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值得结交 危险临近
    ..,

    “药灵这份厚礼我就收下了,多谢相助之恩,我今日欠下你的这份人情,来日我必定重谢,咱们后会有期!”

    看到星月最终还是收下了圣族令牌与补天玄丹,而且还承诺欠下了自己的一份人情,药灵的脸上顿时便浮现出了会心的笑容。

    “这就对了嘛!朋友之间就应当相互照应,他日没准我就需要你助我一臂之力了!

    “此番路途之中充满了艰险,你们要多加小心,期待下次与你们相见,不知到时候你们又能成长到哪一步呢?”

    说着说着,药灵便陷入了无限的憧憬之中去了。

    “下次相见不知是到了什么时候了?”

    “后会有期!”

    “有缘再见!”

    ……

    石磊、火凤也同药灵、药伯一一道别。

    说完,三人便策马扬鞭飞驰而去了。

    看着他们渐渐离去的背影,药灵心中竟还有些不舍,眼神之中透露着浓浓的眷恋,与星月一起炼丹时的惊险还历历在目,星月传授自己阵法时的情景就彷如是在昨日发生的似的。

    “星月期待你的崛起……有缘再见……”

    看着三人飞驰而去的身影,药灵口中喃喃道。

    “三小姐您就这么看重星月,他就值得您投入这么多,虽然您责备老朽,但我还是想要问问!”

    药伯依旧有些不解地问道。

    “哎!药伯你让我怎么说你了,凡事都要往长远了看,相信我的眼光,我不会看错的!”

    “像星月这样的人,就如同我的大姐一样,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让他成长,日后必成大器,在他弱势的时候不雪中送碳,难道你让我在他有成就的时候锦上添花吗?”

    此时,药灵耐心又无奈地同药伯述说着。

    “小姐,您也不要怪老仆多嘴,您就那么肯定他会崛起吗?”

    “再说像他那样资质的在我族中也算不上是顶尖,难道您仅仅是因为他教授了您阵法吗?”

    “药伯,我们要懂得知恩图报,星月毕竟传授了我失传的阵法,没有彻底领悟那是我的问题,再说了您就知道他没有隐藏实力吗?”

    “至于他会不会崛起,我也无法预知,人生本就是一场豪赌,没到最后谁也无法看清道明,不过我还是愿意相信他,不要在意那些‘身外之物’。”

    “您还是小看了这三才三心阵法,您没发现这阵法对我们炼丹有着极大的帮助吗?爷爷曾经就说过此道乃最为高深莫测,博大精深,玄奥无比,我从未见爷爷如此评价过!难道您还不相信爷爷?”

    “哦!明白了,老仆也只是怕小姐吃亏,不过现在看来老朽还是老了,眼光终究还是没有小姐看得远,想得深……”

    听到药灵搬出老族长对阵法一道的极高评价,倔强的药伯才算是接受了药灵的做法。

    “星月希望你不要辜负小姐对你的一片信任……”

    药伯心中祈祷着。

    “好了,药伯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就不要生闷气了!”

    看到药伯还是一番倔强的模样,药灵走到药伯的身旁挽着药伯的胳膊撒娇地哄着药伯。

    “哎!毕竟小姐是我看着长大的,虽尊卑有序,但老夫还是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孙女!”

    药伯见到药灵这幅可爱调皮的样子,心中的那份气早已烟消云散了。

    “三小姐真是拿您没办法,老仆不生气了,咱们回去吧!”

    说完,两人便有说有笑地回到了客栈之中,依然一幅祖孙俩亲情漫步的画面。

    回到客栈之中,没过多久。

    只见,药伯便急冲冲地从星月他们房间拿着一个精致的手札飞到了药灵的身边。

    “三小姐您看,上面写着‘药灵亲启’!这应该是星月留给您的!”

    “哦!是吗?他留给我什么东西了?”

    带着疑惑,药灵打开了手札,印入眼帘的便是“三才三心阵法心得”!

    只见,药灵顿时两眼精光四射,充满了精神!

    “药伯看到了嘛!我就知道我不会看错人的,这下我一定会掌握这三才三心阵法的!”

    说罢,药灵便如醉如痴地看着书札,走进了密室之中。

    看着药灵的进入密室的背影,药伯口中喃喃道:“看来这回老夫确实是走眼了,不管星月以后有没有大的成就,此人都值得交往!”

