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幻境考验 自愿深陷
    ..,

    听到石帝之言,星月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动摇,心中反而变得更加坚定了起来。

    “我一定会得到‘金之圣心’的,为了我的木心,我会拼尽一切的……”

    随即,便看到星月迈开坚定的步伐开始第一个走向了金璧圣山。

    此时,金璧圣山的周围空无一人,没有一个金族的护卫。

    当他们看到族长金鑫落败逃命时,这些守卫在周边的金族武修也在转瞬间四散而逃了!

    “真是一群废物,贪生怕死,要之何用,还号称是五行家族中的第一家族之人,真是恬不知耻!不配拥有这个称号!”

    ……

    接着,便看到星月毫不犹豫地进入了圣山之中。

    此刻,星月如此坚定不移的信念也是令还留在原地的四人深深折服。

    “石磊你看到没有,身为石族的少主,你小子身上就缺乏星月这种无上的信念,你如有此信念,何愁振兴不了我石族?”

    石帝严厉地批评着身旁的石磊,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凤儿,星月身上确实有许多常人所不具备的优点,值得你学习,值得你去反思自己的缺点,这也是母亲让你跟着星月历练的初衷!”

    此时,炎城主也对一旁看着星月自信的背影阵阵出神的火凤略有深意地说道!

    “嗯,母亲放心,即便是母亲不说,女儿心中也明白——星月一直就是我与石磊追逐的目标!”

    “确实他的所作所为也一直激励着我与石磊不断地奋进前行,难道您没发现吗?”

    “最近这段时间虽然我们经历了一些异常凶险的危险,但我们的修为却也跟着星月增进了一大截,甚至比之前几年苦心修炼的效果还要好!”

    “是啊!火凤说的没错,我们这段时间真算是突飞猛进了!”

    石磊也赞同火凤所说的,面带“委屈”的冲着石帝说道。

    “那与星月相比呢?”

    石帝一句毫不客气的反问,顿时便使得石磊与火凤哑口无言,面红耳赤地无言以对了。

    最后,二人实在是有些尴尬地不好意思待在原地了,像星月一样走进了充满梦幻般闪闪光芒的金璧幻境之中去了。

    “这才有点武修的样子嘛!火炎你可不要怪我对你家凤儿严厉啊!他们与星月相比,实在是相差太多了,必须要紧跟上星月的步伐才能快速地成就他们。”

    看到石磊、火凤二人进入了金璧幻境之中,石帝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对着身旁的炎城主说道。

    “敬山老哥你说得哪里话,我怎么会建议呢?你对她这样严厉管教,肯定是希望她能够快速地成长起来,我求之不得,我们二人也进去吧!”

    “我们看看他们三人在这幻境之中的情况,顺便也去见识一番!”

    说罢,只见石、炎二位城主同时跨进了这金璧圣山的幻境之中。

    此时,处在金璧圣山中的星月正看着笔直通天的梦幻金璧阵阵出神。

    心中不断地运转着《心经》奥义,神魂发出璀璨的光芒,灵台一片清明,不曾受到丝毫的影响。

    这金璧圣山也仿佛拥有灵性似的,涌现出了更多绚丽的点点金光笼罩在了星月的身上。

    想让其陷入这幻境之中,但已经突破到了《心经》小成境界的星月那里是那么容易迷失的。

    “心之永恒,心眼神威,看破虚无!”

    《心经》神秘玄奥的经文在星月的体内不断地运转着,丝丝神秘而强大的力量充斥在星月的周身,使得星月如履平地,心静如水,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这时,星月心中突生一想法,既然是考验,我何不停止运转《心经》,也见识一下这“金璧幻境”真正的威能,看看自己能否通过其中的考验。

    这金璧幻境仿佛也察觉到了星月心境上的强大,无论发出多少梦幻之光笼罩在星月的身上,始终不曾让星月迷失自我。

    于是,金璧幻境便也同星月暗中较起了劲,准备就一直让星月待在这幻境之中,不让其离去。

    见状,星月笑了笑,在《心经》神秘作用之下,星月心中也明白了这金璧圣山的意图,于是便自行停止了运转《心经》。

    心眼也渐渐地闭上了,浑身更是没有半点灵力波动,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一样,开始接受起了这金璧幻境的考验。

    只见,星月刚刚停止运转《心经》,立即便被周围的团团金光给淹没了。

    “相由心生,一切幻境均由人心中的**而产生,其中有恐惧,有希望,有牵挂,有担忧,有思念,有邪恶,有放纵,有自由……”

    “不管如何,这些都如过眼烟云,笑对一切,我心岿然,屹立不倒!”

