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三才显威 阴险卑鄙
    ..,

    虽然平日里与这两位族兄有些过节,但看到自家族兄在向自己求救,木心还是有些不忍,心中觉得自己的族兄不能就这样被灭杀了,何况自己最爱的族长爷爷是那么的看重此二人,于是木心便转头看向了星月。

    在木心那般温柔求助的目光下,星月怎能拒绝!

    再说了收拾了木家兄弟二人,对自己也确实没有什么好处,反而会使得金霸与冰炎接下来能够更好地对付自己,所以即使是木心不求助,星月也不会让木家兄弟身死的。

    此时,星月早已将三才三心阵法构建完成,接着便看到星月冲着石磊、火凤、木心点头示意,四人各自就位,一起催动起了三才三心阵,迎向了空中的金色利刃。

    只见,星月四人操控着三才三心阵瞬间便形成了一个流转着三色光芒的防御光罩,将木家兄弟二人给护了起来。

    刹那间,金色霸道的刀刃便劈在了三色光罩之上,只见光罩在金色刀刃地不断冲击之下,瞬间便塌陷了下去,本以为光罩会被冲破,可谁也没有想到,光罩居然散发出了神秘的三色光芒,在这光芒散发着的力量之下,只见塌陷破坏的地方瞬间便恢复如初了。

    三色的光晕始终环绕在众人的周围,任凭金刃如何的犀利霸道,也难以突破半分,慢慢地金刃的能量耗尽,便彻底消失了。

    “该死!他们操控的是什么东西,难道是阵法吗?竟有这样的威能!”

    这时,金霸的脸瞬间便阴沉了下来,再也没有了之前的从容傲骄,相反则变得表情凝重了起来,金霸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星月竟然就这样没费多大的力气就挡住了自己的全力一击。

    “难道这几个小家伙掌握了远古失传的阵法?”

    此时,帝国特使的脸色也并不好看,心中猜测着。

    场中也唯有萧城主笑眯眯地看着星月四人,面露满意之色。

    这时,只见偏不信邪的金霸,再次爆发出了最强战力,无数的金刃从其体内爆发而出,冲着星月等人急射而去。

    不仅如此,站在一旁的冰炎也发动了最强攻击,数条寒冰火焰形成的冰龙从其手中爆射而出,杀向了星月等人。

    见状,星月四人全力催动起了三才三心阵法,从天之位,地之位,人之位源源不断地通过灵力阵纹锁链将三股灵力汇聚到了阵心之中,再由星月运转五行相生奥义,使得三种灵力彻底地融合增强,反哺到光罩之中,不断地补充着光罩中的损耗。

    无数的犀利金刃和数条寒冰火焰形成的冰龙瞬间便冲击到了光罩之上。

    “轰轰轰……”

    碰撞过后,虽然三才三心阵中的阵纹有些波动,但却并没有多大的影响。

    只见,星月四人操控阵法形成的防御光罩依旧闪动着耀眼的三色光芒,阵中的四人虽然有些疲惫之色,但却毫发无损。

    “这也太变态了吧!四个三阶灵境的武修竟然通过阵法抵挡住了金霸、冰炎联手的最强攻击!”

    “这到底是什么阵法?”

    ……

    此时,场中有些颇有见识的武修也识出了星月四人是在操控着一个威力巨大的阵法对抗着金霸、冰炎,他们心中也都在猜测着,同时眼中也露出了欣羡贪婪之色。

    此时,比试场上一时之间陷入了僵局之中,金霸站在原地紧盯着星月,眼中的怒火仿佛要燃烧了起来,恨不得立刻冲过去击杀了星月,星月这是再一次让他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如此的难堪,再次使得他失去了独属于他一个人的光芒。

    此刻,星月四人也没有主动出手,而是一边紧盯着金霸、冰炎二人,一边在恢复着消耗的灵力。

    “萧城主,不错嘛!居然为帝国寻觅了一个阵法师,为帝国增添了一个不可多得的奇才,你看这样如何,此时他们在场中谁也奈何不了谁,这样比试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我们就以他们的修为高低来进行排名如何?”

    特使虽然微笑着同萧城主商量着,但却给人一种不容置疑的感觉。

    听着特使绵里藏针的话语,萧城主心中就一阵不爽,毫不留情地说道:“你身为特使,朝令夕改,成何体统,帝国的威严何在,怎能让众武修心服口服!”

