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 争夺帝鼎 自爆破碎
    而金鑫、冰焰、木风三位城主,金幻之、端木、水柔三位殿主则正目不转睛地紧盯着环绕在星月四人周围的九焰帝鼎。

    这时,只见金鑫扫视了周围的帝境强者一圈,然后率先开口:“既然都想得到这通灵的顶尖帝器,那么我们六人便各凭本事吧!”

    说罢,金鑫便手持金暗光剑出手了。

    其实这话也是说给其他帝境强者听的,其中更是充满了浓浓的威胁之意,言外之意——这九焰神鼎只能是他们三大城主,三大殿主去争夺,至于其他帝境强者就不要再有非分之想了。

    一般只有圣器才会通灵,而九焰帝鼎虽然是顶级的帝器,但却早已通灵。

    只要假以时日,添加一些圣材,重新祭炼一番,便可成为圣器,故而众人都想得到九焰帝鼎。

    圣器非常难求,大长老当年是一幅五色琉璃拳套,但损坏了之后就再也没有重新祭炼过。

    五行宗主玄易则一直就没有属于自己的圣器,只有一把九阶帝器五行宝扇。

    至于傲世帝族之中,则是有一把集乾域天地精华打造而成的黄金圣剑,乃是当年傲世雄主离去时留下的。

    傲世飞龙几乎就不用这把圣器,这把圣器太过恐怖。

    如果境界不够的话,强行使用会抽空自己体内的全部灵力,甚至还会伤及本源,最起码修为达到高阶圣境使用还差不多。

    通灵的九焰帝鼎感应着迎面而来的金鑫,便知晓了其中的意图。

    猛然间爆发出了惊人的威能,九声凤鸣响彻天际,化成一道流影便朝着金鑫撞击而去。

    九种不同的恐怖火焰从九焰帝鼎的九个凤嘴之中喷涌而出,弥漫在九焰帝鼎的周围。

    瞬间,便使得四周变得炙热了起来,而且九焰帝鼎中本身就有着火炎城主的幽暗之火,故而整片空间之中都充满了幻境,影响着一众武修的心神。

    而且九焰帝鼎就像是充满了小孩子心性,专门同金鑫耗上了似的,金璧圣山时如此,现在亦如此。

    只见,其根本就不顾其他人的攻击,径直便撞向了手持金暗光剑的金鑫。

    金鑫看着对他一直穷追不舍的九焰帝鼎也很是无奈,而其他五位也乐得如此,根本就没有出手帮金鑫的意思。

    在充满幻境的幽暗火焰的作用之下,金鑫渐渐也有点受不了九焰帝鼎的全力攻击,嘴角开始流出了丝丝精血,之前稳定了的伤势,再次被引动了。

    此刻,金鑫心中充满了惊惧,然后便看到他冲着两大城主、三大殿主吼道:“难道你们就这样袖手旁观吗?”

    然而,面对金鑫的怒吼,这五人却置若罔闻,好像从来没有听过似的。

    看着五人毫无动静,这时金鑫心中也有些发毛了。

    此刻,他是越来越难以抵挡九焰帝鼎的攻击,身体的伤势是越来越严重,最后金鑫无奈地冲着五人恳求道:“你们快出手帮我吧!我向你们承诺——我绝不参与九焰帝鼎的争夺!”

    听到金鑫如此恳切地说道,五人权衡利弊之后,才决定一起对着九焰帝鼎出手。

    只见,木风的翠绿色藤条,端木的九节藤鞭,水秀的碧水晶兽,冰焰的冰火囚笼,金幻之的金光梦幻剑雨全部轰击在了九焰帝鼎的鼎身之上。

    “咚咚咚……”

