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傲世太子 傲世公主
    话音刚落,只见一身穿金色龙袍的英俊青年从通向第三层阁楼的入口处龙行虎步地走了出来。

    引人注目的龙袍之上绣着千条栩栩如生的金色巨龙,看起来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不停地飞舞盘旋着,仿佛将要一飞冲天。

    浑身金色的灵力若隐若现,整体看来就像是一条蛰伏着的巨龙,随时都会爆发出惊人的力量,给人致命一击。

    再加上其本身九阶皇境的实力使得傲世狂的气息愈发的尊贵霸气,宛如一位真正降临的皇者。

    一双虎目中带着莫名的威压扫向了众人,俯视了一圈,随即便将目光集中到了星月的身上。

    接着,便看到傲世狂的身后又陆续走下了许多身影,个个器宇不凡,境界最低的都是三阶皇境的修为,这些年轻人修为高深,乃是乾域年轻一辈中的翘楚。

    然后,这些人便顺着傲世狂的目光全都看向了星月。

    凝视了星月片刻,当发现星月只有三阶玄境的修为时,皆纷纷摇头、叹息,目光之中渐渐变得鄙视了起来,更有甚者嘲讽般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们还以为是何等风云人物了,原来只是一个小小的玄境武修,我一只手便可将其瞬间灭杀,使其化为灰烬,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

    “要知道是这么个废物,我就不从第四层下来了,白白浪费了我这么长的时间,真是该死!”

    各种谩骂、讥讽、嘲笑、鄙视的声音开始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这些人中除了个别几个没有吭声之外,其余皇境修为的年轻人皆以境界上的优势轻视侮辱着星月。

    其实他们的内心之中就是妒忌星月恐怖的悟性,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星月怎么会在玄境修为就能悟透这天地万物的初始之意,内心之中对星月的天赋产生了深深的恐惧、害怕之意。

    “哼!万盛楼中什么时候准许你们这般肆无忌惮地放肆了,都给我滚出去!”

    听到众位武修丝毫不顾及自己的身份,为了巴结傲世狂,竟然当着她这个万盛楼少主的面对着星月随意的轻视、侮辱,如若众人不是顾忌自己高深的修为,恐怕早就对星月直接出手了。

    这时,就算是天鸿姑娘脾气再好,也是怒气冲冲,怒目扫视着众人,阵阵恐怖的威压传递了开来。

    而傲世狂在这股威势之下,却依旧杵在原地凝视着星月一动不动,仿佛是在回忆着什么,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刚刚嘲笑星月的众多皇境武修眼见傲世狂丝毫没有为他们出头的意思,迫于天鸿的威势,就欲离开万盛楼。

    他们心中不免有些可惜,好不容易来到这万盛楼修炼一回,想不到就要这样白白浪费掉了,早知道如此,就保持低调了,这位傲世太子也是,一点皇者的气度也没有,看来不值得投靠。

    此刻,傲世狂身后的众位武修心中皆是如此想法。

    就在这时,一道婉转悦耳的天籁之音从通道头传递而出,犹如破开迷雾的和煦阳光照耀着众人,天鸿的威压也在此时变得荡然无存,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随即,便见到两位容貌丝毫不输于天鸿的年轻姑娘款款走了出来。

    其中一位赫然便是离开五行小世界消失了许久的木心,此时的木心修为是愈发的深不可测,依然已经达到了皇境,周身五彩霞光流转,头戴水晶皇冠,一幅皇者的高贵气质,再配上那完美的身材,迷人的风姿,使得众人眼前一亮,纷纷为之侧目。

    看来这五行神体果然霸绝天下,这才多久木心便跨入了皇境,而且身上的气息是越来越像五行神君,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的高高在上,神圣而不可侵犯,也不知道属于自己的执念还有多少。

    虽说自己心中已经放下了木心,但再次见到木心,心中不免还是思绪万千,夹杂着复杂的情感最终星月也只是在心底无奈地叹了口气。

    “有些人终究是走着走着就散了,有些事情看着看着也就淡了,自己与现在的木心已经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了,从此将再无任何感情上的交集!”

    只见,木心丝毫没有理会众人为之倾倒的目光,而是看向了神色平静如常的星月,美眸之中时不时地会闪现出复杂的感情。

    但也仅仅是一瞬间,木心的神色便恢复了清明,将其心中仅剩下的点对星月的执念压了下去。

    随即,便看到木心的脸上浮现出了恼怒之色,心中怒哼了一声:“只有除掉星月,才可除去自己心中对星月的执念。

    这时,一众人等也发觉了——木心竟然对星月表现出了复杂的情感,随即便看到众人皆仇视地看起了星月,更有甚者恨不得将星月直接撕裂。

    “真是自古红颜多祸水!仅仅流露出一丝多情难断之意,就为星月引来了如此多的敌意!”

    天鸿在一旁默默地看着这一切,不由得感叹道。殊不知她自己便是红颜祸水的尤物。

    “天鸿姑娘莫要动怒,我替这些人的无礼向你道个歉,求你给他们一个机会,下不为例!”

