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金璧山下 光暗金剑
    ..,

    一天的时间眨眼便过去了,此刻只见一座笼罩着朦胧金光的巍峨山峰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远远望去,这座山峰就像是一把冲天的利剑直插天际,而且处处还透露着一股神秘的锋锐之气。

    不仅如此,整座山峰还给人们一种无上神圣的感觉。

    “金光隐约浮现其中,好壮美的圣山!”

    火凤看着眼前的“金璧圣山”阵阵出神,口中不由得喃喃道。

    “好壮美的山峰,感觉与我们石城周边的山峰有些不同,我们石城外的群峰更多的是给人一种沉稳内敛的感觉,这座山峰给我的感觉就是一把出鞘的利剑,是那么的锋利!”

    石磊也是由衷地惊叹道。

    “不愧为金璧圣山,远远看上去确实就像是一面直冲天际的金璧,就像是一面巨大的金色镜子,照耀着每一个人,使得人人都可以直视自己,使得人们皆充满了无尽的幻想之意。”

    此时,星月也运转《心经》,开启心眼观察起了眼前的“金璧圣山”。

    “星月还是你观察入微,不了解之人可是看不出这其中的奥妙,这金璧圣山中确实处处充满了幻境,心志不坚之辈很容易陷入其中,无法自拔,这看似美丽的外表之下其实透露着重重危机!”

    “当年我年少之时,在外面历练就曾来到过这金璧圣山,被眼前之境所迷惑过,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火炎妹子你好像通过了这金璧圣山的考验,而且你的‘烈焰焚心’似乎也有着这金璧之幻的丝丝韵味。”

    石帝看着眼前之境,思绪早已飘到了很久以前。

    “敬山老哥,我当年也是运气使然,再说了我不还是没有到达这金璧圣山的山巅嘛!”

    “不过这金璧圣山确实可以磨练人的心性,通过考验,就会让你在心境上突飞猛进,进入一个崭新的高度。”

    “虽然金族一直霸占着这里,但多少年来,据我了解,通过这金璧圣山考验的却是寥寥数人,好多人都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关,因此这里也成为了许多天才的埋骨之地。”

    炎城主听到石帝这么一说,也是对着金璧圣山感叹道。

    “来者何人,为何闯入我金璧圣山,不知道这里是我金族的禁地吗?

    “没有我金族的令牌是不能随便乱入的,尔等速速离去,否则就不要怪我出手了……”

    这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突兀地响了起来。

    由于看不透石帝与炎城主的实力,身着黄金色铠甲的中年大汉阴沉着脸沉声说道。

    此时,金族的守卫大汉心中还是犹豫了一下,选择暂时不出手,只是出言沉声警告。

    听到这带着浓浓威胁之意的警告,炎城主顿时便眉头紧蹙有些不悦地说道:“如果我不离开呢?”

    “哼!不要脸的东西,本座好意让你们走,你们却不识好歹,不过本座看你长得还算不错,只要你留下来愿意陪我,我可以考虑放过你!”

    “否则就别怪本座辣手摧花了,还有那个长得挺标志的少女,本座刚刚所说的话对你同样也有效。”

    中年大汉直接无视掉了石帝、星月、石磊三人,哪里还有刚刚的沉稳。

    早已经被炎城主激起的怒气冲昏了头脑,眼中色眯眯地盯着火凤母女。

    当听到这大汉要对火凤如何如何了,炎城主心中顿时便火冒三丈。

    “龙有逆鳞,不可触之!”

    不待大汉作出反应,突然一朵炽热无比的火花出现在了其心头之上。

    紧接着,大汉心底深处便泛起了无尽的恐惧,这看似一簇普通的火花,但此刻在中年人的眼中却成了催命的死神之花。

    眼神之中立即便流露出了惊恐的目光和迫切的求生**,想喊求救却怎么也喊不出口,内心之中更是焦急万分。

    此时,中年大汉心中终于明白自己还是被冲昏了头脑,惹了不该惹的人,眼前的这个女子竟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帝境强者。

    这时,只见远处浩浩荡荡,毫不掩饰的帝境威压向星月这边传来。

    远远望去,一身着暗金色的华袍之人正往这边急速赶来。

    “火炎,你若敢杀我族人,我必让你万劫不复!”

    一个霸道尖锐的声音顺着这股威压传递了过来。

    听到赶来的金鑫赤露露的威胁之意,炎城主更是没有丝毫犹豫,立即便把中年大汉焚为了灰烬。

    “哼!”

    “金鑫我想你还没有那个资格威胁我!”

