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圣心辅助 石皇成帝
    ..,

    二人离去之后,石皇看了手中的大地圣心,随即目光之中便透露出了丝丝的果决之色,一步步地朝着石族的传承之地走了去。

    此时的石皇已经下定决心要在大地圣心的辅助之下,接受石心大阵的皇境极限考验成就帝境。

    “星月,你说爷爷不会是准备去传承之地了吧?”

    走出大殿的石磊有些担忧地问着一旁的星月。

    “不用猜测了,爷爷一定是去传承之地突破去了!只是不想让我们二人担忧,没有明说罢了!”

    “像爷爷这样的人,既然下定了决心,就不会再改变什么,也不会因为你我的劝说而放弃,我们还是在心中默默地支持他吧!”

    “再说了如果爷爷不去传承之地突破的话,爷爷定会抱憾终身的,去了传承之地爷爷即使是陨落在了石心大阵之中,也是虽死犹荣,也是心甘情愿的。”

    “不过,我相信爷爷在大地圣心的全力辅助之下,定能顺利成就帝境的,我们就静等着爷爷的好消息吧!”

    听到星月的开导劝慰,石磊才渐渐释怀,一点点地放下了心中的担忧。

    “星月你说得对,大地圣心是我族的圣物,定然会护佑爷爷的,而且爷爷也在九阶巅峰皇境沉淀了多年,我相信爷爷一定会突破桎梏的,再说了爷爷深思熟虑选择的路我们也不应该去横加干涉!”

    石磊仿佛一下子就看开了许多,明白了许多……

    星月也没想到石磊居然领悟转变的这么快,心中猜测着——看来觉醒了血脉之力的石磊似乎是变得比以前更加通灵了许多!

    ……

    静修了两日,两人之前紧绷着的神经终于得到了彻底放松,慢慢地恢复进入到了最佳的状态之中。

    这两日,星月特别享受在深夜飞到古堡之顶,仰望星空的感觉。

    满天的闪闪星光和皎洁月辉洒落在星月的躯体之上,星月感觉有一种传至灵魂深处的宁静之意。

    身心感到是那么的自然舒畅,有时甚至觉得自己好似融入了这片星空似的,感觉自己仿佛化身成了星空中的一颗闪亮着的星辰!

    而且星月还发现其身体之中的星云漩涡也在若隐若现地自行运转着,不停地吸收着这些来自星空中的光芒,一点点地滋补着自己的肉身。

    而石磊仿佛是真正明白了整个石族对自己的期望。

    恢复到了最佳状态之后,便一直在石族的演武场上挥汗如雨,拼命般地修炼,有时有些坚持不住的时候,便会朝着传承大殿的方向看上一眼,然后便又精神饱满地修炼了起来。

    每当看到石磊这幅拼命的样子时,星月就有些心疼,照此下去的话,石磊迟早是会心神崩溃、是会累垮的。

    但星月又不能说什么,这种情况也只有自己心中真正明白了才行!

    于是,星月将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传承大殿方向,口中喃喃:“爷爷,您快点突破出来吧!只有您出来了,也许石磊才能不这般!才能真正放下吧!”

    ……

    而此时,处在石心大阵中的石皇正在同四十九个石人激烈交战着。

    只见,已经激战了两日的石皇浑身血迹斑斑,到处是伤,有的地方甚至还在汩汩流血,满头白发披散,一身灰袍也早已破烂不堪。

    但此时石皇的战斗意志却是愈发地高涨了起来。

    大地圣心环绕在其周身,不停地旋转着,不断地释放着精纯的大地本源之力滋补着石皇那破败不堪的肉身,为石皇提供着源源不断的突破能量。

    在大地圣心的这般鼎力相助之下,石皇更是毫无顾忌地在四十九个石人之中肆意冲杀,一双大地神拳,犹如山岳一般,气息沉稳,大开大合,威力慑人。

    渐渐地,石皇对大地真意的领悟是越来越深,而且其受伤的**也在大地圣心本源之气的滋润之下重新塑造,力量变得更为强横了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石皇的拳威是愈发的强盛,由开始的不堪抵挡,渐渐变成了势均力敌,再后来已是游刃有余。

    此刻,石皇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竟会在半只脚已经踏入帝境的四十九个石人的围攻之下坚持了这么久,此时的石皇意气风发,更是感觉随时就会突破桎梏,迈入帝境之中。

    约末过了半日,只听到石心大阵中的石皇暴喝一声,体内的帝境壁垒顿时全部打通,一股恐怖的气息瞬间弥漫了开来,充斥在石心大殿之中。

    接着,便看到大地圣心也在猛然间爆发出了更为强盛的本源精气,自行进入了石皇的体内,得到本源精气的滋补,石皇顿时浑身力量充盈,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强大。

    没过多久,石皇便彻底地迈入了帝境。

    浩荡的威压一下子铺天盖地地传递了开来,充斥在石心大阵之中。

    只见,四十九个石人的动作瞬间便变得迟缓了起来,根本来不及作出反应,这些石人便在石皇的帝境拳威之下一一变成了粉碎。

    原来这便是帝境之威,果然不可同日而语,感觉着体内澎湃的强大力量,石皇有些老泪纵横的感觉,期盼了这么多年的帝境终于突破了。

    此时,只见大殿中心的那颗闪动着金黄色光芒的心脏则爆发出了惊人的气息笼罩在了那些粉碎的石人身上,只见那些石人在这气息之下瞬间便完好无损地凝聚了起来,然后一一有序地回到了原先位置,矗立不动。

