种奇异的力量,使得星月心神一阵清爽。

    本来想给星月一个下马威,但看到星月不仅没事,反而一脸享受的样子,金之圣心仿佛生气了一般,便不再理会星月,继续在祭台上充满节奏地跳动着,一切显得是那么的自然。

    其实,几百年来这个地方,从来没有人登临过,而金之圣心早已经拥有了灵智,难免会有些寂寞。

    如今星月好不容易通过考验来到了这里,本想与星月好好戏耍一番,谁知星月竟然这般没有风趣,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似的。

    在《心经》的感知下,星月早已知晓了金之圣心传递出来的意念波动。

    同时,星月心中也为金之圣心的举动不由得感到有些好笑。

    感觉到星月好像明白了自己的心思,但却没有表现出亲近之意,金之圣心一下子便恼羞成怒,崩发出了更为浓郁的气息通过祭台传递到了周围的坏境。

    本来打算走到祭台去取金之圣心的星月,突然便感到了周围的威势骤然倍增。

    虽然这股威势伤不了自己,但是无论自己怎么催动全身的灵力去抵抗,那股排斥之力始终使得星月不能前进半分。

    此时,星月心中真是无比郁闷,有种“身在宝山却不得宝物”的感觉,真是欲哭无泪,

    星月心中不禁问自己:“难道走到这一步了,还与这圣心无缘,无法得到吗?不行,今日无论如何我也要得到金之圣心。”

    想到此,只见星月不断地尝试着发力突进,而每次拼尽全力前进一点就被逼了回来。

    然后,不服输、不甘心的星月再次突进,如此反复,没过多久,星月便大汗淋漓,浑身都被汗水浸透。

    渐渐地,星月终于累得无法突进了,蹲坐在原地大口地喘着粗气。

    祭坛中的金之圣心看见星月被自己折腾的气喘吁吁,累得不成个样子的凄惨模样。

    只见,金之圣心更加开心欢快地在祭坛中央跳动了起来,就像是报复了星月似的。

    看到祭坛中的金之圣心在祭坛之中“捣乱”,星月瞬间便明白这一切都是“金之圣心”在捣鬼。

    于是,星月便盘坐闭眼运转起了《心经》,慢慢地同金之圣心交流了起来。

    “金之圣心,你在这金璧圣山中已经待了无尽的岁月,如今我已经通过考验来到了你的面前。”

    “难道你就不想离开这个地方,不想看看外面的世界,不想跟着我驰骋天下,不想让你的光辉照耀这个世界!”

    星月心中激烈澎湃的话语通过心灵上的波动传递给了金之圣心。

    而听到星月澎湃激荡的话语,金之圣心果然有些心动了起来。

    甚至就连跳动的节奏都变得缓慢了下来,好像是在深深思虑着什么似的。

    过了一会,只见“金之圣心”又开始“咚咚咚……”地跳动了起来,不断地向星月传递着自己的想法。

    “我凭什么要跟着你,你确实比以往来到这里的人都要强!”

    “但我已经在这金璧圣山待了无尽的岁月,我留恋这个地方,这里就是我的家,我的地盘,跟着你出去,万一你欺负我了,我该怎么办?”

    “你说得那些你做不到了,我该怎么办?”

    “你若是使我明珠蒙尘了,我还不如待在这里了!”

    听着金之圣心接连传达过来的心中疑虑,星月顿时感到好生无奈,满脑子的黑线,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能令金之圣心满意。

    短暂的停顿了片刻,金之圣心便又开始对着星月跳动了起来。

    “让我跟你离开金璧圣山,也不是全无可能,除非你让我看到你有着更加惊人的天赋,能让我心悦诚服。”

    “不过,你的心性确实是我所见过的武修中最好的。”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