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安顿上
    当这场影响深远,却在此时还无人知晓的军事会议,真正的接近尾声时,天空中也已满布了夕阳的余晖。

    而随着会议结束,与会的众军官们在离开前,齐齐的朝着安德烈元帅恭敬行礼。

    然后才在元帅的示意下,仿佛任旧沉浸于之前的雷霆暴雨中,垂头丧气的沉默走出,那间让他们倍感压抑的会议室。

    直到行出颇远的距离后,这才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脸色也慢慢的恢复正常。

    “咦…肖恩呢?”卡洛斯来回张望,并朝着身后的众人问道。

    虽然在之前的会议中,卡洛斯并没有遭到元帅的怒斥。同时又心满意足的,得到了出征的命令。但他还是在远远离开后,心情放松的瞬间,这才注意到同行众人中,没有了肖恩的身影。

    “将军,您忘了元帅对温切斯特少校的安排了?”见卡洛斯转身询问,身侧的马特上校不禁疑惑的反问道。

    随即又见他一脸茫然,便道:“元帅不是安排温切斯特少校,在参谋部兼职嘛…想来,他现在就是在办理兼任的手续…”

    “呃…”听了马特上校的解释后,卡洛斯少将这才想起了此事。也许是因为之前的那场,压抑中又透着紧张的军事会议,让他全神贯注的投入其中,以至于才有了这短暂的忘却吧。

    “将军,您不会是…”看着一脸恍然的卡洛斯,马特上校欲言又止的开口问道。只是话才出口一半,他又强行的压下了后半句疑问。

    “什么?”闻言,卡洛斯疑惑的看向,开口询问的马特上校,同时语带催促的问道。

    “就是…您不会还在责怪?”见状,马特上校犹豫了片刻后,还是小心的问道。

    “哈哈哈…”仿佛是突然被点中了笑穴般,听了马特上校的询问后,卡洛斯少将立时忍不住的大笑出声。而且边笑,还边用鄙夷的眼神,看向颇有些不自在的马特。

    “马特,你就是这么看本将军的?”少顷,收敛笑声的卡洛斯,不禁痛心的开口问道。问完,他不等马特回答,“你以为本将军,就真的是这么小肚鸡肠的人?”

    而随着他那反问的话音落下,众人齐齐在心中暗暗点头,同时又在心下大声反问道,‘md,你不是个斤斤计较的人?那tmd谁才是?’

    ‘之前还借着帝都抛下你的事,牢骚和抱怨个没完的人,难道是个鬼啊…’充满怨念的众人,再次在心下暗暗吐槽道。

    众人心中吐槽之事,正是当天午后,一起前往元帅府路上时发生的事。而一直到现在,最多也只过了半天的时间。

    但很显然,卡洛斯少将已然习惯性的将之遗忘,可众人却不会就这么轻易的忘记,他当时那幅幽怨的嘴脸。

    “我找肖恩,是因为担心他没经验。想要提醒他出征在即,别让手下的士兵们离开军营…”见众人一脸不信和那怀疑的眼神,正待得意的卡洛斯少将,不由语气急促的辩解道。

    话落,见众人依旧不改犹疑的神色,不禁更加焦急的他,大声的解释道“真的,你们要相信我…我真是出于好意。”

    但无论他怎么解释,众人都不会轻易相信他的说辞。反而是纷纷扭头,讨论起诸如天气等问题。

    那热烈的氛围和众人认真的态度,仿佛此刻他们正讨论着的,是攸关生死一般的紧要大事。

    “我…”见状的卡洛斯,额头不由的青筋暴起,胸口也一阵阵的憋闷。而后等待良久却见众人依旧如故,不禁暴躁的大声吼道:“该死的…我命令你们相信我…”

    “哈哈哈…”

    沐浴着夕阳的余晖,背后是宏伟的城堡。从城堡的高处看去,是一群豪迈军官那肆意的大笑声,以及一个魁梧身影有些狼狈,又有些恼羞成怒的背影。

    而与此同时,肖恩也在欧文学长和戴尔上校的陪同下,办理好了兼职的手续,并拿到了自由出入元帅府的特别通行证,以及相关的身份证明。随后又与引领的戴尔上校寒暄了几句后,就异常识趣的提出了告辞。

    在告别了忙碌的戴尔上校后,肖恩和欧文两人行走在离开元帅府的路上。

    “肖恩啊,今晚去学长家坐坐?”突然就听身侧的欧文,笑着提议道。

    肖恩明白,欧文学长口中的所谓坐坐,其实就是指私下的传授些经验给他,顺带着还能拉近两人的关系。但想到菲尔等人此刻正等着自己,而且3天后,等参加了为欢迎第3军团而特别举办的酒会后,就将出征的现实。他就不得不摇头,拒绝了这充满诱惑的提议。

    “学长,我的仆从们,此刻大约正等着我回去…毕竟,3天后就将出征,很多事我还没来得及安排…”面对满脸疑惑并等待答案的欧文学长,肖恩语带歉意的解释道。说完,又在对方表示理解的眼神下,接着开口请求道:“不过,我想请学长您帮我个忙,不知…”

    话落,就见欧文笑着点头,示意肖恩继续说下去。肖恩也没和他客气,直接笑道:“想要请学长您,派人帮忙寻间合适的别墅安顿…”说着顿了顿后,“最好是离元帅府近些…当然,如果能够和学长您成为邻居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哈…肖恩你放心。回去之后,我立刻吩咐管家帮你打听…”闻言,欧文学长顿时笑着连连保证道。

    之前当肖恩提出请求时,他还有些担心,会不会是一些特别麻烦的事。但等听了肖恩的具体请求后,这一丝的担心就彻底的烟消云散,剩下的只有欣喜和隐隐的赞叹。

    有的时候,在帮助别人的同时,也是在帮助你自己。就好像现在一般,肖恩真的就没有其他的途径了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但能开口,就意味着肖恩,并没有将他当成外人般看待。

    而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一件仅仅只需要开口吩咐几声,并不需要自己亲力亲为的事,就是最好的,体现这种隐藏含义的切入点。

    很显然,肖恩就深得其中的三味。开口请求帮助之事,就恰恰符合这种默契,又确实是紧要和必须的事。即让人明白了他的心意,又不至于显得太过刻意和做作。

    这其中需要掌握的尺度,和把握的具体火候,真是分毫不差而又妙不可言。同时,这也正是欧文学长心中,那隐隐的一丝赞叹的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