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奇特小城 不容乐观
    ..,

    就在天微微亮时,星月三人终于走出了那幽暗深邃的密林,来到了一座安静的小城前。

    趁着天际的微微光亮,定睛一看,星月渐渐地皱起了眉头,他发现眼前的这座小城虽小,但却很不寻常。

    只见,这座小城四面青山环抱,周围更是有九座险峻的山峰拱卫在其中,紧紧地守护着这座小城。

    而且星月还发现这九座山峰居然呈现着“九龙戏珠”之状,将天空中的灵气分九个方向聚拢到了小城的中心位置,一条大河优雅舒缓地绕城而过,远远望去小城颇有一番大气磅礴之势。

    低矮古朴的城墙使得星月一眼便看到了城中光滑如玉、蜿蜒盘曲的街道,还有那街道两旁高低不同,错落分布着的古朴建筑,使得小城看起来是那么的清幽宁静,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自然,充满了无尽的韵味。

    看着奄奄一息的石磊和气息萎靡的火凤急需要修养,星月本能地也察觉到了小城之中并没有什么危险,于是便走进了小城之中。

    此时,城中异常的清净,偶尔会看见一两人从身旁走过,但也是行色匆匆,仿佛是在赶路似的,根本就无暇顾及星月一行。

    星月背着石磊身披着一件黑袍与火凤在这小城之中转悠了一圈,在一僻静之处找到了一家客栈便走了进去。

    进入客栈之中,顿时就有一股清香的药香扑鼻而来,星月一下子便感觉心神清爽了起来,之前纷乱的心绪也瞬间变得平静了下来,此时仿佛就连重伤的石磊也稍稍好了一些。

    “这个客栈可真是有些不同寻常!”

    星月心中暗自嘀咕了一声。

    只见,此时客栈之中的柜台上有一老人正在专心致志地整理着各种充满灵性的药材。

    而柜台旁边的摇椅上则有一眼神明亮的少女正津津有味地品读着一本古老的炼药典籍,看其神情,仿佛是陷入了如醉如痴的状态之中,好像根本就没有察觉到星月一行到来似的。

    随即,便看到老人抬起头看了星月等人一眼,放下了手中拾掇着的药材,冲着星月笑了笑,便将其领到了客房之中。

    整个过程中,老人没有说一句话,使得星月心中有种说不清的神秘感觉,而且暗自运转《心经》的星月,心眼中分明察觉到了老人刚刚看向自己的那一眼中精光一闪,随即便隐匿了下去。

    但就是那精光一闪,星月便觉得浑身仿佛都被看透了似的,但他察觉到老人并没有什么恶意之后,星月便没有过多的在意。

    而少女自始至终都在安安静静地看着古籍,根本就没有因为星月一行的到来而影响分毫。

    不一会儿,把星月一行领入客房中的老人便返了回来,只见老人来到少女的身旁,冲着少女恭敬地说道:“三小姐,我看这三位年轻人都不简单,尤其是那个身披黑袍的青年,老仆竟有些看不透,而且那年轻人的眼睛好生玄妙,老仆竟觉得自己反而是被看透了似的,虽然他仅仅是灵境的修为!”

    “至于那个少女则让老仆感到了浓郁的火焰气息,还有那个青年身上所背之人则散发着精纯的大地气息,不过他的生命气息有些微弱,情况有些不妙!”

    “哦?药伯您说得那个奇怪的青年我倒是好奇的很,就是不知道他对炼药一途是否精通,明天我试一试他!”

    只见,少女抬起头看着星月一行所住的客房,饶有兴趣地说道。

    见状,老人苦笑地摇了摇头。

    “三小姐你可真是个小药痴!生平只对炼药感兴趣,老仆只是觉得那个青年是个非凡之人,值得三小姐去结识一番!”

    “嗯,您老放心,我会留意的,不过我只对炼药天才有着浓厚的兴趣,其他的吗?除非此人能有什么特别的能耐!”

    少女说罢,冲着老人笑了一下,便继续沉浸在了古老的炼药典籍之中去了。

    “哎!三小姐就是个药呆子,成天就知道沉浸在药典里!”

    老人心中无奈地感叹道。

    “药伯您是不是心中又在说我是个药呆子!其实您还不是和我一样,整天都浸淫在这些药材之中!您这是在以五十步笑百步!”

    “呃……呵呵……三小姐倒也说得是!”

    被少女道破了心中想法,老仆不由得尴尬了起来!

    随后,老人便继续整理柜台上摆放着的药材去了。

    而星月三人在进入房间之后,便立即将石磊放在了床上,开始激活大地圣心,引导着圣心中散发而出的本源之气开始恢复起了石磊的伤势。

    只见,星月盘坐在石磊的身旁,心神开始沟通起了大地圣心。

    不一会儿,便看到大地圣心散发出了异常耀眼的土黄色光芒笼罩在了石磊的周身,丝丝精纯至极的大地灵力渗入了石磊的体内,开始修补着石磊受损的本源!

