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石族重地 磁重密室
    ..,

    这几日,星月在石磊的带领下,欣赏了整个石族古堡,不仅领略了其中的古朴典雅之美,而且还了解了石族的基本状况。

    石族当今的现状要比星月想象中的还要严重,整个石族嫡系之中只剩下石磊与族长石皇,至于古堡之中的其他石族武修则都是一些旁系的分支血脉。

    在这般情况下,也难怪石族会势弱,会被其他四族之人任意欺辱。

    至于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石族现如今的情况,石磊也不是很清楚,他只是知道石族在很久以前经历了一场大变,使得其人才凋零,结果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整个石族之中也只有族长石皇知道那场变故,但星月从石磊口中得知——族长石皇却从未和石磊提及过什么。

    每当石磊问及此事时,石皇总是叹息一声,神色充满悲戚地说道:“该是你知道的时候便会告诉你的!”

    就这么模棱两可的一句话便将石磊给搪塞了过去。

    其实石磊心中明白爷爷既然这般做法,那就说明石族当年的那场变故涉及到了石族根本不能惹的超级势力或者是顶尖人物。

    爷爷是怕自己徒增烦恼,影响修炼罢了,当自己的实力超越爷爷时,或者是达到爷爷认可的程度时,估计这件事情的真相就知道了。

    “石磊你也不必如此伤怀了,你我兄弟一起努力修炼到无上境界,到那时石族的辉煌必将会再次重现!”

    这时,只见星月鼓励着心情略微有些失落的石磊。

    “星月,我相信我们一定能够实现的!我们一定会振兴石族的!”

    星月那发至内心深处鼓舞的话语就仿佛是充满了无尽的魔力,直达石磊的心神,使得石磊顿时便不再颓废,开始变得信心满满了起来,浑身就像是拥有了无穷的力量。

    随后,便看到两人怀着坚定的信念走向了石族密室重地。

    ……

    石族密室重地与无神草原并称为石族的两大圣地,如今石族完全掌控的则只剩下了这石族古堡之中的密室重地。

    这石族密室重地也是大有来头,据说是当年石族先祖用一块附带磁性的“天外陨石”外加上天地宝材——“皇天厚土”打造而成的,里面充满了天地灵性,最为适合修炼之人突破之用。

    这块人形大小的天外陨石内藏着多重空间,每个空间都被打造成了不同威能的密室,分别用来锤炼不同境界的石族优秀子弟,它曾经为石族培养了大量顶尖的人才。

    但奈何石族现在子弟之中血脉之力太过稀薄,根本就没有几个优秀的子弟能够“享受”这密室重地的锤炼。

    而今日石磊与星月便要进入这武境修为之中考验最难的“磁重力室”之中修炼突破。

    此时,二人已来到了大殿之中,站在了大殿中天外陨石的旁边,静候着族长石皇开启这密室重地。

    看到走进大殿之中精神饱满的石磊与星月二人,石皇满意地点了点头。

    随即,便见到石皇没有任何犹豫,催动周身灵力,朝着天外陨石便打出了一道土黄色的灵力印记,之后便看到天外陨石光芒大盛,将石磊与星月笼罩在了其中。

    而两人也在这强烈光芒的照耀之下,一瞬间便从大殿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最终被传送到了磁重密室之中。

    “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

    说罢,只见族长石皇袖袍一挥,大殿之上便出现了一块水晶屏幕,接着上面闪过一道璀璨的光华,随即便幻化出了石磊与星月二人进入到密室之中的影像。

    此刻,族长石皇与老仆那炯炯有神的目光一起紧盯着水晶屏幕,开始默默地注视起了密室之中石磊与星月的一举一动。

    而石磊与星月刚进入密室之中,就感到了扑面而来的铺天盖地的压迫之感,这股压力无孔不入,瞬间便使得二人浑身上下无不处在深深的煎熬之中。

    没过多久,只见豆大的汗珠便不断地从二人的额头之上滴落了下来,此时二人已经略微有些压力了。

    又过了一会,二人浑身的衣服也被满身的汗水给浸透了。

    不仅如此,而且密室之中的压力还在不断地增大。

    此时,二人顿感压力倍增,体内也有一种异常沉重的感觉,尤其是二人的双腿更是重逾千斤,感觉就像是要深深地镶嵌在地面上似的。

    “石磊,这个磁重力室果然名不虚传,确实可以通过压迫之力激发我们身体的潜能,我喜欢这个地方!”

