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倾诉心事 星月陪伴
    ..,

    离开了大殿,星月、石磊二人便随着火凤来到了一片华丽幽静的楼宇面前。

    这时,只见火凤掉转头对着二人说道:“星月、石磊你们随便挑选两间屋子休息吧!”

    “这里乃是我炎城招待最尊贵客人的地方,需要什么东西,每个房间都有传音石,告知侍女,就会为你们准备好,送到你们房间去的,你们就把这里当成你们的家,尽情地休息放松即可。”

    说罢,便看见火凤冲着二人笑了笑,独自走向了二层中一间刻画着赤红色凤凰图案的房间中去了。

    看着火凤离去时萧索伤心的背影,星月不由得叹了口气。

    “星月你为什么要叹气呢?火凤也是太无聊了,也用不这么急得去巩固修为去吧!我们好不容易才死里逃生,理应好好庆贺一番,她尽然独自离去了!”

    “石磊,你让我怎么说你呢!你难道没有看出来吗?火凤从小到大心中一直想知道她的父亲是谁,这事就像是一块巨石一直压在火凤的心中,久久不能释怀,现在好不容易有些眉目了,炎城主又让她等到出关了再告诉她,你说她现在哪里还有心情去庆贺呢?”

    修炼《心经》的星月,就在火凤刚刚转身的瞬间捕捉到了那一抹伤心、无奈的复杂眼神,从而判断出了火凤心中所想。

    “也许只有无父无母的可怜人才会理解那种眼神之中蕴含的特殊含义吧!”

    此刻,只见星月若有所思地口中喃喃道。

    听星月这样说道,石磊才明白了过来,脸上顿时浮现出一幅恍然大悟的神情。

    “原来是这样啊!星月,你说我怎么就没有看出来了!”

    “就让火凤好好静静吧!不过,咱俩还是去喝上一杯吧!”

    “石磊今日就算了吧!我这段时间神经绷得实在是太紧了,想好好静休一下!”

    说罢,只见星月便选了一间离火凤比较近的房间,进去休息了,只剩下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石磊。

    “你们真是太无趣了!”

    最后,只见石磊也选了一间古朴陈旧但不失大气的房间走了进去。

    三人各自进入房间之中,便开始静休了起来。

    只见,星月盘坐在床榻上,便开始冥想了起来。

    此刻,《心经》也在星月体内自行运转了起来,神秘的经文流转在身体每一寸地方,就像是抚摸人的内心一样。

    不一会儿,便使得星月身心放松了下来,灵台一片清明,体内的星云漩涡也充满韵律地吞吐着,就像是婴儿的呼吸声一样平稳,一切显得是那么的自然。

    就这样,只见星月的体表渐渐地排出了一些黏黏的黑色杂质。

    不知不觉中,三天的时间便过去了,星月也从深层次的冥想中苏醒了,醒来的瞬间星月感觉到浑身上下是那般的舒服,差点就没忍住*出声。

    此刻,星月体内充满了强劲的力量,精神饱满,之前的疲惫感更是一扫而空。

    就在星月正在为此刻的状态高兴之时,突然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传入了星月的鼻子之中。

    这时,星月才发现了体表那一层厚黑的结痂,看起来是那么的恶心。

    随即,便看到星月‘嗖’的一下便跳到了房间中的泉水池中去了,利用流动着的泉水冲刷着自己那脏兮兮的躯体。

    不一会儿,星月便跳出了池子,浑身闪动着丝丝朦胧的星光,散发着泉水的清香,运转功法,一下子烘干了身上挂着的水珠,便看到星月一袭青袍加身,走出了房间。

    星月从房间内一出来正好赶上了夕阳西下,余辉洒落在这赤红色的楼宇之上,相互映衬,使得这片楼宇看起来是愈发的光彩照人、大气恢弘。

    而此时在围栏之处,只见火凤正看着天边变幻着的火云,在那里阵阵出神,眉头时而舒展,时而紧锁,一脸小女儿般忧郁思索的表情,哪里还有半分英姿飒爽的女中豪气。

    直到星月走到了火凤的身前,火凤才有所察觉。

    看到星月清澈如水的眼神看着自己,火凤顿时就觉得在这双眼睛之下,自己内心所有的秘密都仿佛被星月知晓了一般,刹那间眼睛便红了起来。

    这时,只见星月理解地看着火凤,真诚地开口安慰道:“火凤,感觉心里难受,就哭出来吧!那样会好受些!”

