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草原激战 出手相救
    ..,

    “哼,来的正好,有什么卑鄙手段都使出来吧!”

    只见,石族少主石磊大喝一声,浑身气势飞涨,挥动着威猛的双拳率先迎向了离自己最近的两位木族武修。

    两位木族武修见到石磊爆发出了这般惊人的威势,顿时大惊失色,心中已萌生了退意,攻向石磊的藤条也不由自主地失去了之前凌厉的攻势。

    两人急忙向后退去,转攻为守,做出了抵挡的架势,等待其余木族武修的救援。

    虽说两人是这般想的,但却根本来不及躲闪,转瞬间,石磊双拳携带着猛烈的劲风迎面而来,威猛的拳头不断在两位木族武修的眼中放大,强劲的拳风虽然未至,但已使得两位木族武修的衣服猎猎作响,肌肤隐隐生疼。

    此时,两位木族武修早已没有了先前的张狂之色,心底深处更是充满了惊惧,甚至彻底失去了抵挡的勇气,双腿不由自主地哆嗦了起来,吓得亡魂皆冒。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石磊居然能爆发出这般威猛的攻击之势,眼光之中浮现出了丝丝悔意。

    真不该小瞧这石族少主,“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毕竟这石族曾是辉煌的五大族之首,就算如今势微,仍旧不可小觑,就更不用说是这石族少主了,但是又有什么用了,一切都已晚矣。

    石磊的双拳以摧枯拉朽之势轰碎了挡在两人身前的粗壮藤条,拳势依旧不减,继续向前,轰击在了两人的胸膛之上。

    只见,两人的胸膛迅速地塌陷了下去,犹如两只断了线的风筝被轰飞到了空中,数口精血仿佛不是自己的似的,喷涌而出,在空中形成了两道血红色的凄美弧线……

    “砰,砰……”

    两人跌落在地,瞳孔放大,没有了丝毫动静,不知生死。

    虽然瞬间解决了两位木族的武修,但石磊依旧处于弱势。

    只见,其余的木族武修全力挥动着十几条藤条犹如翻滚着的腾蛇吞吐着刁钻阴毒的信子冲着石磊攻击而去。

    此时,石磊已经来不及全力抵挡,只是转身做了一个简单的回旋防守之势,土黄色的精致铠甲也发出了淡淡的光芒,散发着大地的气息,护佑着石磊的躯体,十几条粗壮的藤条抽打在石磊的身上。

    接着便发出了沉闷的声响,而且还在其铠甲之上留下了数道痕迹,尤其是木族青年首领留下的那道尤为明显,在这般群攻之下,石磊又准备不足,显然难以抵挡,嘴角溢出了丝丝鲜血,受了轻微的内伤。

    “兄弟们全力攻击,杀了这个‘小兔崽子’,为死去的兄弟报仇……”

    看到石磊受伤,木族青年首领露出了丝丝兴奋之色,阴狠地命令道。

    也许是刚刚的战斗激发了石磊不屈的血性。

    只见,石磊大吼了一声,全身竟然在瞬间石化了,周身仿佛覆盖了一层厚重的铠甲,散发着阵阵光晕,就好像是在昭示着石族昔日的荣光似的。

    “杀……杀……”

    接着,便看到石磊再次挥舞着那双拳头,一往无前地冲向了众位木族武修,完全是一副破釜沉舟的拼命之势。

    坚若磐石的一双拳头在一众木族武修之中舞得那是威风凛凛、刚猛无匹,很快……

    在石磊这般大开大合的攻击之下,六名木族武修被石磊瞅准机会全力一击轰成了血雾,但石磊同样也不好受,被其余的木族武修用藤条抽打的狂吐鲜血。

    尤其是那青年首领刁钻阴狠的招式更是防不胜防,每次挥动他那手中异常坚硬的藤条都能击中石磊的要害,就仿佛缠身的幽灵一样,无法闪躲,使得石磊有种钻心的疼痛,石磊身上绝大多数猩红的伤口也都是拜他所赐。

    毕竟,“双腿难敌四手”,更何况是石磊独自一人面对着众多的木族武修。

    随着时间地推移,体力的消耗,石磊早已成了强弩之末,只是强撑着一口气,没有倒下罢了。

    显然,木族领头的青年武修也看出了石磊身体的端倪,于是,更是毫不犹豫地命令着其余众人攻击着石磊。

    只见,五条藤蔓从天而降,疯狂猛烈地抽打在石磊本就重伤的躯体之上,这般接二连三的攻击对于石磊无疑是雪上加霜,使得石磊又接连吐了数口精血。

    最终,石磊在挨了以木族青年首领为首的五位武修的三次攻击之后,再也无力支撑,倒在了血泊之中。

    “难道我今日就要陨落在我石族的禁地——‘无神草原’之中了吗?”

