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统统灭杀 灰飞烟灭
    ..,

    就着这时,星月突然惊呼一声:“不好,快出阵,快出阵……各自闪躲!”

    话音刚落,一道暗金色疯狂肆虐的剑气便从天而降,瞬间就撕裂了三才三心阵。

    在这道威势滔天的剑气面前,阵法更是犹如纸糊的一样,瞬间便支离破碎了。

    星月由于要收走阵法中的两颗圣心,故而退的晚了一步,一下子便被剑气的余威所扫中,身体瞬间便变得千疮百孔。

    被轰到了很远的地方,狂吐鲜血不止,面如金纸,好似丢了半条命。

    而急早退出去的石磊、火凤也好不到哪里去,同样是闷哼一声,吐出了数口精血,但两人的情况总比星月要好的多。

    看到星月糟糕的情况,二人也顾不上受伤的疼痛,赶忙起身跑到了星月身边,扶起了还在吐血的星月,看着星月千疮百孔的身体,二人控制不住地留下了眼泪。

    “嗖,嗖……”

    只见,为首的一身着暗金色华服的中年人手持一恐怖阴森闪动着幽幽鬼火的骷髅头凝视着星月三人。

    帝境的威压作用在三人的身上,使得三人犹如置身在了黑暗的深渊之中,而本来就受伤的身体则变得更加严重了起来,精血连连不断地从口中吐出。

    黑暗堂主金泽阴笑地看着星月三人,身后则是十位身穿黑色精装的蒙面黑衣卫各自背着一把暗黑色的诡异细剑恭敬地站在其身后。

    “小子反应挺快的嘛,居然躲过了我的全力一击,不过你的体魄也够强的,竟然在我剑气的余威之下没有立刻死去。”

    “我要把你的灵魂喂养我的兵器,肉身炼成玩偶,哈哈……而且本尊还见到了传说中的‘大地圣心’和‘火焰圣心’,上天真是眷顾我金泽,哈哈哈……你以为你收的快我就没看见了吗?”

    说完,又开始得意洋洋地放声大笑了起来。

    此时,金华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畅快,既能完成任务又可以得到至宝,真是一举两得,尤其是这“大地圣心”和“火焰圣心”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东西。

    看着金华那丑恶的嘴脸,星月艰难地开口讥讽道:“以你帝境的修为还好意思在我们灵境武修的面前卖弄,真是恬不知耻……你也不害臊……”

    说罢,星月便又吐了几口精血。

    “星月,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

    看着倔强不屈的星月,火凤哭着劝说道。

    “哼!小子你还是太嫩了,在这个世界中永远都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你连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还和我谈什么尊严,真是可笑,我就看你怎么做这生命中最后的挣扎。”

    说罢,金华便催动骷髅头准备吸食星月的灵魂。

    见状,石磊和火凤不由得挡在了星月的身前。

    “你们看看,这真是好感人的一幕,这个如花似玉的小美人本堂主就赏给你们了。”

    金华对着身后的黑衣卫狞笑着说道。

    听到要把自己赏给十名黑衣神卫,火凤心中顿时变得紧张恐惧了起来。

    接着,火凤便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准备自断经脉、自绝而亡。

    看着黑衣神卫在金泽的授意之下,这些人眼中带着绿油油的淫邪之光向着自己一步步地走来,火凤便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心中更是做好了随时自尽的准备,决不能落入这些险恶人的手中。

    眼看着这些黑衣卫走进前来,就要对火凤施以毒手,星月、石磊二人心中可谓是万分着急。

    此刻,星月在神魂深处不断地呼唤着“心塔”,希望它能够出手相救,解了现在的危局。

    但面对星月的呼唤,心塔依旧如先前一样仿佛石沉大海似的,灵魂深处哪里有心塔的半分身影,竟连一丝的动静都没有。

    就在这片刻的时间,走在最前面的黑衣卫已经离火凤只有一步之遥。

    这么近的距离在黑衣卫皇境的修为之下,火凤几乎是无法移动分毫。

    在这万分紧急的时刻,火凤心中已经不再希望什么奇迹出现了,渐渐地闭上了眼睛,准备随时自尽了。

    “母亲永别了,凤儿不能再陪您了,心中就是有些遗憾,我还没见过父亲的英姿了,就这样走了,这个世界我还有许多地方没有去过,确实是有些不舍,有些遗憾……永别了!”