    这时,只见星月对着一旁的石磊轻松地说道,眼中颇有些兴奋之意。

    “星月,你真是个受虐狂……不过这般情况之下……你还能轻松地和我说话……看来你还是没有感觉到压力,你真是个变态!”

    眼见星月在这般压力之下,依旧是这般的轻松,石磊有些艰难的断断续续地开口与星月说道,同时心中也甚是佩服星月。

    “你不是一样在和我说话,莫要小看了自己!”

    看到石磊略微艰难的样子,星月随即便给了石磊一个坚定的眼神。

    而这“磁重密室”仿佛是在回应着二人似的。

    只见,密室周围吸附着的“皇天厚土”刹那间便爆发出了无比炽盛的土黄色光芒。

    瞬间,便飘洒在了二人身上,顿时二人便感觉就像是泰山压顶一样,身上的压力骤然间便加重了几分。

    不仅如此,而且压力还在慢慢递增着。

    此时,只听到二人粗重的呼吸声更加响亮地回荡在了这寂静无声的密室之中。

    石磊虽然依旧挺立地站在原地,但却根本无法移动半步,双腿就像是注了铅似的,而星月身上的压力仿佛要更重一些,他也有同样的感觉。

    从始至终,二人进入这密室之中就一直停留在原地,根本没有移动半分。

    “星月,有没有胆量……我们向中心区域挑战去,那里的压力可是这里的十倍都不止……你有没有这个勇气?”

    此刻,只见石磊顶着巨大的压力艰难地冲着星月说道。

    “是吗?你怎么不早说,我早就想看看自己的极限在哪里了,现在就让我好好见识一下这中心区域的压力,也看看到底是否有你说得那样可怕!”

    话音刚落,只见星月心意一动,身上便凝结出了土黄色的“大地之铠”,散发着强劲的光芒,为星月抵挡着来自于四面八方的压力。

    一瞬间星月周身上下的压力便减轻了许多,没有停留半分,星月径直朝着中心区域一步步地走了去。

    此时,星月目光坚定,步履踏实坚定,身上自有一股“勇往无前”的无敌气概。

    “好小子,有点魄力,就应当迎难而上,勇往直前,石磊那个臭小子就没有这般无上勇气!”

    此刻,大殿中的族长石皇对星月的这种迎难而上、丝毫不惧的作为甚是欣赏,毫不吝啬地赞誉道。

    而随着星月地不断挺进,周身的压力果真是如石磊所说得那般变得越来越大了,渐渐地,星月的步伐变得异常艰难了起来。

    但即便是如此,星月依旧在一步步地向前挪动着。

    随着时间地不断推移,慢慢地,星月身上的大地铠甲开始一点一点地碎裂了。

    接着,星月贴身的服饰也跟着崩裂碎了。

    就在这时,磁重密室中星月所处的位置突然间涌出了大量浓郁的金黄色光芒,骤然间星月身上的压力便陡增了数倍。

    而在这突然猛增的压力之下,星月没有一点准备,双膝一下子便跪在了地上。

    感觉就好像是星月刚刚的举动触犯了‘磁重密室’的威严似的,转瞬间便给了星月一个下马威。

    而即便是面对这密室中来自四面八方的巨大压力,星月依旧没有半点屈服的意思。

    只见,其适应了一下这样的压力,便开始慢慢起身,不停地尝试着站立起来。

    但刚一站起来,还没有站稳,就又被压得跪倒在地……一次又一次……就这样机械式地不断重复着。

    而随着星月地一次次起身,压迫之感也越来越强烈,仿佛这“磁重密室”就是要让星月屈服一样。

    此时,星月的皮肤也剧烈的威压之下,开始渐渐地渗出了丝丝血迹。

    “哼!我星月怎么能让这小小的“磁重密室”打败了!”

