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鹬蚌相争 坐收渔利
    ..,

    辽阔无边的无神草原之上,星月和石磊二人正在地毯式地不断搜寻着大地圣心的踪迹。

    此时此刻,二人已经在这无神草原之中找寻了三天……

    然而,却连大地圣心的一点踪影都没有发现,失落的情绪开始渐渐在石磊的心底滋生。

    “星月,看来我们的确是想得简单了,正如爷爷说得那样——能够有幸遇到一次大地圣心已经是天大的机缘了,现在就更不要说是得到大地圣心了,这等圣物好像确实与我们无缘!”

    “再找上几天,如果到时候还是没有找见,那我们就回石城修炼吧!”

    此刻,石磊觉得这样一点把握都没有的找下去,有些浪费修炼时间了,于是开口冲着星月提议道。

    “也不要那么失望,再说了圣物岂能轻易得到,我们再找上十天,如果还是一点头绪也没有的话,那时我们再回石城修炼去。”

    星月说罢,两人便又开始继续搜寻了起来。

    ……

    又过了几天,就在星月与石磊正在找寻大地圣心时,突然来了一波气势汹汹的人马。

    这些人全部都是身着翠绿色的劲裝,手持一把粗壮柔韧的藤条,一看他们便是木族的武修。

    “喂!石族的那个小子,你给我站住,你的身上怎么会有独属于我们木族中人的生命气息,我们木族的那帮人马是不是被你杀的?如实道来,如若有半句假话,定叫你好看!”

    只见,这帮人马之中为首一人趾高气扬地冲着石磊吼道。

    堂堂石城少主在自己家族的圣地之中被木族中的一些“阿猫阿狗”这般吼着侮辱,石磊的心中顿时觉得无比的愤怒。

    就在石磊准备奋起灭杀这些木族武修时,一旁的星月突然伸出手按在了石磊的肩膀之上,冲其摇了摇头,示意石磊不要轻易出手。

    就当石磊不明所以时,这时一波身着金色服饰的人马气焰更加嚣张地冲了过来。

    只见,这群武修之中为首一人,身穿金色的战甲,手持一把金色大刀,高大威猛,威风凛凛。

    星月从此人身上感到了一丝丝危险的气息,很显然此人的修为乃是九阶巅峰武境。

    “木族的这位兄弟,可否帮个忙,将石族的这个小子,交给我们,他对我们很重要!”

    只见,金族的这位首领直接冲着木族的那位领头之人说道,言语之中颇有些威逼的感觉。

    而且听这金族首领的口气,星月觉得这金族首领定是认出了石磊石城少主的身份。

    “这样不好吧!我怀疑他杀了我族之人,我必须把他带回族中去,不如你们金族卖我们木族个面子怎么样!”

    木族的那位领头之人非常反感金族首领那种高高在上吃定了自己的感觉,蹙着眉头似笑非笑地回应道。

    两位首领谁都不服谁,谁都想让另一方臣服于对方,一股争锋相对的味道慢慢地弥漫了开来。

    此时,两帮人马彼此对视了起来,剑拔弩张,都有一种恨不得吃掉对方的想法,大战一触即发。

    而星月与石磊二人反而被晾在了一边,不被注意,此刻成了这场上唯一的旁观者,静静地看着鹬蚌相争。

    也许在两帮人马心中根本就没把星月与石磊当回事,早就将两人视为了囊中之物。

    “我们金族卖你们木族个面子,凭什么?你们是个什么东西!我金族之人看上的人就是我金族的,有你们什么事!杀不杀你们木族之人和我们有关系吗?”

    金族首领霸道蛮横地说道。

    说罢,不待木族之人反应,金族首领便手持那把金色大刀劈向了木族众位武修,无可阻挡的霸道锋锐之气瞬间便劈裂了两位木族的武修。

    点点猩红散落在了空气之中,瞬间便点燃了木族众位武修仇恨的火焰。

    “金族,你们太过分了,兄弟们杀了他们!”

    看着自己的族人弟兄瞬间便被劈成了两半,木族首领心中简直是愤怒的无以复加。

    接着,两帮人马便互相厮杀了起来。

    满天的藤蔓枝条与无数锋利的金色刀气交织在了一起。

    顿时,鲜血飞溅,血肉横飞,惨痛之声不绝于耳。

    “啊……”

    ……

    这时,趁他人无暇顾及,星月悄悄地对石磊说道:“石磊,一会趁他们两败俱伤,注意力分散,没有提防之时,你出手对付那木族领头之人,我来对付那金族首领!”

