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陨落幻星 二人突破
    ..,

    而在石、炎二帝离开之后,星月便盘坐在这幻境之中,全力运转《心经》,开启心眼,感悟了起来。

    只见,其眼中闪动着智慧的光芒,整个人渐渐地散发出了一种超凡空灵的气质。

    “皇天厚土,厚土生金,陨落星辰,金之幻境,相互结合,陨落幻星!”

    在《心经》的作用之下,刚刚所经历的一切,一幕幕地闪现在了星月的脑海之中。

    星月不断地感悟,双手开始在空中不停地比划着,像是在印证着什么似的。

    没过多久,只见星月汲取大地圣心中的大地之力开始通过自己的星月宝体沟通起了天上的星辰。

    片刻的时间,一颗颗星辰就像是呼应星月似的,携带着璀璨耀眼的光芒划过了天际,看起来似真似幻,令人充满了无限的向往与憧憬。

    “轰隆,轰隆……”

    无数的流星,接二连三地撞向了离金璧圣山不远处的地面之上,发出了隆隆的爆炸之声,威力之强超乎想象。

    看着自己能够悟出这般威力惊人的招式,星月心中也是异常的开心。

    自言自语地说道:“这招就叫做陨落幻星吧!估计最起码达到了玄境的威能,看似美妙,其实暗藏杀机,让人防不胜防。”

    听到远处如此大的动静,看到无数闪耀着金光且充满梦幻的星辰划过天际,陨落在不远处,爆发出惊人的恐怖威能,石、炎二帝心中对星月的悟性更是惊叹不已!

    “真是想不到星月的天赋竟然会如此超绝,星月有此天赋,足以与那些顶级势力中的年轻一代一较高下。”

    “我果真没看错星月,他也没有让我们失望,亲身经历一次金璧幻境,这么快就能领悟,并融合了金之幻境中的奥妙。”

    “我估计凭他现在创出来的这招就能轻易战胜一般的一阶玄境的武修,尽管现在他只有九阶灵境的实力!”

    “没错,凭此天赋,真是无往不利,咱俩能够见证他一步步的脱胎换骨,其实也是一种幸运!”

    此刻,石帝与炎城主对星月那是满口的称赞。

    随即,便看到星月被一团金色的霞光包裹着消失在了原地。

    也许是由于星月的缘故,金璧圣山反而对火凤与石磊的考验没有那么严格了。

    只见,幻境中石磊为了家族的崛起,为了兄弟的情义,一次次的挑战,一次次的受伤,一次次的跌倒,一次次的爬起,一次次的再战,最终石磊用那双不屈的石拳打碎了幻境,打出了一个朗朗乾坤。

    从幻境中出来的石磊犹如浴火重生。

    只见,其脱胎换骨,精神焕发,斗志昂扬,一幅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心中更是充满了无比强烈的信念。

    而幻境中的火凤则是如愿见到了自己的父亲,但与其想象中却是“大相径庭”。

    不仅没有一点慈父的形象,而且还依仗着自己高绝的修为,经常大骂火凤母女,最后火凤对其父失望透顶,离家出走。

    在滚滚红尘中母女俩相依为命,火凤坚韧地忍受着这一切,历练百年,突破自我,境界飞升,修为终于超越其父。

    与其父一战,父败之,逼其父对其母下跪道歉,最后火凤了此心愿,与母隐居山野闲林之中。

    只见,从幻境中出来的火凤多了几分沧桑的感觉,愈发变得成熟了起来,心志更加坚定完美了。

    然后,便看到火凤双眼微红地看向了不远处的炎城主。

    看到火凤幻境中所经历的一切,作为母亲的炎城主,早已经泪流满面。

    此时,火凤看过来,炎城主心中更是觉得愈发的内疚,走上前去,便把火凤拥入了怀中。

    “凤儿,这些年是母亲和父亲对不起你,一直没能给你一个完整的家,是母亲的不对……是母亲的错……”

    炎城主冲着怀中的火凤满怀歉意地哽咽道。

    而此时,火凤多年的情感终于在这一瞬间而爆发,在炎城主的怀中早已经是泣不成声。

    “母亲您知道吗?在炎城之中每次有人在背后说我是野种,连自己的父亲都不知道时的那种感觉吗?”

    ……

    火凤这么一问,炎城主发现自己竟无言以对,不由得更加抱紧了火凤。

    “这些年真是苦了我们家凤儿了,是母亲对不起你!”

    “母亲,我父亲真是幻境中那样的人吗?”

    情绪稍微稳定了的火凤,伤心地问道。

    “傻孩子,那是幻境,你父亲他是一个顶天立地的伟岸美男,怎么可能是那个样子的!”

    炎城主一边安慰的火凤,一边回忆着火凤父亲的英容笑貌。

    “那父亲怎么不来看我们呢?从小到大我连父亲长得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哎,凤儿真是苦了你了,母亲明白你的感受,不过你要相信你的父亲也是如同母亲一样,深深地爱着你,不来见我们,自有他不得已的苦衷,你要相信母亲,也要相信你的父亲!”

    炎城主伤心内疚地同火凤解释着。

    “凤儿的父亲你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自由,我们一家三口才能真正的团聚呢?”

    炎城主目光看着天际,心中喃喃道。

    一旁的石帝与石磊看着相互哭诉的母女二人,不知该如何安慰劝说,只能在心中默默地哀叹了一声。

    ……

    “你小子,不要得意,如果我告诉你——星月已经领悟了‘金璧幻境’的真谛,创出了自己独特的招式,你还能这么自信、得意吗?”

    石帝为了让炎城主母女从悲伤中走出来,刻意地出言敲打着石磊。

    “爷爷你就不能鼓励我一番,总是这样打击我,星月那就是个变态,我怎么能比,我们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呵呵……”

    “呵呵……”

    本来沉浸在伤心中的火凤母女,此刻也被石磊委屈的样子给逗乐了。

    “敬山老哥,你就不要再说石磊了,他已经做的很好了,又有多少人能够通过这金璧幻境呢?”

    一旁的炎城主出口替石磊说情。

    听到炎城主这话,石磊顿时就觉得炎城主真是太理解自己,真是太懂自己了,随即便对着炎城主点头微笑,表示感激。

    “是啊!我的磊儿肩负着石族的希望,重如泰山,心中压力已经很大了,长期下去,是会被压垮的,我不该一味的敲打激励了,该适当的让其放松一下,不然紧绷的弦,终究有一天是会崩断的!”

    此时,石帝被炎城主的一番话给猛然点醒了,心中很是心疼石磊,一直以来都对石磊要求甚高,从来也没有考虑过他是否有一天会承受不住。

    “好了,这次你确实做得不错,不过你还是要向星月看齐,咱们也不要待在这里了,继续往上走吧,继续接受这金璧圣山的下一重考验吧!”

    石帝一边称赞了一声石磊,一边向火凤母女提议道。

    听到石帝的赞扬,石磊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傻傻的笑容。

    “好吧!那就听敬山老哥的,我们一起去见识一下这金璧圣山的下一层考验到底是什么?”

    “星月已经先我们一步走了,也不知道此时的他如何了?”

    只见,炎城主赞同地说道,随即目光便看向了充满了阵阵迷雾的金璧圣山。

    金璧圣山也好像是知晓四人心中的想法似的。

    接着,便看到四人也同样被更加浓郁的金色霞光所笼罩,瞬间便从原地消失不见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