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药灵传信 前去相救
    ..,

    “居然涉及到我家三小姐了,看来得立马通知小姐了。”

    就在中年堂主率领着一众黑衣卫出了大殿之后,大殿阴暗的角落里面又走出来了一人。

    这人看着堂主一行人离去的背影,立即用灵力在一特制的纸条上写了几个字,然后便从袖口之中掏出了一只乌黑色羽翼的飞鸦,将纸条绑在了飞鸦的脚上。

    接着,便看到这人对着飞鸦说道:“去赶紧通知小姐,她的朋友有危险了!”

    随后,便看到这只灵动的飞鸦隐匿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与此同时,飞奔着的星月心中猛然咯噔了一下,不好的感觉一下子便涌上了心头。

    “看来我们又将面临一场大截杀了,快要大难临头了,这次又该如何渡过此次劫难呢?”

    想着想着,星月便不由地慢了下来,石磊、火凤也跟着星月的节奏慢了下来。

    渐渐地,三人停了下来。

    “好了!不要前行了,我感觉前面蕴藏着巨大的杀机,先停下来休息吧!”

    只见,三人都席地而坐休息了起来,黑色的灵驹则跑到一边吃草去了。

    “小姐,我们药族暗阁中在黑暗联盟中的‘暗子’传来消息说——黑暗分堂的堂主带领着十名皇境修为的黑暗卫前去击杀星月他们去了。”

    听到如此消息,只见药灵在大厅之中来回走动了几下,思索了片刻,便对着药伯说道:“我们出手相救有些不便,以最快的速度把消息传给石城主和炎城主,以他俩帝境的修为应该能救下星月三人!”

    听到药灵的吩咐,只见药伯立即去着手安排去了。

    此时,盘坐在地上的星月正在全力运转着《心经》,神秘的经文流淌在星月的周身,使得星月的感觉是愈发地灵敏了起来,凭借着自己“星月宝体”的特殊性,星月正通过体内的星云漩涡不断地与漫天的繁星交流着。

    只见,星月体表的星云漩涡正在《心经》的作用下全速地旋转着,漩涡之中的无数星光就像是一颗颗缩小了的星星,仿若形成了一个小宇宙。

    如果此时内视星月的体内,就会发现有着无数深邃的黑洞,正在不断汲取着天空中的璀璨星辰发出的耀眼光芒。

    这些星光不仅在强化着星月的宝体,最主要的是在向星月传递着一些信息,而且在《心经》的作用之下可以清晰地感应到。

    此时,星月眉头紧锁,面带愁容,他通过星光反馈来的信息,清晰地感应到危险正在不断地临近,而且这种感觉是愈发地强烈了起来。

    当机立断,星月没有原地待毙,也没有像上次一样犹豫,立即起身对着二人说道:“我的感觉异常强烈,针对我们的刺杀正在一步步地靠近我们,而且这次要比上次更加凶险,现在我们赶快原路返回小城之中。”

    看到星月从未有过的凝重表情,再想到之前经历的种种,三人没有拖泥带水,立即起身策马扬鞭,朝原路返回了!

    “驾,驾,驾……”

    只见,三人不停地鞭策着胯下的神驹。

    黑色神驹一路狂奔嘶吼,瞬间便打破了夜晚的宁静,一股异常紧张的气氛瞬间便弥漫了开来。

    天空之中的点点繁星不断地闪动着更加耀眼的光芒,不时地向星月预警、提醒。

    与此同时,黑暗堂主正带领着十名皇境的黑暗卫犹如幽灵一样隐藏在黑暗之中,在通向金璧圣山的必经之路上等待着星月三人自投罗网。

    突然,黑暗堂主抬起头妄想了无垠的天空,我怎么感觉天上的繁星好像在注视着我们呢?我们的一举一动仿佛都被人瞧在眼里似的!

    “不对!尔等随我立马去追杀他们去,这三个年轻人身上估计是有探知危险的宝物,他们应该是感应到我们要截杀他们,现在估计他们正在原路返回的路上。”

    “好在他们修为低下,凭我们的实力,在他们赶到小城客栈之前,定能赶上他们将其击杀。”

    于是,黑暗堂主便与黑衣卫全力追赶星月一行去了。

    只见,这些人速度之快超乎想象,在原地只能看到一些几乎快看不清的残影。

    在黑暗堂主一众人等全力追赶星月三人时,星月冥冥之中也有所感应,速度不由得再次加快了几分,而石磊与火凤也加快了速度紧随其后。

    第二日的傍晚,在美丽的炎城之中,雍容华贵的炎城主正站在城中最美最高的阁楼之上静静地眺望着天际绯红的云彩阵阵出神。

    远远看去,真是一幅佳人娇好,倚栏远望,落日余晖,霞光万千,令人无限陶醉的自然画面。

    “也不知道凤儿怎么样了?往日都是她陪我欣赏着这炎城的盛景,如今却只剩下了我一人,还当真有些不习惯!”