    仰望着草原上蔚蓝的天空,浑身破烂、流着汩汩鲜血的石磊,悲叹了一声,闭上了双眼。

    “石族永别了!愿爷爷能够带领着我石族再创辉煌,恢复昔日的荣耀……”

    此时,石磊心中最后祈祷道。

    “小子,怎么想自杀?别做梦了,本首领怎么能让你这般轻易的死去了,兄弟们你们说对不对?”

    说着,便看到青年首领与其余的四人对视了一眼,仿佛就像是约定好了什么似的,随即五人皆露出了阴毒的目光看向了石磊。

    只见,从五人的头顶突然飞出了五条颜色异常翠绿的细嫩枝条,闪动着妖异的光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了石磊的体内。

    然后,五人同时发力,石磊体内的精血便顺着翠绿的枝条被汲取到了五人的体内。

    而石磊则在瞬间便露出了难以名状的痛苦之色,脸上的肌肉也开始抽搐了起来,浑身更是疼得瑟瑟发抖。

    渐渐地,石磊终于忍耐不住,发出了痛苦的吼叫之声……

    “啊……啊……”

    “哈哈哈……这些精血果真是大补之药,想必全部吞食了其中蕴含的精髓,我等修为必然会提升一个境界的,我们真是得感谢这位‘石城少主’。”

    “而且吸食了他的精血后,我们还可以带着他的人头回到族中换取功劳,随后肯定会得到族长的大力培养,真是一举两得,你们说是也不是?”

    “哈哈哈……首领说得对极了……”

    “哈哈……”

    ……

    只见,五位木族武修皆露出了极其享受的表情,眼角充满讥讽嘲笑地看着躺在地上痛苦咆哮的石磊。

    此时,石磊已经被木族武修所控制,就连自杀也成了一种奢望,只能任其随意宰割,随着木族众人不断地汲取其体内的精血,石磊的脸上再次浮现出了扭曲的表情,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剧烈痛苦。

    “怎么样小子,生不如死的感觉如何?只要你求我,我会和兄弟们让你痛快死去的。”

    此时,木族青年首领看着石磊痛苦不堪的表情,心中甭提有多高兴了,一副得意忘形的小人嘴脸,看着就惹人生厌。

    而石磊怎么能屈服于这样的小人,艰难不屈地拼尽最后的气力冲着木族青年首领怒哼了一声。

    “做……梦……”

    “不知死活的东西,再让你嘴硬。”

    说罢,只见五人更加发狠地汲取着石磊的精血,石磊在转瞬间变得更加痛苦了起来。

    渐渐地,石磊几乎就要快疼得昏死过去了,而木族五人则闭上双眼完全享受了起来。

    “就是这个时候!”

    不远处的星月隐藏在草丛之中,一直在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在等待着最佳的时机出手,之前星月有种感觉如果一开始出手帮助石磊的话,不仅无法助其脱险,而且很有可能自己也会陷入险境。

    这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感觉异常强烈,虽有些说不清道不明,但星月还是选择了相信自己的直觉,没有盲目的出手。

    但此时,星月心中却感到时机已到,再加上木族众人确实已经得意洋洋地完全放松了警惕,于是星月抓住时机,雷霆闪电般地出手了。

    只见,星月从草丛中起身一跃,腾空而起,全身肌肤之中星光流转,一双星光闪闪的拳头仿佛一道流星似的冲着木族众武修俯冲而去。

    根本就不待五位木族武修反应,迅捷的拳风携带着点点星辉瞬间便轰断了石磊身上的那五条嫩绿粗壮的藤蔓,使得木族武修的头顶之上只剩下了半截枝条。

    接着,五声撕心裂肺的凄惨喊叫之声便在这空旷的草原上响了起来,听起来是那么的刺耳。

    只见,五位木族的武修纷纷抱着脑袋痛苦地惨叫了起来,而且口中狂吐精血,精神一下子便萎靡了下去。

    于此同时,石磊身上五条半截的嫩绿枝条则化成了携带着丝丝生命精气的绿色液体渗入进了石磊的身体之中。

    在这绿液的滋润之下,只见石磊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起来,不仅如此,就连石磊的精神也在瞬间稍稍振奋了些。

    看着石磊的状态有所好转,星月便放下心了,微笑着看了石磊一眼,便转身对五位木族武修再次出手了。

    “哪里来的混小子,竟然敢插手我们木族之事,而且还打断了我等的本命之根,兄弟们一起出手杀了他,撕裂了他,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稍微缓和过来的木族青年首领,怨恨的眼神盯着星月咬牙切齿地说道。