    “啊……”

    接着,便听到星月低吼了一声,猛地站了起来,心灵深处的呐喊之声爆发而出,回荡在这磁重密室之中,久久不能散去。

    此刻,他那不屈的身影在这密室之中显得是那么的雄壮!那么的伟岸!

    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更大的压迫之感,一阵阵的疼痛袭来,一次次地冲击着星月的身心。

    不一会儿,星月便被压迫地吐出了一口精血。

    但就在这时,星月的体表突然涌现出了无数的星光,极速地旋转了起来,而且越转越快,渐渐地,肉眼便看不清楚了。

    很快,只见星月就被一层朦胧的星光所包裹,浑身充满了神秘的气息。

    而星月的体内则是有无限的耀眼星光融入进了其肌肉纹理之中,散发着阵阵强大的力量,使得其肉身很快便再次适应了此时的压力。

    “看来之前还是低估了星月的体质,没想到这小子的体魄竟然这般强悍,压迫到一定程度后,竟然能够自行运转保护周身,难道这小子是超级势力中的嫡系弟子,他是出来历练的……”

    “哎!老夫这么大岁数的人了,想这么多干什么,简直就是自寻烦恼……总之星月他对石磊的那份兄弟之情是不假的,相信他是不会害石磊的!”

    此刻,大殿中的族长石皇看着星月在密室中一系列振奋人心的表现,沉思了一会,便自言自语地说道。

    而此时处在磁重密室的星月则再次进入了一种玄妙的境界之中,就如同当日在石城城门口顿悟一样似的。

    星月感觉身上旋转着无尽的星光,就像一个个神秘的小漩涡似的,吸收着磁重密室中金黄色的光芒。

    慢慢地,星月感受到了大地的气息,随着时间地不断推移,这种感觉越来越是强烈。

    随即,星月的脑海里便呈现出了一幅幅雄壮的画面——大地散发着勃勃生机,巍峨的山峰此起彼伏,在大地的尽头有着一座高耸入云的神山屹立在天边……种种画面诠释着各种不同的大地奥妙,星月仿佛身临其境,再次感受了一番极致的大地奥义。

    ……

    没过多久,便听到星月体内‘嗡’的一声,九阶武境的壁垒便被打破了。

    磁重密室中的大地灵气蜂拥般地冲入了星月体内,与其体内悬浮寄存着的星光一起滋润着他的筋骨肌肉。

    此刻,只见星月的体表不一会便浮现出了一层土黄色且夹杂着点点星光的大地铠甲,看其威力似乎又比之前增强了不少。

    很显然,此时的星月成功地突破到了九阶武境。

    这时,这间磁重密室对星月再无半分影响,留在此处已无太大意义。

    于是,星月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石磊,便从密室之中传送了出来。

    “星月恭喜你!顺利突破到了九阶武境!”

    族长石皇看着星月笑眯眯地说道,心中甚是欣慰。

    “嘿嘿……我这也算是不负众望!这还要感谢爷爷,要不是您给我提供了这次难得的机会,我怎么可能突破到九阶武境!”

    只见,星月虽然突破了,但却并没有半分骄傲之意,依旧谦虚且充满感激地冲着石皇说道。

    看着星月不骄不躁,谦虚谨慎的样子,族长石皇心里对星月则是更加的满意了,愈发看星月顺眼了。

    “星月,你不用和爷爷这般客气,爷爷所做得只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凭你的天赋就是不给你提供这次机会,你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突破了!”

    “好了,咱俩也不要啰嗦了,看看石磊这小子怎么样了,要是突破不了,看我怎么收拾他!”

    说罢,只见大殿中的三人目光再次回到了水晶屏幕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