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交锋下
    ,精彩小说免费!

    这一瞬间的转变,让男子再也无法保持原本的冷静。

    ‘上万敌骑…竟然还是没有胆量,进行正面的对决吗…’

    想到敌人拥有着压倒性的兵力,却依旧胆小的使用偷袭的战术,让男子不禁心下暗自鄙夷。但随即,他就在一愣后恍然大悟。

    ‘该死的…这是想要全歼…’

    终于意识到局面险恶的男子,也在同时,看到了此前被他们追赶,现在却已然完成了转身,并迎面冲来的肖恩等人。

    ‘一旦被缠住…

    不,只要被拖延上片刻…就算是我,也要付出沉重的代价,才能离开…’

    想着,男子再也顾不得其他,当机立断的大吼道:“随我杀穿敌阵,撤回部落驻地…”吼完,男子在挥舞着手中弯刀,冲向快速逼近的敌骑时。心中又想到,

    ‘如果能够带着,半数的游骑突围而出…那么回到部落后,就还能与敌人一战…

    否则…’

    而男子身后的游骑们,也在这一瞬间明白了,此时此刻他们,正处在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而唯一的生路,就只有杀穿面前阻拦的敌人。

    只不过,有些事,不是想要,就一定能得到的。

    哪怕男子毫无保留的全力出手,游骑们也抱着有死无生的信念,死中求活的想要杀出一条生路。

    但实力上的差距,并不会就这样,被轻易的弥补。

    说实话,只要不废话,很多小强的坟头草,早超过三尺了。

    而肖恩,正是一个明白这道理,并深以为戒的人。何况,他现在也不可能,和对方废什么话。

    只见他手中的长枪,突然闪烁起一阵奇异的光芒。这光芒虽然微弱,但在男子的眼中,却仿佛有着致命的魔力般。

    “图鲁长…”

    霎那间的错身而过,伴随着飞溅的鲜血,和那半截闪亮的弯刀。满脸骇然的男子,拼着右臂重伤,甚至是差点齐肩而断的风险,终于从肖恩的枪下逃得一命。

    也正是这一枪,让男子再无半分的傲气和自负。有的,只是想要尽快逃离的念头,和远离那个外表年轻,实力却让他感到绝望的少年。

    而想到在那个瞬间之前,他还意气风发、不可一世。就算面对着上万大军,也自负能够顺利脱身的他,此时此刻,已经再也没有此前的,那种自信和从容。

    ‘真是可笑…原来盲目的,是我自己…’

    不过同时,男子也感到一阵庆幸。因为这毕竟不是一对一的决斗,而是两军之间的冲杀。所以在错身而过后,对方也不可能立刻转身,对他进行追杀。

    ‘所以…我还有机会…’

    心生希望的男子,顿时奋起余勇。用那条未受伤的左臂,艰难的抵挡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

    而同样,没能一枪杀死男子的肖恩,也对此颇感意外和惊讶。

    在那个交错的瞬间,全力出手的他,本想着通过擒贼先擒王,来一举震慑住游骑大军。

    但没想到,实力等同于高等骑士的男子,竟然在最后一刻,拼着断臂的危险,幸运的躲过了他那必杀的一枪。

    不过,虽然没能杀死对方,确实有些美中不足。但肖恩想要起到的震慑目的,却几乎达到了堪称完美的效果。

    可想而知,在游骑们的心中,一直都是强大代名词的大图鲁,竟然在与敌人交手的刹那间,就被重伤的几欲丧失战斗力。

    这种不可想象的巨大反差,对他们想要生还的信心,造成了多么可怕的毁灭性打击。

    立竿见影,一落千丈。

    而士气,又是一种看不见却真实存在,并时刻影响着士兵们,战斗力的重要因素。

    且只要是军队,无论是在那个世界,都会对此非常的重视。

    否则,开战之前,也就不必挂上某些大而空洞,犹如中二病爆发般,不切实际的理想。

    毕竟,那些东西说白了,与普通的士兵而言,根本就毫无关系。

    但尽管如此,这些虚无而又可笑的口号,依旧能够有效的激发,士兵们奋战的勇气。

    例如,正义…

    只是,能够被赋予的东西,同样也代表着,可以被毁灭。

    就好像肖恩的那一枪,不仅让男子付出了重伤的代价,同时也摧毁了游骑们心中,那想要杀透敌阵,然后逃出生天的信心。

    莫名其妙,却又自然而然。

    其实,自肖恩刺出了那一枪后,这场骑兵之间的对决,就已然落下了帷幕。而结果,也不会有任何的意外。

    ‘运气吗?

    希望你能一直这么好运…’

    厮杀之中,肖恩扭头瞥了远处的男子一眼。随即就收敛心神,专心的杀戮全无战意,又恰巧出现在他面前的所有敌人。

    。。。。。。

    ‘活下去,我要活着回去…’

    两个小时后,精疲力尽,又因失血过多,导致头晕眼花的男子,终于借着夜色的掩护,逃过了可说是有生以来,他所经历的最危险的一次劫难。

    此刻,他正凭借着强大的意志,和那不断呢喃的低语声,来让自己不至于陷入昏迷。

    因为求生的本能告诉他,一旦他现在失去了意识。那么也许,他这一生都未必还有机会,从昏迷中再次清醒过来。

    同样,他也用那仅剩的意志,勉强控制着方向,朝着远离敌人的所在,漫无目的的,独自奔行于草原之上。

    突然,一阵猛烈的寒风吹过,在吹的男子东倒西歪的同时,也缓解了他那,昏昏沉沉的大脑。

    这短暂的清醒,可谓是将男子从死亡的边缘,又给拉了回来。于是,他首先包扎了身上,数处依然还在流血的伤口。然后又考虑起,自身所面临的处境以及未来。

    显然,敌人拥有的兵力不会满足于,仅仅只消灭一支运粮队,这么的简单。

    之后,其必定还有着更大的图谋。

    而在这附近的一片区域内,还有什么,是比他原本所在的,存储着大军粮草的部落驻地,更有价值的目标吗?

    显而易见,答案是没有。

    故此,几乎可以肯定,敌人下一个的袭击目标,一定就是部落的所在地。

    而其中唯一的不确定性,就是其发动攻击的具体时间。

    按理说,对方刚刚歼灭了运粮队。无论过程如何的轻松,都会有着一段休整的时间。

    这也许就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

    虽然男子也曾有过直接离开,远走他方的念头。但很多事,都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

    不说他此刻的身体状况,能不能支持他独自离开。就说他想要去的西部王庭,那也是一个充满着残酷竞争的所在。

    哪怕男子拥有着王庭配发的铜牌,以及其内的某些大人物的青睐。但一个失去了势力的人,除非拥有着压倒性的实力,否则,就只能沦落为打手一途。

    区别,仅仅只是高级还是低级。

    而这,同样也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

    想到这里,男子就着夜空中偶尔露出的星辰,在勉强辨认出方向后,调转方向,朝着部落的所在地赶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