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拼命逃亡 你追我赶
    ..,

    而此时,星月三人正在拼尽全力的逃命,星月感到危险离自己一行是越来越近,星月感觉他们随时都有陨落的可能。

    一路飞驰了许久,三人胯下的黑色灵驹在这种没日没夜的飞奔之下,终于再也坚持不住。

    “哀鸣”了三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三匹灵驹喘着沉重的呼吸,不一会儿便从眼睛之中渗出血水而亡了。

    看着三匹神驹就这样活活累死,三人的心中都产生了丝丝酸楚,心中感觉都仿佛憋着一口气。

    三人没有沉浸在悲伤之中,而是目光变得更加坚定了起来,三人都想着无论如何都要躲过这次袭杀,否则就真是对不住因他们而累死的三匹灵驹了。

    只见,三人没有半分停留,催动全身灵力,御空飞行,继续向前逃命了。

    临走之时,火凤还回头看了一下躺在地上的灵驹,心中是那般的自责难过。

    毕竟女孩子感情细腻,越看越不是滋味,只见火凤眼中竟情不自禁地留下了泪水。

    察觉到火凤流露出来的悲伤之情,星月没有责怪火凤,而是拉起了火凤那纤细嫩白的玉手向前快速地疾驰而去。

    星月通过运转《心经》来安抚着火凤的心绪,感觉着星月手掌间传来的温度,火凤有一种来自心灵上的安定,渐渐地心绪也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在这种高度紧张之下,没过多久,星月三人便已是汗流浃背,汗水早已经浸透了衣衫。

    星月、火凤还好一些,石磊却是汗如雨下,豆大的汗珠不断地从额头上滴落下来,眼看着灵力就快要耗尽了,速度也跟着慢了下来。

    见状,星月拉起了石磊,继续向前飞奔,火凤和石磊就这样一左一右的被星月拉着飞行,顿时便没有那么吃力了,渐渐地也开始恢复起了体力。

    而拉着二人的星月却是骤然压力倍增。

    只见,其体表的星云漩涡犹如一个个幽深的黑洞以异常恐怖的速度汲取着天空中的星辰之力以及周围稀薄的灵力来源源不断地供自己消耗。

    尽管如此,但还是飞行了没多久,星月脸色发白,拉着二人的胳膊也开始颤抖了起来,星月也渐渐开始坚持不住了。

    突然,星月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内心的直觉告诉他,危险马上就要降临了。

    “快,快……拼尽全力逃命,追杀我们的人来势汹汹,马上就快要追上我们了……”

    星月急切地对着身边的火凤、石磊说道。

    这样下去,终究不是个办法,迟早会被耗死的。

    “对了,阵法……”

    “石磊、火凤结三才三心阵……”

    听到星月的喝声,火凤、石磊二人没有犹豫立马配合着星月开始结起了阵。

    只见,三人你一指,我一划的,灵力丝线在三人的周围不断地交织缠绕。

    不一会儿,隐隐散发着灵力威压的“三才三心阵”便呈现在了三人的眼前。

    这时,只见星月拿出了大地圣心和火焰圣心毫不犹豫地置入了阵法的阵眼之中。

    两颗圣心一放入阵眼之中,阵法便光芒大盛,源源不断的雄浑灵力从两颗圣心之中崩发而出,经阵眼传递到了阵法中的每一条灵力纹路之中,使得整个阵法灵力充盈,浑然天成。

    接着,便看到阵中的天、地、人三个位置随即便凸显了出来。

    星月纵身一跃便进入了天之位,石磊和火凤也跟着分别进入了地之位和人之位。

    三人把手伸到了阵法的灵力丝线之中,顿时阵法中的各个纹路都变得通亮了起来,层层叠叠的灵力丝线立马便把三人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

    三人一下子便心神想通了起来,彼此间感到就像是一个整体,一举一动皆能心生感应。

    这时,星月又对着阵眼,双手在空中不断的结印。

    只见,阵法之中的所有灵力丝线形成的纹路,随着星月的手势律动了起来,忽明忽暗。

    此刻,只见阵心中的两颗圣心不停地旋绕着,土黄色的大地灵力和火红色的火焰灵力交织在了一起,变得更加炽盛了起来,源源不断地传入了阵法之中。

    “起……”

    这时,只听见星月大喝了一声,接着便看到三才三心大阵光芒大盛。

    而星月三人则在阵法的作用之下飞向了天空,向前疾驰了起来,犹如一道土红色的闪电划过天空,比之前的速度快了百倍都不止。

    看着旁边的风景不断地在脚下掠过,此刻星月三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但是这样的神速也使得星月他们付出了代价,星月明锐地察觉到两颗圣心之中竟然出现了一丝的暗淡之色,心中顿时一阵心疼。

    “嗯?怎么突然之间目标的速度加快了这么多!”

    正在追赶星月三人的黑暗堂主金泽手拿着一个黑色的散发着幽幽黑光的骷髅头仔细地感应着星月等人的行踪。

    “不好,情况有变,听我号令,急速前行!”

    只见,堂主金泽神色严肃地说道。

    听到金泽的命令,十名黑衣卫黑色幽暗的灵力环绕周身,紧跟着金泽,化成十道黑色的流光穿越前行。

    就这样,一赶一追,最终星月三人还是由于境界上的差距,使得二者之间的距离正在一步步的不断缩小。

    “哼!追上尔等,定让你们尝尝我折磨人的手段!”

    从那闪动着幽光的骷髅头中感觉到距离正在一步步的拉近,金泽的脸上则浮现出了狰狞的笑容,而且说话之际还闪过了一丝的狠辣决绝。

    “该怎么办,距离正在一点点的缩小,最终还是会被追上的,该怎么办……”

    此时,星月心中也在不断地反问着自己,额头与手掌之中更是不由得渗出了许多虚汗。

    没有其他的办法,星月只好释放出更多的神魂之力作用于阵心。

    顿时,两颗圣心便放出了更多的本源之力,补充到了三才三心阵中,这时只见三人的速度再次加快了几分。

    火凤和石磊虽然感应不到后面不断追赶着的金泽等人,但从星月吃力的表情,不断地催动阵法也感觉到了一股十分紧张的气氛。

    此刻,就在离星月等人的千里之外,炎城主正在忘我的往星月这边赶,速度之快更是连周围的空间都擦出了火花,就像是陨落的星辰划过天际一样。

    在感应到火凤身上九焰帝鼎的气息后,炎城主更是恨不得立马就出现在火凤的身边。

    于是,只见炎城主再次咬牙催动了体内的本源之火,体表瞬间便升腾起了无数灵动的散发着恐怖温度的紫红色火焰,炎城主立刻便化作了一道火焰飓风向着火凤飞驰而去,所过之处,焚毁一切,寸草不留。

    同时,所处三才三心阵中的火凤也感应到了印记中九焰帝鼎的异常,立刻便意识到自己的母亲——炎城主可能正在往这边赶来,要不然九焰帝鼎是不会有反应的。

    火凤心意一动,阵中的星月、石磊二人便知晓了。

    虽然知晓炎城主在往这边赶,但三人在炎城主没有到来之前,还是不敢有半点放松,依旧在全力催动着阵法前行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