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母女谈心 九焰帝鼎
    ..,

    “那星月你就答应我一件事情可好?”

    炎城主凝视着星月郑重地说道。

    “您说说看?”

    星月也顿时表情慎重地说道。

    “我希望你以后可以带着火凤去外面历练去,现在她身上的凤凰血脉已经觉醒了,需要不断的历练才能激发她的血脉之力,才能完成脱变,才能成为真正的火焰真凤。”

    “炎城主我觉得这样恐怕有些不妥,火凤是您的掌上明珠,我所经历的都是一些异常危险的历练,我随时都有陨落的危险,我实在是保证不了火凤的安全。”

    “那你大可不必担心,生死有命,自有定数,你只要带上她去历练即可,其它的你不用去考虑。”

    “母亲你怎么不问问我心中可否愿意,您就这么急切地把我推出去,您舍得吗?”

    站在炎城主旁边的火凤,此时不由得且略微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说道。

    听到火凤如此一说,炎城主突然变得表情严肃了起来,语重心长地说了起来。

    “凤儿,母亲知道这些年来一直对你要求甚高,使得你很压抑,母亲虽然心疼,但也是没有办法,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你的父亲是谁吗?”

    “那我今天就告诉你,你的父亲乃是妖域的三大霸主之一——凤族族长凤霄,你只要不断的成长起来,实力达到更高的层次了,就能和母亲一同去找你的父亲去了,这也是母亲一直以来的心愿。”

    “妖域的霸主!那父亲为什么不来接我们呢?为什么……”

    火凤一边为父亲的身份而感到震惊,一边心中又充满了许多疑惑。

    “有些事情太过复杂,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说得清楚的,慢慢地你就会全明白的,你只要知道你的父亲是一位无上人物,他心中一直惦记着我们就行了。”

    “我听母亲的,谢谢母亲告诉我这一切,今天真是我最开心的一天,我终于知道我的父亲是谁了!”

    此刻,火凤心中的一块巨石终于落了下来,心中开始想想着自己的父亲到底是何等的伟岸。

    而星月、石磊也早已被炎城主的话惊得愣在了原地。

    “妖域霸主!”

    “妖域的三位巨头!那可是对于自己遥不可及的事情!”

    过了一会,便看到火凤充满期待地看向了星月,微笑着说道:“星月我愿意和你一起出去历练去,生死不论,你愿意带我吗?”

    仿佛是明白火凤心中的心思——喜欢星月,炎城主听到火凤所说,微笑地冲着火凤点了点头。

    母女俩对视了一眼,火凤也察觉到了母亲那蕴含深意的目光,不由地羞红了脸。

    星月看到火凤的脸突然间变红了,心中不由地想到:“这母女俩到底是在搞什么,弄得神神秘秘的。”

    “星月你到底是同不同意?”

    看到星月没有反应,火凤再次娇羞着问道。

    “哦!好吧,那你就跟着我吧!但你可不要后悔啊!”

    “呵呵,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

    “既然如此,星月你和石磊就下去准备去吧!明天你们就出发,我为你们送行,现在我和火凤说些母女之间的话。”

    炎城主冲着还处在震惊中有些发愣的二人说道。

    这时,二人才反应了过来,面带尴尬地缓缓退出了大殿。

    此时,大殿之中只剩下了炎城主母女俩。

    “和母亲说说吧!你是不是心里面喜欢星月?”

    炎城主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女儿问道。

    “母亲,您真讨厌,又在取笑我!”

    这时,火凤则变得更加娇羞了起来,头垂得很低,满脸通红之色地冲着炎城主撒娇道。

    “呵呵,母亲明白你的心事,再说了星月乃英俊非凡之辈,但凡少女见了多半都会倾心的,你也不用害羞,不用不好意思,既然喜欢就放开去追,一切随心就好!”

    “再者母亲隐隐觉得你与星月有着莫大的关联,你与星月在一起时,母亲就发现你的生命之火无比强烈、炽盛,这样会影响你的气运,给你带来莫大的好处。”

    “再说了像星月这样能够轻易引动天地格局,影响别人气运之人,想来以后的成就必定非凡,你看石磊和你最近不仅修为突破了,而且气运也变得更加炽盛了起来。”

    “甚至就连母亲与之结下善缘,也使得母亲利用‘火之圣心’得到了莫大的好处,尽管在突破的中途有些凶险波折,但母亲还是突破到了三阶帝境!”

    “如果靠母亲平时一点点修炼的话,估计最起码也要用上十年的时间。”

    “而且母亲心中也是真心希望你能够跟着星月,这样的话他会潜移默化地改变你,不过母亲也不逼迫你,你自己决定吧!”