    “我们要‘趁他病,要他命’,争取给予他们雷霆一击,灭杀这两支队伍。”

    “嗯。”

    听星月这么说道,石磊早就急不可耐了,随即便点头应答。

    于是,两人便暗中准备了起来,静等时机的到来。

    由于金属性天生克制着木属性,所以同等级的金族武修对木族武修有着一定的压制效果。

    刚开始时,两方人马的实力还不相上下。

    渐渐地,木族之人便越来越处于下风,而金族之人则一点点地占据了全面优势。

    随着时间地推移,木族领头之人更是明白,如若不进行最后的奋力搏杀,恐怕木族最终将会完败。

    于是,便听到木族领头之人大声喝道:“木族之人,听我号令,一齐施展,剥夺生命!”

    只见,其余还有战斗力的木族武修纷纷祭出了头顶的本命藤条,朝着木族首领高速地旋转了起来。

    很快,木族首领就汇聚所有人之力,凝结出了一条更加粗壮且充满杀机的狰狞藤条,迅捷般地攻向了金族武修之中。

    其中两名金族武修更是躲闪不及,瞬间便被洞穿,体内的生机一下子便被粗壮的藤条所吸收,补充到了各位木族武修体内,而两名金族武修的身体则迅速地干枯了下去。

    “好生歹毒!石磊一会得多加小心!”

    看着木族中人阴毒的手段,星月出言提醒着身旁的石磊。

    金族首领看着木族首领率领木族之人瞬间便扳回了颓势。

    随即,便也不甘示弱地开始反击了起来。

    “金族之人,结‘金之利刃’阵。”

    “杀!”

    “杀!”

    ……

    随着金族首领的一声令下,只见金族武修全都祭出了手中的金刀。

    这些金刀仿佛听到了远古召唤似的,爆发出了阵阵耀眼的金光,散发着强大的威能,纷纷飞向空中,汇聚成了一把锋芒慑人的金色巨刀,朝着粗壮的藤条劈了下去。

    而木族领头之人看着从天而降的金色巨刀,也操控着粗壮的藤条狠辣地挥击而去。

    只见,一条粗壮有力的狰狞藤条与一把金色耀眼的锋锐刀刃猛烈地碰撞在了一起。

    “砰砰砰……”

    顿时,剧烈的声响便传递开来。

    随即藤断刃碎,两方人马纷纷狂吐精血,脸色煞白,只是木族之人伤得更为厉害一些。而两位首领则更是气息萎靡,一蹶不振,仿佛一阵风就能将其吹倒似的。

    就在此刻,星月、石磊二人抓住时机果断出手了。

    只见,星月一出手,便动用了自己全部的实力,大地之铠覆盖全身,星辰之光环绕周身,一双携带着星芒的拳头以势无可挡的气势轰向了金族首领。

    “尔敢……”

    金族首领眼见一双拳头蕴含着无敌之势不断地在其眼中无限放大,知道已经避无可避,便顺手强拉过身边的两位气息奄奄的金族武修前去抵挡。

    星月拳风所过,摧枯拉朽,两个金族的武修瞬间便被轰成了血雾。

    而金族首领虽然没死,但也被星月那双拳的余威轰到了很远的地方,嘴里不停地吐着精血。

    此时,躺在地上重伤的众位金族武修看到金族首领在危难之时,竟是这般地对待同族之人,心中愤恨不已,皆恨透了金族首领。

    金族首领也察觉到了情况不妙,此刻心中只想着迅速地离开此地,根本就顾不上其它,起身就逃。

    星月怎么可能放过他,纵身一跃,那充满了无尽星芒的双拳再次轰向了金族首领。

    金族首领感觉到背后的强烈拳风,顿时便吓得肝胆欲裂,根本没有心思再去抵挡,脚步加快,拼命逃去,奈何重伤的他怎么也逃不过星月追赶的速度。

    “啊……”

    只见,在星月强劲的拳风之下,金族首领的背部瞬间便凹陷了下去,接着便出现了一个血窟窿,眼睛睁得大大的,跌倒在地了。

    显然,金族首领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想必在他死的那一刻,心中一定后悔无比——当时怎么就没有先去对付星月、石磊二人!

    随即,星月便将金族首领的尸首扔向了金族其他武修之中,只见其他金族武修早已被金族首领刚才的所作所为寒了心。

    纷纷怒目愤恨地看着金族首领的尸首,眨眼间,心中的恨意便再也压制不住,彻底爆发了出来。

    只见,他们用仅剩的气力将金族首领的尸首几下子便撕成了粉碎,野蛮疯狂地发泄着他们心中对金族首领残害同族的无限愤恨。

    而做完这一切,他们心中竟对星月生出了些许感激之意。

    也许这也是在感激星月能够给他们一次惩罚背叛者的机会吧!

    这些金族剩余的武修心中也清楚对于此刻没有战斗力的他们,接下来等待他们的命运将会是什么,也明白星月虽然给了他们武者应有的尊重,但终究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于是,他们相视了一眼,便纷纷看着星月,拿起手中的金刀朝着脖子摸了去,一股股的鲜血瞬间便冲向了天空。

    在夕阳西下的无神草原之中显得是那么的凄美,仿佛是在诉说着他们尊严的落幕似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