    猛烈的撞击声不绝于耳,在六大高手的攻击之下,九焰帝鼎终于有些坚持不住了。

    帝鼎的光芒渐渐变得暗淡了起来,最后鼎中竟然传出了哀鸣之声,九焰帝鼎也没有再次攻击,而是在原地不断地旋转着,散发着微弱的光芒,任凭六人不停地攻击。

    看着九焰帝鼎渐渐地归于平稳,不再抵抗,六大高手都变得欣喜若狂了起来。

    接着,他们便发现有些不对劲,九焰帝鼎竟然出现了细密的裂纹,而且还在不断地延伸着,渐渐地整个帝鼎都充满了裂纹。

    按常理说,他们的攻击即使再强也不至于使得九焰帝鼎龟裂,正当六人心中纳闷之时,九焰帝鼎之中再次响起了凤哀之声。

    接着,九焰帝鼎便爆发出了刺眼的光芒,“崩”的一声,只见九焰帝鼎就犹如炎城主那般刚烈,竟然爆炸了。

    猛烈的爆炸风暴瞬间便席卷了三大殿主、三大城主,帝鼎爆炸形成的碎片在这狂暴的威能下,犹如一把把锋利无比的夺命利器,朝着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措不及防之下,六大高手皆受了重伤,尤其是金鑫离得九焰帝鼎最近,几乎被帝鼎碎片插满了全身。

    而且碎片上还附带着九种霸道异常的火焰,不断地在灼烧着其躯体,让人有种深入骨髓的痛楚。

    顿时鲜血横流,满目疮痍,此时金鑫心中有种要发疯的冲动。

    刚刚被炎城主的烈焰焚心所伤,现在又被其留下的九焰帝鼎重创,心中郁闷无比。

    而围观的众位帝境强者也都庆幸没有去争夺这顶级帝器,不然的话,现在身受重创的估计就是自己等人了,六大高手也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白忙活了一场。

    随即,只见众位帝境强者心底带着嘲讽之意地看向了三大殿主、三大城主,尤其是金鑫!

    “再叫你威胁我们,这下好了吧!你们不仅没有得到九焰帝鼎,而且皆受了不同程度的内伤,真是大快人心!”

    “真是活该!”

    ……

    感觉到众位帝境强者那嘲笑的目光,金鑫再也无法忍受,随即便看到金鑫色厉内荏地爆发了。

    “啊……”

    咆哮了一声,身上的帝鼎碎片从体内迸射而出,冲向了众位帝境强者。

    金鑫本就身受重伤,故而即使暴怒,全力一击之下,也没有多大威胁,众位帝境强者反而在抢夺九焰帝鼎的碎片。

    这时,金鑫才反应了过来,纵然九焰帝鼎已经碎裂了,但其碎片也是不可多得的神材,自己本身身上的碎片最多,现在却转而奉送给了别人,想想就气不打一处来,恨得金鑫直跺脚,但却无可奈何。

    炎城主的陨落,九焰帝鼎的破碎也就发生在片刻。

    几乎同时,在遥远的地方一座华丽的宫殿之中有一位丰神如玉的中年白衣男子神情凝重地仰望着天空口中喃喃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竟然让我如此的心神不宁……难道是我日思夜想的炎儿出了事情。”

    “看来得尽快处理完族中之事,我得去乾域看看炎儿去,算算时间我们已经有一十八年未曾见面了……哎……炎儿你还好吗?”

    ……

    而无处撒气的金鑫最终将目光锁定到了星月等人身上,没有任何停留对着星月等人便是犀利无双的一剑。

    一道金色的剑芒犹如一头狰狞的野兽携带着凶狠的暴戾之气冲向了星月等人,看样子仿佛要一口气吞掉星月等人。

    太子殿下的承诺还犹在耳畔,众多武修怎能容忍金鑫独占这份功劳。

    随即众多的攻击便紧随其后,铺天盖地的攻击再次朝着星月等人席卷而去。

    “永别了,这个世界……”

    看着漫天的攻击瞬间便要降临,星月无奈地感叹了一声,闭上了那如星辰般深邃的眸子,此刻星月从来没有感受到自己竟然是这般无奈、无助、绝望,让别人来主宰决定自己的生死。

    在这世界中,自己唯有火凤、石磊、小小、炎姨、石爷爷、师尊这些亲人,现在炎姨、石爷爷已经去了,大长老也是独木难支,难道今日大家都要陨落在此处吗?不甘啊……

    就在这时,突兀地出现了两名老者,其中一碧发修长身形的老者随手一挥,攻向星月等人的漫天攻击便随之烟消云散了,然后便转过头来朝着大殿之中的众位武修怒哼了一声。

    顿时,一众武修身形情不自禁地颤动了起来,那是一种来自于灵魂深处的战栗,而另一名黄发壮硕的老者则自言自语道:“幸好还活着,要不然咱俩人回去可就没法向小姐交待了,傲世家的这个什么天罗地网的鸟阵法也真是坚实,咱俩费了好半天劲才闯了进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