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拼命挣扎 宗主出手
    “啊……”

    只见,金幻之满头金发乱舞,疯狂地咆哮了起来,眼神狠辣地盯着石、炎二位城主。

    随即,心中一发狠竟然开始燃烧起了本命精华,浑身顿时升腾起了耀眼无比的金芒,气势不断飞涨。

    整个人仿佛一把出鞘的黄金利剑,冲天而起,想要从乾坤大阵中撕出一道口子,逃离此处。

    “真是个疯子,竟然在燃烧本源!”

    水柔、端木看到金幻之在燃烧本源拼命突围,二人都认为金幻之是疯了,损耗本源,岂是小事。

    在一段时间内是难以恢复的,最起码也要三、五年,更有甚者,会影响以后的修炼,将自己置于不进则退的地步。

    看到金幻之在奋力地突破大阵,石、炎二位城主怎能如其所愿,怎能任其突围。

    只见,两位城主全力催动起了大阵,两颗本源圣心源源不断地为大阵提供着能量。

    只见,乾坤大阵瞬间便变得异常稳固了起来,金幻之殿主在这般威能之下,虽然在突进,但却异常缓慢。

    阵中的灵力序链虽被金幻之的锋锐之气撕裂了开来,但转瞬间便又恢复如初了。

    金幻之的压力陡然倍增,好像是心有不服,看着马上就要突出乾坤大阵所笼罩的范围,于是便又燃烧起了部分本源精气,瞬间其实力便又高涨了许多。

    在这般犀利的气势之下,果然突出了大阵的秩序纹链,眼看着到达了大阵的边缘地带,快要突出去了,眼看着已经无力在阻挡金幻之逃出大阵。

    这时,只见九焰帝鼎突然飞了起来,朝着金幻之撞击而去。

    金幻之见状,吓得亡魂皆冒,浑身散发着金光,身边浮现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幻境,想要迷惑九焰帝鼎,令其失去攻击目标。

    哪知九焰帝鼎充满了灵性,始终锁定着金幻之,就在金幻之仅差数步就出了乾坤大阵时,九焰帝鼎的攻击便至。

    “咚……”

    “啊……”

    只见,金幻之的后背被九焰帝鼎轰得塌陷了下去,借着这股推势,顺势便出了乾坤大阵。

    但此时金幻之也是深受重伤,浑身伤痕累累,仿佛散架了般,大量的本命精血不停地从口中吐出,面如金纸,眼前一黑,差点昏了过去。

    显然这次金幻之殿主强行燃烧本源精血为其带来了无法想象的内伤,不敢再停留片刻,拂袖转身激射而去,根本就无暇顾及大阵之中的水柔、端木两位殿主。

    炎城主本欲追击金幻之,但被大阵外的流云、痕迹两位殿主暗中传音及时制止了。

    “火炎,既然已经重创了金幻之,使其伤了本源,他没有几年时间是恢复不过来的!”

    “如若追击而去,先不说你能否击杀金幻之,金幻之情急之下,必然会与你玉石俱焚,那时估计你纵然将其击杀了,也会深受其害、得不偿失。”

