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立威
    但这场关于北上打草的军事会议一开始,肖恩就意识到自己错了,而且是错的很离谱。

    这哪里是一群乖巧可爱的小正太,简直就是些什么都要,就是单单不要脸的泼皮和无赖。

    犹如田径比赛中的裁判员,手持发令枪鸣枪宣布比赛开始一般。在安德烈元帅淡淡的鼓励了几句,并开口要求与会的众军官们各抒己见后。这些前一秒还安静听话,并一副人畜无害表情的乖宝宝们,转瞬间就露出了他们那嗜血的獠牙。

    只见随着元帅的话音落下,房内瞬间弥漫起一股浓烈的硝烟味。众人也一改之前的温文尔雅,一边恬不知耻的,不断细数自己此前的功绩,一边又不停的吹嘘着,自身是如何如何的勇敢等等。

    同时又不断的用言语,死命的打压其他人。嘲讽与挑衅并用,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叫嚣、推搡、眼神威胁等,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一个不漏的在房内一一上演。

    若非有着安德烈元帅在场,恐怕众人已经用他们那最拿手,也最能说服他人的方法,来分出个子丑寅卯,也论出个孰强孰弱。

    不对,是孰是孰非才对。

    肖恩就这样愣愣的看着众人,看着他们那旁若无人、脸皮更胜城墙的表现。又见他们是如何与人针锋相对,并将他人的功绩贬低的一无是处。而后互不服气的相互瞪眼、随之又转变为彼此推搡。最后正当他有些担心,并想着找一个安全的角落避免殃及池鱼之际。

    就见几个满脸涨红,已经紧握了铁拳,就差怒吼一声,来一句该出手时就出手的军官们,在相互隐晦的做了几个手势后,就显得极其突兀的各自错身而过。

    见状,被唬得不禁呆坐良久的肖恩,心中连呼‘不可能’。随即又以为他们是良心发现,决定洗心革面、痛改前非了呢!

    但身侧的欧文学长,那不经意的一句话,却意外的暴露了这其中的真正内情。

    “md,竟然约在打草之后私斗…”只听他半是鄙夷,半是失望的低声嘟囔道。说完,还‘啧啧’有声的咂咂嘴,随后又颇为失望的叹了一口气。

    闻言,肖恩这才彻底明白。这些前一刻还咬牙切齿,犹如面对杀父仇人般的军官们,之所以前后的反差如此之大,不是因为他们放下了仇恨。而是因为在安德烈元帅的面前,不便发作。故此只等错过今日,并避过了元帅后,再来解决彼此间的私怨。

    至于他们了结恩怨的方法,显而易见,一定会非常的激烈。

    这一点,毋庸置疑…

    而欧文学长那嘟囔的语气,之所以透着鄙夷。想来是他因为肖恩的缘故,不用如同这群军官们一般,争抢那北上打草的出征名额。故此,才有了这番刻意的做作。正如俗语有云,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又云,站着说话不腰疼。

    至于他又因何失望,肖恩不禁在心中恶意的揣测道。‘难道是因为,不能在出征前看场热闹的缘故,所以他才会感到失望…’

    正当恶意满满的肖恩,揣测着欧文学长的那点小心思时。现场的情形,依旧朝着如火如荼的方向继续发酵中。只听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互相争执不下。那言语声,好似机枪扫射般的连绵不绝。又如成群的苍蝇,在你耳边嗡嗡个没完没了。

    直到大半个小时后,喧嚣与吵闹声并没有丝毫的收敛,反而有着越演越烈的趋势。

    见状,仿佛是一直等待着的时机终于成熟了一般,安德烈元帅在肖恩等有限的几个,提前胜出或者根本未参与竞争之人的期盼下,终于强势介入了这一片嘈杂的战场。

    ‘砰…’

    随着一声略显沉闷,却又带着阵阵回音的巨大声响,顷刻间扫过整个房间。

    房内原本争执着的众人,纷纷愕然的停下了那不依不饶的毒舌。转而看向神色冷峻,眼中更是透着森森寒光的安德烈元帅。

    “是不是需要本帅回避。来给你们腾出地方,好让你们分个生死...”元帅那对泛着寒光的眼瞳,冷漠的扫视着察觉情况不妙后,下意识羞愧低头的众人。口中更是犹如透着寒气一般,极尽嘲讽又仿佛从牙根中挤出的开口道。

    说着的同时,他那此前猛锤桌面的右拳,缓缓的抬起。同时呈现在众人眼中的,是那厚重的实木质地桌面,以受力点为中心,不断断裂、破碎,最终化为一片纷飞的木屑,洋洋洒洒的飘落地面的情景。

    而在桌面破碎,木屑缓缓洒落地面的整个过程中,元帅的目光没有丝毫的闪烁和游移。一直都紧紧盯着面前,犹如做错了事的孩子般,低头连大气都不敢喘的军官们。

    这难言的沉默,一直持续了数分钟之久。也让众人心情忐忑中,仿佛度日如年般,不禁暗暗期待着,快些熬过眼前的难关。

    “怎么都不说了…”依旧冷漠的话语,从安德烈元帅的口中说出。随即又再次的嘲讽道:“刚才你们不是都很能说吗?”

    话落,又是长达数分钟难熬的沉默,直到众人的额头上全都微微见汗。期间,肖恩等人也如同众人一般,缩着脖子装起了鸵鸟。他才不会愚蠢到在此时出头,破坏元帅苦心安排的筹谋。

    而很显然,之前正是由于元帅的放任和纵容,才让众人变得越来越放肆和无所忌惮。也只有如此这般的当头棒喝,才能达到在出征前立威的目的。意在让这些目空一切,且颇有些自高自大的军官们,清醒的认识到自身的错误,以及长个名为小心的心眼。

    此时,想来无论是谁敢于出头,都会遭到元帅那最严厉,也最不留情面的打击吧…

    当这场名为出征前的军事会议,实为元帅的个人立威大会结束时,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之后了。在他镇住了这些嗷嗷怪叫着,要给蛮子们颜色看看的军官们后,会议进入了简单的命令模式。

    一个个被点到名字的军官,眼含兴奋却只敢恭敬的低头应是。而没有得到命令的,则也只得暗暗忍耐,丝毫不敢如之前一般的抱怨,甚至是撒泼打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