    而一旁的火凤也开始引动火之圣心释放着本源之力,开始滋补起了自己虚弱的灵魂。

    顿时,房间之中生机弥漫,大地的气息与火焰的气息交相辉映,熠熠生辉。

    就在这时,只见整理药材的老人和沉浸在典籍中的少女几乎在同一时刻猛地抬头将目光锁定在了星月三人所在的房间。

    两人对视了一眼,少女便对着老人激动地说道:“药伯您也感觉到了吧?好浓郁的生机,好精纯的本源之气,看来这三人身上必然有着至宝,来历肯定也不简单,找机会我一定要会一会他们!”

    “三小姐您感应的没错,老仆也感应到了,而且是大地与火焰的精纯气息,如果老朽猜测的没错的话,您说得宝物应该是传说中的‘大地圣心’与‘火焰圣心’,也只有这等宝物才能散发出如此精纯的本源气息,三小姐如果你想要这两件圣物,老仆可以击杀他们夺得宝物!”

    只见,老人神色凝重地说道,哪里还曾有之前的半分垂暮之意,两眼之中精光闪烁,隐隐透露着丝丝的杀气。

    “药伯此言差矣!我们怎能干这种杀人夺宝的勾当,那样怎能担得起‘药族’的称号,纵然此等宝物现在对我们有莫大的好处,对我们充满了无限的诱惑,但也不能这样,以后再也不要有这种想法了,不然我就真的生气了!”

    少女对着老人平静地说道,根本就没有因为圣物而心生夺取之意。

    “是,三小姐,老仆知错了!老仆不该有这样的想法,这样有违我药族的遵旨,给我药族丢脸了,以后再有不会有这种想法了!看来老仆虽然在帝境,但在心境上确不如三小姐,以后三小姐必然能够达到族长那样的高度!”

    只见,此时老人满脸的恭敬之色,毕恭毕敬地对着少女说道。

    而房中的星月在老人透露出杀机的那一刻,星月一下子便感应到了,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立马收起了圣心,神色间充满了紧张。

    看着星月高度警戒的眼神,一旁的火凤随即便收起了火焰圣心,准备随时催动九焰帝鼎进行攻击。

    “咦!这么高的警惕性!竟然能够察觉到我瞬间释放的杀机。”

    “拥有此等圣物之人,怎么能没有一定的保命手段呢!而且我有预感即使是药伯你出手,也不一定能够拿下此三人,还是给三人布下结界,表达一下歉意吧!等他们出来之后,我们要好好招待一番!”

    少女对着一旁的老人吩咐着。

    “是,三小姐,老仆这次是欠考虑了!”

    说罢,只见老人灰色的大袖一挥便布下了一道结界。

    之后老人便继续整理药材去了,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

    而星月这边,感觉到房间周围好像被隔绝了起来之后,神色变得愈发凝重了起来,火凤显然也察觉到了周围的变化,就要催动九焰帝鼎突围时,一旁的星月按住了火凤的手,小声在其耳边说道:“再等一等……”

    就这样,时间在一秒一秒的过着,而星月却感觉时间仿佛是禁止了似的,手心之中更是因为高度紧张而浸满了汗水。

    又过了一会,还是没有动静,星月这时才终于放下了心,对着火凤说道:“看来没事了,对方要是想要对我们下手的话,估计早就出手了,现在却布下了结界。”

    “估计是我们使用圣心之时,释放出来的气息引起了那个老人与少女的窥取之心,亦或是他们要囚禁我们,总之现在我们暂时是没有危险了,趁现在我们赶快恢复实力,估计明天我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说罢,星月便开始再次催动大地圣心继续为石磊输入本源之气恢复伤势了,而火凤也在继续汲取着火焰圣心的本源之力在一点点地弥补着自己受损的神魂之力。

    在星月的全力救治下,约末过了半天的时间,石磊的眼皮终于跳动了一下。

    接着,便看到石磊吐出了两口心血,然后便转醒了,但石磊的脸色确实异常的苍白。

    看到旁边正在不断催动大地圣心的星月,石磊不由得露出了一个歉意的眼神,仿佛明白石磊要说什么似的。

    只见,星月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石磊不要说话,继续闭眼静心修养。

    但由于星月修为的限制,星月还是不能更好的激发催动大地圣心释放出更为精纯的本源之力,现在石磊虽说是转醒了,但石磊体内的本源伤势基本没有恢复,石磊还是感觉到浑身隐隐生疼,痛苦不堪。

    而火凤那边的情况也不容乐观,虽然神魂之力补充了近一半,但到后来确是越来越慢了,主要还是受制于修为,不能更好的利用火焰圣心来补充自己透支的神魂之力。

    看着身旁情况依旧糟糕的石磊和一旁情况不佳的火凤,星月心中明白如果在这样拖下去的话,情况只会愈发的糟糕,愈发的不可控制,随即星月便做了个决定。

    只见,星月收起了大地圣心和火焰圣心,吩咐了一声火凤,便不顾火凤、石磊的担忧,径直走出了房间,出了结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