    这也是火凤在自尽之前,心中浮现出来的最后一个念想。

    “傻孩子!我的凤儿,母亲怎能让你先走一步呢?母亲怎能让我的凤儿受伤害呢?”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火凤心底突兀地出现了母亲那充满关爱的声音。

    这时,只见最前面的黑衣卫眼神之中突然出现了惊恐的目光。

    接着,这黑衣卫便嘶吼了一声,浑身瞬间燃烧了起来,眨眼间便化成了灰烬。

    而其余的黑衣卫身上也同样出现了点点火光,紧接着他们的眼中便出现了恐惧、痛苦、悲伤……

    片刻,他们便也忍受不了这份心理上的折磨,纷纷都想自爆。

    但炎城主怎会给他们这个机会,就是要让他们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体表的星星火光慢慢地焚为灰烬。

    在这般折磨之下,黑衣卫皆眼巴巴的求助般地看向了金华。

    此刻在死亡之前,他们都迫切地想活下来,但到最后他们只是希望金泽能够成全他们,让他们速死,不要再遭受这种心理上的折磨了。

    “好一招‘烈焰焚心’,炎城主有本事现身与我一战,何必这般折磨我的手下。”

    只见,金华阴沉着脸对着虚空说道。

    “呸!还有资格与我谈公平,是谁以帝境的修为欺负我女儿的,还要把我的女儿送予你的手下糟蹋,真是无耻之极,你等纵然是万死也不足以发泄我心头之恨!”

    接着,便看到一身穿火红色连衣裙的炎城主从虚空渡步而来。

    听到炎城主的鄙视,同为帝境的金华再也无法忍受,催动着手中的骷髅头就对炎城主出手了。

    “据我所知,炎城主只是二阶帝境,只是所修功法强劲一些,本堂主就不相信她能比我强到哪里去,她还能杀了我不成!”

    想到这里,金华心中便更加充满了信心。

    而看到金华在自己的面前毫无顾忌,无比放肆,早已愤怒不已的炎城主,气息瞬间大涨,开始全力出手对付金华。

    只见,其犹如一座喷发着的火山,漫天的火雨洒向了金华。

    面对漫天的火雨,金华只有防御的份,哪里还能攻击。

    如此的威势,金华明白炎城主早已是三阶帝境,甚至更高,与之交战,最终的结果肯定是完败。

    真后悔一开始为什么不逃呢?

    也许那时能逃之夭夭?现在却只能依靠我的“黑暗骷髅”来抵挡这个发疯的女人了。

    只见,金华全力催动着黑色的骷髅头,滚滚邪恶的黑气顿时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瞬间便弥漫了整个周围,淹没了漫天的火雨。

    炎城主在看到自己的全力一击竟然被手持黑暗骷髅头的金华给抵挡住了,顿时便有些蹙眉、不悦。

    “就你有帝器!”

    随即,便看到炎城主心意一动,便召唤出了火凤额头印记之中的九焰帝鼎。

    九焰帝鼎感受着炎城主的亲切气息,显得是异常的兴奋,绕着炎城主周身转了几圈,便一下子飞向了高空。

    瞬间变大,散发着滔天的阵阵威势。

    接着,便发出了九声凤鸣之声,响彻了这片天地。

    “什么!居然是充满灵性的顶尖帝器!”

    此刻,看着威势滔天的九焰帝鼎,金华早已经是吓得亡魂皆冒,转身就跑,哪里还有半分帝境强者的风范。

    “现在想起逃命了,不觉得有些晚了吗?”

    只见,炎城主不惜耗费本源之力催动九焰帝鼎全力攻向了金泽,一道擎天火柱瞬间便从鼎中喷涌而出,而且火柱之中还夹杂着丝丝神秘光彩的霞光,充满了莫测的威能。

    火势瞬间便至,在如此威能之下,那骷髅帝器仅仅抵挡了一个瞬间,便爆裂了开来,而金华更是在这火柱面前毫无半点抵抗之力,一瞬间便灰飞烟灭了。

    临死之前,只见金华眼珠子瞪得老大,眼神怨毒地看着炎城主,像是要把炎城主记住似的,而且口中还发狠地说着,在做着生命中最后的挣扎,但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听不到一点声响。

    “我大哥一定会为我报仇雪恨的……”

    炎城主从其口型中判断出了金华所说的内容,然后便不屑地说道:“你大哥吗?不就是金族族长!我火炎何惧,他来了又能拿我怎么样!”

    此时,在金族重地之中金族族长金鑫正在盘坐悟道,突然有一老仆慌里慌张地上气不接下气地跑来禀报:“不好了家主,不好了……金华二爷留在族中的魂片碎裂了……”

    “什么……你说什么……我兄弟金华被人杀了……这怎么可能!他可是帝境强者,而且还是黑暗联盟在乾域中的分堂堂主,怎么会身死陨落,怎么会……”

    但看着老仆大惊失色的样子,看着其手中碎裂的魂片,族长金鑫明白这一切都是真的,尽管事实如此,但金鑫还是无法相信,他心中想不明白他的弟弟金华怎么会陨落,他想不明白……

    最后,只见金鑫终于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压抑,放声咆哮了起来。

    “啊……”

    声音瞬间便传遍了整个金族,不明所以的金族中人皆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什么大事,竟然惊动的族长这般失态。

    接着,便看到金鑫愤怒地指着天空发誓道:“去给我查,我一定要将杀害吾弟之人碎尸万段!”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