    渐渐地,气息消散,变得沉寂了下去,再次成为了石心大殿中的永恒雕像,静静地守护着这传承之地。

    默默地看着这一切结束之后,石皇神情肃穆充满敬意地朝着中心的“先祖之心”深深鞠了一躬。

    接着,石皇看了一眼大殿中的一排排石像,便将手按在了灵力之门上,神秘的光芒一闪,便从石心大殿之中传送了出来。

    而此时,星月与石磊正静静地躺在石族古堡之顶,脑袋枕着双手,欣赏着美丽的夜空,享受着夜晚的静谧。

    “星月,这都好几日了,你说爷爷什么时候才能出来呢?”

    “我想应该快了吧……”

    ……

    谁知话音刚落,一股毁天灭地的恐怖气息突然间从古堡之中传出,瞬间便传遍了石城。

    在这般气息的威压之下,整个石城的人都从梦中惊醒了过来,随之而来的便是内心的巨大恐惧。

    星月与石磊离石皇散发出来的威压如此之近,更是首当其冲,半分也动弹不得,但二人心中却是无比欣喜。

    他们知道这是爷爷突破的气息,知道爷爷顺利通过了传承之地的考验,突破到了帝境。

    这时,石皇才发现自己从传承之地出来时,心中开心的竟忘记了收敛气息……

    为了安抚受惊的石城中人,只见石皇眨眼间便飞向了高空,运转灵力,大声说道:“大家不必惊慌,刚刚是我石敬山突破帝境所致,叨扰之处,还望大家见谅!”

    听到石皇充满歉意的温和声音,石城中的人们才放松了下来,接着各种议论声便在城中传递了开来。

    “原来是我们城主突破到帝境所引发的动静!”

    “我们石城终于再次诞生帝境强者了!”

    “石皇成帝了,看来我们以后见到城主得改称石帝了!”

    “五大五行主城,其余四大主城之中都有帝境强者,如今我们石城也终于出现帝境强者了!想一想就感到很是开心……这下我们去外面,也可以自豪地说‘我们是石城之人了’!”

    “恭贺城主成帝!”

    “恭贺城主成帝!”

    ……

    石城中的原始居民都发至内心地替石皇感到高兴!有的人甚至是激动地流出了眼泪。

    整个石城都洋溢在一种开心、欢快的气氛之中。

    感受着石城中原始居民的真挚祝福,石皇心中也很是欣慰。

    随即,石皇望了一眼突然间变得灯火通明的石城便回到了古堡大殿之中。

    而在石皇散去帝境威势之后,星月与石磊也从古堡之顶返回到了大殿之中。

    只见,二人来到石皇身边,脸上堆满笑容地说道:“恭贺爷爷通过传承之地中石心大阵的皇境极限考验,顺利迈入帝境,成为石帝。”

    “呵呵,其实爷爷这次能够突破,那是多亏了有大地圣心不遗余力的相助,要不爷爷肯定会陨落在石心大阵之中,所以爷爷最应该感谢的人是你!好了,不说这些了,我们三人都值得庆贺,走咱们喝酒去。”

    说着,石帝一边将大地圣心交到了星月手中,一边径直朝古堡中的藏酒阁走了去。

    “星月真是感谢你,爷爷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这样彻底开怀高兴过了!”

    “好兄弟,说这些做甚,难道你爷爷不是我爷爷吗?走吧!咱们还是去跟爷爷喝酒去吧!”

    “好,走……”

    “走!”

    ……

    不一会儿,两人便来到了藏酒阁中。

    此时,石帝早已坐在宽大古朴的石凳上面独酌了起来,随着二人的加入,三人渐渐开始豪饮了起来!

    酒入肝肠,星月顿时便觉得这石族的陈年佳酿是那般的荡气回肠,那般的豪迈大气,那般的深邃厚重。

    这般感觉细细品来真是回味无穷,让星月顿生留恋忘返之意!使得星月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好酒!这般感觉当真是让人豪气冲天!我喜欢沉浸在这种感觉之中!”

    “呵呵!那你就多喝一些,爷爷这里有的是!”

    “来星月,我们再干一杯!”

    ……

    喝着喝着,三人便醉意朦胧,忘却了时间,忘却了忧愁……渐渐地进入了醉梦之中。

    ……

    直到第二天清晨,当那一缕缕充满朝气的阳光透过古堡的窗户抚摸着二人的脸颊时,二人才开始微微转醒,而此时,石帝早已不见了踪影。

    过了一会,两人彻底清醒了之后,才在藏酒阁的墙壁上发现了石帝留下的快要消散了的灵力字迹。

    “我已进入磁重密室中巩固境界,帝国大比在即,你二人立刻前往五行圣城,路上一定要多加小心!”

    ……

    “星月我们这就去收拾行囊,前往五行圣城!”

    看到石帝留下的字迹,石磊和星月说了一声,便去准备了。

    ……

    没过多久,二人便准备妥当了,没有停留半分,星月与石磊便在老仆的目送之下离开了石族古堡,赶往了五行圣城!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