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意外
    ,精彩小说免费!

    晨曦破晓,金色的朝阳刺破云天,照亮了余烬未灭,依旧残余着战火的驻地。

    而在这即将迎来,全新的一天之际。此刻的驻地内,却正上演着一幕,令人发指的暴行。

    但这实在没什么可奇怪的,因为胜者王侯败者寇,本就是世间那不变的真理。

    只见一队队的士兵,在各自士官的带领下,蛮横的闯入一座座帐篷内。然后不顾女人和孩童们的哭喊声,残忍的将一个个老人和半大男孩拖出,并狞笑着斩下他们的头颅。

    随即无头的尸体,就被随意的丢弃。而斩下的头颅,却堆成了一座小山…

    残尸遍地,血流成河。

    还有那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让人闻之作呕。更有不曾间断的凄厉哭嚎,此起彼伏、仿佛永无断绝般的响起,当真是惨不忍睹…

    特别是那一个个血淋淋的头颅,或是带着迷茫与留恋,更多的却是透着不甘和恐惧。

    此情此景,说句人间地狱,真真是恰如其份…

    而自战斗结束后,卡洛斯少将就自动请命,前去追击逃离的敌人。至于欧文,则率军将驻地团团围住,并由外而内的执行,肖恩下达的灭杀命令。

    两人的举动不能说有意,但事实上却将驻地中央,原本部落高层的居住处,留给了肖恩处理。

    也因此,在攻占了驻地后,肖恩就带着他的本部骑兵,直接接管了这核心之地。

    不得不说,草原部落中的阶级观念,也同样的一目了然,甚至可以说,上下级之间有着天壤之别的差距。

    旁的不说,就说这驻地中央,错落有致的帐篷布局,就能清楚的看到这一点。

    此处的帐篷,不仅看似更大更华丽外。其相互之间的间隔,也远比外围的要从容上许多。

    而且,除了用以居住的大型帐篷外,竟然还有专事储物的小帐篷存在。可想而知,草原上的权贵们,有多么的骄奢淫逸。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肖恩见到了,自他率军出征草原以来,最大的一个收获,没有之一。

    当时,他正冷眼旁观着,士兵们按照他的命令,杀戮那些全无反抗之力的敌人。突然就闻听远处一阵噪杂和喧闹,随即又传来了诸如,“小人是帝国之民…”等辩白之语。

    心生好奇,又鬼使神差的肖恩,就命令托尔前去查看。不想,片刻后托尔就带着一老者,前来禀报事件的经过。

    原来,老者起先躲在储物的帐篷内,后又毫无悬念的被士兵发现。于是,就在匆忙之中,辩称其为帝国被掠之人,然后又在一阵推搡中,引起了肖恩的注意。

    闻报后,肖恩抬眼审视眼前的枯瘦老者。见他年近古稀又满脸憔悴,神情中却反常的,没有多少的惶恐之态。有的,只是本能的警惕,和一丝有些莫名其妙的焦急。

    心中闪过疑问的肖恩,不动声色的继续观察。又见老者身着一件,灰不溜秋的单薄麻衣,不仅时有恶臭传来,还多有破损之处,可见其瘦骨嶙峋,伤痕累累的皮肉。

    见状,肖恩已基本相信了老者所言。

    毕竟,就算装束可以伪装,但这新旧不一的伤痕,却做不了假。

    只是,现在还有一个疑问,等待肖恩去揭开。那就是老者那双布满老茧,又污垢不堪的双手上,不知为何,竟抱着一把装饰华丽的长剑,和一个不大的四方木盒。

    由此,肖恩便开口问道:“你说你是被劫掠至此…先不论这个说法的真假…但你现在抱着的这把剑,和手中的这个精巧木盒。显然,不会是你的个人物品吧?”

    老者闻听询问,摇头回答道:“这位大人,您有所不知…这…这是小人原来的老主人,留下的遗物…

    只是,小人无力保护…这才,被那些该杀的蛮子们,给强抢去了…”

    说着,老者又下意识的,将两物抱的更紧了些。

    “哦…是嘛…”闻言,肖恩不置可否的说道。

    “大人,小人家中历代都是贵族仆从。而老主人在北地,也曾有着男爵的爵位…只是后来,蛮子们来了,老主人和大少爷双双战死,我父也紧随着被杀…”见肖恩好似不信般,语带哽咽的老者,立刻开口解释道。

    随即又在顿了顿后,热泪盈眶道:“之后,才7岁的小人就和家姐一起,被当成了战利品,带到了草原上…”说着,老者低声抽泣了几声,“没过几年,家姐就惨遭虐杀…只留下小人,还苟活在这个世上…”

    “你现在,已经安全了…”见老者说的凄惨,肖恩就开口安慰了一句。

    “是了…谢谢大人,谢谢您解救了我,让我能够活着回到故土…”闻言,一愣后突然醒悟的老者,立时连连感谢道。而后又道:“这些年来,小人一直苟活于世,就是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将老主人的遗物,带回北地并交给二少爷…”

    肖恩一惊,扬了扬眉问道:“哦…这么说来,贵主人家还有幸存者…”

    老者点了点头,“是的大人,当初主人家的二少爷,正在波茨坦堡求学。所以,应该避过了那场劫难…”

    肖恩也点了点头,“嗯…也许吧…

    不过,照你所说,那毕竟是50多年前的事了…”

    闻言,老者的神情一紧,“就算…就算二少爷先老奴一步…也…也应该会留下后人…

    到时,小人将遗物交予后人手中,也能了却这个心愿了…”

    再次点了点头的肖恩,突然瞥见老者手中的长剑,伸手问道:“这剑,既然是你家老主人的…那一定刻着,代表着其身份的贵族徽章吧?

    虽然我不是出身于北地,但作为一个贵族,对于贵族徽章,我还是有些了解的…”

    脸上一惊的老者,随即就是一喜,“啊…原来大人您,还是一位尊贵的贵族…怪不得,您如此的年轻…”说着,老者在将剑小心递出的同时,又说道:“当年,二少爷也就比大人此时,略小上几岁…”

    “呵呵…”了一声后,肖恩顺手接过了,老者递上的长剑。而后伴随着‘噌’的一声,长剑被拔出了半截。

    “好剑…”开口赞叹了一句的肖恩,随即就向着护手上端,剑身处浅浅刻着的纹章看去。

    这一眼,立时让他目瞪口呆,并久久的说不出话来。

    只见,在那长剑之上,淡淡的阴刻着一个狮头,仰天咆哮的纹路。

    这纹路在震惊的肖恩眼中,是如此的清晰,又可说是异常的熟悉。

    不只是他,但凡北地的军官,没有人不认识这徽章,和徽章背后所代表的人。

    ‘不可能…’下意识否认的肖恩,随即又想起了老者之前的话。‘难道…’

    “你…你主家的二少爷,叫什么名字?”

    虽然大致的对上了时间,并有了自己的猜测。但肖恩还是不放心的,开口求证道。

    “迪亚特里希.安德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