    炎城主发自内心地冲着火凤温柔地说道。

    “母亲好像还确实如你所说的那样似的,不过您也用不着逼迫我做决定吧!您就这么着急的赶我走!”

    此刻,只见火凤突然话音一转,开始调侃起了炎城主。

    “好了,不管你了,不过,星月确实是母亲见到过的最强的年轻武修,甚至比你父亲当年还要强上一些!”

    “一般到了帝境修为就可以冥冥中感应到低阶武修的气运,但母亲却根本就看不透星月的气运,他身上的气运就像是一个黑色的漩涡,充满了无尽的神秘。”

    “母亲,星月真有您说得那么悬乎吗?我怎么就看不出来了?”

    火凤没想到母亲会对星月有这么高的评价,心中也有些不敢相信。

    “母亲言尽于此,你自己看着办吧!”

    “好了,母亲您不要生气嘛!我听您的还不行嘛!其实我真的非常喜欢星月,和星月在一起时,我感觉到内心非常的平静舒适。”

    “之前是因为星月一心都在木心身上,让我放下脸面去追求星月,我感觉有些别扭,现在我也想开了,一切随心就好,至于与星月到底有没有这个缘分,那就看天意吧!母亲您不用担心我,我会处理好的,相信我!”

    火凤微笑着和略微有些生气的母亲说道。

    “那就好,你能这样想,那是最好不过了,明天就和星月他们一起出发吧!今晚就留在这里陪伴母亲一晚!”

    “既然要出去历练,那母亲送你一物用来防身,关键的时候能助你脱离困境,保得性命!”

    说着,只见炎城主手心之中便出现了一个升腾着九色火焰的小鼎,散发着异常恐怖的气息,九朵不同色泽的火焰从鼎上的九个凤嘴之中喷涌而出。

    顿时,九种火焰便显化成了九种不同的强大生灵——展翅飞翔的凤凰,搏击长空的大鹏,奔腾飞舞的巨龙,凶狠诡异的黑鸦,洁白无双的飞鹤,遮天蔽日的鲲鹏,神勇威武的麒麟,猛踏天河的飞马……汇聚在小鼎的中央形成了一道散发着绚丽色彩的圣焰。

    “此鼎名为九焰帝鼎,乃是你当年你父亲亲手给我炼制的定情之物,当年你父亲挑战同时期的各族天骄,各自取得它们身上的一簇本命之火,用凤凰石为母亲炼制了这尊顶级的帝器,母亲对其甚是喜爱!”

    “多年来每逢思念你父亲,母亲便会拿出这小鼎来看看,睹物思人!”

    “虽然母亲从来没有使用过,但它的威力确实非常的惊人,母亲全力催动之下估计可以轻易灭杀同阶的武修,即使高出母亲两个境界,母亲也有一战之力!”

    “它多年来留在母亲的身边,也是有些明珠蒙尘了。”

    “现在有它在你身边,母亲也可以放心的任你离去了,一般的人是伤不着你的。”

    说罢,炎城主便把小鼎塞到了火凤的手中,顺便把一卷记载着小鼎使用方法的手札也一并给了火凤。

    “母亲这是您最为心爱之物!这也是父亲送给您最为珍贵的礼物,您这样就给了我!您以后还拿什么思念父亲!”

    此刻,火凤早已红着眼睛,感动地流下了眼泪,看着炎城主哽咽地说道。

    “好了,凤儿不哭了,在母亲心中你永远才是最珍贵的!”

    炎城主说着,便把火凤拥入了怀里,浓浓的母爱散发开来,轻拍着火凤的后背。

    “凤儿现在看看这手札,试的操控一下这九焰帝鼎。”

    随即,火凤便打开手札,认真地看了起来。

    接着,火凤便按照手札上面的口诀试着操控起了这座小鼎。

    不一会儿,火凤便与这小鼎建立起了联系,心神相通了起来。

    只见,小鼎在大殿的上空飞舞了一下,便化成了一道色彩斑斓的火焰闪入了火凤额头的火焰印记之中去了。

    “母亲这种感觉也真是奇妙,我感觉这九焰帝鼎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似的!”

    火凤满脸开心之色地说道。

    “凤儿等你慢慢地彻底熟悉了之后,也就知道该如何更好地运用此鼎了!”

    “母亲您对我真好,我这一走还真有些舍不得您。”

    “母亲也有些舍不得你,但有些事情终究还是要去做的!”

    ……

    火凤母女俩就这样闯开心扉地聊着,不知不觉中一晚上便过去了。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洒向炎城,大地开始复苏,阵阵鸟语花香传开的时候,星月、石磊二人早已收拾好了行囊,在大殿之外等候着火凤了。

    由于之前星月、石磊二人挺身而出,奋勇阻挡了闯殿的大长老,使得现在大殿周围的赤卫对二人都非常的尊敬。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