    “哼”

    只见,天鸿怒哼了一声,随即便散去了身上的威压,此刻她心中明白毕竟万盛楼属于外部势力,只是凭借着其超然的地位才扎根在了乾域。

    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何况这些人大都是帝国大势力中的嫡系子弟,如若全部得罪,终究是得不偿失。

    此时有个台阶下正好顺势而为,这样一方面通过刚刚的举措震慑了群雄,维护了万盛楼的尊严,另一方面也给足了傲世帝族以及帝国中各大家族的面子,同时也为星月出了头,可谓是一举三得。

    此刻,众人心中也都对天鸿过人的智慧赞叹了起来——不愧为万盛楼的少主。

    只是这样一来,星月再次处在了风口浪尖之上,众武修皆将目光集中在了星月身上,认为这一切皆归根于星月。

    如若没有星月也不会发生这一切,再加上木心的有意为之,使得众多武修此刻对星月的仇视达到了极点。

    如若没有天鸿在一旁,星月恐怕早就在瞬间被轰得片甲不留了。

    聪慧的星月早已经看出了眼前的处境,面对着众人仇视的目光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慌张之色,依旧神色平静,没有理会众人,而是注视着迎面而来的另一位国色天香的佳人。

    从这位佳人紧随着木心一出场,星月便听到众武修口中喃喃道:“居然是公主殿下公主殿下”

    看来眼前的这位佳人便是傲世帝国大名鼎鼎的掌上明珠——傲世飘雪。

    一身雪白的烟云衫,天女散花似的绿草百褶裙,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云衫,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如凝脂,气吐幽兰。

    一举一动皆散发着优雅而高贵的气息,二层阁楼之中炫目的金光落在其脸上,使得其本就如天然雕饰般的精致五官更显得是精湛绝伦,犹如堕入凡尘而又不染的仙女。

    冲着众人微微一笑,那浮现在脸上倾国倾城的笑容仿佛能够融化千年的冰山,令这片空间都为之黯然失色。

    那本就如天然雕刻般的精致五官在二层阁楼那璀璨金光的映衬之下,更是令众人深陷其中,深深为之倾倒、沉迷,不能自拔!

    这个傲世飘雪果然是个天纵人物,在皇境的巅峰竟然悟出了初入帝境的好多武修都无法领悟的‘势’,这是独属于帝境强者的标志。

    此刻,只有修炼心经的星月和天鸿以及那傲世狂依旧保持着清醒,不曾迷离半分。

    天鸿倒也罢了,修炼的功法奇特,修为高深,可以轻松地抵住傲世飘雪的迷惑之势。

    而星月区区玄境的修为竟然在自己的‘势’下不迷失本心,依旧神色如常。

    看来木心说得没错,这个星月确实修炼的一步令人无法想象的强大真经,能够轻松地做到心神凝练,守心如一。

    此刻,傲世飘雪心中也开始真正的重视起了星月,并没有因为星月的境界而小看其半分。

    “星月公子果然不凡,难怪可以被帝国元帅——五行神宗的大长老萧如风收为高徒,大长老可是多年都闭关不过问世事了,没想到会为了你竟然专门在帝国游走了一遍!”

    “小女子傲世飘雪,不知道可否与星月公子成为朋友,我听木心妹妹说你曾修炼了一部异常神奇而强大的功法,不知道可否借我参悟一番,我愿意付出同等的代价——一部同样品阶的真经。”

    只见,傲世飘雪盯着星月,眼神之中充满羡慕、期待地问道,眼眸深处的贪婪之色一闪而过,但还是被星月察觉到了。

    看来木心还是出卖了自己,泄露了自己的秘密,这是存心要置自己于死地呀!

    一点也不念及之前为复活她时出生入死的情分了,看来唯有自己陨落,木心才能释怀。

    此刻,星月心底升起了丝丝凉意,而且这位帝国的公主看似恬静文雅,其实心机深沉,内心之中充满了贪婪,居然恬不知耻地直接向星月讨要功法真经,还说什么交换之类的云云,看在星月眼中简直就是恶心至极。

    而且其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让星月陷入了无尽的危机之中,动机不纯,心机不可谓不毒辣!

    果然,听了傲世飘雪的一番话,傲世狂双眼发红地盯着星月看个不停,仿佛是要看透了星月似的。

    “飘雪,你此话是真是假,这个小子便是那个名不见经传的星月!”

    “大哥,小妹哪敢骗你,站在你面前的便是星月,也是你的情敌!”

    经傲世飘雪只字片语地煽动,傲世狂果然双目充血,变得暴躁狂怒了起来,充满威严地沉声问道:“你就是之前追求木心的那个人?”

    面对傲世狂充满蔑视的质问,星月并没有理会。

    见到星月是这般漠视的态度,傲世狂感觉星月是在众人面前驳了自己帝族太子殿下的面子,于是再也无法忍受,冲其吼道:“那你就去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