    在进入幻境的前一刻,星月心中喃喃道。

    随即,星月便被带入了一处幽静的山林之中。

    只见,有一块平坦的地势之上有一座小木屋矗立在那里,而木屋的旁边则都是一些五颜六色的花花草草,不远处还有一块青田,清澈的溪水在一旁哗哗地流淌着,水中的鱼儿也在欢快地上下翻滚游动着。

    好一幅隐世的田园风光画面,难道这就是我心中的理想生活吗?

    看到此番美景,星月心中不禁开始反问着自己。

    突然,木屋的门“咯吱”一声开了。

    只见,身穿翠绿色衣裙,头戴花环的木心从屋中走了出来,冲着星月微笑着说道:“夫君,你回来了,我从很远就感应到了你的气息,这些天你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好生无聊,我好想你!”

    看着木心那温柔可爱的模样,听着那犹如天籁的声音,瞬间就把星月钢铁般的意志融化了。

    此刻,星月哪里还管它是不是幻境,一下子便把快步走过来的木心拥入了怀中。

    感受着木心的体温以及那砰砰的心跳,嗅着木心身上那清新的草木体香,手指间享受着木心发丝间的柔顺。

    此刻,星月心中感到无比的平静,感到无比的幸福。

    而木心同样也在感受着星月身上那熟悉的阳刚之气,感受着星月那温暖的怀抱。

    只见,此刻木心那皙白的脸上呈现出了一幅极度享受的亲昵表情。

    两人就这样相爱相拥着,时间仿佛永远定格在了这一瞬间。

    多日来对木心的思念,以及这段时间以来,一直为了复活木心而奔波在生死之间的星月,心中突然便涌上了深深的疲倦之感,顿时就有种身心俱疲的感觉。

    在这般情况之下,才使得星月一见到日思夜想的妙人,本来心神清明的心一下子便撤掉了所有的防线,瞬间便陷入了其中而无法自拔。

    此时此刻,星月心中确实不愿意从这梦境中醒来了。

    就这样,星月在金璧幻境中与木心甜蜜地生活了几日,两人你侬我侬,甜蜜温存。

    一同看日出日落,听鸟兽虫鱼之声,你抚琴,我轻吟,夫唱妇随,共赏星空,同听夜雨!

    渐渐地,星月越来越喜欢这种生活,越来越沉溺在其中而无法清醒。

    而其本体的生机却在这几日急剧流逝,如若还不清醒过来的话,恐怕再过几日,就会生机全无,陨落在这金璧圣山之中。

    此时,身处金璧圣山中不受其影响的石、炎二帝也早已经发现了星月的糟糕情况。

    二人正皱着眉头思索着该如何搭救星月,使其清醒过来,眼看着星月生机渐无,二人此刻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而且两人心中还清晰地感应到——如若出手干预并搭救星月的话,必将会遭受毁天灭地般的打击,这好像是“金璧圣山”隐隐传递出来的警告似的。

    “这小子到底在干什么,以其坚定不移的心境通过这金璧幻境的考验应该没有一点问题,他到底是在做着什么……”

    石帝看着星月本体的生机渐渐消散,心中十分焦急不解地问道。

    “敬山老哥,以我之见,唯一能困住星月的也唯有这‘情’了,想来他也是为情所困,幻境中定然是出现了那‘木心’的身影,故而才会让其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聪慧过人且修炼烈焰焚心的炎城主一语便道破了这其中的玄机。

    “我怎么就没有想到了,火炎妹子,你分析的很有道理,这小子就是个情种,估计也是被情所困!”

    “如若他一直不醒,我们也只能不管遭受什么样的打击,强行把他带离金璧圣山了,先等等看这小子能否清醒过来。”

    石帝对着炎城主谨慎地说道,炎城主听到之后也点头表示赞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