    随即,炎城主转身与石城主看向了阵中的端木、水柔。

    ……

    而这时,只见端木、水柔两人相视一眼,眼中闪动着狠辣之色,也开始燃烧本源之气。

    二人瞬间便爆发出了惊人的气势,实力一下子便提升了数倍,开始向着不同的方向突围了。

    见状,石、炎二位城主再次全力催动起了乾坤大阵,端木、水柔二人顿时如陷入泥潭。

    无形的天地威势使其二人有着喘不上气来的感觉,大阵之中各种无形的灵力丝线犹如蛛网一般将二人紧紧地包裹着。

    端木殿主拼尽全力舞动着九节藤鞭,不停地抽打着周围的灵力丝线。

    但任其如何舞动,都摆脱不了这些丝线的束缚,始终都粘在其周身,禁锢着其身体。

    水秀殿主则是浑身都流动着碧蓝色的本源之力,闪动着碧色的光芒。

    但任其水的流动性再强,也同样摆脱不了蕴含着乾坤天地之势的灵力丝线的缠绕与束缚。

    这时,只见主持着乾坤大阵的石、炎二位城主开始出手了。

    石城主挥动着大地神拳轰向了水柔殿主,炎城主则是携带着漫天幽暗的火光冲向了端木殿主。

    两位殿主体内的灵力本来就消耗的七七八八,所剩无几了,现在仅靠燃烧本源之力在坚持着,哪里还能抵挡。

    石城主全力一击下的大地神拳瞬间便突破了水柔殿主的防御,轰在其柔软的娇躯之上。

    只见,那水柔闷哼了一声,鲜血便涌上了喉咙,再加上大阵的威压,再也忍受不住,一口精血便吐了出来,散落在衣襟之上,仿佛一朵朵鲜艳的血红色的小梅花,再配上那绝美的容颜,显得是那么的凄美!

    让人忍不住心中升起了丝丝的爱怜之意。

    而炎城主的烈焰焚心也突破了端木殿主的防御,无数的幽暗烈焰之火在无形之中焚烧着端木的心神。

    端木灵力所化的九节藤鞭在这般烈焰之下,也瞬间化为了乌有。

    接着,便看到端木抱着脑袋仰天嘶吼了起来。

    那撕心裂肺的无形痛苦深入骨髓,痛在内心深处,一阵阵愈来愈烈的痛楚瞬间便使得端木再次状若疯癫地嚎叫了起来,那声响一下子便震彻了这片空间。

    两位殿主在此番情景之下,再也顾不上什么,发疯般地不要命似的燃烧着本命精血冲向了大阵边缘,心中是万般急切,一刻也不愿意在此停留。

    石、炎二位城主再将两位殿主重创之后,也适可而止,任由其突出阵去,没有去追击。

    如若赶尽杀绝,相信在暗处观战的五行宗主玄易必定会出手干预,到时候反而会适得其反,还不如将其重创。

    就在水柔、端木冲出大阵时,流云、痕迹两位殿主也冲入了乾坤大阵之中。

    刚一入阵中,两人便感到了那铺天盖地的天地威压,才知道刚刚三位殿主进入阵中的艰难处境,心中不由得对石、炎二位城主能够掌控此等惊天阵法而感到自豪。

    随即,二位殿主各自施展了一下各自的成名绝技——流云飞火,一了痕迹,便从阵中退去了。

    石、炎两位城主与两位殿主对视了一眼,便心有会意,明白两位殿主只是迫于压力,走个过场。

    于是,石、炎二帝便放任其进入阵中,各自施展了一番绝技,任其自由离去了。

    但石、炎二位城主不得不惊叹两位殿主的身法绝技。

    只见,流云殿主脚踏流云,身形犹如来去自如的火云,飘忽不定,似真似幻。

    痕迹殿主则是来无影去无踪,根本就无法看到其身形,只能看到一抹原地留下来的几乎看不到的痕迹。

    如果与这两位殿主交战,若是心力不强,则根本就无法追踪到其痕迹。

    只能用心神感应,被动防御,这两位殿主与人交战,先天就立于不败之地,牢牢掌控着攻击的主动性,实力不弱于金幻之,要比端木、水柔强上一筹。

    冲出大阵的端木充满怨恨地看了一眼阵中的石、炎二位城主,便身形踉跄地转身离去了,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愤恨。

    水柔殿主则是气息起伏不定地冲着天空之上喊道:“宗主,难道你就这样看得你的女人被欺负而不管吗?”

    自己被对头炎城主欺负,而且还被击成了重伤,此刻其心中早已是愤恨不已,快要气炸了,空中不断地回荡着水柔殿主的声音。

    过了片刻的时间,只见天空中飘下了一道神芒,笼罩在了乾坤大阵之上。

    接着,便看到大阵在这道神芒之下,渐渐消融了,最终五行宗主玄易还是出手了。

    但却没有伤害石、炎二位城主,乾坤大阵虽说是威势滔天,但还是无法抵挡圣境强者的一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