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木心惨死 放逐星月
    ..,

    而离星月不远处的木心,在看到自己喜欢的人即将被三道金刃粉身碎骨时,心中就是一阵绞痛。

    此时,木心她怎能忍心看着星月就这样死在自己的面前,之前星月奋不顾身替自己抵挡冰炎攻击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接着,便看到木心的眼神变得坚定了起来,仿佛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

    “星月,这回就让我来替你抵挡吧!”

    只见,木心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好像换了个人似的,义无反顾地冲向了三道犀利的金刃,用自己的娇躯挡在了星月身前。

    “轰!”

    只见,木心瞬间便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被轰飞到了空中,三道金刃更是就像死神的镰刀一样无情地没入了木心的体内,肆意地破坏着木心的躯体。

    此时,木心浑身布满了裂纹,感觉身体随时都快要散架了似的,体内的筋骨已经全部碎裂,剧烈的疼痛使得木心忍不住的颤抖着。

    此刻,星月早已睁开了双眸,看着被金刃轰飞了的木心,大声地咆哮道:“不!不!不……”

    只见,星月赶忙飞快地抱住了正要落地的木心,此刻木心躯体上的裂纹也开始爆裂开来,汩汩鲜血瞬间便染红了衣衫,星月手忙脚乱地按着木心流血的伤口,可是任凭星月如何努力,也阻止不了木心继续崩裂的伤口。

    无能为力地看着怀中奄奄一息变成了血人的木心,星月仰天悲戚了起来,伤心的泪水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

    “木心,你这又是何苦了,我宁愿自己受伤,也不想看见你受到半分伤害!”

    “我又何曾不是呢?星月你受伤了,我也会心疼的!好了,不要哭了,你哭起来真难看!对了,星月我现在是不是特别难看?”

    “你在我心中永远是最美丽的!”

    “……你就会哄我开心!”

    说着说着,木心便用仅剩下的一点力气抬起手来触摸起了星月的脸颊,仿佛是要永远记住这种感觉似的。

    “星月抱紧我,我感觉好冷……”

    “你不要再说话了,不要再说了……”

    看着木心每说一句话,伤势便加重一分,星月那是看在眼中,痛在心里,于是更加紧紧地抱着木心,生怕木心会随时离开了自己。

    “星月在你怀里的感觉真好,真想就这样……一辈子……待下去……”

    “星月,我感觉好困!真想……好好……睡一觉……”

    有气无力地说了两句,木心那充满了无限留恋与不舍的双眸便缓缓地闭上了,抚摸着星月脸颊的手也垂了下去,身体之中仅剩的半点生机也渐渐地消散了。

    “不……”

    眼睁睁地看着木心离自己而去,星月心如刀绞,痛苦地咆哮了起来。

    豆大的眼泪簌簌地落了下来,滴在了木心的胸口之上,慢慢地融进了木心的身体里。

    星月就这样跪在地上,抱着木心,垂着头,心痛不已地抽噎着,这时就连星月自己都没有发觉,他的灵魂正散发着丝丝九色光芒融入到了他的眼泪之中。

    慢慢地,木心的身体化成了点点晶莹的绿光,开始一点一点地消散在了空中。

    见状,星月瞬间便变得疯狂了起来,使劲地抓向了那些点点绿光,越是拼命去抓,消散的就越快,就越是抓不到。

    “不……不……”

    此时,星月绝望地嚎叫了起来,悲痛的声音是那般的撕心裂肺,使得围观的众人也都心生一股悲伤之意。

    而此刻谁都没有察觉到,就在木心的身体全部消失时,一缕毫不起眼的绿光飘落在了星月身上,融进了星月的身体之中。

    “木心就这样彻底地离我而去了!什么都没有留下!”

    星月失魂落魄地喃喃,接着便看到星月跪在木心消失的位置,一手扶地,一手不停地捶打着地面,嚎啕大哭了起来,口中还一直喃喃着:“木心你回来!你回来!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一旁的萧老也没有想到会突生变故,发生这种悲剧,此刻萧老心中更是有着丝丝的歉意——“要是能早点拦下来,也许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

    眼看着木心陨落,星月神伤,一旁的石磊与火凤也是悲愤不已,不知该如何开口安慰星月。

    而看到这一切的特使却满不在乎地笑了笑,冲着场中的金霸使了个眼神。

    接到特使的授意,只见金霸冷漠地一步步朝着星月走了去,而星月却跪在原地一动不动,一直处在一种悲伤痛苦地情景中,无法自拔。

    “傲世杰,你有些过分了,难道这还不够吗?帝国这是在选拔人才吗?”

