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石门顿悟 族长石皇
    ..,

    片刻的时间,只见星月所处的地方就被一层土黄色的晶芒所覆盖。

    石城上空的天地灵气疯狂地涌入了“石城”二字之中,崩发出了金色的耀眼光芒,浓烈的大地气息从二字之中散发而出。

    此刻,周围的武修皆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但随即他们便被这浓郁的大地气息所迷醉,皆表现出了一幅异常享受的样子。

    这时,星月见到黄袍男子冲着自己微微一指,一道神秘的土黄色的光芒便没入了自己的体内。

    接着,黄袍男子冲着自己神秘一笑,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而且黄袍男子消失的瞬间星月还隐隐听到了“留待有缘人”五字。

    想了一会也没弄明白是什么意思,使得星月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此时,随着那道土黄色神秘光芒在星月体内的滋润,渐渐地星月体表凝结出了一层厚重的土黄色铠甲。

    此刻,星月感觉浑身力量充盈,随即一拳便轰向了地面。

    轰隆一声,尘土飞扬,尽管石城周围比较结实稳固,但地面上还是出现了一个很深的大坑。

    “这个少年好生恐怖的天赋,多少年了都不曾有人能够领悟这‘石城’二字的奥妙,就连我们的城主石皇大人至今都没有彻底领悟其中的真谛,想不到今日却被一个少年顿悟了。”

    远处围观的众人也都纷纷唏嘘不已,对星月露出了欣羡的神情。

    “星月,真有你的,你就是个小变态,这片刻的时间你竟然将我先祖留下的‘石城’二字中所蕴含的真意所领悟,而且还凝结出了我石族的‘大地之铠’,真是羡煞我也!”

    看到星月顿悟并且凝结出了大地之铠,石磊开心地冲着星月说道。

    “我哪里有你说得那般厉害,只是碰巧而已,侥幸领略了些皮毛,离真正领悟还差的远了,你就不要吹捧我了!”

    此时星月心中也甚是开心,笑着对石磊说道。

    说罢,只见二人相视一眼哈哈大笑地向着城中走了去。

    “你们看那不是石城的少主石磊嘛!”

    “没错,就是石磊少主!”

    ……

    “原来那位天才少年竟是石城少主的朋友,看其熟络样子好像关系还很不一般。”

    ……

    望着进入城中的二人,各种议论之声响了起来。

    “快去禀报族长,少主回来了。”

    “少主的朋友就是不一般。”

    ……

    而护卫石城的守卫则充满敬畏和欣喜之色地望向了进入城中渐渐走远了的二人,口中喃喃道。

    走在石城宽阔平整的街道上,星月感觉就像来到了一个石头王国。

    整个路面都是由各种五颜六色的石头铺砌而成,充满了色彩的基调,每条主街道的两旁则是千奇百怪且栩栩如生的石头雕像。

    周围则是分布着用不同大小、不同颜色的石块建成的参差错落的精致建筑,城中熙熙攘攘的人群,大都穿着朴素的衣服在石城之中来来往往。

    整个石城之中充满了自然协调的古朴美感,星月边走边用心细细体会着石城之中这种古老的元素所带来的沉淀,仿佛是在品读着石城悠久的历史似的。

    “星月,我们石城怎么样?”

    看着星月那对石城中的一切都充满了新鲜的目光,石磊满怀自豪地笑着问道。

    “石城确实不错,美观大气,我喜欢石城给我带来的那种厚重、踏实的感觉。”

    走着走着,星月便适应了这座城池的气息。

    渐渐地,星月便有了种心灵上放松的极致感觉。

    石磊与星月就这样走走停停,约末过了半天的时间,两人便来到了石城的中央位置。

    只见,一座通体都是土黄色的石堡呈现在了星月的面前,远远看去,星月发觉整个石堡就是用一块天然蕴含着大地气息的巨型石块打造而成,就像一只匍匐的巨兽矗立在石城中央,镇守着石族,守护着石城。

    “星月这就是我们石族的古堡,我们石族中人就生活在其中,走,我带你进里面看看,顺便见见我的爷爷——石皇!”

    说着,石磊便领着星月径直朝着古堡的中央大殿走了进去,那里是历代石族族长居住的地方。

    “少主回来了……”

    “少主回来了……少主回来了……”

    ……

    只见,守卫在古堡周围的石族武修都纷纷对石磊点头示意,石磊也都笑着一一回应。

    随即,古堡之中的众位石族武修便又都将目光转向了石磊身旁的星月。

    “少主旁边的那位公子是谁了?”

    “那位少年看起来气度不凡,不知道是什么身份?”

    ……

    古堡之中的众人都对星月充满了好奇之色,纷纷猜测道。

    “少主啊!您可回来了,您是不知道,这几个月里族长每天都十分牵挂您,担心您的安危,再加上族中诸事繁杂,族长可是劳累憔悴了不少!”

