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出塞下
    ,精彩小说免费!

    正所谓一日之计在于晨,这世界的绝大多数人,同样也会选择在天亮时分起床。

    无论是忙于经营店铺的商人,还是准备入山狩猎的猎户,又或是依靠种植采摘的农夫,几乎无不如此。除了,某些极其注重享受的贵族外。

    不过,虽然乌撒堡的商业还算繁荣,但毕竟地处前线。面对每年都会爆发的战争,也就没有哪个安于享乐的贵族,会异想天开的来到这里定居。

    所以,当军营上空传出阵阵苍凉,而又连绵不绝的号角声时。乌撒堡中早早起床,并已经开始忙于生计的居民们,自然也就听了个一清二楚。

    只是这异常熟悉,却又透着些许陌生的号角声,显然让他们感觉十分的不解。虽然同样也让他们放下了,手中赖以为生的活计。但那是因为太过惊讶与错愕,以及,一丝对于未知的恐惧。这才迫使他们停手,并遥望军营所在的方向。

    之所以说他们熟悉,那是因为居住在此地的居民,对于战争的爆发早已习以为常。同时,他们对于军中的各种号角和旗语,也都算不上陌生。

    但此时此刻,这突然响起的连绵号角,还是大大出乎了他们的意料和认知。毕竟,按照他们以往的经验判断。战争的铁蹄,至少还需要酝酿半个月的时间,才会最终来临。

    而这,几乎是从他们出生开始,就深深的烙印在他们的认知中。并伴随着他们的成长,年年往复、从无不同。

    那么,此刻的这阵突兀号角声,又是怎么回事呢?

    心中怀着这样一个疑问的乌撒堡居民,纷纷相携着走出家门,并朝着号角声传来的方向,忐忑的赶去。

    而与此同时,得到命令且已经整装待发的骑兵们,在各级军官的号令下,正缓缓的离开驻扎的军营。而后又在沉默中,跟随着带队军官前往乌撒堡的北城门。

    当清晨的朝阳,终于从山谷两侧的悬崖边缘,羞涩的探出头来,并将阳光洒向谷底之时。整整2万严阵以待,即将踏上北上打草征程的骑兵,以前后排列的3个方阵形式,在乌撒堡的北城门外依次排开。

    “哈哈哈…大战在即。诸位,让我们去狠踢蛮子的屁股…”当欧文带着肖恩等一干军官,来到位于中央方阵的军官聚集处时。就听十数围聚在一起的军官中,传出了卡洛斯那异常粗鲁的大笑声。

    “哼…卡洛斯,你还是小心你自己的屁股吧…”恰好纵马赶到的欧文学长,不禁冷哼了一声回道。

    显然他对于3天前,那场军事会议中结下的梁子,还在耿耿于怀。

    “别到时候,你的熊臀上反而印上了蛮子们的脚印…哈哈…”顿了顿后,欧文又语带轻蔑的大笑道。说完,大笑不止的他,还对着闻言后怒气勃发的卡洛斯,递上了一个挑衅又异常轻蔑的眼神。

    “你…”被气的眼冒凶光,差点忍不住就将手中的战斧,挥向欧文的卡洛斯,仅仅只是艰难的吐出来一个你字。随后他就强自压下心中的暴怒,“md欧文,又是你这个混蛋…”

    很显然,记仇的不止欧文一人,卡洛斯同样也对那天的梁子,记忆犹新。

    而后就见他咬牙切齿的继续道:“你是想要老子,先教教你怎么做人吗…”

    “md,你以为老子怕你这头蠢熊…”闻言的欧文,同样语气极冲的回答道。

    并且在他说着的同时,也顺势扬起了手中的精铁战斧。仿佛他随时都会挥舞着战斧,将眼前这头,不对,是这个让他很不顺眼的混蛋,劈成两半。

    见此,在场目睹了冲突经过的军官们。害怕这两个针锋相对,又暴怒的半步不肯退让的混球,真的忍不住血溅当场。不得不驾马插入两人中间,并勉力的架开对峙的两人。

    “够了…”正当众人拉扯之际,突然从身后传来了一声爆喝,让原本纷乱的现场,瞬间安静了下来。而后就见一个满脸寒霜的老人,排众而出,驾马来到众人的面前。并眼神严厉的,狠狠瞪了眼惹事的两人。

    “卡洛斯、欧文,你们这两个混蛋…”见两人依旧不怂的互相怒视,来人不由大怒的开口骂道。骂完,却因为这怒气引动了原本的旧伤,来人不禁急促的咳嗽了几声。直到片刻后,才又怒道:“记住,愤怒的火焰只能对着敌人倾泻…”

    “出征在即,却与同袍私斗,你们还有什么资格做一个军人…”稍顿了顿,来人又语带嘲讽的开口。

    而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两人的脸色同时涨的通红,但十分意外的,两人却反而冷静了下来。