    萧老一边气愤地说道,一边已经调转浑身灵力,做好了随时与特使交手的准备,这次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星月出什么事了!

    “哼!萧悠用不着你来教训我,帝国大比是要为帝国选拔出最优秀的人才,一个沉浸在儿女情长中的武修,即使他是阵法师,也定不会有太大的成就的!怎么萧悠你确定要为他出头,要干涉帝国大比,成为帝国的叛逆吗?”

    特使眼神阴翳地紧盯着萧城主,以一种威胁的口气冲其反问道。

    “无耻!动不动就拿帝国出来压我,不是我萧某小看你,你能代表帝国的意志吗?在这里狐假虎威,今日之事我就进行干涉了,看你能奈我何!”

    说罢,一股剑拔弩张的氛围便传递了开来。

    “是吗?”

    只见,特使话音刚落,二人便不约而同地飞向了高空,大战了起来。

    此刻,场中的众人不约而同的全部盯向了高空,虽然看不清交战的场面,但从空中传递下来的灵力波动也能感知到空中的大战是异常的激烈。

    “哈哈!看谁还能救你,多次坏我好事,损我颜面,这次我必让你痛苦万分的死去!”

    此刻的金霸得意洋洋,一副胜利者的狂傲姿态。

    看着一步步接近星月的金霸,明知不敌的石磊奋不顾身地冲向了金霸,同时火凤也护在了星月的身边。

    只见,石磊挥舞着大地之拳与金霸对轰了一下,瞬间就被金霸轰得抛飞了起来。

    “星月,兄弟一场,我尽力了!”

    然后,石磊便重重地摔在了坚硬的地面之上,晕死了过去。

    接着,便看到火凤同样被金霸猛烈的拳风轰到了很远的地方,才止住了脚步,此刻火凤感觉自己的胳膊就跟废了似的,连一点知觉都没有。

    这时,只见金霸纵身一跃,飞向空中,调动全身的灵力,从上而下,携无尽的霸气一拳轰向了地面上的星月。

    感觉到了危险的星月,本能地抬起了低垂着的头,心中的滔天恨意崩发而出,愤恨地看向了金霸,灵魂中散发的丝丝混沌气息骤然爆发,金霸根本就来不及反应,便从空中跌落了下来,身体不停地抽搐着,好像是经历了什么剧烈的痛楚似的,接着便看到金霸昏死了过去,生死不知。

    不远处的冰炎看到金霸突然遭遇的这一切,心中暗自窃喜了起来,幸亏刚刚自己没有出头,要不然后果真是无法想象。

    突然发生的这一切,自然惊动了高空中交战的萧老与特使,二人皆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

    这时,只见星月那双无尽深邃的眸子透过层层云雾盯向了特使。

    特使顿时便浑身发冷,有种如临深渊的感觉,而且灵魂刚刚竟有一瞬间颤栗的悸动,虽然这种感觉稍纵即逝,但特使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

    心中不禁在想:“一个灵境的武修怎么会给我这种威胁,难道是错觉,我的感觉应该不会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特使便看向了萧城主,只见萧老也是眉头紧锁,一幅思索的表情。

    “看来我的感觉没错,这个星月是有问题,留下来是个祸害,还是斩草除根更为稳妥一些。”

    只见,特使趁着萧城主思索片刻的间隙,手中陡然出现了一个金光闪闪的令牌,依稀看到上面镌刻着“放逐”二字,闪动着神秘的威能。

    接着,便看到特使催动令牌,将其打向了星月。

    “尔敢!傲世杰你至于对一个灵境的武修使用‘放逐’令牌吗?他和你有多大的仇怨!”

    萧城主非常气愤地说道,同时心中也有些无奈,放逐令牌一打出,即便是他也无力回天,不能阻止!

    “谁让他给我一种威胁的感觉呢!”

    只见,令牌停留在星月的头顶,猛然间爆发出了一阵璀璨的金色神光,显现出了巨大的“放逐”二字,充满了无尽的威严,接着便看到这“放逐”二字化为了无形,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一下子便把星月吞入了其中,做完这一切,金色的漩涡便瞬间消失的无隐无踪,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