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艰难前行 漫天冰金
    ..,

    此时,星月正处在金璧圣山半山腰的位置,在这里已经待了有大半天的光景了。

    只见,星月满头大汗,龇牙咧嘴地正艰难地抬脚一步步地向着山巅走去。

    此刻,星月浑身星芒大盛,《心经》那玄奥神秘的经文在其血液之中不断地游走着,心眼也在全力运转着,一开一合,无限的力量闪烁其中。

    而那金璧圣山上飘洒而下的丝丝金光正不断地渗入到星月的体内,使得星月有种痛不欲生感觉。

    “强忍剧痛,心眼微观!”

    “金之奥义,点点金光!”

    “化身万千,犹如利剑,犀利切割!”

    星月每向山巅行进一步,亿万金光就仿佛化成了无数锋利无双的小剑刺入了星月的体内,犀利无比地切割着星月身体的每一寸肌肤。

    抬头遥望了一下金璧圣山的山巅,仿佛就在眼前,但却又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现在每前行一步都需要星月拼尽全力才能做到。

    照这样的话,估计用不了多久,星月全身的灵力就会耗尽,自己也将会被这万千金光小剑撕裂成碎片,陨落在这金璧圣山的半山腰上。

    “难道我要放弃吗?不……绝不……我怎么能有这种想法,纵然是耗尽灵力死于此地,我也在所不惜!”

    星月无比鄙视刚刚自己心中那一瞬间产生的懦弱想法。

    随即,便又踏出坚定的步伐一步步地向上走了去。

    慢慢地,只见星月的嘴角开始溢血,身上的衣衫也被凌厉的金光剑气洞穿了无数的小孔,丝丝鲜血从其中不断地流淌而出。

    此时,星月早已经疼痛的麻木,失去了知觉,心中唯有一个念想那就是登临山顶,取得金之圣心。

    就这样,星月本能地继续向前走了去。

    艰难地走出去大约三十来步,好像是触怒了金璧圣山似的,一股泰山压顶的威压突然降临在了星月早已经快要坚持不住的身体之上。

    顿时,便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清晰地从体内传了出来,声音是如此的清脆,回荡在这寂静无声的半山腰中。

    剧烈的疼痛一下子便传遍了星月的全身,只见星月痛得牙都快咬碎了,额头青筋凸起,全身哆嗦!

    坚持了几个呼吸,星月再也顶不住了,跪倒在了地上。

    浑身鲜血淋漓,远远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血人,更像是这金璧山上盛开的一朵娇艳血花。

    尽管自己体无完肤,重伤垂危,都快痛得晕过去了。

    但星月依旧没有放弃,跪着也继续前行着,一幅“不达山顶誓不罢休”的倔强模样。

    没爬几步,骨头碎裂的声音再次传来。

    这时,星月的两条腿基本上已经废掉了,再也不能挪动半分,唯有胳膊还可以活动,于是便用胳膊用力拖动着身体向前爬去。

    不一会儿,两条胳膊中骨骼碎裂的声音也传递了开来,这下星月再也不能行进半分了,爬在地上喘着粗气,口中夹杂着吐出来的鲜血,那副样子甚是凄惨。

    “难道我真要陨落在这金璧圣山吗?不过我已经尽力了,心中已无遗憾,纵然是死,那又如何!”

    此时,星月心中反而一切都看淡了,变得放松了起来。

    就在星月闭上眼睛等待死亡的来临时,突然星月体内的五行印记变得明亮了起来。

    大量的金光源源不断地涌入了五行印记之中,五行之相生相克,金生水,水生木,木旺火,火旺土,土生金。

    只见,金光慢慢地汇聚成金属性的灵气通过星月体内闪闪发亮的五行印记转化成了水属性的灵气。

    然后,星月体表的星云漩涡之中便喷涌出了无尽的冰寒之气,星月的周围瞬间便变成了一片白茫茫的冰雪世界。

    而且仔细端详的话,就会看到这些冰晶之上竟然闪动着异常锋利的金芒。

    不仅如此,而且不断地吸收着金璧圣山上的金光,通过体内的五行印记竟然生成了一种奇特的生机之力,在不断地修复着星月残破的身体。

    此刻,如果内视星月的体内,就会发现其体内的骨头正在不断地蠕动、重组着,渐渐地形成闪动着金色光泽的新骨头。

    这些新的筋骨看起来是那么的金光闪闪,坚不可摧。

    没过多久,星月全身就重塑了一番,脱胎换骨,体内的骨头全都变成了金骨。

    感觉着身体之中突如其来的变化以及那重塑肉身之后带来的前所未有的强大感觉。

    星月终于开心地笑了起来。

    ……

    渐渐地,星月的眼中闪现出了激动的泪水。

    这段时间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为了帮木心打造躯体,自己可谓是一路血拼到底,从未停歇,刚刚本来以为自己就快要陨落了。

    已经快要离开这个世界与木心永别了,心中也已经放下了一切,可谁曾知,最后竟然会因为体内的五行印记展现出神秘的力量而峰回路转。

    在自己身上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心境上的大起大落,使得星月顿时感慨万千,喜极而泣!

    “这招就叫做‘漫天冰金’吧!”

    看着周围满地的金光冰金,散发着寒冷刺骨的冰寒之力,闪动着异常锋利的气息,星月随口说道。

    运转《心经》,快速地平复了一下心情,调整了一下状态。

    只见,星月渐渐站了起来,感觉着自身的强大,没有犹豫,豪气冲天地大步继续向前走了去。

    此时,星月心中信心十足,周围金璧圣山上的金光对星月再无半点危险,反而在不断地淬炼着星月的肉身,补充着其体内消耗着的灵力。

    也许是星月所表现出来的无上勇气得到了金璧圣山的肯定,那金璧圣山对星月再没有施加任何威压。

    而星月也仿佛融入到了圣山之中,金璧圣山先前出现的那么猛烈的威压就好像从来没出现过似的。

    没有费多大劲星月便登临了山顶,站在了金璧圣山的最高处,比想象中的简单容易了许多,此刻星月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之前不乏金鑫那样的强者,为何他们无法登临山巅了,估计是他们感觉自己的修为已经很高了,为了一颗圣心不值得像我这般拼命吧!”

    “再者他们惜命如金,缺乏那种一往无前的无上勇气,也幸亏自己最终坚持了下来,这样才使得自己拨开云雾,柳暗花明!”

    此刻,星月站在山巅思索着——为何这百年来也不缺乏天纵人物,就是无人能够登临山巅呢?

    随即,星月便不禁叹道!同时,心中也感到好生庆幸——幸亏自己坚持了下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