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草草结束 放逐之地
    ..,

    看着地面上消失不见的星月,萧城主二话没说便全力对特使出手了。

    帝境强者,全力出手,顿时天地为之色变,强强相碰,剧烈的灵力波动不断地从高空之中阵阵传来。

    不一会儿,便看到特使犹如坠落的流星被萧城主一拳轰到了地底深处,地面上瞬间出现了巨大的窟窿,周围则裂开了无数的沟壑。

    本以为萧城主会就此罢手,谁知萧城主在空中再次朝着地面上的窟窿接连轰了数拳,层层猛烈的拳威直达地底深处。

    “萧悠,你至于为了一个死人,与我大打出手,结为死敌吗?”

    只听到地底深处传来了特使无尽的咆哮之声,声音之中仿佛带着数不尽的屈辱似的。

    接着,便看到特使从地底之中弹射而出,身上的华服早已破烂不堪,浑身气息不稳,嘴角有着丝丝血迹,哪里还有之前帝国特使的那份雍容高贵之气。

    “萧悠算你狠……”

    特使愤恨地看着萧城主,咬牙切齿地说道。

    “哼!你若再聒噪半句,信不信老夫立刻杀了你!”

    萧城主紧盯着特使威胁地说道,平淡的语气中透露着不容置疑的坚决。

    众人都觉得此刻的萧城主是真的生气了,特使若真敢再说话,恐怕萧城主真会立即出手杀了特使。

    特使心中也明白,萧城主之所以罢手,皆是因为自己帝国特使的身份,而且特使心中更清楚,杀伐果决的萧城主确实有杀了自己的实力,毕竟自己与萧城主差了两阶的修为。

    故而此时特使选择了默不作声,他还真怕萧城主会突然暴起,然后不顾一切地杀了自己。

    凝视了特使片刻,看到其一直沉默不语,萧城主也不好再对其出手,怒哼了一声,便带着昏迷的石磊和受伤的火凤拂袖而去。

    场中只剩下了丢尽脸面的特使,窃喜的冰炎,重伤的木家兄弟,生死不知的金霸以及围观的众人。

    看着萧城主离去的背影和那种无视自己的感觉,特使就气得直哆嗦。

    缓了一会,只见特使帝境的实力陡然而出,大声宣布:“进入十强的武修,届时到帝都皇城报道,这次大比的第一为金族金霸!”

    宣布完,特使便也怒气冲冲地离去了。

    “那金霸是死是活还未可知,怎能就这样草率地宣布结果!”

    “就是,这次帝国大比略有不公!”

    “我也赞同!”

    ……

    至此,帝国大比在人们的失望之中拉下了帷幕。

    ……

    放逐之地乃是傲世帝国中最为神秘的地方,也可称之为帝国的牢笼,据说是帝国的开创者傲世雄机缘巧合下所发现的一处秘境。

    放逐令牌掌握在傲世家族的直系血脉之中,通过放逐令牌沟通天地空间,形成空间漩涡,把一些有天赋的实力超强的叛逆者直接放逐到此地!

    被放逐之人进入放逐之地中,有死无生,迄今为止还没有听说谁能从放逐之地中出来。

    此刻,星月就被放逐到了空间漩涡之中,在时空乱流之中漂流了很久,最终来到了放逐之地。

    只见,星月静静地躺在一片荒芜之地上,整片空间都处在一种死寂之中,没有灵气,毫无生机,不远处有着一堆堆的白骨,形成了一座座奇形怪状的小山丘。

    星月由于本能地强行激发了灵魂气息,故而一直处在昏睡的状态。

    这时,只见星月的体表突然泛起了星星绿光,闪动着丝丝光晕,不断地在其体表流转着,也给这死寂的环境带来了点点生机。

    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见星月的手指开始轻微地动了动,接着嘴唇也微微张了张,过了一会,星月的眼睛便缓缓地挣了开来。

    印入眼帘的是一片荒芜的死寂,刚要起身,脑袋之中便传来了阵阵困乏之感,接着便开始剧烈地疼痛了起来,有种撕裂般的感觉,仿佛脑袋要炸裂开来似的,不仅如此,星月的身体也开始痉挛了起来。

    忍着剧痛,深吸了一口气,星月试着运转了一下灵力,结果刚一调动,浑身便开始剧烈地疼痛了起来,顿时一种痛不欲生的感觉传遍了全身。

    也不知过了多久,星月才渐渐缓和了过来。

    看着周围的累累白骨,听着轻微的呼吸声,感受着四周寂静的有些可怕的环境,星月才明白了这个放逐之地究竟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此地就是要让人心如死灰,绝望而死,即使是心志坚定之辈,也要让你在这样的环境之中渐渐地心生绝望之意,自生自灭。

