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恐怖金璧 有惊无险
    ..,

    过了大概半天的时间,星月不仅没有转醒的迹象,而且生命气息也变得越来越微弱了。

    见状,石帝不再犹豫,伸出大手运转雄浑的大地灵力就要把星月从这里卷走。

    就在这时,那“金璧圣山”仿佛也察觉到了石帝的心思。

    从山巅之上突然降下了一道神圣的金光,犀利无比,没等石帝反应过来,便洞穿了石帝的手掌。

    滴滴血珠从其受伤处滴落了下来,帝境的强悍肉身竟然不费吹灰之力便被击穿了。

    被突如其来的金色光芒洞穿手掌,石帝心中也有些不服输,跟这金璧圣山也较起了劲,就欲再度出手搭救星月。

    这时,只见整座金璧圣山突然间光芒大盛,金光闪耀无限。

    在其刺眼的光芒之下连眼睛都睁不开,而且金璧圣山还剧烈地摇晃了起来,好像动怒了似的,正在酝酿着给石帝致命一击。

    一股几乎超越帝境的莫名威压随即便传递开来,令石、炎二帝的灵魂都产生了战栗的感觉。

    “敬山老哥,快停下来,不可意气,这金璧圣山咱们抗衡不了,我想星月也不愿意看到你为了救她而陨落在此地的!”

    炎城主赶快连声劝道,顺便按下了石帝刚抬起来的手。

    “可是火炎你就让我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星月陨落吗?我做不到……我做不到……”

    其实此刻在石帝的心中,早已经把星月当成了自己的亲孙子,如此这般情况,怎能叫石帝见死不救!

    石帝还是要准备出手,尽管自己可能要面临死亡的威胁。

    “敬山老哥,你先冷静一下,难道我就愿意看着星月陨落吗?不要冲动,万一你救不了星月的话,触怒了这金璧圣山,它迁怒于星月,你这不是适得其反了吗?”

    “再说了石磊和火凤还在其中,你就不怕他们因为你的冲动而一并陨落在这幻境之中?”

    炎城主言以利弊地苦劝道。

    “是啊!我这一把老骨头了,死了倒是无所谓,我可不能害了他们,星月可顶不住刚刚的那道光芒,可是咱俩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吗?这种滋味确实难受得很!”

    听到炎城主的苦劝,明白利弊的石帝渐渐地冷静了下来,对于现在的情况有些无奈地说道。

    此刻,看着生机一点点消失的星月,炎城主急切地思索着,随即便对石帝说道:“咱们要不全力催动一下‘大地圣心’,让其中的大地生机滋润一下星月的肉身,你看如何,敬山老哥?”

    “你看我光顾着着急了,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还是你想的周到,我们暂且试一试。”

    说完,石帝便拿出了稍有些暗淡的大地圣心全力催动了起来。

    只见,一瞬间大地圣心便飞向了星月的头顶,丝丝土黄色的精纯灵力,散发着勃勃的生机之力倾斜而下进入了星月的体内。

    而星月体表的星云漩涡也好像明白了二帝的心思,出于本能的反应,仿佛一个个黑洞一样,鲸吞般地吸收着这些大地的生机之力,开始补充着星月体内缺失的生机。

    不仅如此,金璧圣山好像也对这大地圣心显得特别的亲切,这次并没有阻拦。

    也许是金璧圣山中蕴含着金之圣心的原因,再加上五颗圣心之间本就相生相克,故而才会出现现在这般情况。

    在大地圣心的作用下,只见星月的肉身中的生机渐渐变得浓郁了起来。

    看到这样做很有效果,而且金璧圣山也没有从中阻碍,炎城主也开始运转灵力,全力催动起了大地圣心。

    “烈火旺土!”

    浓郁的火红色的火焰灵力作用在大地圣心上,只见大地圣心更加快速地跳动了起来,更多浓郁的土黄色生命精气进入了星月的体内。

    五行相生之火旺土,炎城主火属性的灵力刚好可以更快地催动大地圣心释放本源生机。

    渐渐地,星月身上的大地气息愈来愈浓,在其土黄色的体表上竟慢慢地覆盖着一层淡淡的金芒。

    五行之中一直就有传言“厚土生金”,看来这的确是真的!

    这时,金璧圣山突然对星月不是那么排斥了,反而显得格外的亲切。

    只见,从圣山上喷涌出了大量的金光洒向了星月。

    而幻境之中的景象也随之化作了点点金星飘散了,星月看着木心消失的身影以及周围消散的一切,也渐渐地清醒了过来。

    “原来这是一场梦啊!好想永远沉浸在其中!”

    “这不正是我所向往的生活吗……不过……最后我定会让梦成真的!”

    “看来我还是小觑了这金璧幻境的威力了,竟然能让自己心甘情愿地沉沦下去,真是好生可怕。”

    心中想着,星月便自行运转起了《心经》,玄奥的经文在体内游走着,心眼开启,眼中顿时神采奕奕,恢复了清明。

    而刚刚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也随之彻底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冲天的自信与豪气。

    此刻,星月体内生机充盈,浑身充满了无尽的力量。

    看到星月终于转危为安,精神饱满地恢复了过来,石帝与炎城主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悬着的心也算是彻底地放了下来。

    “你小子可把我俩给急坏了,如果你还待在幻境中不出来的话,恐怕你石爷爷可就准备冒着被这金璧圣山雷霆击杀的风险,也要把你从这幻境中救出来了!”

    炎城主如实地对着星月述说着刚刚所发生的一切。

    听到炎城主的话,星月心中顿时流过一阵暖流。

    不善于表达的星月并没有说什么感谢的话,只是充满感激地冲着石帝点了点头。

    此时,“无声胜有声”,任何言语在这份情面前都显得是那么的苍白。

    “爷爷,炎城主不必再担心我,刚刚在转醒的一瞬间我有所悟,现在我要在这金璧上悟道,你们去看看火凤、石磊他们怎么样了!”

    ……

    听到星月要在此悟道,石、炎两位城主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深深地看了一眼星月,便放心地找寻石磊与火凤去了。

    此刻,石、炎二位城主的心中非常惊叹星月那恐怖的领悟能力。

    同时,二人心中也有些担心石磊与火凤的处境,毕竟他俩可要比星月在心性上差了很多,而星月差点就深陷幻境中而陨落。

    “敬山老哥我们也不用太过担心而乱了方寸,没准他俩的幻境考验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艰难了,其实每个人心中所想都不一样,故而幻境中的情形也是不一样的!”

    “星月是执着于情,我们看看他们俩心中的执念到底是什么?”

    “他们俩人的天赋比起星月来要差上不少,我想我们应该能看清他俩幻境中的景象。”

    此刻,石帝与炎城主心中渐渐明白——在这金璧幻境之中,越是天赋奇高,心性坚定之人,幻境的考验就越是厉害。

    之前,他们二人就无法看清星月的幻境,呈现在他们眼前的只是一团迷雾。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