    说罢,只见五位木族武修强忍着来自灵魂深处的剧痛冲向了迎面而来的星月。

    无数的翠绿藤蔓从众位木族武修的背后飞出,犹如漫天飞舞的雪花,仿佛被激怒了似的疯狂般地扑向了星月。

    而刚小试牛刀的星月则是对自己的这幅躯体所展现出来的威能,甚是满意,他万万没想到这星月宝体竟会这般强悍。

    于是,看到扑向自己的无数藤蔓时,心中更是显得尤为兴奋,全力挥动着双拳,发出了更为耀眼的星芒,迎了上去。

    只见,双拳所过之处,星光弥漫,无尽的强大威势使得无数的藤蔓寸寸断裂,如天女散花一样散落的满地皆是。

    一瞬间,星月便杀到了众位木族武修的身前,充满力量的星辉之手闪电般地抓住了两位木族武修头顶的那半截嫩绿的枝条,催动全身的气力,猛地用力一拔,两位木族武修的脑袋瞬间便化成了血雾。

    而那半截嫩绿的本命之根则在星月手中再次化成了散发着点点生机的绿色液体,星月顺势便打入了石磊的体内。

    看着自己的两名同伴眨眼间便被星月打爆了头颅,木族青年首领终于露出了惊恐的眼神,心底萌生了退意,开始一步步地向后退去,一边退着一边冲着身边剩余的两名木族武修色厉内荏地吼叫命令道:“你们两个快给本首领上前顶住,顶住……”

    而两位木族武修早已被星月雷霆万钧的手段吓破了胆,哪里还有半分抵挡之心,哪里还顾得上听青年首领的命令,仓惶的转身,撒腿就逃!

    而慌里慌张的两名木族武修又怎么能逃得出星月的手掌心,在几个呼吸之间便被星月追赶了上来,在他们惊惧的目光之中,星月以同样的星光蛮力生生地拔出了他们头顶的本命之根,终结了他们的生命。

    ……

    此时,木族青年首领看着星月的神勇表现,吓得早已是肝胆欲裂!

    一旁躺在地上的石磊看到星月这是在故意一点点地打垮木族青年首领的心理,使其逐渐失去战斗的信念,从而达到不费吹灰之力便可将其灭杀的目的时,其脸上也露出了赞赏的笑容。

    “看来这个俊朗的少年要比我高明许多呀!”

    在追击中的星月也仿佛是感觉到了石磊的心里变化,转头便向石磊笑着做了个鬼脸,就像是在调侃回应着石磊似的。

    而木族青年首领看着星月在追赶自己的同时竟然还这般随意,心中更是又惊又怒,恨不得立即上前撕裂了星月。

    但四位手下的惨死却犹如一盆冷水浇灭了其心中愤怒的火焰,现在青年首领拖着受伤的身体就想尽快地离开此处,哪里还有半分之前的嚣张气焰。

    察觉到木族青年首领心里的起伏变化,星月不再犹豫,加快脚步冲了上去,双拳迸发出了比之前更加强烈的威势轰向了青年首领。

    看着眼中不断放大的两团星光,木族青年首领本就气势微弱,此时更觉得不可抵挡,竟然跪地求饶了起来。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放过我,放过我,叫我做什么都可以……”

    此刻,只见那青年首领颤抖着身躯哆嗦着说道。

    本来木族青年首领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石磊也以为星月不会听其说什么,会干净利落地击杀了木族青年首领。

    然而,星月却收了手,停了下来,指着躺在地上稍稍有了些精神的石磊说道:“只要你恢复了我这位兄弟的伤势,我可以考虑放过你,如果你医治不好!那我也没有留下你的必要了。”

    听到星月这般说道,石磊心底深处顿时便升起了一股暖意,与星月素昧平生,但星月却能做到如此……渐渐地,石磊心中已经把星月当成了真正的兄弟!

    “好的,好的……小人一定将石少主的伤势治好。”

    说罢,只见木族青年首领一幅摇尾乞怜的样子,战战兢兢地向着石磊走了过去。

    就在他正要出手给石磊治疗之时,星月发现其眼底深处闪过了一丝的阴狠之色,于是便暗自防备了起来。

    果不其然,一条极其细嫩的枝条从其手臂之中急射而出,狠辣地冲向了石磊的头部。

    星月生平最恨这种反复无常的小人了,只见早有防备的星月瞬间便抓住了那根枝条,不等青年首领做出反应,猛地一用力,那条胳膊便被星月撕扯了下来。

    而木族青年首领根本就来不及痛呼,星月的另一只手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其头顶的那半截本命之根,使出浑身的力量,一下子便将其拔了出来。

    木族青年首领顿时便尖叫了一声,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了动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花之间。

    星月手持着那半截本命之根站在石磊的身旁,一滴一滴的翠绿色生命精华顺着本命之根滴落了下来,流进了石磊的伤口之中,不断地滋润着石磊的躯体。

    石磊也开始闭上眼睛调息了起来,此刻星月能清晰地感觉到石磊的躯体正在一点点地恢复着生机。

    ……

    渐渐地,石磊睁开了双眼,再次恢复了往日的神采,又过了一会,石磊起身站了起来,眼神中充满感激地看向了星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