    这简直就是傲世帝国对“叛逆者”心灵上最狠的惩罚。

    这时,星月注意到了在不远处有着一排正襟危坐着的金色人形骨架特别的引人注目,从其骨架中隐隐散发出来的灵力波动来看,这些人身前皆是帝境强者,尤其是中间的那副骨架,闪动着异常闪耀的光芒,散发着阵阵强烈的威压,给星月的感觉这人身前要比萧城主的修为要强的多,最起码应该是七、八阶的帝境修为。

    哎!像这样非凡的大能者都被困死在了这个地方,现如今无法调动灵力修为且只处在灵境的我,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恐怕会难如登天啊,星月顿时便变得心灰意冷了起来。

    过了一会,星月才轻叹道:“哎!能活多久就活多久吧!能够来到这个世界中已经算是万幸了,何必再求那么多呢!再说木心已经陨落,我也生无可恋,倒不如死了,来的痛快。”

    这样想着,星月反而一下子变得轻松了起来,全身的痛楚顿时也减轻了不少,感觉也没那么痛了,慢慢地星月便起身站了起来。

    看着周围的一切,星月眼中充满了浓浓的好奇之色,就准备在这四周转转。

    “星月……星月……”

    就在这时,星月突然好像听到了脑海深处有人在呼唤自己,刚开始星月还以为是错觉,后来这声音渐渐清晰了起来,而且星月感觉这就像是木心的声音。

    使劲地摇了摇头,星月喃喃:“难道是我受创较深,产生了幻觉!不可能呀!此处也没有别人,到底是谁发出的声音?”

    “嘻嘻……”

    感觉到星月疑惑的表情,木心在其脑海之中轻笑了起来。

    “星月你的感觉没错,我的灵魂并没有消散,现在就依附在你的灵魂之中,不过你的灵魂也好生奇怪,竟然能够让我的灵魂在这里存在。”

    听到确实是木心在说话,星月顿时激动地浑身颤抖了起来。

    “木心是你吗?是你吗?”

    “是我,星月,我就在你的灵魂里!”

    星月立马闭上眼睛感知着自己的灵魂,果不其然,发现了一个心脏一般的绿色光点,慢慢地只见这个光点化作了一个缩小版的木心,感觉到星月是在看着自己,木心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木心你居然没死,那真是太好了!”

    星月一下子便激动地有些说不出话了,过了好半天,才缓了过来。

    “木心你怎么会在我的灵魂里了?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平静下来的星月有些不解地问道。

    “其实,直到我死,我才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原来我是‘木之圣心’拥有了灵智进化而来的,也难怪从小我就没有父母,而且爷爷还特别的疼爱我,‘木之圣心’生机无限,而当时恰好你的灵魂之中散发着一种奇异的力量,融入了你的眼泪之中,然后滴入到了我的身体里,在这种神秘的力量下,我的灵魂化作了‘木之圣心’进入了你的灵魂深处,现在我就是木之圣心,木之圣心亦是我!”

    “原来是这样,真是没有想到你居然是木之圣心所化!我也没想到我的灵魂之力居然还有这样的作用!不过,不管怎样,只要你能活着就好,我们能在一起就好!”

    “没错,我们只要能在一起就好!其他的都是次要的!”

    二人就这样幸福地享受着这份劫后余生的宁静。

    也不知温存了多久,星月才从这份情景中走了出来,才意识到二人现在还处在困境之中。

    两人现在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该如何离开此地。

    在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地方,灵境的武修是待不了多久的。

    “木心,我们得想办法尽快离开这个地方了!”

    星月扫视着周围的一切,皱着眉头说道。

    “没错,我们得离开这里,外面还有好多地方等着我们去游历了,我还没有去过其他域界,不过星月你也不用这样心急如焚,即使出不去,那也无所谓,起码我们两个人是在一起的,纵然是死,我们也是开心幸福的!”

    听到木心这样暖心的话,星月心中想到:“我此生能有如此女子对我倾心,即使是最后死在这放逐之地,此生也没有遗憾了;不过,我星月又怎么能让我心爱的女人陪我死在这里呢!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拼尽全力离开这个地方。”

    于是,星月便开始看着这荒凉的地方,苦苦思索起了该如何离开这个地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