    从炎城主的这声叹息之中,可以听出她对火凤的无尽思念和些许的无奈。

    “天地之大,充满了无限魅力,身为天风,你终究是要离开炎城去外面闯荡完成脱变的,凤儿不要责怪母亲狠心。”

    “早点让你出去总好过日后你悲叹自己卑微的实力,母亲这样做也是为了你能够早日在这残酷的世界中早日崛起,拥有立足的实力。”

    “母亲不想让你再经历母亲当年与你父亲的悲剧,不愿你重蹈覆辙……”

    “我的凤儿……”

    不知不觉中炎城主的美眸之中已浸满了泪水。

    此时,炎城主不再是那个令人尊敬,充满威严的城主大人,她只是一个最为普通的母亲,浑身散发着母性的光辉,心中满满地都是对火凤浓浓的爱意与思念。

    就在炎城主沉浸在这种氛围中无法自拔时,大统领火风火急火燎地犹如一阵火红色的飓风一样冲到了阁楼之上,与往常之沉稳、飘逸大相径庭。

    而炎城主也被大统领的这种莽撞从想念火凤的思绪之中给拉了回来,然后便面带不悦地看向了大统领。

    “火风,你一向持重,为何今日如此慌张,身为炎城的大统领,成何体统?”

    炎城主不禁问道,语气之中透露着点点的责备之意。

    面对炎城主的责问,火凤喘了口粗气,平定了下心绪,根本顾不上其它。

    急忙地从怀中掏出了一份精致且充满清淡药香的信函递给了炎城主,然后有气无力地说道:“少主……危矣!”

    说完,便瘫坐在了地上喘着粗重的呼吸,刚才接到药族突然传来的紧急信函,而且那传信之人临走还说了“万分火急,火凤危矣”。

    听到之后,大统领没有片刻的耽搁,用尽全力赶往城主府中,在这一小段路上大统领恨不得眨眼便到,但却感觉这段路是那么的漫长,好像永不到头似的。

    于是,大统领以不惜透支全身灵力的办法换取了更快的速度奔向了城主府,这才会出现刚刚的一幕。

    听到大统领所说,只见炎城主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内心也紧张了起来,赶紧惊慌失措地打开了信函,一目十行地看了起来。

    “炎城主,黑暗联盟的分堂堂主——金泽要在通往金璧圣山的路上截杀火凤三人,速救之,看后焚毁此函——药族药灵。”

    “哼!”

    顿时,一股毁天灭地的火焰气息便从城主府中的阁楼之上传递了开来,就好像末日降临一样,就连天边的云霞也被这帝境的余威给冲散了。

    城中的武修皆惊恐地望向了天空,之前炎城中的一片祥和立即便被恐惧所笼罩。

    整个炎城都充斥在火焰的跳动之中,好像随时都会毁灭似的。

    “城主……城主……”

    听到大统领的呼唤,脸色铁青的炎城主才意识到刚刚自己因为担心火凤有些失控了。

    帝境的威势毫无顾忌地释放开来,定让城中之人心中感到了无限恐惧。

    想到这里,炎城主立即收敛了气息……

    随着帝境威压的消失,城中的人们才渐渐缓了过来,不过仍然有些心有余悸。

    此刻,在城中另一处丝毫不亚于城主府的府邸之中,只见大长老火离正阴险地笑着,邹巴巴的仿若树皮一样的脸狰狞地笑起来是那般的难看,令人作呕!

    “能使得那个女人如此失态,想必是她那宝贝女儿出事了,看来金族估计已经得手了,真是大快人心!”

    “哈哈哈……”

    只见,大长老越想越开心,最后竟然状若疯癫地狂笑了起来。

    而阁楼之中,炎城主对着瘫坐在地上的大统领沉声吩咐道:“炎城就交给你们四位统领了,你们要谨防着大长老,她一直恨我入骨,上次被我重创,你们四人合力可以压制住她,我先去救凤儿去了!”

    说罢!不待大统领说话,炎城主便化作了一团炙热的火焰如流星一样消失在了天际。

    “希望城主能够顺利救出少主!”

    看着炎城主瞬间远去的身影,大统领心中期盼道。

    “敢伤我女儿,金族,黑暗联盟你们真当我火炎是那般的好欺负吗?我定让尔等后悔来到这个世界来!”

    在空中飞驰的炎城主怒发冲冠,心中发狠地说道。

    没过多久,在石城古堡中修炼的石帝也收到了同样的信笺。

    看过之后,石帝也是勃然大怒,二话没说,直奔金璧圣山。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