    听到星月这么一说,心中早已委屈难受的火凤像是被触发了一样,再也控制不住,一下子便抱住星月放声地痛哭了起来,眼泪瞬间便流了下来。

    沉积在心底深处多年的压抑委屈在这一刻骤然爆发了出来。

    只见,早已哭成了泪人的火凤哽咽着说道:“星月,你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炎城中的大部分人,虽然表面上对我敬重,但他们私底下还是会议论我的身世!”

    “更有甚者会窃窃私语说我是个‘野种“,你知道我在听到这些议论的时候,是有多么的痛心吗?而我的母亲虽然对我是百般的宠爱,但却根本弥补不了我心中这份父爱的缺失!”

    “多年来母亲从来没有和我说过关于我父亲的半点消息,即使是我百般恳求,母亲也是只字未提,总是轻飘飘的一句‘时机未到’就什么也不说了,有的时候我真的怀疑我就是个野孩子,星月你能明白这种感觉吗?”

    “对于一个我这个年龄的女孩来说,那简直就是痛不欲生……”

    说着说着,只见火凤哭得更加厉害了,多年都没有这样放开地倾诉过了,现在心中一下子爆发,情绪更是不能自已,不一会儿,星月的青袍便被泪水打湿了。

    星月一边听着火凤倾诉,一边轻轻拍着火凤的后背,感同身受地安慰道:“我能理解你的这种感受,我懂……想哭就痛痛快快哭吧!我陪着你!”

    就这样,火凤依偎在星月的怀中,哭了半天才渐渐停了下来,哭过之后,火凤心中顿时变得舒服了许多。

    此刻,火凤只是在静静地享受着星月的怀抱,感受着星月温暖的气息,有点舍不得离开的感觉。

    “星月抱着你的感觉真好,能让我的内心安静下来,心情变得愉快起来。”

    说着,只见火凤不由得抱得星月更紧了。

    看着火凤的状态渐渐地恢复了过来,星月心中才放心了下来,随即星月便尴尬了起来,面对火凤对自己的这种亲昵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此刻,推开火凤吧,她的情绪刚刚平缓,显得有些不妥;不推开吧,又感觉有些对不起木心。

    纵然九域中没有规定“一个男子只能钟情于一个女子”,但星月还是受穿越之前那种传统的思想的深深影响。

    此刻,星月陷入了两难之中,一时之间僵在了那里,任由火凤就这样抱着自己。

    短暂的平静不一会儿就被不远出石磊的开门声给打破了,看着相拥在一起的二人,石磊一下子便愣在了原地。

    “咳咳……我什么也没看见。”

    “石磊你也是真够笨的,连个慌都不会撒,再说了我和火凤本来就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的。”

    此时,早已和火凤分开的星月向着石磊解释地说道。

    “星月,你就不用解释了,我懂得,我懂得……”

    听到星月的解释,只见石磊一脸贼笑地看着星月说道。

    “好像是越描越黑,还不如不说!”

    此刻,星月满脑袋的黑线,而火凤的脸颊则是一片绯红。

    一时之间,气氛变得更加尴尬了起来。

    就在这时,修炼《心经》的星月敏锐地察觉到炎城中精纯的灵力正在大量涌向城主府大殿所在的位置。

    “你们有没有察觉到天空中灵力的流动变化,我估计炎城主怕是要突破了。”

    随即,石磊、火凤二人便用心感悟了一下,发现确实如星月所说的那样。

    “你们二人就留在这里吧!我去大殿之中看看母亲那边的情况去!”

    说罢,便看见火凤纵身一跃便从阁楼上跳了下来,直奔大殿去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