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恐怖体质 药族令牌
    ..,

    看到三人坚毅的表情以及那充满希冀的眼神,药灵仿佛知道三人心中所想似的,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嘻嘻……”

    跟之前的表现简直判若两人,药灵再次恢复了原本的恬静、可爱的模样。

    药灵银铃般的笑声也打破了刚刚沉闷与不悦的气氛,大家在药灵的带动下也变得活跃了起来。

    “药灵姑娘这次真的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石磊笑呵呵地冲着药灵抱拳感谢道。

    “还是感谢你的兄弟吧!没有他的阵法相助,是不可能炼制出这补天玄丹的,再说了他已经传授了我‘三才三心阵法’,这对于我来说,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所以你不用太过在意!”

    “即使是如此,我还是要感谢你和药伯,至于星月吗?”

    话音刚落,石磊便催动全身的灵力,大地之拳轰向了星月。

    “你这个小子知恩不报啊!”

    措不及防的星月一下子便被石磊轰得倒退了几十步才停了下来。

    “星月你也真够变态,我还是不能稳稳胜你呀!太没有意思了,这也太打击人了!”

    看到自己的全力一击还是被星月给招架了下来,石磊顿时就无语了。

    这时,药灵与药伯也眯起了眼睛,心中有些惊叹星月肉身的强悍,之前也不是没有想过星月拥有着非凡的实力,但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竟会是如此的变态。

    九阶灵境的“大地宝体”的全力一击居然能被七阶灵境的星月完全抵挡下来,而且仅仅只是后退了几十步而已,竟丝毫未伤。

    想来星月的体质也定是什么特殊的体质,那宝体竟自行闪动着点点星光,看起来是那么的璀璨,那么的神秘,那么的充满力量,就是不知道是哪一种。

    “大地之体”都很是罕见,星月的之中体质明显要比“大地之体”要强,估计最起码能排进前三十强。

    在我们药域中,据我所知,年轻一代在体质上能够超越星月的也是屈指可数。

    “星月你这是什么体质了,竟如此强悍,我的体质就不如你!”

    药灵紧盯着星月的躯体,充满好奇地问道。

    思虑了片刻,星月决定还是不说为好,免得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具体是什么体质,其实我也不是太过清楚,其实也没有你说得那么厉害,只是我用阵法稍微加持了一下,估计我的体质应该是不如你的!”

    星月只好善意地撒了个谎,谦虚地说道。

    说完,只见星月朝着石磊走了过去,两人相视一笑,各自伸出拳头捶打了一下彼此的胸膛。

    “哈哈……”

    “哈哈……”

    此刻,两人心中都在感叹这几天所经历的这一切,彼此之间的情谊也变得更加深重了起来。

    好像是明白星月不想多说自己的体质,故意岔开话题似的。

    只见,药灵古灵精怪地冲着星月神秘一笑,眼中透露出狡黠的目光看着星月,好像是在告诉星月:“不想说就不说嘛,我也没有勉强你,我不会探寻你的秘密的,哪个人还没有一些**。”

    修炼《心经》的星月怎么会察觉不到药灵目光中蕴含的深意呢!

    当即,感激地冲着药灵点头微笑,感谢药灵的理解。

    看到星月仿佛也知道自己心中所想后,药灵对星月则是更加佩服了起来。

    “此等人物日后必定成就非凡!”

    药灵心中感叹道,仿佛能预见到星月的未来似的。

    ……

    五人相谈甚欢,愉快地畅谈了一晚。

    天刚亮时,药灵与药伯便去休息了,而星月三人则回到了原来的房间之中。

    “星月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回到屋中,火凤迫不及待地开口问道。

    “就是,星月接下来我们该何去何从呢?”

    石磊心中也想知道星月下一步的打算。

    “我们暂且休息一下,就准备离开这里吧!”

    “虽然有药伯、药灵的庇护,应该不会再次遭遇到黑暗联盟的刺杀,但这里毕竟不是长久之地,我们现在是需要磨练来不断地去提升自己的修为,我们要在一次次的生死考验中浴火重生。”

    星月对着二人发至内心地表达着自己的心中所想。

    “既然选择跟着你出来历练了,就一切都听你的安排,不管是刀山火海,我都愿意随你前往!”

    火凤对着星月充满信心地说道。

    “星月咱哥俩就不说什么见外的话了,你走到哪里,我将跟到哪里,生死相随!”

    感觉着火凤对自己的信任以及石磊那信誓旦旦的神情,星月的内心十分感动。

    “我星月此生能结交到你们乃是我最大的荣幸,我星月在此立誓——一生将对你们不离不弃。”

    “今日我们便都休息吧!养足精神了,明天我们离开小城,出发前往‘金璧圣山’。”

    说完,三人便都盘坐下来,闭目养神休息了起来。

    “小姐,用不用我去调查一下星月的背景去,想来拥有如此强悍体质的人估计多半也是一些大家族出来历练的少主级别的人物。”

    下楼准备休息的药伯向药灵传音道。

    “不用查了,星月如若想说必会告诉我们的,我相信他不说定有他的道理。”

    “如果去查的话,让星月知道了,心中肯定会对我们产生间隙,那样反而得不偿失了,不管怎么样,这个朋友我药灵是交定了。”

    药灵传音吩咐着药伯。

    “再说了,光凭星月能够掌握失传已久的阵法一道,并且毫无保留地传我‘三才三心’阵法以及他对朋友的那份情意,就冲这些,我怎能放弃如此好的机会不去结交星月呢?”

