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激战冰族 星月受伤
    ..,

    “星月,小雅喜欢你!她对你动心了!”

    刚一离开炼器师公会,木心便有些吃醋地对着一旁的星月说道。

    “是吗?木心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怎么就没有看出来呢?星月还有这样的魅力?”

    一旁的石磊有些不解地问道。

    “石磊有时候你是真有些呆傻,小雅表现的那么明显你都没有看出来,你没看到她那最后看向星月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浓浓的不舍之情吗?不信你问星月,他肯定感觉到了。”

    “星月是不是真就像木心说得那样吗?”

    “呵呵,我心中只有木心一人!”

    星月微笑着冲石磊说道,并没有直接回答石磊。

    而木心在听到星月的回答之后,却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看着星月与木心这般的拥有默契,石磊从心底替二人感到高兴,但却故意面露不悦地冲星月说道:“星月你还没有回答我了,你到底感觉到了没有?”

    “呵呵!走吧……”

    ……

    三人离开炼器师公会之后,便换了一身普通的装束,而且面戴黑纱,一直行走在五行圣城中一些僻静的地方,不断地躲避着金族的耳目。

    即便是这样,三人还是被人注意到了,而且还被跟踪了,怎么也甩不掉。

    于是,便看到星月冲着木心、石磊使了个眼神,随即三人便走向了一个僻静的巷子之中。

    “有点意思,你就是那个让金霸灰头土脸的星月吧!能够发觉我在跟踪你,还算有点实力。”

    只见,一身穿玄冰色长袍胸口绣着一团火焰标志的俊美青年看着星月阴笑着说道。其身后则跟着四名二阶灵境的冰族武修。

    “你就是四族六杰中的第二人——冰族天才冰炎,四阶灵境修为,自创绝技—冰炎囚笼,其实力足以与金霸一争高下,不过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何故要跟踪我呢?”

    星月一边毫不畏惧地质问着冰炎,一边暗中已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全身肌肉紧绷,体内五行灵力流转,准备随时先发制人。

    星月心中明白像金霸那样狂傲的人虽然不敌,但还是可以做好防范的;但像冰炎这样阴毒的人可就难说了,这种人沉着冷静,就像毒蛇一样紧盯着你,随时随地会给予你致命一击。

    “哈哈,小子还算有点眼力,你是与我没有仇怨,不过,你千不该万不该碰我冰炎的女人,我冰炎看上的女人,何曾被其他人染指过!所以今日你必死无疑!”

    冰炎眼神阴毒地说道,仿佛是在宣判着星月的死亡似的。

    “冰炎,休要胡言乱语!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女人?”

    这时,只见木心嗔怒道。

    “好!好!好……那一会我定让你‘生不如死’,求着做我的女人,哈哈哈……”

    说罢!冰炎五人便率先出手了,没有丝毫的犹豫与啰嗦。

    顿时,寒冰之气弥漫开来,漫天雪花飘飘,寒气阵阵,五人手持灵力形成的寒冰之剑无情地杀向了星月等人。

    阵阵寒气袭来,冰冷的气息瞬间便侵入了体内,使得三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而且反应也变得迟钝了许多。

    看着迎面而来的五道寒冰剑气,星月和石磊立即催动灵力,大地奥义施展而出。

    只见,周围转瞬间便被一层土黄色的光芒所覆盖,大地的沉重厚实弥漫开来,冰炎等人的动作一下子便变得沉重了起来,翠绿色的木之灵气则从木心的双掌之中喷涌而出,源源不断地为星月二人输送着生命灵气,使得二人始终都处在最佳的战斗状态。

    这时,只见早已有所准备的星月出手更快,眼中浮现出一阵阵恐怖的意象,一座座山峰拔地而起,巍峨的矗立在大地之上,就像是撑起了这片天地,大地的沉稳厚重之意被星月发挥的淋漓尽致。

    除却冰炎之外,冰族的另外四人瞬间便觉得好似陷入了泥潭之中,无法自拔。

    “哼!这样才有点意思!”

    此时,冰炎心中那是异常的愤怒,他没有想到堂堂四阶灵境的自己率领着四名二阶灵境的武修在交战之初居然被两个二阶灵境所抗衡,心中真是倍感屈辱。

    突然冰炎看着一直躲在二人身后的木心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我倒是给忘了,原来是我的女人一直在帮着你们了,让你们一直保持着最佳的战斗状态,那就从她下手吧!我看没了她的辅助,你们能够坚持多久。”

    然后,便看见冰炎对着冰族四修使了个眼神,自己则调动全身灵力,携带着冰冷至极的火焰拳头闪电般地轰向了木心。

    “卑鄙无耻!”