    只见,炎城主没有丝毫的畏惧,针锋相对地回应着。

    与此同时,石帝也在悄无声息地开始布置起了“乾坤大阵”。

    看到炎城主态度强硬地回应着自己,飞驰着的金鑫脸色立即变得阴沉了起来,浑身散发着耀眼璀璨的金光,仿佛隔空紧盯着炎城主似的。

    “好,好,好……敢与我为敌,火炎希望你一会不要求我……”

    此刻,金鑫心中可谓是异常的愤怒,在自己的地盘之上,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族人被杀,对于身为族长的自己来说,那是*裸的藐视!

    只见,其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所过之处,周围的空间都好似要爆裂了似的。

    三个呼吸的时间,金鑫便来到了炎城主面前,狠辣的眼神之中仿佛都快要喷出火焰来了,暗金色的华袍咧咧作响。

    整个周身都充斥着金色的风暴,散发着耀眼的金光,犹如一把把锋利无匹的利剑,绕着其周身飞旋着,由于速度太快,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个金色的小漩涡。

    此时,整片空间仿佛都充斥在了金色的风暴之中,这一刻金鑫四阶巅峰帝境的实力展露无遗!

    随后,便看见金鑫一步步地朝着炎城主压迫而来,根本就没有理会不远处的石帝,心中直接无视二阶帝境的石帝。

    也许在他心中只有三阶帝境的炎城主才值得他正视,值得他出手。

    石帝也乐得如此,正好全力构建乾坤大阵,协助炎城主战胜金鑫。

    面对金鑫的步步紧逼,传来的愈来愈强的威压,炎城主犹如置身在了金色的海洋之中。

    虽然如此,但炎城主依旧丝毫无惧,浑身升腾起了无数的暗红色的火花,周围立马便变成了一片火海。

    由于火焰能够熔炼金属,功法上存在着的天然压制,炎城主虽然境界比金鑫低,但竟隐隐抵挡住了金鑫的威势,并且还有持续削弱的态势。

    诡异的火花和炎城禁地深处幽暗火红的火焰一模一样,散发着阵阵莫名的威压好像是专门克制金鑫金色的灵力气息似的。

    感觉着炎城主那诡异的火焰气息竟然能够克制自己散发出来的金属气息,金鑫的眉头变得愈发的紧锁,变得更加愤怒了起来。

    “难怪会如此无视与我,想不到你的火焰气息竟然修炼到了这般地步,能够克制我,不过你只有这些手段的话,那你可以去死了。”

    此刻,屡屡被触犯威严的金鑫盯着炎城主咬牙切齿地说道。

    “哈哈!金鑫怎么心里接受不了了,你就是再修炼十年,也达不到那种‘金刚不怕火炼’的地步!”

    只见,炎城主看到暴怒的金鑫,出言讥讽道。

    “你,你……火炎!好!好……”

    接着,便看到金鑫手中出现了一把剑身一半光亮一半暗黑的金色细剑,看起来是那般的轻盈灵动,一道耀眼的金光来回流转在其周围,剑身散发着恐怖的威能,整个宝剑给人一种凌厉无比的感觉。

    “难道这就是金族的至宝——光暗金剑,里面蕴含着特殊的黑暗之道,能够化身黑暗,杀人于无形之中,犀利无比!”

    炎城主看着这把充满浓浓威胁之意的金剑,心中猜测道。

    这时,突然金鑫手中的金剑化作了一道金光流影以肉眼难辨的速度杀向了炎城主,凛冽霸道的气息瞬间便撕裂了周围的空间。

    早已经有所防备的炎城主,提前从火凤额头印记之中召唤催动起了九焰帝鼎,刹那间便护在了身前。

    “咚咚咚……”

    顿时,剧烈的碰撞之声不断地传递了开来。

    无尽的金色剑气一重重地轰在了九焰帝鼎之上。

    在这样犀利的攻势之下,虽说九焰帝鼎毫无损伤,但炎城主终究还是因为金鑫境界上的压制而有些不敌。

    仅此一下,炎城主便受了轻伤,只见其嘴边溢出了一抹嫣红。

    不仅如此,炎城主还被这股霸道的余威轰到了很远的地方。

    “你身上居然也有帝器!难怪先前那样有恃无恐了!”

    “如果这就是你的底牌的话,那就到此为止了!”

    “不过你这帝器也甚是不凡,居然能够顶住我这顶级帝器中攻击第一的光暗金剑的全力一击,想来你这帝器也定是顶级帝器,看来我今天运气真是太好了!”

    看着护在炎城主周身的九焰帝鼎竟然在这般攻势之下丝毫未损,金鑫心中就异常的兴奋,眼神中贪婪地盯着九焰帝鼎。

    目光从开始见到九焰帝鼎就没有挪动过,好像是在凝视着自己的宝贝似的。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