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乾坤显威 重创金鑫
    ..,

    就在金鑫激动不已的时候,突然他生出了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此刻,隐隐地有一股令人心悸的威压瞬间便传递了开来,而且金鑫感觉就像是锁定住了自己似的,有一种被洪荒巨兽盯上了的感觉。

    金鑫一贯相信自己的自觉,本来攻向炎城主的金剑突然停了下来,瞬间便折返了回去。

    此刻,金鑫更是没有犹豫,转身就准备逃离此处。

    “好敏锐的感应,但金鑫你不觉得有些晚了吗?”

    “这下你就好好享受一下我们为你们准备的‘乾坤大阵’吧!想来一向狂妄自大的你肯定会非常喜欢的!”

    看着大阵布置完成,石帝终于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然后对着金鑫讥讽地笑着说道。

    话音刚落,只见大阵之中的灵力序链便化成无数的触手开始碾压、禁锢金鑫。

    顿时,便封锁了这片天地,金鑫试着动用光暗金剑化身黑暗,逃脱此地,但却发现根本就没有用。

    接着,金鑫便感觉行动迟缓了起来。

    见状,星月没等石帝吩咐便把大地圣心与火焰圣心打入了阵心之中,圣心散发着本源之力在阵中瞬间便传递了开来。

    大地沉重如山的气息与火焰炙热难耐的气息立马便施加在了金鑫的身上,本就在阵中被束缚的金鑫则变得更加迟缓了起来。

    感觉就像是有无数巍峨的大山压在身上似的,而且在这股威势之下皮肤竟有些隐隐作痛的感觉,仿佛有无尽的烈焰在焚烧炙烤着自己。

    不仅如此,随着阵法的不断运转,更多的灵力触手开始伸向了金鑫,对其束缚禁锢了起来!

    ……

    “他们俩怎么会掌握如此厉害的阵法?而且他们居然都得到了本族至宝?”

    此刻,金鑫的心中充满了无尽的疑问。

    “不行!在这种状态之下,我能发挥出五成的实力就不错了,再这样下去,我会被困死在这阵中的!”

    此刻,金鑫心底深处终于有些害怕了,满脸的惊惧担忧之色。

    而反观星月这边,如此好的机会,石帝、炎城主怎能放过。

    只见,石帝更加拼命般地全力催动起了大阵,而炎城主更是顾不上稳固气息,立马催动九焰帝鼎便攻向了阵中的金鑫。

    九声凤鸣之声瞬间便响彻了这片天地,九焰帝鼎也好像是要报仇似的,刚刚一个劲地被光暗金剑攻击鼎身,心中仿佛憋着一口恶气。

    只见,九焰帝鼎发出了比以往的威势要强烈无数倍的霸道火焰攻向了金鑫。

    恐怖的烈焰隔得老远,金鑫的身体便感到了浓烈的灼烧之痛。

    看到炎城主在阵法的相助下攻击瞬间便至,金鑫吃力地举剑格挡在身前,防御了起来。

    尽管如此,在大阵的压制之下,金鑫还是没能抵挡住九焰帝鼎的攻击,只见其被轰飞了起来。

    见状,炎城主再次催动九焰帝鼎攻向了空中的金鑫。

    “轰!”

    只见,九焰帝鼎干脆利索地直接撞击在了金鑫摇摇欲坠的身体之上,尽管有光暗金剑防御在侧,但还是听到了金鑫骨头碎裂的声音。

    与此同时,一口金色的精血从其口中喷了出来,如同点点金光洒满了空中,甚是凄美!

    最后,金鑫跌落到地面上,鲜血更是不断地从口中涌出,体内气息起伏不定,一副身受重伤的样子。

    看到金鑫受此重伤,石帝心中那是无比的兴奋,手中结印不断,更加卖力地催动起了大阵。

    只见,大阵之中顿时霞光万千,熠熠生辉,威能再次大增,阵阵威压不断地向受伤在地的金鑫传递了开来。

    在这股更为强劲的威压之下,金鑫感觉身体就好像是要爆裂了似的,根本就不给自己喘息的机会,只见九焰帝鼎再次从其头顶上方砸了下来。

    金鑫此刻心中明白如果自己再不做出强有力的反击的话,恐怕今日要陨落在此地了!

    在着千钧一发之际,只见金鑫心中一发狠,仿佛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

    然后,便看见金鑫的身体突然崩发出了异常强烈的闪耀金光。

    猛地一下便从地上站了起来,披头散发,剑指天空,眼神阴狠地看着大阵中的石帝与炎城主,心中感到无尽的憋屈。

    明明实力远高于二人,现在却发挥不出来,而且还被二人随意的打压、侮辱,真是郁闷至极。

    现在为了摆脱二人的控制,脱离困境,不得不燃烧体内的本源,短暂性地增进一下实力,以求突围。

    光暗金剑仿佛也感应到了金鑫的心思,不断地发出剑吟之声,光暗剑芒也在其剑身之上不断流转,闪现出了玄奥无比的威能。

    拼尽全力一踏地面,人剑合一。

    只见,金鑫化作了一把金色的犀利大剑携带着一股冲天的锐利之气冲向了天空。

    在金鑫这般不要命的奋力一搏之下,还真的从乾坤大阵中撕裂了一道口子,从其中飞了出来。

    多少年了从来没有过这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了,刚为自己能够逃出乾坤大阵而庆幸的金鑫还没有来得及高兴,便又被炎城主催动的九焰帝鼎所砸中,帝鼎之中的霸道幽黑的火焰趁机则进入了金鑫的体内。

    “烈焰焚心!”

