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火海激战 九条通道
    ..,

    看着来自于四面八方的火之精华幻化成的喷涌着火焰的凶猛灵兽。

    只见,星月大喝了一声:“结三才三心阵!”

    在《心经》的辅助之下,星月的神魂之力瞬间便施展了开来,灵力从手指间喷涌而出,开始在空中一笔一划地勾勒了起来,不一会儿便构建起了三才三心阵的雏形。

    随即,三人进入阵中,就位其中,瞬间便心神相通了起来。

    接着,三人便向阵中注入了精纯的灵力,三股灵力通过阵法锁链的加成增幅,急速地汇聚到了阵心之处,星月操控着阵心中的三股灵力,运转五行相生奥义,使其相互融合。

    紧接着,阵心之中便爆发出了阵阵三色璀璨的光芒,在阵法的外围更是形成了一道三色的灵力防御光罩,闪动着奇异的色彩,散发着丝丝神秘的威能。

    这时,那些凶猛的火兽也冲了过来,纷纷张开赤红色的大口咬向了星月三人。

    “嗤嗤嗤嗤……”

    不管这些火兽是多么的狂暴用力,依旧无法咬破那流转着三色光芒的防御光罩,只是使其稍微变形而已。

    随即,三色光罩便散发出了神秘的力量,恢复到了原状。

    而在强大的反弹之力下,那些火兽瞬间就被震成了粉碎。

    三人依仗着三才三心阵法的威能,就这样不断地向前推进着。

    但随着不断地深入,星光火兽越来越多了起来。

    此时,三人渐渐感到灵力有些不足了,尤其是火凤与石磊二人。

    好像是了解三人的现状似的,只见越来越多的火兽凶狠地冲击着光罩,此刻光罩的反弹之力已不足以将这些火兽震散了。

    就这样,三人拼命地吸收着周围的灵气注入到了阵法之中,艰难地维系着三才三心阵法的防御。

    此刻,星月的内心之中也是万分着急。

    正想着该如何更好地利用三才阵法进行有力的攻击,获取更多的火之精华,用来补充体内不足的灵力,要不这样一味的防御下去,迟早是要被活活耗死的。

    想着想着,只见星月的“心眼”符号变得更加透亮了起来,闪动着丝丝智慧的光芒,阵法之中的灵力运转也在星月心中变得愈发的明了。

    随即,只见星月便分离出部分魂力包裹着这些灵力,使其汇聚到了一起,‘唰’的一下,只见阵法外围的三色灵力便凝聚成了一道犀利的攻击,攻向了阵法外的星火野兽。

    三色灵力形成的犀利攻击,瞬间便洞穿了狂暴的星火野兽,使其化成了点点星火,飞向了阵法之中,被三人吸入体内,补充灵力了。

    三人就这样不知疲倦地一边防御,一边攻击,一边吸收。

    不知不觉中,三人就来到了无尽火海的最深处。

    这时,只见前面出现了九条幽深的火焰通道。

    临近一看,三人便发现眼前这九条深邃的通道皆通向了深远神秘的幽暗之处。

    每条道路上都充满了无尽的神秘之感,尤其是中间的那条更是幽暗无比,通道的上方还写着一个玄奥古朴的“死”字,散发着无尽的死亡之气。

    其余的八条通道上则写着不同意境的“生”字,通道口上则透露着无限的生机之力。

    这时,只见三人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面梦幻般的水晶墙。

    接着,便看到点点火红色的字幕便出现在了水晶墙上。

    “尔等既然能够到达此处,必定都是心性坚毅之辈,前面有九条通道,进入其中的八条,无生死之忧,进入中心通道之中,九死一生,全凭机缘,待有缘人,得火圣心。”

    果不其然,和自己心中猜测的没错,“火焰圣心”就在这条中心通道中的幽深之处。

    于是,星月便全力运转《心经》,动用“心眼”观察了起来。

    只见,整个中心通道之中都弥漫着一股不祥之气,层层死气覆盖在通道的路面之上,黑色妖异的火焰隐隐闪现,一幅幅恐怖阴森的画面浮现在了星月的眼中。

    尽管如此,星月还是从这九死之中感觉到了一线生机。

    思虑了片刻,星月便决定进入这中心通道之中。

    于是,便对着身旁的火凤、石磊说道:“你二人凭着自己心中的感觉从其余的八条通道中选择两条,进入其中即可,在里面你们可以得到你们自己相应的机缘,而且没有生命的危险,至于我吗?”

    星月沉吟了片刻。

    “我一定要得到‘火之圣心’,救我心爱之人,无论多么艰难,多么危险,即使是九死一生,也在所不惜!”

    “此次,生死的确难料,望你二人珍重,我希望你们二人以后能够走出乾域,踏上至强之路!”

    听到星月的生死临别之言,二人皆沉默地低下了头。

    接着,便看到星月义无反顾地冲进了中间通道之中。

    “星月,我随你一起面对。”

    看着星月离去的身影,只见石磊也向着中间通道走了去。

    见状,火凤一下就把石磊拉了回来,气愤地说道:“枉你还自称是星月的兄弟,难道你要进入其中,为星月添乱吗?”

    感受着中间通道中那令人心悸的死亡之气,石磊终究还是无奈地叹了口气,心里只能默默地期盼着星月这一路顺利了。

    “谢谢你火凤,刚刚是我冲动了,我也知道凭我的实力进入其中必然会拖累到星月,但是作为星月的兄弟,看着他孤身一人深入到未知的险境之中,你知道我的内心之中有多痛苦吗?”