    而此时,星月三人早已出了小城,正骑着三匹黑色的灵驹犹如三道黑色的闪电飞驰在去往金璧圣山的路上。

    “星月,这药灵不错,值得结交!”

    石磊心直口快地说道。

    “我也觉得药灵品行不坏,可以成为朋友!”

    火凤也附言道。

    二人对药灵的印象都不错,都觉得能结交药灵非常的荣幸。

    “哎!你们俩还是涉世未深,不通晓其中的缘由,如果我们没有价值,是不值得人家堂堂药族三小姐对我们这样下血本的,虽然我不知道药族的势力到底有多大,但想必你们也能从药灵身上看出一些,想来那药族必然是个庞然大物。”

    “但不管怎么样,药灵还是救了石磊,临走还送给了我们如此厚礼,这份恩情我们是该铭记在心的,她的身份太过特殊了,里面掺杂了太多的利益关系,抛去她的这重身份,其实是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的。”

    “不过从最后告别时的眼神之中我感觉到了药灵的那份真诚,所以以后如若再遇到药灵的话,我们要把她当做我们真正的朋友!”

    星月在《心经》的作用之下,最后还是清晰地感觉到了药灵心底流露出的那份真挚的感情。

    “哦!星月听你这样说来,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不过星月你为什么想的这么多,还有就是你居然能够感受到药灵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情感,你是怎么做到的?”

    石磊好奇地问道。

    “哈哈……”

    “呵呵……”

    看到石磊如同小孩子般好奇求知的样子,顿时就把星月、火凤给逗乐了。

    “时机未到,再说你自身还不具备有些条件,等机会来了,我会传授你俩的!”

    “哦,那你觉得我具备修炼条件的时候,可得告诉我了!”

    听到星月以后要传授自己功法,石磊心中那是异常的开心,要不是骑在马背上,估计就要手舞足蹈了起来。

    ……

    夜风阵阵,转眼间星月三人已经狂奔了半天有余。

    然而,却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继续向前急驰着。

    此时,星月的体表闪现着一层朦胧的星光,体表的星云漩涡正在全速地运转着,不断地汲取着璀璨夜空中的星辰之力。

    只见,天空中的星光犹如万缕丝线不断地被星月吸入了体内,不停地淬炼着星月的“星月宝体”。

    而且在《心经》的运转之下,这些天空中的星辰就如同星月的伙伴一样,一闪一闪地同星月亲切交流着。

    此时,星月虽然在马上奔驰着,但却丝毫不影响其领悟,星月就像是进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好像是化作了天空中的一颗繁星,身体竟感到无比的舒畅。

    ……

    “堂主,有消息传来,咱们要刺杀的目标已经离开了那座小城,而且正在赶往金族的路上,还有就是上次咱们的人是闯入了药族三小姐的客栈之中消失的。”

    暗黑的殿堂之中一黑衣人向身穿黑金色华服正在那思索的堂主汇报道。

    “嗯?药族的三小姐……黑煞简直就是一个蠢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药族我们能招惹得起吗?”

    “看来他们肯定是被药族给灭了!不过这回我们的目标是插翅也难逃了,敢来我金族的地盘之上,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

    “他们要是真待在那个小城的药族客栈之中,我还真拿他们没有办法,不过现在嘛!他们必死无疑!”

    “吩咐下去,本堂主这次要亲自带十名黑暗卫与我一同执行这次任务去,这次定让此三人挫骨扬灰!”

    只见,中年人霸道狠辣的声音不断地回荡在大殿之中,使得大殿中本就微弱的烛火在这声波的涟漪之下更是不断的摇曳,眼看着就快要熄灭了似的。

    见状,其余的黑衣侍卫则慢慢地退出了大殿。

    不一会儿,只见十位身着黑色紧身战甲的黑衣卫出现在了大殿之上,他们个个身上都散发着恐怖的皇境气息。

    “参见堂主……”

    十位黑衣卫依次跪拜道。

    “好……尔等起身,现在便随我出发执行任务去!”

    “谨遵堂主之令……”

    随即,便看到十名黑衣卫跟着中年人一起走出了大殿,去袭杀星月三人去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