    “这些日子老奴从族长的眼神之中看出了他对您深深的担忧,要不是实在走不开,估计族长早就去无神草原找您去了,现在您安然回来,族长见到您一定会很高兴的,老奴这就去通报族长去。”

    这时,只见一位衣着朴素的老仆看着石磊神色激动地说道。

    “石伯,爷爷现在在哪里?我这就见爷爷去!”

    石磊听到爷爷身边的老仆这么一说,心中瞬间便充满了愧疚,此时心中也是急切地想见到族长爷爷。

    “不用去了,我来了……哼,这么长时间都不回来,看来是忘了我这个老家伙了。”

    此时,一个雄浑而低沉的声音从大殿的长廊之中传了出来,听起来有些略微生气的味道。

    随即,只见一位身形匀称,体格健硕,眼神之中充满威严的白发老者龙行虎步地进了大殿,坐在了中央位置的石座之上。

    老者身穿一件单薄的灰袍,隐约可以感觉得到那灰袍下的一块块充满爆炸性力量的肌肉在不断地跳动着。

    此刻,星月心中觉得老者只需动动手指头就能弹爆自己,虽然老者神态有些疲惫,但整体看上去老者却是一点也不显老态。

    然后,便看到老者那宠溺的目光转向了石磊。

    石磊看着爷爷那疲惫的双眼之中充斥着的丝丝血红,顿时便感到甚为心疼,眼底深处随即便涌上了泪珠。

    然后便看到石磊眼角泛动着晶莹的泪花,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

    “爷爷,孙儿让您操心、担忧了。”

    “你还知道我是你爷爷,竟然一个人不声不响地就这样去了无神草原。”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我石族男儿有哪个是哭哭啼啼的样子,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久才回来?”

    老人虽然是在责骂石磊,但星月还是能感觉到石皇一字一句中透露出来的那份对石磊的关心和呵护。

    随后,石磊便将在这无神草原上所经历的一切一一地述说了出来。

    当说到木族众位武修跟踪并围杀自己,使得自己差点陨落身死时,只见石皇的神情明显紧张了一下,眼睛微眯,不由得握紧了拳头。

    此时,星月清晰地感觉到石皇心中那可怕的滔天怒火,大殿之中的空气也在骤然间凝结了起来,殿中的温度瞬间便下降了不少。

    “哼!木族之人也太过分了,真当我石族如此好欺负,真当我石族只是摆设吗!”

    “吩咐下去,但凡在无神草原周围徘徊的木族武修全部杀死,一个不留,敢杀我孙儿,就该付出血的代价!”

    只见,石皇愤怒地从座椅之上站了起来,强烈的气劲在体内回荡着,灰袍猎猎作响,然后狠辣地对着身旁的老仆吩咐道。

    “是,遵照族长吩咐!敢对我们少主出手,我们石族一定要让他们血溅无神草原!”

    石皇说罢,老仆便慢慢退出了大殿,开始去布置了。

    此时,星月才注意到老人刚刚坐的看起来异常坚固的威武石座已然在其猛然爆发的气势下化成了点点粉末。

    “好恐怖的实力。”

    此刻,星月心中由衷地赞叹道,心中甚是羡慕,同时也在想着——什么时候也能拥有像石皇这样的恐怖实力!

    不一会儿,石皇便平静了下来,恢复了刚刚平淡的神情,虽然看起来好像从来没发生过什么似的,但星月明白石皇那古波不惊的眼神之中隐藏了无尽的愤怒与杀意。

    接着,石皇便示意了一下石磊,让其开始继续讲述了起来。

    ……

    当石磊说完星月是如何解救自己,两人又是如何结拜为兄弟,又是怎么在无意间发现大地圣心的踪迹后,石皇开始认真地审视起了星月。

    而且,此刻石皇对二人能够在无意中发现大地圣心的踪迹感到颇为兴奋。

    这时,只见老仆又返回到了大殿之中,低声在石皇耳边说了几句关于星月在石城门口顿悟之事。

    随后,便看见石皇双目一亮,爆发出璀璨的精芒,充满威严地紧盯着星月,仿佛要将其看透了似的。

    而且石皇身上还散发着阵阵威压,使得大殿再次陷入了沉静之中,无形之中给了星月一种身心上的压迫,而一旁的石磊却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爷爷正在试探着星月。

    而面对着老人的无限压力,天生不屈的星月丝毫不惧地便迎了上去,那双深邃的眸子之中精光崩射,目不转睛地与石皇对视着。

    ……

    “好小子,不卑不亢,铮铮铁骨,天生宝体,恐怖悟性,你不简单!”

    两人对视了片刻,石皇便散去了周身的威势,满眼欣赏之色地看着星月夸赞道。

    “老爷子您谬赞了,我觉得天赋固然重要,但是如果没有后天的努力,也会渐渐失去优势,即使是资质平庸之辈,也是可以通过后天的无限努力去改变命运的!”

    面对老人的夸赞,星月没有表现出丝毫的骄傲之色,反而异常平静地表达着自己的观点。

    “对,你说的没错……努力决定一切,天赋倒是其次的了!”