    见状,星月暗骂了一声,但奈何现在被冰族四修纠缠着根本就脱不了身。

    而此时,木心也正为二人提供着灵力,根本就腾不出手来抵挡。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星月丝毫没有顾忌与金霸交手时灵力耗损给身体带来的伤害,再次强行催动灵力,打退了与之纠缠的三人。

    即刻回援,但此刻冰炎的拳风已至,木心已是避无可避。

    见状,星月怎么能忍心让木心受伤害了!

    于是,便看到星月大地之铠覆盖周身,毫不犹豫地抱住了木心,一个转身便挨上了冰炎的拳头。

    “轰!”

    一声巨响,星月和木心便被轰到了很远的角落,大地之铠早已碎裂,‘哇’的一声,数口精血根本控制不住地从星月口中喷涌而出,洒落在木心的衣服之上,使得木心看起来血迹斑斑,无比凄惨。

    这冰炎四阶灵境的全力一击果然厉害无比。

    此刻,星月的体内充斥着一种冰冷刺骨的白色火焰,犹如跗骨之蛆,不断地撕咬着星月的经脉,阵阵钻心的疼痛使得星月冷汗直流,全身不停地颤抖。

    但即便如此,面如金纸的星月还是看着木心露出了一丝勉强的微笑,因为他知道在他的抵挡保护之下,木心没有受伤。

    “怎么样,我的‘冰炎囚笼’滋味如何?”

    冰炎看着自己拳头上跳动的火焰,得意玩味地阴笑道。

    看着星月为了保护自己而遭受这么大的痛楚,木心的眼角顿时流下了心疼的眼泪。

    同时一手搭在星月的身上,不停地向星月输送着自己的本命精气,勃勃的生机不断地滋养着星月受损的经脉,但是由于境界的限制还是抵不上破坏的速度。

    不一会儿,木心便因为本命精气的耗损,脸色变得惨白了起来,木心怀中的星月看到这一切后,心中那是阵阵心疼,于是星月立刻便不再接受木心传输过来的本命精气了。

    “星月你让我给你治疗好不好?”

    木心伤心地哭着恳求着星月。

    “没用的!你还是保存实力,逃离此处吧!快走!快走……”

    星月有气无力地艰难说道。

    “星月你是知道的,我是不会离你而去的!”

    说着,木心便更加用力地搂紧了星月。

    石磊见到二人这边的处境,拼命般地向这边冲来,但奈何在冰族四修的围攻之下,石磊怎么也冲不过来,无法搭救二人。

    “哼!都什么时候了你俩还敢在我面前你侬我侬,真是找死!看到你兄弟那个拼命的样子了吧!我很好奇如果我当着他的面把你杀了,你说他会是个什么表情呢?”

    说罢!狠辣的冰炎便再度向星月、木心出手了。

    只见,冰炎左手持着携带着寒冰剑芒的灵力之剑瞬间便至,右手之中则升腾着森白色的火焰轰向了二人。

    星月见状,知道这次冰炎的攻击又是避无可避,于是拼尽全力再次抱住了木心,用自己的后背去抵挡了冰炎的攻击。

    瞬间,灵力之剑便刺入了星月的后背之中,冰寒至极的寒气再次侵入了星月体内,与此同时冰炎的右拳也轰在了星月身上。

    “轰!”

    “噗……”

    一股血柱顿时冲向了天空,接着便向四周洒落了下来,使得木心浑身都是星月的精血,白皙的脸上充满了点点红心,一切是那么的凄美。

    “不……我木心有何之好,值得你星月为我这样一次次的受伤,你让我此生如何报答于你!”

    木心再次将深受重伤的星月搂在怀里,不停地哭泣抽噎着。

    此时,星月全身已无半点气力,狂暴的寒冰火炎之力正在星月体内疯狂般地肆虐着,看着梨花般哭泣的木心,星月强忍着疼痛冲着木心挤出了一个笑容。

    “我没事……不用担心……你不要哭了,哭了就不好看了……怎么报答我,我只想你永远的在我身边!”

    听到星月的这番话,木心把星月抱得更紧了。

    “好,我永远陪在你身边!”

    木心激动哽咽地说道。

    “哼!既然这样,我就成全你们三人!”

    此时,冰炎脸色阴沉地仿佛快要滴出水了,看见自己喜欢之人居然这般对星月情深意重,心中那是异常的恼怒。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