    石磊心中不是滋味地说道。

    “哎!我又怎能不明白呢?我又怎能体会不到呢?”

    不知何时,火凤也开始佩服起了星月,而且与星月待在一起,竟然有一种来自心灵深处的安心。

    不知不觉中,火凤已经发现自己不知从何时起,已经对星月产生了浓浓的爱慕之意。

    也许就是星月一直以来对木心的那份执着的爱感动了自己吧!虽然星月是为了木心而奋不顾身,但那份为爱执着的神情却深深地烙印在了火凤的心底深处。

    有时火凤的心中也会涌现出丝丝的羡慕之情。

    “好了,石磊你我二人也不要悲观地傻站在这里了,这样毫无意义,对星月更是一点帮助也没有!”

    “星月把你我二人带到这里,机会难得,我们二人需抓住这次难得的机会,进入这八条通道之中,锤炼己身,夺得机缘,这样才算不辜负了星月的好意!”

    说罢,只见火凤用心感受了一下,便果断地进入了第三条通道之中。

    而石磊也隐隐感觉到了第六条通道好似在召唤着自己似的,于是便也毫不犹豫地踏了进去。

    此时,在中心通道中的星月正处在痛苦万分之中,星月宝体被无尽的漆黑如墨般的火焰炙烤着,这些火焰都带有着强烈的腐蚀性,并且附带着丝丝的死气。

    此刻,星月早已被折磨的是体无完肤,甚至身体的有些部位已经被腐蚀地露出了森森白骨。

    不仅如此,而且体内还有着阵阵异常强烈的狂暴之意正不断地冲击着星月的心神。

    渐渐地,星月的体内也出现了暗灰色的死气。

    “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一直走下去!”

    只见,星月强忍着疼痛,一声也没吭地咬牙坚持着不断向前走了下去,痛苦万分、神色扭曲的星月走着走着,渐渐的仿佛失去了知觉。

    《心经》还在体内不停地运转着,星月的灵魂也发出了特殊的光芒,体内的星云漩涡正在疯狂地吸收着通道内的灵力,传入到五行印记之中,通过五行奥义的运转被星月所吸收。

    只见,得到灵力补充的星月,宝体熠熠生辉,破坏的部位正在不停地被修复着。

    但是随着星月的不断行进,终究还是敌不过这霸道异常的黑色火焰,宝体依旧被继续破坏着,一块块肌肉渐渐变成了暗黑色,失去了生机,从其身上慢慢地脱落了下来。

    修复的频率赶不上破坏的速度,情况要比星月预想中的要严重许多。

    如果就这样下去,相信用不了多久,星月便会油尽灯枯,最终化为灰烬。

    但即使是这样,星月仍然毫不畏惧,在经历了心塔三层中“生死之海”的考验之后,星月的心境已近乎一种永恒的状态。

    此刻,星月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便是得到火之圣心,帮助木心重铸身躯。

    时间就这样漫长地走着……

    此时,星月的身体早已是残破不堪,白骨森森,唯独那双漆黑的眼睛还是那么的透亮,闪动着丝丝的清明。

    如果再走下去的话,可以预见星月肯定会陨落在这通道之中。

    尽管这样,星月还是在不知不觉地走着,星月心中也不知道何时才能走出这通道之中,但星月心中却清楚自己每走一步就会离得到“火焰圣心”更近一步。

    随着时间地慢慢推移,星月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幅人形骨架,也不知道星月究竟忍受了多大的痛楚。

    也许是星月的这份执着感动了这片天地,就在星月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

    只见,星月一脚踩下便变幻了一番天地,来到了一处由无数跳动着的火焰组成的大殿之中。

    来到大殿后,星月便有了种死而重生的感觉。

    周身漆黑霸道的火焰也随之消失不见了,而且宝体的白骨也在骤然间爆发出了浓郁的生机,刚刚被腐蚀的肌肉在这股强烈的生机之力下也重新长了出来。

    白嫩的肌肤更是仿佛婴儿一般,不光好看而且充满了狂暴的力量。

    看来任何非凡的实力都得经过非人的磨炼才能造就,真是“祸兮福所倚”,在这种霸道异常的黑色火焰的炙烤下,如果能够忍受住这种非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坚持下来,必将脱胎换骨。

    此时,星月体内新生成的筋骨之上附带着黑色火焰的气息,狂暴霸气的力量顿时展露无遗。

    “哈哈,看来我的选择是对的。”

    感受着体内雄浑的力量,星月开怀大笑地说道。

    稳固了一下提升的实力,恢复了一下力量,调整好了状态,星月便开始观察起了这座火焰筑成的大殿。

    只见,大殿之中散乱分布着大片的骸骨,入眼的皆是白骨累累,而且从其不同的形态、姿势,都可以看出这些人身前都经历了莫大的痛楚。

    想来这些人也都是一些不甘平庸之辈,明知这通道九死一生,还这般奋不顾身。

    一方面是为了得到“火焰圣心”,另一方面估计也是在追求着武道的极致,这都是一群值得尊敬的武修。

    心中想着,只见星月满便怀敬意地朝着这些尸骨深深地鞠了一躬。

    就在这时,只见一颗光芒四射的火焰一般的心脏晶石,慢慢地跳动着从地面上的白骨之中飘升了起来,顿时整个大殿便变得耀眼璀璨了起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