    “古今大成就者没有几个生来就天资非凡,大都是一些平庸之辈,但他们都通过自身的无限努力,逆流而上,完成了逆天改命的华丽蜕变。”

    此时,石皇对星月是越看越顺眼,越来越欣赏了。

    “爷爷,星月,你俩这是把我丢到一旁不闻不问,当我不存在了。”

    石磊也没想到星月竟然会有这般见地,和爷爷聊得这般投缘。

    看着星月与爷爷,你一句,我一句的,越说越是起劲,一副完全把自己给忽略掉的样子,石磊再次露出了那招牌式的憨厚笑容,有些“委屈”地说道。

    “你看看你,就不能耐心的在一旁听我俩说上一会,什么时候如若你能有星月这般沉稳了,爷爷也就放心了,对了,过来让爷爷看看你的伤势。”

    此刻,老人心中也是希望石磊能够像星月一样心志坚毅,性情沉稳。

    “哦……”

    只见,石磊乖乖地走到了爷爷身旁,而石皇则将手顺势搭在了石磊的肩膀之上,催动灵力。

    转瞬间,老人手掌中的土黄色灵力在石磊的周身便游走了一遍,对石磊的身体状况有了了解。

    “还好星月及时救了你,要不然你的本源就受损了,如果是那样,那可就麻烦了,会直接影响你以后的修炼。”

    看到石磊有惊无险,石皇这才松了口气,随即便看到石皇脸色有些阴沉地说道。

    “爷爷,倒是忘了和你说了,是星月用木族武修的本命灵根救治的我。”

    “难怪了,木族族人的本命灵根之中有着他们的本命精血,在其精血之中蕴含着一缕缕的生机之力,而且越是木族的嫡系血脉其本命精血之中的生机越浓。”

    听石磊这么一说,石皇便明白了!

    “没错,我当时就是感觉到了那缕生机,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没想到真救了石磊。”

    “要不说一切自有天意,星月你与石磊相识,并结为了兄弟就是一种缘分。”

    “这样吧!既然你们已经结为了异姓兄弟,那爷爷也送你一份见面礼,过几日,你调整好状态,爷爷将你送进我石族密室之中去修炼,你争取在那里突破到九阶武境!”

    “见面礼?密室修炼……那星月先在此谢过爷爷了!”

    “星月,不用这般客气,你既已与石磊义结金兰,那么你就是我的亲孙子。”

    只见,石皇越看星月越是喜欢,和蔼可亲地冲着星月笑眯眯地真诚说道。

    听着石皇如此说道,感受着石皇那如阳光般温暖的目光。

    星月的心中顿时便升起了阵阵暖流,感觉就像是自己爷爷——玄机老人在身边呵护自己似的,于是星月再次对着石皇叫了声“爷爷”。

    “呵呵呵,好好好……老朽今日又多了一个孙儿。”

    “恭喜爷爷又多了一个天才孙儿。”

    此时,一旁的石磊也高兴地说道。

    “哼……关你什么事,调养几天和星月一起去密室重地中修炼去,突破不了九阶武境,不要出来见我。”

    听石皇这么一说,只见石磊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无比,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真是哭笑不得。

    “呵呵!石磊,那密室有那么恐怖吗?你这是什么表情了!”

    看到石磊“有趣”的模样,星月冲其笑着打趣道。

    “星月你是不知道,进入其中即便不死也得脱层皮,那简直就是非人的锤炼!”

    听星月这么一问,石磊哭丧着个脸冲着星月解释着说道。

    “哦,是吗?那我倒是很感兴趣!想进去看看这密室重地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能把‘天不怕地不怕’的你吓成这般样子!”

    此刻,听石磊这么一说,星月心中倒是充满了些许的期待。

    “其实如果能通过密室的考验,还是有很大好处的。”

    “那我们就好好准备去吧!”

    说罢,二人便和石皇一一拜别,离开了大殿,下去修养准备去了。

    ……

    “族长,你觉得他俩能通过这次密室之中的考验吗?之前少主可是一次都没能通过,而且还弄得满身伤痕,毕竟他们的修为才是武境,现在的考验是不是对他们难了点,狠了些?”

    待得石磊与星月离开大殿之后,只见一旁恭敬站着的老仆有些忧虑地冲着石皇问道。

    “玉不琢不成器,不对他们狠一点,就不能激发他们的潜能,老夫相信他们这次一定能够通过的。”

    石皇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心中充满信心地说道。

    “既然能够顿悟先祖在石城上留下的印记,就必然是天赋超群之辈!真不知星月你能给我带来什么惊喜,想必石磊跟上你,也定然会突飞猛进的。”

    石皇心中想着,脸上不由地露出了期待之色。

    “希望少主和星月公子能够顺利通过密室考验,双双迈入九阶武境。”

    一旁的老仆见族长石皇对二人如此有信心,心中便也没那么多的担忧了,心中也很是期待着他们能够在密室重地中突破。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