    众人见来人终于制止了发疯的两人后,不禁在心下暗暗庆幸。而同样松了一口气的肖恩,也庆幸着不用再左右为难。

    来人训斥了两人后,又对着在场的军官们点了点头。而众人同样也恭敬的,对着老者行了个军礼。只因这前来呵斥,且最终让两人冷静下来的老者,不是别人。正是指挥此次北上打草,并负责前线指挥的威斯克中将。

    他原是安德烈元帅的战友,并一直作为元帅的左膀右臂,帮助他执掌北地军权。只可惜,曾受过一次严重伤势的他,虽然依旧拥有着巅峰骑士的修为,却再也无法做到全力出手。而且他的修为,同样也失去了更进一步的可能。

    但就算如此,他依然还是除了安德烈元帅外,北地最强的几个人之一。同时,他拥有的雄厚资历,也不是在场之人能够比肩的。

    所以,如果说在场有人,能够压得住发起疯来,连他们自己都害怕的两人,那么也就唯有中将一人了。

    “此次出征,元帅将指挥权全权交给本将,不是让我来调解你们的私人恩怨…”匆匆打过招呼后,威斯克中将尽显他雷厉风行的本色。

    话落,他不等众人回答,“按照计划,卡洛斯,你和欧文两人各带6000铁骑,横扫东西两个方向的蛮夷…中路,自有本将军亲率的0铁骑,为你们吸引蛮子们的注意力。”

    “注意,月底前必须返回乌撒堡…

    都机灵点,我不希望回来后,有人却被永远的留在了草原上…”顿了顿,威斯克中将语气一如既往的冷肃。

    而后他扭头看向了之前,对峙的两人,“届时,你们两个可以比比看,谁杀的更多…如果还不过瘾,等回来后,本将亲自为你们见证…”

    “哈哈哈…好,比就比…我难道还怕他不成…”闻听中将提议的卡洛斯,立刻大笑着赞成道。但等他用挑衅的目光看向欧文时,得到的却只是一声充满了不屑的冷哼声。

    “回来后,恐怕还需要麻烦中将,来做个见证了…”见状,同样冷笑连连的卡洛斯,转而又对着威斯克中将说道。

    威斯克无所谓的点点头,随即就对着众人突然喝道:“准备出发…”

    但等他说完,却不见众人有所行动。显然,众人对于他直来直往,且颇有些类似于偷袭的说话方式,都不太习惯。

    “怎么,你们难道还想要本将军,请你们吃早餐…”见众人呆愣的神情,威斯克中将十分难得的开了句玩笑。

    但这玩笑,实际却一点也不好笑。不仅是因为开口之人,那严肃冷峻的神情。还在于众人,对即将面对的未知的担忧。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何况,恐惧来源于未知。正如面对黑暗时,是那看不见的未知。而在面对死亡时,却是那看不到的未知。

    “哈哈哈…诸位,珍重…”

    能够摆脱对于未知的恐惧,又岂是轻易就能够做到的。但对神经大条的卡洛斯来说,显然并非什么难事。只见他仅仅只是略愣了愣,就立时大笑着对众人抱拳道。

    “珍重…”

    “珍重…”

    “珍重…”

    有了卡洛斯的带头后,现场顿时响起了连续的珍重声。

    习惯了出生入死,并看淡了生死的军人们,每逢出征之前,都会用这两个字道别。虽然仅仅只是两个字,不似贵族们那般的长篇大论,但这中间蕴含着的真诚,却远超千言万语。

    “肖恩啊,看好你的学长,别让他轻易就死在草原上…”在完成了一圈道别后,来到肖恩面前的卡洛斯,话中意味难明的嘱咐道。

    “将军,各自珍重吧…”脸色颇有些无奈的肖恩,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但为了避免可能的尴尬,只得开口的他,连带着欧文学长的一起说道。

    但话音才落,肖恩却意外的发现,不知何时,卡洛斯和欧文两人的目光,再一次的碰撞在了一起。只不过这一次,他们没有如同之前一般,彼此怒视,而后又恶语相加。

    且在两人那对视的目光中,有着一种肖恩不太明白的东西。仿佛是基情四射,又好似是惺惺相惜般,直直对视了数秒钟后,两人才郑重的互道了声珍重。

    声落,在错开目光的同时,两人又猛力扯动手中的缰绳。身下的战马随之被控制着快速转身,并朝着相反的方向,毫不停留的疾驰而出。

    而在这短暂的过程中,两人却再也没有任何的目光交汇,仿佛之前互道祝福的,是两个完全陌生的路人般。原地只留下,神情还有些错愕的肖恩。

    ‘私怨归私怨,但在面对真正的生死大敌时。放下荣辱、舍生忘死,这才是军人不屈的傲骨…’浮现一股异样情绪的肖恩,默默的在心中感叹道。

    “万胜…”

    但正当他操控战马,打算追上欧文时。先行一步的两人,却在各自奔驰中,突然十分默契的同时大吼出声。

    而除了他们那巨大的吼声外,同样引起肖恩注意的,还有他们那高高举起,在朝阳下反射着冰冷光辉的战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