    药灵心中喃喃道。

    “如果我药灵连这样的眼光都没有的话,怎能配的上我药族三小姐的身份呢?”

    ……

    没过多久,清晨的阳光便洒满了小城,大地复苏,城中呈现出了一片勃勃的生机之感。

    当快要烈日当空的时候,客栈中的星月三人同时睁开了眼睛,经过这一日的盘坐休息,三人皆变得神采奕奕、精神饱满了起来。

    三人彼此相视了一眼,便起身向着大厅走了去。

    此时,药伯、药灵早已在大厅之中了,药伯依旧在柜台前整理着各类药草,而药灵还是同之前一样端坐在那里,手捧着一本古老泛黄的炼药典籍在仔细地研读着。

    看到三人来到大厅之中,药灵放下了手中的书,抬头冲着星月三人微笑地说道:“看来你们都休息的不错,精神气都恢复了过来。”

    “我们的确都休息的不错,药灵这次真是感谢你了,还有就是我们要离开小城了。”

    “哦?难道你们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还是我药灵没有招待好诸位?”

    药灵有些疑惑的问道。

    药伯听到星月三人要离开,抬起头看了看星月,最终什么话也没说,低头继续整理药材去了。

    “药灵你说得什么话了,我们都已经是朋友了,我怎么还会在意这些东西了,再说了你已经为我们做了很多了,我三人已经非常感激你了,只是我确实是有急事,不能在这里待着了!”

    星月看着药灵,真诚地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们三人能在我的客栈中多待几日,而且我还想叫你再教我几日阵法了。”

    “对了你们将如何应对黑暗联盟的袭杀,这是我一直担心的问题,想必下次对你们的刺杀将会更加严密,杀手也将更加厉害,我建议你们没有好的应对之策的话,还是暂时在我们这里避避风头吧!”

    看着药灵有些惋惜,有些担忧的样子,星月也是思虑了一会,然后开口说道:“药灵你说得也不无道理,但是我们总不能为了躲避暗杀,总是待在这里吧!。”

    “修行者就应该接受生命中的各种生死考验,寻求突破,这样才能不断地超越自我,突破自我,完成超越,登临巅峰。”

    “再说了,前两次的刺杀我们不是也挺过来了吗?虽然途中惊险连连,石磊还差点成了废人,但我们最终还是得到了巨大的好处。”

    “机遇与危险并存,要想实现质的飞跃,就要经历一些生死磨练,我相信这次我们一定能够挺过去的!”

    “不过你说的,我也会注意的!”

    看到星月坚定的样子,药灵心中明白已是无法劝动星月,无法改变其心志。

    于是,药灵也不再去却说什么了,同时药灵也被星月的这种信念所折服,心绪也略微波动了一下。

    心中感叹道:“星月的这种做法纵然是异常的凶险,但其中却隐藏着大造化,将自身置于绝境之中能激发出自己的无上潜能,突破自我,实现脱变,最终拥有大成就,估计这也是我不如星月的地方吧!”

    “在修炼一途上要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迎风破浪,直冲云霄,不过若是没有那种信念与勇气,也就不要如此冒险了,否则就真的成了‘自掘坟墓’了!”

    如此自信之人,一定不要早夭,希望他日后能够登临绝顶,成为像爷爷那样的人,达到那样的高度,甚至是超越爷爷,看来我得助他一臂之力了。

    “锦上添花怎么也不及雪中送炭!”

    想到此处,只见药灵翻手便拿出了一个金光闪闪的小巧玲珑的令牌,令牌的正面镌刻着一个龙飞凤舞般的“药”字,而其背后则镌刻着一个精致细腻的“三”字。

    接着,药灵又拿出了一个装有五颗补天玄丹的小瓷瓶塞给了星月。

    “此番离去,路途凶险,生死难料,望你三人各自珍重,也没什么可送的,就送星月你‘药族圣牌’一枚,执此令牌去往药域药族,必被奉为座上之宾,受到最高级别的待遇。”

    “如遇艰险,无法渡过,可前往我药族暂避,至于这五颗‘补天玄丹’本就是属于你的!”

    看着手中流光溢彩的令牌,散发着奇异的光芒,感受着那灵动飘逸的字体,以及那五颗完美级别的补天玄丹,星月感觉这份礼物实在是太过厚重,不能再接受了。

    此前,药灵帮助他们的已经够多了,再收下此礼的话,心中真就是无法说服自己了。

    “三小姐,圣族令牌您可是只有三枚啊!”

    看到药灵毫不犹豫地将令牌塞给了星月,此刻药伯出言提醒道。

    听到药伯之语,星月更是觉得不能收下此重礼了,随即就要把手中的令牌还给药灵。

    看到星月此举,药灵立马变得不悦了起来,有些生气地说道:“星月我是把你当做真正的朋友,才会送你令牌,你不收下,可是瞧不起我,再说了我堂堂药族三小姐送出去的东西哪有收回去的道理!”

    说完,还生气地憋了药伯一眼。

    看到药灵严厉且略带责备的眼神,药伯明白这次是自己鲁莽了——小姐既然送出令牌肯定已经是思虑再三了,自己不该当着星月三人的面多嘴的。

    听到药灵如此之说,星月心中虽说还是觉得不应该接受这么贵重的礼物,但也没有再拒绝药灵的好意。

    否则那将真是驳了药灵的面子,到时可就尴尬了。

    再者自己在路途之中确实也需要一些像药灵送的这样类似于圣族令牌的东西,自己也不是个迂腐不懂得变通之人。

    想通了之后,星月也就没有再做推辞,接受了药灵所送的厚礼。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