    萧城主如此驳面地说道,使得特使猛地一下便站了起来,怒视着萧城主,帝境强者的气势瞬间爆发,浩浩荡荡的威压传递了开来,此时特使看起来就像是这片天地的主宰一样。

    在这般威压之下,围观的众人皆惶恐地跪倒在地仰视着特使,甚至就连星月构建的三才三心阵法的灵链在这威压之下也有些不稳,随时都有破裂的可能。

    “哼!在我五行城中,还轮不到你来撒野!”

    说罢,只见萧城主身上一股同样的帝境气势崩发而出,争锋相对地与特使的帝境威压碰撞在了一起。

    无形的碰撞之后,只见萧老依然原地不动,而特使却后退了三步。

    尽管二人都刻意地只针对对方,避免殃及伤害他人,但即使是这样,碰撞过后,在场的众人还是感觉就像天塌了似的,众人的灵魂感到了深深的颤栗,心中更是恐惧到了极点。

    “哼!萧悠你占据天时、地利优势,气势叠加,没什么了不起的!”

    特使不服输的找了个借口说道。

    而萧城主只是淡淡地看了看特使,什么话也没说。

    看到萧城主轻蔑的态度,特使的脸色变得是愈发的阴沉可怕,仿佛都快要滴出水来了。

    ……

    而就在萧老与特使的气势碰撞了之后,三才阵法的阵纹灵链也终于在这威势的冲击下崩碎了,接着三才三心阵便随即消散了。

    这时,只见金霸与冰炎对视了一眼,二人便一前一后地攻向了星月。

    “金刃一击!”

    “冰炎囚笼!”

    瞬间便至,尤其是金霸的攻击——更是叠加在一起的三道金刃。

    眼看着离星月后背越来越近的金刃,金霸充满‘怜悯’地看向了星月,心中发狠道:“这回我就让你付出血的代价,让你粉身碎骨,看谁还能救得了你!”

    “卑鄙无耻!”

    只见,看到这场中突然所发生的逆转,萧老冲着特使骂道。

    见状,特使只是看着萧老阴险得意地笑了笑。

    而此时的木心、石磊、火凤三人,不仅刚刚在阵法运转之时耗费了太多的灵力,使得体内的灵力有些不接,而且阵法的突然蹦碎,也使得三人受到了不小的反噬。

    此刻,三人根本就无力再帮星月抵挡二人的攻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而早已控制住伤势的木家兄弟再看到金霸的攻击时,也是毫无抵抗之心,躲得远远的。

    星月默默地看着这一切,心中也暗叹了一声:“既然避无可避,那就全力防御吧!”

    只见,星月调动全身的灵力,大地铠甲瞬间便覆盖周身,体表泛动着星光月辉,体内的星云漩涡仿若黑洞一样急速旋转,吸收着周围的五行灵力,最终汇入了五行印记之中,五行相生相克的奥义运转,将其全部转化成了极寒之气喷涌而出,刹那间冰雪世界便笼罩在了周围。

    此刻,星月心中呐喊:“我星月怎么能够做困兽之斗了!”

    于是,星月便主动冲向了冰炎,大地之拳施展开来,携无匹之势一拳便轰向了冰炎的‘冰炎囚笼’,大地功法本来就对寒冰功法有一定的克制作用。

    只见,在星月的拳势之下,‘冰炎囚笼’一个接一个地皆破碎了,但同时星月也已力竭,冰蓝色的火焰附着在星月的拳头之上,不断地灼烧着。

    这时,三道金刃已接踵而至。

    “难道我星月要死在这里吗?”

    此刻,星月心中不禁自问。

    “哎……”

    长叹了一声,星月有些遗憾地闭上了眼睛。

    看到星月面临生死之境,萧老怎能见死不救,只见其向前踏出一步,就要出手救下星月。

    谁知在一旁早就有所防备的特使抢先一步挡在了萧老的面前,强势得意地说道:“萧悠,难道你要干预帝国大比,蔑视帝国的威严吗?”

    就在这一瞬间,萧老已经明白自己在特使的干预下是无法救下星月了,心中只能祈祷星月能够独自抵挡下来,逃过此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