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残酷上
    在几个犯错的士兵,带着倒地的少女一起离开后。欧文就拉着肖恩,以及原本就跟着他的十数军官们,缓缓的朝着指挥帐篷的所在地走去。

    而在此前,少女被强行拉走的整个过程中,众军官们谁也没有看向哭泣着的少女。仿佛她根本就不存在一般,哪怕耳边清晰的传来她那凄厉的哭声,众人也都直接选择了无视,继续彼此微笑着说笑。

    哭泣的少女和微笑着的众人,这两者之间犹如天壤之别般,却又同时,生生的出现在肖恩的眼前。不得不说这又一次印证了,他之前的推测。

    北地与草原之间的仇恨,已经到了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嘿嘿…肖恩,战后清点已经出来了…”在返回指挥帐篷的路上,欧文忍不住笑着开口道。

    很显然,因为战事异常顺利的缘故,欧文现在的心情非常之好。但这却不是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开口的原因。

    当肖恩不自觉的,再次思考彼此仇恨着的双方时,不可避免的就有些走神。而欧文作为习惯了的先行者,又怎会不明白他此刻的心情呢?

    正因为那不可化解的仇恨,所以在战争中发生的任何事,都在被允许的范围内。但这对于初次经历的人来说,可就不是什么快乐的过程了。

    需要经历怎样的黑暗和血腥,才能对眼前发生的罪恶熟视无睹呢?

    答案是因人而异。

    但这习惯的过程,却绝不短暂,也一定不会美好…

    “你一定想不到,这次突袭,取得了几乎是难以置信的巨大成功…”深有体会并且明白,只有时间才能帮助肖恩的欧文,再次开口试图分散他的注意力。

    “你看,我不是正在恭候嘛…”看着闪烁异样眼神的欧文,肖恩却出人意料的笑着回答道。

    虽然他并不清楚,欧文眼中为什么会有着一丝异样。但他却能从对方的神情中看出,这丝异样并没有藏着任何的危险。

    不过,如果他知道了此时欧文的真实想法。一定会露出,即无奈又无辜的苦笑吧。

    但这并不代表着,他神经大条至麻木不仁的地步,或是认为自己的意志,就能轻松的战胜道德底线。

    而是因为他本就很清楚,残酷的战争,对于一个人的人性和价值观,会有着怎样巨大的破坏力。

    “哈哈哈…”闻听肖恩那俏皮的回答,欧文立时发出了一阵,透着轻松的大笑声。

    对,就是给肖恩一种轻松的感觉。

    直到片刻后,他才强压下那股兴奋难耐的心情,开口说道:

    “经过简单的清点,这次,我们不仅收获了上万匹战马和数万头肥羊。还让对方,留下了近三千具尸体。以及额外的,抓获了6、7千的奴隶…

    而除了十几个倒霉蛋外,我们受伤的士兵总数,也不过百十来人而已…

    哈哈哈…一网打尽、斩草除根…痛快…”

    说到最后,忍不住兴奋的欧文,再次发出了快意的大笑声。而这笑声,也很快就感染了周围十数军官。显然,他们同样也对取得的战果,感到非常的满意。

    “真是一场辉煌的大胜啊…”最后感叹了一句的欧文,话锋一转,略显疑惑的问道:“只是肖恩,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留下,那些上了年纪的俘虏?”

    “他们除了浪费粮食外,不会有任何的用处…还不如…”顿了顿后,欧文语气隐带杀气的开口道。

    “呵呵呵…留下他们,自然会有用到的时候…”面对显露杀意的欧文,肖恩笑着淡淡回道。说完,又立刻补充了一句:“明天,学长你只要等到明天,就能知道他们真正的用处了…”

    虽然欧文的心中,依旧有着疑惑与不解。但既然肖恩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在意多等上一天的时间。到时,想必肖恩定会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于是不再纠结于此的欧文,又开始与众人大声的说笑。很快一行人就兴高采烈的,谈起了之前的突袭战。那言语间的轻松和快意,让热烈讨论着的军官们,根本就停不下,那肆意而又轻松的大笑声。

    这情景,与此前刚刚被俘虏,并在一天内同时失去了自由和亲人的奴隶们,凄惨却又拼命压抑着的哭声,形成了强烈的鲜明对比。

    ‘胜者,对于失败的一方而言,天然就享有生杀予夺的大权。这无需对方的认可,更不需要获得他们的同意…’默默感悟着这一切的肖恩,眼神也渐渐变得冷漠无情。

    日升月落,转眼时间就到了第二天的9月12日,周二时近黄昏。

    如果说,前一天的欧文和其他军官们,对于肖恩执意留下那些年老无用的奴隶,还仅仅只是出于好奇,或者更有着几分的不理解。

    那么现在,他们此前所有的猜测和怀疑,全部都被眼前残忍至极,同时又让人极度恐怖的一幕,一扫而空。

    因为随着肖恩的解说,和与之一起下达的冷酷命令,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在那驻地大门之外,无险可守的草原之上,一个个错开并紧密排列着的土坑。

    而每一个土坑中,都埋着一个他们口中,无用且又年老的奴隶。

    但这些奴隶们,并没有死亡。从他们那因为恐惧,而不断发出的哀嚎声中,就能一目了然。

    因为肖恩并不想要,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并不愿意现在就处死他们。所以他们的头颅,才没有被一起埋入那冰冷的泥土中,而同样被留在土坑之外的,还有他们的一条手臂。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还能够发出哭嚎声,以及用那条唯一的手臂,拼命的想要挣扎的原因。

    不过,这只是毫无用处的徒劳。被齐颈埋下的奴隶们,是不可能凭借着自己的力量,离开那个被踩踏结实的土坑的。

    至于肖恩为什么,还要将他们的一条手臂留在外面。

    其实这个问题,之前的欧文也曾对着肖恩如此询问。只是他得到的,却是一个诡异中透着几分恐怖的答案。

    “比死亡更恐怖的,是眼睁睁的看着死亡降临…”肖恩那微笑着的回答,让欧文哪怕是经过了数个小时后,也依旧没能想明白。

    但其实还有一个目的,肖恩并没有解释,那就是,‘死人,是发不出惨叫声的…’

    虽然‘无用’的奴隶,确实不少。但想要将整个驻地都围起来,却依然显得数量不足。

    不过,肖恩从一开始就没有这个打算。他只想将可能正面对敌的方位,用这种方法围成个半圆。就好像在驻地的前方,顶着一个巨大的盾牌般,。

    而在其它的位置,则依托原有的栅栏,并用原木、大车等障碍物加固后,用以抵御对方骑兵的冲击。

    等到一切的布置,都按照肖恩的设想完成后,时间也来到了黄昏时分。

    ‘就让我来看看,你们敢不敢踩着父母长辈的脑袋,发起决死的冲锋吧…’迎着天边的晚霞,静静等待的肖恩,同时也在心中默默的冷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