    此刻,金鑫根本就无力抵抗,心中瞬间便剧烈疼痛了起来,各种痛苦不断地涌上心头。

    “啊……啊……火炎我不会放过你的……”

    只见,金鑫非常的果决,强忍着剧痛,脚踏光暗金剑,再次强力催动本源之力,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天际。

    ……

    过了将近快一天的时间,拼命逃亡的金鑫终于回到了金城之中。

    知晓自己再也没有了性命之忧,心中才暗暗松了口气。

    接着,便看到金鑫再也坚持不住,从空中跌落了下来。

    只见其鲜血狂吐,全身破烂不堪,那还有出城时的半分雍容华贵,高不可攀的样子。

    艰难地爬了起来,金鑫心中明白这次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不仅没有为弟报仇,没有灭杀石帝、炎城主等人,没有树立金族在金璧圣山中的绝对威严,而且自己还差点把命撘进去。

    要不是自己急中生智,拼着燃烧本源之力逃出生天,恐怕自己要魂断金璧圣山了。

    不过即便逃了出来,现在也只剩下半条命了,要想恢复到全盛的状态,没有一年多的时间恐怕是不可能了。

    想到此处,金鑫就对石帝、炎城主二位恨得是咬牙切齿,心中暗自发誓,等本城主恢复如初了,必然会一一拜访你们。

    心中的滔天恨意使得金鑫再次引动了体内的伤势,控制不住地狂吐了好几口鲜血,脸色愈发的难看了起来,犹如金纸一般。

    这时,暗中接到金鑫消息的老仆终于赶了过来,看到城主狼狈不堪的样子。

    顿时大惊失色,急急忙忙地赶快飞到了金鑫的身边,搀扶着金鑫急切关心地问道:“城主您没事吧?是谁竟能把您伤成这样,用不用通知大长老!”

    “是本尊中了那石城主与炎城主的奸计,落入了他俩构建布置的无比强大的阵法之中去了,在那阵中,本尊只能发挥出三成的实力,焉能不败!”

    “最后本尊是拼着燃烧本源之力才逃了出来,你告知大长老也无用,不过需让他知道此事,现在立即封锁消息,扶本尊到府中的密室去,暗中启动我们祖上留下来的防护大阵!”

    “本尊要闭关修养一年,恢复伤势的这段时间,一切族内的事务都交由大长老处理,一年之后,本尊出关之日,也就是石、炎二人陨命之时。”

    艰难地交待完老仆,金鑫又吐出了几口精血,伤势变得更严重了些。

    见状,老仆吓得是亡魂皆冒,立马背起金鑫飞向了城主府。

    而在老仆背上的金鑫则不断的想着:“他们怎么会拥有并掌握如此玄奥高深、威能强盛的阵法呢?”

    “而且感觉他俩操纵阵法的手法还是那样的生涩,并不是很娴熟,想来此阵的威能仅仅发挥出了一小部分,真是可恨啊!”

    “本尊一定要得到并掌握此阵,此阵落在石、炎二人的手中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对了,还有那‘大地圣心’和‘火焰圣心’,这两颗圣心在二人的手中真可谓是明珠蒙尘了!”

    “等着吧!就让你们再嚣张一段时间,这一切最终都将会是本尊的!”

    而在金璧山下的众人在重创了金鑫,看到其拼命燃烧本源之力狼狈惊慌逃窜之后,皆哈哈大笑了起来。

    “好久都没有这么痛快了,看着金鑫那狼狈重伤的样子,真是大快人心!”

    “只是有些可惜,没有让其陨落在着金璧山下,下次可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如果让其陨落,那可就真是完美了!”

    石帝虽然开怀,但心中仍然不免有些遗憾可惜!

    “如若没有那把顶级帝器——光暗金剑,金鑫即便是燃烧本源也是无济于事,确实是有些可惜了!”

    星月心中也是感觉有些遗憾。

    “好了,敬山老哥没必要可惜,这次让他元气大伤,没个一年半载他是恢复不过来的,这段时间我们正好用心研习一下这‘乾坤大阵’,等他恢复后,前来报复我们的时候再给其一次重创!”

    “火炎你说得没错,我们这段时间好好研究一下这阵法!”

    “其实我们也有损失了,这刚刚激发大阵威能过猛,消耗了大量的本源之气,又使得两颗圣心变的黯淡了一些,要想恢复如初,看来得需要些时日了。”

    星月指着手中两颗有些黯淡的圣心,对着众人说道。

    “是了,圣心只能慢慢地自行吸收天地精气恢复了!现在时间紧迫,我们不说了,准备登临这金璧圣山吧!”

    “星月能否得到这金璧圣山山巅的‘金之圣心’,那就看你的造化了!”

    “这次我们全部进入其中,前面的金璧幻境对我们帝境的武修没有危险,我与火炎将会为石磊、火凤护法,助其磨练心性。”

    “而星月你,要想得到‘金之圣心’,你必须独立通过这金璧圣山,如若连这一层的考验你都无法通过的话,那么‘金之圣心’你也就不用想了,它与你无缘!”

    只见,此时石帝表情严肃,郑重地说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